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其他人

黑天 | 2022-07-01 11:35:23 | 巴幣 10 | 人氣 29


春季的花雨即將來臨,想必很快就會為凹凸不平的泥土路上,鋪上美麗的粉紅色地毯了吧。
大家好,我是赤雀。
和同齡的人不同,目前為了成為祭司Priest,而努力學習。
雖然平時忙得不得了,但總是習慣在這時間望著窗外的樹木,胡思亂想
但手上的餐點卻不允許我繼續悠閒,於是加快腳步。
在約定的時間前抵達,然後向平常一樣,在檜木打造的門前坐下。
在迦南族,成為獵人Blooded,幾乎是所有人的目標。
然而真正成為之後,能夠繼續堅持下去的,卻少之又少。
也總是會有幾個,像我一樣,討厭殺生的人大有人在。
但這不代表,我們討厭自身的血統和環境。
因為我相信著,也很清楚。
我們是為了驕傲和榮譽,絕不是為了單純的享樂。
所以我和家人不一樣;留了下來,為了這個部落努力著……
叮、叮、叮~
每當來到了六刻(時,祭司就會敲響,位於神殿頂端的鐘,宣告一天的開始。
「呼~」
等鐘響結束後,就輪到我鼓起勇氣,拉開了木門。
「神龍大人,早安,我為您送早餐了。
負責照顧部落的守護神──神龍大人,就是我赤雀的日常工作
說實話,當初我被選上時,我嚇得每天送餐都會抖動。
幸好神龍大人對此見怪不怪了,才讓我有機會做出改變。
「嗯?是雀啊,早安。」
寬大的房間內,將自己變成人類的神龍大人,睡眼惺忪的向我打招呼
我一直覺得讓神龍大人睡地板非常不好;但祂本人卻非常喜歡,我才沒說什麼。
等大人摺好棉被、放在牆邊後,我才將早餐搬了進來。
在祂享用早餐的期間,我一直待在旁邊待命。
大人有一次問我要不要一起用餐,但被我婉拒了。
畢竟要跟大人用餐……一想到胃就開始疼痛。
「對了!雀,有一件事要拜託妳……」
「是什麼事呢,大人?小的會全力以赴的。」
哇哇哇,大人有任務要給我!要是失敗了怎麼辦……
一想到是直接委託,就讓我的手不自覺的開始顫抖。
「也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只是希望妳能去調查一些事情而已。」
不過大人似乎已經察覺到了;只見祂露出苦笑安慰著我。
但聽到任務內容後,讓我想找一個地方鑽進去
「就是這樣!能幫幫我嗎,銀兔?」
在神龍大人的許可下,我率先離開了神殿
二話不說直接找來到了銀兔同學家,希望她能幫忙。
「呃……這個嘛……可以啊。」
稀有的白色頭髮在太陽下閃閃發光,潔白的肌膚配上紅色的雙眼。
搭配貓咪圖案的洋裝,讓我覺得相當可愛。
該說可惜還是無可避免的是,她平時個性就跟男生那樣強悍又孩子氣,還時常做出很魯莽的事。
再加上她還是實力強大的森林守衛,紅豹––卡珊卓那大人的女兒。
家世、實力和個性的雙重因素下,導致族裡沒什麼人敢收他為徒。
「銀兔,謝謝妳。」
將情況說明清楚後,銀兔露出奇怪的表情答應了下來。
感覺布萊克大人成為她的導師後,開始收斂了起來。
不過一談到布萊克大人,就讓我的內心五味雜陳。
「雀,如果妳會怕的話,由我代勞也可以哦。」
「謝謝,但這是神龍大人親自交給我的任務。如果可以,我想親自完成。」
「好吧。」
看到我堅持己見,銀兔似乎不好說什麼,直接邀請我入內。
嗚嗚……不過這我還是第一次進到別人家。
一想到布萊克大人也住在這裡裡,就讓我緊張起來。
布萊克大人是在兩年前回到這裡的大人物。
據神龍大人介紹……
五百年前的戰爭,導致一族流離失所的時候
布萊克大人和其他英雄即時向我們伸出援手,幫我們重建家園……
與巴爾巴德抗戰時,也是他趕來支援,才讓我們能像今天這樣平安生活
這樣的大人物碰巧在兩年前回來時出於興趣收銀兔為徒
現在因為長久居住的關係,長老Elde們還請求他幫忙神殿的大小事物。
對平常工作有所接觸的我來說,就是一個隨興、氣度大且溫柔的大人……
不知道銀兔是怎麼想的?
