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因為她得到了陰陽眼,卻也闖入人生支線?》(1)-4-5.兩人的不解之緣

月雨海魅 | 2022-05-24 16:56:25 | 巴幣 16 | 人氣 47


5.兩人的不解之緣
  原來在一年前,妖狐就曾經嘗試那樣做過了,也就是──「奪取自己宿主」的性命。
  而且還不光只有那次。事實上,那一晚楊燕芸之所以出現在森林公園,恐怕也是妖狐第二次誘導楊燕芸了結自己性命的嘗試,只是不同於一年前祂想透過的方式是「意外」,這次是打算讓楊燕芸自我了斷。
  至於妖狐打算在森林公園透過何種方式了結楊燕芸的生命。以那天對方手上根本沒有拿什麼物品來看,學姊推測應該是讓楊燕芸走到公園後側距離下方散亂墓碑所在處約莫半層樓的段差,使其摔落;又或者是讓楊燕芸迷失在夜晚的山區。
  但為什麼當晚妖狐都回到自己主場了,還是沒辦法靠楊燕芸吸引眾多鬼魂來壯大力量,進而實現奪命計畫呢?這恐怕有幾個原因……
  首先就是當時的妖狐還未能完全從「人骨」取回全部力量,所以吞噬的魂魄受到反抗才令成效不佳。不過就算這樣,多少還是能帶給楊燕芸一些身體傷害吧?
  這就在於第二點──我的出現。
  即使我在陰錯陽差下帶回了骨頭,但由於尹靜蕙線上陪同我對付那些鬼魂,害怕被她發現的關係,加上楊燕芸於途中醒來,惹得祂當下措手不及,最後更因而讓楊燕芸帶我逃出了森林公園。
  事實證明這時候的楊燕芸多數時間尚能掌控自己的意識,不過情況也是從這裡開始惡化。
  因為接下來無論是楊燕芸來到我家,還是星期一的上午,我都有把那根人骨帶在身邊,以至於妖狐可以趁著這時候,悄悄回收被封印在這「祖傳物」上的力量。
  中午頂樓事件發生時,正好是祂完成取回全部力量的時候,楊燕芸才首次徹底被奪去主人格意識,攻擊我們並吸收了那些逃到學校的遊魂
  另外,之所以妖狐在楊燕芸還未到此所高中以前沒有反水的緣故,主要關鍵就是祂發現了這所高中聚集了許許多多的校區和山區的鬼魂。而第一次透過吞噬其他魂魄取得力量爆發的時間點則在「潑血事件」那天。
  那天也是祂第一次將自己的力量透過具現化跟幻象呈現的嘗試,同時想達到將我這可能的麻煩因素排除的目的。可是那時祂的力量還不夠強,骨頭也還下落不明,所以只能做到那種程度。
  假如當下能夠具現化出另一個我,而不是只干擾監視器的影像,想必我就不是楊燕芸出面解釋就能脫離嫌疑了吧?
  也正因為最初楊燕芸將人骨送回森林公園,妖狐想要吞噬公園裡遊魂的關係,因此才使大量鬼魂湧入學校。
  那麼問題來了,既然妖狐一開始就附在那根人骨上也在森林公園中,為何在被楊家祖先入手前力量還是未能達到顛峰呢
  關於這點,學姊給出了自己的猜測,但實際為何,還是得等大人那邊找出更多線索才能確認。
  學姊的推測則是認為──妖狐不是一開始就附在那根人骨上,而是那根骨頭本來就屬於某個過去跟楊家有關聯的人物遺骸身上的一部份
  也就是說,不知道什麼原因,該名人物把這隻不知道靠著什麼修行的妖孽,在不得已情況下封印入自己體內,最後楊家人為了感念對方的作為,可能遵循遺囑或是另有旁人指導,就此將這人的大腿骨取下,「供奉」在家中,莫名其妙讓妖狐成為楊家的「家神」。
  當然,假如是一般人,或是完全沒有修行基礎的人,又或者是未認識相關的專業人士,是不會想那麼做的,因此研判楊家祖先的某一代可能就和學姊尹家一樣,是某個道茅分支的後人,真正持有法力的修行者。
  最有可能的情況即是封印妖狐之人與楊家的那位祖先為師徒關係,即使不是,也可能是同門師兄弟;之後因門派離異分裂或是其他原因,使得大腿骨也就此被放在楊家直至今日。
  從這裡也可以解釋為什麼楊燕芸會有如此強大的招陰體質,還有一雙能看清楚靈體的陰陽眼。
  估計那也不是代代相傳,比較像是每隔幾代楊家人就會出現的天賦強大的後人,又或者某幾代其實都有部分力量,但始終沒有像楊燕芸這種統合性如此之高的特質。
  這當然也關乎楊家祖先累積下來的修行,要以這解釋如今妖狐想從楊家人討回代價也是能說得通的。至於為何不去找當時封印者的後代子孫,可能是尚未找到,也可能是對方沒有後代子嗣的緣故。
  那妖狐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察覺到封印力量已不足以壓制祂了呢?這恐怕就跟封印祂的源頭,也就是森林公園的改建那件事有關。
  正因為這塊山區墳地被整建成學校跟森林公園,才使得原本封印妖狐的力量逐漸減弱的。
  「關於這點我有聯繫校史社社長幫我們調查了,他們同時也會把結果告訴我爸。」
  「從校史調查嗎?我們學校的建校時間跟森林公園的建成有時間上的落差吧?」我問道。
  「這是當然的。不過,校史應該也不單只有學校的資料,別忘記森林公園最後歸我們學校管了,說不定也能從中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該不會就是因為森林公園那邊的墓被動到,才上演所謂的『楊家慘劇』吧?那座古墓並不是妖狐的墓,而是那位封印妖狐跟楊家祖先有關人物的墓!
