小說

不渝的槿花,相守的約定 chapter.1 夕暮依舊,夏槿初成〈1〉青春模樣

羚羊 | 2022-07-02 11:29:07 | 巴幣 1204 | 人氣 64

不渝的槿花,相守的約定
資料夾簡介
夏槿初種,萬世不易的時光終將被蹂躪成青春裡的深淺錯落。 無論後來的時光再怎麼精疲力竭,總是無法忘清彼此過去的身影。

chapter.1 夕暮依舊,夏槿初成〈1〉青春模樣


夏蟬嗡鳴,午後的陽光透著窗,在晃晃揚揚的窗簾縫隙往返穿雜在梨葉卡的課桌上。

他專注的抄著黑板上《項脊軒誌》的筆記,筆墨在國文課本上揮灑,簡而閨秀的字跡在一行行間排的整整齊齊,乍看之下有種這些格外新增上去的內容物本來就是在課本上的錯覺。

課至段落,筆尖稍停,在課間休息片刻之時,梨葉卡悄悄看向鄰桌的友人。

葉沉,乾乾淨淨的一個男生,總是用著百無聊賴的眼神看淡一切,宛若置身事外,他桌上的文本一字未動就跟新的一樣。

但聰明如梨葉卡,在認識葉沉不久後,他就發現這個人的不簡單,不過這是葉沉的事,葉沉不提,梨葉卡也不問。

「是說,你不抄筆記,國文老師知道了可要哭了喔。」梨葉卡也不管上課會不會打擾到人家的學習,就是對著葉沉打趣道。

「不會的,老師她知道。」

「真的假的,她知道?」

面對梨葉卡的問題,葉沉點了點頭。

「妳是怎麼說服老師的?」

「向老師証明自己的國文能力?」

「為什麼是疑問句啦!」梨葉卡的聲音太大聲了,引來周遭一些上課中的同學示意安靜的噓聲。

正當梨葉卡要朝著那群噓他的同學回話時,下課的鐘聲準時響起。梨葉卡便收回他想要罵回去的幼稚想法,在座位上伸了一下懶腰。

「……嗯啊───等等就是今天的最後一節課了啊,上完這節體育課就可以回家了。」

「嗯。」葉沉一邊滑著手機回訊息的同時,也回應了一聲。

「看看你葉沉!你這就是科技冷漠!」

葉沉放下手機,看向眼前突然發難的梨葉卡。

「你到底要想怎樣?」葉沉處變不驚,又或者說他早已對這樣的梨葉卡見怪不怪。

「沒有想怎樣啊,就只是說一聲而已。」梨葉卡一臉的相安無事,反倒是葉沉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站了起身。

「怎樣你站起來幹嘛?」梨葉卡裝作無知表情可說是無懈可擊,倒像是個真正的傻子。

「反正你只要說出奇怪的話語就是想騙我去福利社,這點自覺我還是有的。」

「你自己想去福利社幹嘛講的這麼靦腆?早說嘛,要我陪你去也不是不可以啦。」

聽到番話的葉沉並不理會梨葉卡,逕自向前走去,不做任何回應。也許是他性子天生淡泊,也許是他早已習慣了梨葉卡的做派,也許……都有。

梨葉卡慢了一拍,但還是快步跟上,看上去或許是這樣沒錯,但梨葉卡認為其實是自己拉著或推著葉沉前進。

若是沒有自己,葉沉在星燦高中的生活始終都將會是一個人。

僅有一次的青春,莫要這樣誤了。

想到這裡的梨葉卡露出了有些苦澀的笑。

「這還真像啊……」

真像……那個男孩。梨葉卡以為他小小說出口的低聲喃喃,不過被任何人察覺。

但事實上,葉沉眼角的餘光是有瞄到梨葉卡的嘴角近似無聲地動了動。不過以葉沉的性子,又怎麼會問出口呢?

來到了福利社的二人結完帳之後,拿著買來的飲料不緊不慢的走回教室,卻發現教室卻經被鎖起來了。

「你剛剛是不是有說下節是體育課?」葉沉的口吻不溫不火,像是在徵詢著一件毫不關己的事情。

「好像是這麼一回是。」

在梨葉卡回答的瞬間,上課鐘聲敲響,像極了用恰到好處的奏曲聲贊同了這一事實。

「走吧,不要遲到了。」

其實在青春裡頭「不要遲到」 的意思,就是如果和我一起的人不是你,我才不要遲到。

二人手提著飲料,幾乎是用跑的才勘勘趕上操場上的集合點,而不被記遲到。

葉沉一如往常的和大家暖完身之後就坐在涼亭下,看著同學們打球。

其實梨葉卡有的時候是真的很想問,想問問葉沉要不要下來和他們一起打球,但他隱隱約約的就有猜到葉沉會拒絕他。

梨葉卡認為這樣的葉沉看上去似是在等一個人。

他只是為了等待一個人,而正在錯過所有的人。

這樣子……也太浪漫了吧!梨葉卡這樣的想著。

「喂!我有點累了,先下去休息,你們不用等我接著打就行了。」梨葉卡對著剛剛一起打球的朋友們笑道,然後他走向了葉沉。

而就在這個時候,班上的一個女生叫了他的名字。

「梨葉卡!」一邊就著他名字一邊走過來的女生,頭髮在後方清爽的紮了一個高馬尾,十足 可愛的臉龐上掛著幾滴可以透著午後陽光的汗珠。

「怎樣?」梨葉卡對著朝他走過來的女生問道。

女生亮了亮手上拎著的兩把桌球拍,「有空嗎?陪我打一場唄。」

這個女生叫溫茉,星燦高中為數不多的桌球隊成員之一。

不過大家都叫他「抹茶」就是了。

梨葉卡在聽到溫茉的提案,鬼使神叉的指了指葉沉,說出了一句難得令葉沉出乎意料的話。

「讓他也一起來吧。」在他張狂無畏的笑面下,目光轉向了葉沉,那理所當然的態度,竟然讓葉沉一瞬間楞神,忘了反駁。

「好啊!接著!」葉沉還來不及拒絕,只能接下了被溫茉拋過來的球拍。

面無表情的葉沉淡定用一手抓住飛來球拍的握把,還真的頗有一點高手風範的氣場。

「不錯…很好!燃起我桌球之魂的鬥志了,一決勝負吧,葉沉小弟!」溫茉持球拍的右手指向葉沉,高聲朗誦自己的下戰宣言。

梨葉卡在一旁努力忍笑……抹茶這人完全就是自來熟,葉沉都還沒有回半句話呢!

話又說回來,梨葉卡根本就沒有看過葉沉運動。

在他印象中白淨優雅的形象才是葉沉。

「等等,我沒……!」坐在涼亭下一手被黎葉卡拉起,一手被溫茉拉著,只有一瞬間葉沉的嘴角看上去好像稍稍揚起了。

───隨便你們吧。



        角角者投票中,麻煩請搜尋羚羊,謝謝!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