偶爾會在街上看到他們和樂融融?的走在一起
而且自從大人來了以後,銀兔也開始做打扮了……
不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因為甚至連因為遲遲找不到繼承人,而被迫繼續背負稱號的『初代劍聖』,也在這裡
由北方的『劍神』賦予相應稱號的總共有五位。
刃帝、劍聖、騎士王、修羅、鋒芒──他們被譽為『天下五劍』,可以說是世界最強的武者。
嗚……『大戰英雄』+『初代劍聖』;據說這兩位都是隸屬於一個叫做九王(Avatar)的組織。
而現在,我的任務就是要打聽其他擁有類似身份的成員的下落。
想到我的心臟緊張到爆炸了,好想跑走……
「銀、銀兔,可以跟妳借一下廁所嗎?」
「呃…又肚子痛了?」
看到我的老毛病又犯;無奈之下,銀兔趕緊帶我到她家的廁所。
「妳可以不用那麼緊張,面對那傢伙只要用平常心對待就好了。」
「不行啦!我現在身份好歹也算代表著神龍大人……而且他們兩位的事績也足以受到這樣的對待。」
聽到我強烈的堅持,銀兔只是不解的彎著頭。
「是嗎?我倒是覺得他們會比較希望我們用平常心對待。」
「嗚……」
銀兔的話,讓我猶豫了許久……
但最後我依然決定維持現狀。
不過幸好有銀兔陪著聊天,讓我的心情舒緩了不少。
通體舒暢之後,銀兔帶著我來到自家的後院。
「我說啊~維達哥,這火力沒問題嗎?
穿著輕便襯衫、腳穿涼鞋、頭戴著小禮帽、手拿著杯子的布萊克,正站在火爐旁懷疑的說道。
「沒問題……的。沒錯,絕對沒問題,我可是有練習過。
對此表現出疑惑和不確定的初代劍聖──瓦馬納維達,正一邊為自己打氣,一邊給肉串上醬汁。
「銀兔,這是?」
「如妳所見,他們正在烤肉。」
不,我用看就知道了,但……
我環視現場的狀況,低聲呢喃著。
據說是布萊克大人妻子的三人也在現場。
斯綺麗大人在旁邊幫忙把食材串好、表情豐富的潔米莉姐姐在幫忙準備飲料至於魁絲則在烤棉花糖。
現場除了吊掛者一頭本耶普,把價格不菲的魔劍當作柴火之外,一切都很正常。
不對!
銀、銀兔,那麼大頭的本耶普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啊?
我指著需要三個族群,或一支五人冒險者小隊才有可能打贏的本耶普屍體,詢問一旁的銀兔。
「是瓦馬納早上跑到森林深處獵來的。聽說他原本是想確認這裡的環境有沒有異常;結果那隻本耶普不知怎麼的,一直追著他……
「那屍體是怎麼進來的?」
有三個成人大的屍體,不可能沒有產生動靜。
直到剛剛,我都不知道有這件事。
這個啊…好像是瓦馬納拜託布萊克那家伙用召喚術召喚過來的……
銀兔看起來對這種局面已經習以為常了很有耐心的一一對我解釋。
但我越聽越不明白,他們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小兔子~還有赤雀~要不要吃肉啊?這裡有一整盤剛烤好的哦~
布萊克大人一看到我們來,就熱情的拿著一盤堆成小山的肉跟菜,笑容滿面的走了過來。
「咦?我可以吃嗎?」
當然~倒不如說,因為肉太多了吃不完。雖然潔米莉很努力在醃了,但還是會有剩欸~
布萊克大人已經放鬆到說話都夾著口音,還有他手上的那盤肉,就讓我忍不住伸出手。
今天的訓練呢?
