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不渝的槿花,相守的約定 Prologue 槿花的花季

羚羊 | 2022-06-30 13:54:00 | 巴幣 1100 | 人氣 60

不渝的槿花,相守的約定
資料夾簡介
夏槿初種,萬世不易的時光終將被蹂躪成青春裡的深淺錯落。 無論後來的時光再怎麼精疲力竭,總是無法忘清彼此過去的身影。

不渝的槿花,相守的約定

Prologue 槿花的花季


「吶,你為什麼總是讓他們欺負你啊?」

放學之後,女孩在夕曛如醉的回家路途中對男孩說道。

聽見了自己並肩而行的女孩對自己說的話,男孩睜了睜神,幾乎是反射性的瞥頭看向坐落在暮落霞光之中的女孩的臉龐。

驀然間男孩感受到一股溫軟的東西自心間而起,稍稍滾燙了頰上的眼眶。

但男孩吞吐出了一口濁氣,就是把一切春光旖旎、流螢仲夏的好悉數排出,突留體內僅存的秋的死意、無人的萬劫永凍。

「這不關妳的事,」男孩的表情空落世間,在轉盼童趣的時光中,予女孩留下了無數伏筆與猜想,任她在原地結草弄繩。

但此時的男孩不會知道往後的秋雪夏櫻,都一貫有她的身影在其間紛沓走影。

對他來說她的存在就像染夏的流螢,虛茫夢幻。

對他來說她的意義就像秋日的落陽,楓楓颯颯。

對他來說她的話語就像寒梅的搖盛,惹他屏息。

對他來說她的經旅就像初春的細雨,臨風宜人。

舊時晃盪,歲月輕啼。

「那就這樣吧。」

平靜不波的江水,此後起得平平仄仄。

「以後只要那群人,再次出現你面前,你就報出我的名字,我會和他們說你是我罩了。」

女孩略顯稚氣的臉龐,透著一股自信昂揚,好像所有天大的事在她面前都顯得不屑一顧,她身後的落日使她的輪廓打上了一層橘橘橙橙的光暈。

男孩沒有想過眼前的景象會如同相冊中那些被重點燙金的照片一般,深植在他的腦海中。

僅僅觀此一眼,此後再也難以忘懷。

「喂!傻了嗎…聽見了沒有?」

一時流光輾轉,忘了言語。

「嗯。」

女孩並未細想這個嗯是代表聽見了的嗯,還是表達好的那個嗯。

她只是對男孩爽朗一笑,露出了幾顆白淨的牙齒,身後小巧的馬尾隨風搖映。

「吶吶…和我做個約定好嗎?」

說出口的話語像逢時適季的夏槿,轉盈漫綻。

「嗯。」

落地生根,為不遠將來埋下了些許詩意。

「答應我,不管怎樣,都不要背叛我。」

一句話,讓往後的花明柳意、春和景明都再也無所附麗。

原來真的是這樣的,每個人的世界都有一道光,懵懵懂懂的會不知不覺循著光源前進。

誰是火、誰是飛蛾,撲向那火?

誰又說那火,其實不是飛蛾?

「嗯。」又是一聲嗯,狀似落筆一城風雪,不多不少,如舊如昔。

誰提筆落墨青春?誰挽手覆下風雨?

筆直的路途百轉千迴,人的一生應該是從相遇開始的。

此後流年執掌歲月,回首不回頭。



        角角者投票中,麻煩請搜尋羚羊,謝謝!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