銀兔倒是很不開心;只見她雙手交叉,不滿的問到。
不過布萊克大人沒什麼在,悠閒的將手中的肉串吃完。
「不用擔心啦~因為待會要帶妳到森林深處,所以才辦烤肉的哦~畢竟路途遙遠,會很晚回來。所以就吃吧!不吃飽一點,待會可就會餓肚子囉~
布萊克大人親切的憑空拿出幾隻肉串。
謝謝……原本心情還很差的銀兔,不坦率的接下肉串。
他們的關係真好……應該說布萊克大人太會哄銀兔了吧?
還是說他對女孩子都這樣!真不愧是有三個妻子的人。
「對了,赤雀。妳回去的時候,順便把這一箱肉跟骨頭帶回去吧~
「咦?!可以嗎?
見到一整箱新鮮的肉跟骨頭可以帶走,讓我既驚訝又興奮。
神殿的伙食跟大家一樣,基本上都是靠自己採購、栽種、狩獵和捐贈的……
雖然大部份都是捐贈居多,但很少會收到這麼多的肉……
因此讓我的心情十分雀躍。
「當然~要是不給小火龍,事後牠可是會來抱怨的~
「啊?!」
聽到神龍大人,讓我回想起今天的目的。
「布布萊克大人!瓦馬納大人!可以借用你們一點時間嗎?
在我淚眼汪汪的注視之下,兩人困惑看著彼此
*
「原來如此,想知道其他人的下落啊~
聽到我的哀求後,布萊克大人便將我帶到了屋內。
同樣坐在餐桌上的除了我們以外,還有瓦馬納大人和銀兔四人。
我將神龍大人交代給我的任務說給他們聽後,緊張的低下頭。
畢竟這等於是要他們兩位大人出賣同伴;而我也搞不懂神龍大人為什麼要這麼做。
因此我只能緊張的等待答案。
「為什麼那頭火龍想知道其他人在哪?
果然!瓦馬納大人提出了我早已預料到的問題。
但正當我想要回答不知道的時候,傻眼布萊克大人卻先開了口。
「我說啊~維達哥,你真的不知道?」
「嗯?」
見到瓦馬納大人不解的看著自己,同樣困惑的我和銀兔也注視著他。
見到自己必須從頭解釋清楚,就讓布萊克大人不悅的嘆了口氣。
先不談組織。維達哥現在也還是劍聖』。而迦南族在國際法上,屬於巴爾巴德國領土和領民的一部份。想想看!要是一個聲望比國王還高的人,二話不說突然出現在鄉下會發生什麼事!
呃…盛大歡迎嗎?
聽到他這一句回答,讓布萊克大人洩氣般趴在桌上。
就連是什麼都不懂的我,也清楚知道情況肯定會很複雜。
簡單來說,維達哥你會先被抓起來質問。但因為身份上的關係,所以國王不會敢對你怎樣……但迦南族可能會因為這件事,讓國王不放心,從此開始派人監督也說不定~
「原來是這樣……」
布萊克大人疲憊的細心解釋,似乎終於讓瓦馬納大人明白。
不過我和銀兔倒是已經驚訝到講不出話來了。
「簡單來說,現在火龍想在幫我之前,知道其他人的下落。這樣才好完美收拾殘局吧?
「就是這樣。雖然到時候又又又~是我負責收拾的就是了~
布萊克大人不悅的如此抱怨。
正巧,潔米莉姐姐拿著烤好的肉串和飲料出現,才讓氣氛恢復
「我想想哦……」
在瓦馬納大人思考的同時,我們三人享受著肉串和飲料。
現在還待著的人的話……啊庫瑪(Kurma)下禮拜要開演唱會哦。
「欸~她過得挺好的嘛~
「請等一下!您說的庫瑪,該不會是指原本在獸人族出道,大戰結束之後開始巡迴各地的那位超人氣歌姬,庫瑪大人吧?
「呃,是啊……」
「意思是說瓦馬納大人能隨時跟那位見面,甚至在第一時間拿到最新唱片嗎?!
「她是偶爾會寄東西過來啦,但我沒什麼時間聽……
「好好哦!」
我羨慕的將身體挺出去,一頭熱的詢問瓦馬納大人。
但不知為何,大人卻露出一副困擾又害怕的表情……真奇怪,我只是作為一名粉絲,想要知道偶像的各種事情而已!
「雀,妳冷靜一點。那個叫做庫瑪的人?真的有那麼有名嗎?
銀兔的這番話,讓作為歌迷大感震驚;同時也讓我感覺到了傳教的機會。
「那當然!在大戰結束之後的庫瑪大人不只用美妙的歌聲撫慰當時千瘡百孔的社會。還毫無怨言的進行了免費的巡迴表演──
毫無怨言?」
「甚至出錢出力,協助戰後的重建為死者哀悼……」
「出錢出力?」
「總之是一位年輕可愛又充滿活力,又不失大人風範的龍族少女!」
「年輕?」
「我、我知道了……」
聽完我這麼介紹,銀兔似乎還不明白的庫瑪大人魅力。
另外兩位大人似乎對我的話有意見,還是別管他們吧。
重要的是,必須讓銀兔徹底知道庫瑪大人的魅力才行。
幸好我在包包裡頭的隨時攜帶的唱片……
這片借給妳!要好好聽哦!
「好、好,我知道了。
銀兔露出尷尬的表情答應了下來。
哼哼,不過銀兔聽了之後,想必也會成為庫瑪大人的粉絲!
……我有這個自信!
「不過庫瑪大人居然是瓦馬納大人你們一員,這還真不可思議……
「嗯,是啊……
瓦馬納大人為什麼眼神在飄移呢?
但因為他接著繼續開口,所以讓我只能暫時安靜。
除了她以外,還有那羅辛哈(Narsinh)、帕拉羅摩(Parshuram)、我和小黑這樣。
還真稀奇,這次居然半數都在~不過帕拉羅摩(Parshuram)那傢伙,依舊下落不明嗎?
下落不明
「對喔,到現在還不知道他人在哪。那羅辛哈(Narsinh)的話,現在在北方擔任神官。
「嘿~這樣啊~
見到兩位對於其他人的下如此隨隨便便,讓我啞口無言的看著他們的互動。
「總之就是這樣,麻煩妳轉告給小火龍囉~
「是!我會完整轉達的!」
交代完事情之後,兩位大人就離開了座位,回到了外頭。
銀兔幫我把那箱肉塊搬了過來後,一起陪我到家門口。
「那個……銀兔,真是太謝謝妳了。
雖然得到的資訊比想像中隨便,不過我也算度過快樂的上午。
「不會,應該說我也沒幫什麼。」
「怎麼會呢,銀兔幫了我很多忙哦!要不是有妳在,我大概沒辦法像這樣,跟那兩位大人談話。
「是嗎……?我都是用平常心在看待他們。
銀兔疑惑的看著說出一般人平常說不出的話,讓我有些羨慕。
「哈哈瓦馬納大人確實能這樣。但布萊克大人的話,可能就辦法了……
「咦?!為什麼這麼說?」
銀兔疑惑的盯著我看,讓我開始摸索自己的記憶。
「那是銀兔妳不知道。雖然布萊克大人在工作的時候也是一副和善的樣子。要怎麼說呢?雖然找他談話沒有問題,但沉默的時候,總會散發出抗拒他人接近的氣息。」
「是……這樣嗎?」
「是啊!好了,我該走囉,拜拜。」
再見。
中午的鐘聲響起。
還有工作要做的我和銀兔道別後,趕緊扛著一箱肉回到神殿。
將肉扛回廚房,並說明去處後。
我戴上了只有成年人才能戴的獸骨面具,回到神殿的深處──晉見之間裡。
「什麼啊,是雀啊歡迎回來。」
已經恢復龍型態的神龍大人一看到是我後,就放下了戒心,懶洋洋的打起了哈欠。
「是!我回來了,神龍大人
另外……
我將剛剛得到的情報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說完之後,神龍大人面有所思的沉默了一下後,開口表揚了我
讓我的心情十分雀躍,在沒有人來的時候,將今天發生的事情都講給神龍大人聽
雖然神龍大人一聽到布萊克大人開了烤肉會,露出遺憾的表情。
但我又馬上將肉的事情講了出來後,神龍大人又恢復了精神。
雖然祭司這條路很漫長;但我仍會加緊腳步的。
看著笑出聲的神龍大人,讓我燃起了鬥志。
春季的花雨即將來臨,想必很快就會為凹凸不平的泥土路上,鋪上美麗的粉紅色地毯了吧。
大家好,我是赤雀。
和同齡的人不同,目前為了成為祭司Priest,而努力學習。
雖然平時忙得不得了,但總是習慣在這時間望著窗外的樹木,胡思亂想
但手上的餐點卻不允許我繼續悠閒,於是加快腳步。
在約定的時間前抵達,然後向平常一樣,在檜木打造的門前坐下。
在迦南族,成為獵人Blooded,幾乎是所有人的目標。
然而真正成為之後,能夠繼續堅持下去的,卻少之又少。
也總是會有幾個,像我一樣,討厭殺生的人大有人在。
但這不代表,我們討厭自身的血統和環境。
因為我相信著,也很清楚。
我們是為了驕傲和榮譽,絕不是為了單純的享樂。
所以我和家人不一樣;留了下來,為了這個部落努力著……
叮、叮、叮~
每當來到了六刻(時,祭司就會敲響,位於神殿頂端的鐘,宣告一天的開始。
「呼~」
等鐘響結束後,就輪到我鼓起勇氣,拉開了木門。
「神龍大人,早安,我為您送早餐了。
負責照顧部落的守護神──神龍大人,就是我赤雀的日常工作
說實話,當初我被選上時,我嚇得每天送餐都會抖動。
幸好神龍大人對此見怪不怪了,才讓我有機會做出改變。
「嗯?是雀啊,早安。」
寬大的房間內,將自己變成人類的神龍大人,睡眼惺忪的向我打招呼
我一直覺得讓神龍大人睡地板非常不好;但祂本人卻非常喜歡,我才沒說什麼。
等大人摺好棉被、放在牆邊後,我才將早餐搬了進來。
在祂享用早餐的期間,我一直待在旁邊待命。
大人有一次問我要不要一起用餐,但被我婉拒了。
畢竟要跟大人用餐……一想到胃就開始疼痛。
「對了!雀,有一件事要拜託妳……」
「是什麼事呢,大人?小的會全力以赴的。」
哇哇哇,大人有任務要給我!要是失敗了怎麼辦……
一想到是直接委託,就讓我的手不自覺的開始顫抖。
「也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只是希望妳能去調查一些事情而已。」
不過大人似乎已經察覺到了;只見祂露出苦笑安慰著我。
但聽到任務內容後,讓我想找一個地方鑽進去
「就是這樣!能幫幫我嗎,銀兔?」
在神龍大人的許可下,我率先離開了神殿
二話不說直接找來到了銀兔同學家,希望她能幫忙。
「呃……這個嘛……可以啊。」
稀有的白色頭髮在太陽下閃閃發光,潔白的肌膚配上紅色的雙眼。
搭配貓咪圖案的洋裝,讓我覺得相當可愛。
該說可惜還是無可避免的是,她平時個性就跟男生那樣強悍又孩子氣,還時常做出很魯莽的事。
再加上她還是實力強大的森林守衛,紅豹––卡珊卓那大人的女兒。
家世、實力和個性的雙重因素下,導致族裡沒什麼人敢收他為徒。
「銀兔,謝謝妳。」
將情況說明清楚後,銀兔露出奇怪的表情答應了下來。
感覺布萊克大人成為她的導師後,開始收斂了起來。
不過一談到布萊克大人,就讓我的內心五味雜陳。
「雀,如果妳會怕的話,由我代勞也可以哦。」
「謝謝,但這是神龍大人親自交給我的任務。如果可以,我想親自完成。」
「好吧。」
看到我堅持己見,銀兔似乎不好說什麼,直接邀請我入內。
嗚嗚……不過這我還是第一次進到別人家。
一想到布萊克大人也住在這裡裡,就讓我緊張起來。
布萊克大人是在兩年前回到這裡的大人物。
據神龍大人介紹……
五百年前的戰爭,導致一族流離失所的時候
布萊克大人和其他英雄即時向我們伸出援手,幫我們重建家園……
與巴爾巴德抗戰時,也是他趕來支援,才讓我們能像今天這樣平安生活
這樣的大人物碰巧在兩年前回來時出於興趣收銀兔為徒
現在因為長久居住的關係,長老Elde們還請求他幫忙神殿的大小事物。
對平常工作有所接觸的我來說,就是一個隨興、氣度大且溫柔的大人……
不知道銀兔是怎麼想的?
偶爾會在街上看到他們和樂融融?的走在一起
而且自從大人來了以後,銀兔也開始做打扮了……
不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因為甚至連因為遲遲找不到繼承人,而被迫繼續背負稱號的『初代劍聖』,也在這裡
由北方的『劍神』賦予相應稱號的總共有五位。
刃帝、劍聖、騎士王、修羅、鋒芒──他們被譽為『天下五劍』,可以說是世界最強的武者。
嗚……『大戰英雄』+『初代劍聖』;據說這兩位都是隸屬於一個叫做九王(Avatar)的組織。
而現在,我的任務就是要打聽其他擁有類似身份的成員的下落。
想到我的心臟緊張到爆炸了,好想跑走……
「銀、銀兔,可以跟妳借一下廁所嗎?」
「呃…又肚子痛了?」
看到我的老毛病又犯;無奈之下,銀兔趕緊帶我到她家的廁所。
「妳可以不用那麼緊張,面對那傢伙只要用平常心對待就好了。」
「不行啦!我現在身份好歹也算代表著神龍大人……而且他們兩位的事績也足以受到這樣的對待。」
聽到我強烈的堅持,銀兔只是不解的彎著頭。
「是嗎?我倒是覺得他們會比較希望我們用平常心對待。」
「嗚……」
銀兔的話,讓我猶豫了許久……
但最後我依然決定維持現狀。
不過幸好有銀兔陪著聊天,讓我的心情舒緩了不少。
通體舒暢之後,銀兔帶著我來到自家的後院。
「我說啊~維達哥,這火力沒問題嗎?
穿著輕便襯衫、腳穿涼鞋、頭戴著小禮帽、手拿著杯子的布萊克,正站在火爐旁懷疑的說道。
「沒問題……的。沒錯,絕對沒問題,我可是有練習過。
對此表現出疑惑和不確定的初代劍聖──瓦馬納維達,正一邊為自己打氣,一邊給肉串上醬汁。
「銀兔,這是?」
「如妳所見,他們正在烤肉。」
不,我用看就知道了,但……
我環視現場的狀況,低聲呢喃著。
據說是布萊克大人妻子的三人也在現場。
斯綺麗大人在旁邊幫忙把食材串好、表情豐富的潔米莉姐姐在幫忙準備飲料至於魁絲則在烤棉花糖。
現場除了吊掛者一頭本耶普,把價格不菲的魔劍當作柴火之外,一切都很正常。
不對!
銀、銀兔,那麼大頭的本耶普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啊?
我指著需要三個族群,或一支五人冒險者小隊才有可能打贏的本耶普屍體,詢問一旁的銀兔。
「是瓦馬納早上跑到森林深處獵來的。聽說他原本是想確認這裡的環境有沒有異常;結果那隻本耶普不知怎麼的,一直追著他……
「那屍體是怎麼進來的?」
有三個成人大的屍體,不可能沒有產生動靜。
直到剛剛,我都不知道有這件事。
這個啊…好像是瓦馬納拜託布萊克那家伙用召喚術召喚過來的……
銀兔看起來對這種局面已經習以為常了很有耐心的一一對我解釋。
但我越聽越不明白,他們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小兔子~還有赤雀~要不要吃肉啊?這裡有一整盤剛烤好的哦~
布萊克大人一看到我們來,就熱情的拿著一盤堆成小山的肉跟菜,笑容滿面的走了過來。
「咦?我可以吃嗎?」
當然~倒不如說,因為肉太多了吃不完。雖然潔米莉很努力在醃了,但還是會有剩欸~
布萊克大人已經放鬆到說話都夾著口音,還有他手上的那盤肉,就讓我忍不住伸出手。
今天的訓練呢?
銀兔倒是很不開心;只見她雙手交叉,不滿的問到。
不過布萊克大人沒什麼在,悠閒的將手中的肉串吃完。
「不用擔心啦~因為待會要帶妳到森林深處,所以才辦烤肉的哦~畢竟路途遙遠,會很晚回來。所以就吃吧!不吃飽一點,待會可就會餓肚子囉~
布萊克大人親切的憑空拿出幾隻肉串。
謝謝……原本心情還很差的銀兔,不坦率的接下肉串。
他們的關係真好……應該說布萊克大人太會哄銀兔了吧?
還是說他對女孩子都這樣!真不愧是有三個妻子的人。
「對了,赤雀。妳回去的時候,順便把這一箱肉跟骨頭帶回去吧~
「咦?!可以嗎?
見到一整箱新鮮的肉跟骨頭可以帶走,讓我既驚訝又興奮。
神殿的伙食跟大家一樣,基本上都是靠自己採購、栽種、狩獵和捐贈的……
雖然大部份都是捐贈居多,但很少會收到這麼多的肉……
因此讓我的心情十分雀躍。
「當然~要是不給小火龍,事後牠可是會來抱怨的~
「啊?!」
聽到神龍大人,讓我回想起今天的目的。
「布布萊克大人!瓦馬納大人!可以借用你們一點時間嗎?
在我淚眼汪汪的注視之下,兩人困惑看著彼此
*
「原來如此,想知道其他人的下落啊~
聽到我的哀求後,布萊克大人便將我帶到了屋內。
同樣坐在餐桌上的除了我們以外,還有瓦馬納大人和銀兔四人。
我將神龍大人交代給我的任務說給他們聽後,緊張的低下頭。
畢竟這等於是要他們兩位大人出賣同伴;而我也搞不懂神龍大人為什麼要這麼做。
因此我只能緊張的等待答案。
「為什麼那頭火龍想知道其他人在哪?
果然!瓦馬納大人提出了我早已預料到的問題。
但正當我想要回答不知道的時候,傻眼布萊克大人卻先開了口。
「我說啊~維達哥,你真的不知道?」
「嗯?」
見到瓦馬納大人不解的看著自己,同樣困惑的我和銀兔也注視著他。
見到自己必須從頭解釋清楚,就讓布萊克大人不悅的嘆了口氣。
先不談組織。維達哥現在也還是劍聖』。而迦南族在國際法上,屬於巴爾巴德國領土和領民的一部份。想想看!要是一個聲望比國王還高的人,二話不說突然出現在鄉下會發生什麼事!
呃…盛大歡迎嗎?
聽到他這一句回答,讓布萊克大人洩氣般趴在桌上。
就連是什麼都不懂的我,也清楚知道情況肯定會很複雜。
簡單來說,維達哥你會先被抓起來質問。但因為身份上的關係,所以國王不會敢對你怎樣……但迦南族可能會因為這件事,讓國王不放心,從此開始派人監督也說不定~
「原來是這樣……」
布萊克大人疲憊的細心解釋,似乎終於讓瓦馬納大人明白。
不過我和銀兔倒是已經驚訝到講不出話來了。
「簡單來說,現在火龍想在幫我之前,知道其他人的下落。這樣才好完美收拾殘局吧?
「就是這樣。雖然到時候又又又~是我負責收拾的就是了~
布萊克大人不悅的如此抱怨。
正巧,潔米莉姐姐拿著烤好的肉串和飲料出現,才讓氣氛恢復
「我想想哦……」
在瓦馬納大人思考的同時,我們三人享受著肉串和飲料。
現在還待著的人的話……啊庫瑪(Kurma)下禮拜要開演唱會哦。
「欸~她過得挺好的嘛~
「請等一下!您說的庫瑪,該不會是指原本在獸人族出道,大戰結束之後開始巡迴各地的那位超人氣歌姬,庫瑪大人吧?
「呃,是啊……」
「意思是說瓦馬納大人能隨時跟那位見面,甚至在第一時間拿到最新唱片嗎?!
「她是偶爾會寄東西過來啦,但我沒什麼時間聽……
「好好哦!」
我羨慕的將身體挺出去,一頭熱的詢問瓦馬納大人。
但不知為何,大人卻露出一副困擾又害怕的表情……真奇怪,我只是作為一名粉絲,想要知道偶像的各種事情而已!
「雀,妳冷靜一點。那個叫做庫瑪的人?真的有那麼有名嗎?
銀兔的這番話,讓作為歌迷大感震驚;同時也讓我感覺到了傳教的機會。
「那當然!在大戰結束之後的庫瑪大人不只用美妙的歌聲撫慰當時千瘡百孔的社會。還毫無怨言的進行了免費的巡迴表演──
毫無怨言?」
「甚至出錢出力,協助戰後的重建為死者哀悼……」
「出錢出力?」
「總之是一位年輕可愛又充滿活力,又不失大人風範的龍族少女!」
「年輕?」
「我、我知道了……」
聽完我這麼介紹,銀兔似乎還不明白的庫瑪大人魅力。
另外兩位大人似乎對我的話有意見,還是別管他們吧。
重要的是,必須讓銀兔徹底知道庫瑪大人的魅力才行。
幸好我在包包裡頭的隨時攜帶的唱片……
這片借給妳!要好好聽哦!
「好、好,我知道了。
銀兔露出尷尬的表情答應了下來。
哼哼,不過銀兔聽了之後,想必也會成為庫瑪大人的粉絲!
……我有這個自信!
「不過庫瑪大人居然是瓦馬納大人你們一員,這還真不可思議……
「嗯,是啊……
瓦馬納大人為什麼眼神在飄移呢?
但因為他接著繼續開口,所以讓我只能暫時安靜。
除了她以外,還有那羅辛哈(Narsinh)、帕拉羅摩(Parshuram)、我和小黑這樣。
還真稀奇,這次居然半數都在~不過帕拉羅摩(Parshuram)那傢伙,依舊下落不明嗎?
下落不明
「對喔,到現在還不知道他人在哪。那羅辛哈(Narsinh)的話,現在在北方擔任神官。
「嘿~這樣啊~
見到兩位對於其他人的下如此隨隨便便,讓我啞口無言的看著他們的互動。
「總之就是這樣,麻煩妳轉告給小火龍囉~
「是!我會完整轉達的!」
交代完事情之後,兩位大人就離開了座位,回到了外頭。
銀兔幫我把那箱肉塊搬了過來後,一起陪我到家門口。
「那個……銀兔,真是太謝謝妳了。
雖然得到的資訊比想像中隨便,不過我也算度過快樂的上午。
「不會,應該說我也沒幫什麼。」
「怎麼會呢,銀兔幫了我很多忙哦!要不是有妳在,我大概沒辦法像這樣,跟那兩位大人談話。
「是嗎……?我都是用平常心在看待他們。
銀兔疑惑的看著說出一般人平常說不出的話,讓我有些羨慕。
「哈哈瓦馬納大人確實能這樣。但布萊克大人的話,可能就辦法了……
「咦?!為什麼這麼說?」
銀兔疑惑的盯著我看,讓我開始摸索自己的記憶。
「那是銀兔妳不知道。雖然布萊克大人在工作的時候也是一副和善的樣子。要怎麼說呢?雖然找他談話沒有問題,但沉默的時候,總會散發出抗拒他人接近的氣息。」
「是……這樣嗎?」
「是啊!好了,我該走囉,拜拜。」
再見。
中午的鐘聲響起。
還有工作要做的我和銀兔道別後,趕緊扛著一箱肉回到神殿。
將肉扛回廚房,並說明去處後。
我戴上了只有成年人才能戴的獸骨面具,回到神殿的深處──晉見之間裡。
「什麼啊,是雀啊歡迎回來。」
已經恢復龍型態的神龍大人一看到是我後,就放下了戒心,懶洋洋的打起了哈欠。
「是!我回來了,神龍大人
另外……
我將剛剛得到的情報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說完之後,神龍大人面有所思的沉默了一下後,開口表揚了我
讓我的心情十分雀躍,在沒有人來的時候,將今天發生的事情都講給神龍大人聽
雖然神龍大人一聽到布萊克大人開了烤肉會,露出遺憾的表情。
但我又馬上將肉的事情講了出來後,神龍大人又恢復了精神。
雖然祭司這條路很漫長;但我仍會加緊腳步。
看著笑出聲的神龍大人,我如此發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