  「聰明,我親愛的學弟。」
  這是《找尋楊燕芸大作戰》計畫開始前我和學姊的對話。
  而計畫現在正在進行中,但首先還是讓我把這段妖狐重新活躍的因果推論給講完。
  學姊進一步認為,森林公園恐怕不是一次就改建成現在這個樣子,並在最後一次改建時動到了那座埋在深處的古墓,才因而讓相連供奉在楊家的大腿骨中的封印力量出現破綻,最終楊家上演慘劇。
  至於慘劇內容為何,大概這方面就與為何楊燕芸與母親分居兩地,以及從頭到尾未見楊父出現有關了。
  「雖然不想這麼想,但我和我爸都認為,恐怕楊爸爸已經不在人世了。也就是說,他是那場慘劇的犧牲者。」
  的確有這種可能,可惜我們一再錯過從楊燕芸口中得知這件事的機會;又或是說,是妖狐不讓她說出口的。
  恐怕慘劇發生那天妖狐爆發的力量被壓制了下來,在於犧牲了楊父的性命,就此令祂沒辦法一次取回被封印在骨頭中的力量,之後更得必須不斷透過外在力量,來跟封印之力抗衡。
  「所以對方一開始也不是真的打算要奪取楊家人的肉身,而是真的想要致楊燕芸於死地,一切都是為了修行跟擺脫封印?」我問道。
  「我猜慘劇發生的那時候妖狐就已經偷偷寄宿到楊燕芸體內了,只是當時楊家人沒有察覺,楊燕芸也不知道自己力量的潛在本質,所以才一直都沒發現。之後就像因果輪迴般,楊燕芸回到了這塊土地,讓妖狐總算逮到了機會。」學姊認真思考著其中可能性。
  「當然,先奪取力量強大的楊燕芸來慢慢養大自己的力量肯定是最保險的做法,只是祂發現這塊土地上出現可能妨礙自己計畫的人物後,於是想到,不如就先害死楊燕芸吧!」
  聽到這我不禁皺起眉頭,並隱約在腦中描繪出一幅關聯圖。
  「學姊,這塊土地上可能妨礙到祂的人,該不會就是你們尹家吧?說不定,很久以前跟楊家有關聯的就是你們家祖先。」
  結果這個猜想卻馬上被對方否定。
  「我也有想過這種可能啦!可是如果真有此事,老爸跟爺爺他們是不可能不知道的,所以還是得追根溯源才行,又或者用一個最直接明瞭的方法。」
  「壓著那隻狐狸直接問出來嗎?」
  「沒錯!假如我們做得到的話。」
  果然有些謎團還處於晦澀不明的階段,接著學姊將時間拉回到一年前。
  「恐怕妖狐第一次嘗試奪取楊燕芸性命的那天,祂也沒想到這塊土地上竟然還有另一個可能妨礙到自己計畫的人。」
  學姊語畢,用那雙大眼直勾勾的盯著我。
  「我、我嗎?」我假裝含淚而笑,宛如要拍醒自己般,一掌打在額頭上。
  對方點點頭,繼續說:「就是因為你擋掉了楊燕芸的劫難,才使她活了下來,你算是她的恩人。這就能說明為何那天楊燕芸也在現場的緣故,也意味著你和她和我同處在那個現場真的是場奇蹟般的命中註定。」
  「奇蹟般的命中註定?」又是命中註定嗎?為何我頓時感覺這個詞是如此的沉重。
  「因此,若要說你是拯救她的那位關鍵人物,我想即使是我爸也會認同的。可是,你也有可能就這樣丟了性命,就像今天妖狐跑到醫院襲擊你一樣。」
  學姊的話令我嚥下不安的口水,但即使不安,不久前我也決定不再害怕了,同時認定了那確實是自己的使命。
  既然我和對方有這樣的緣分,那或許也不該稱是為了拯救誰,而是我們正是為了這樣的奇蹟相遇,才走入人生支線的吧?
  只是此時學姊臉色沉了下來,又說:「無論是你還是她,這次估計都是最後一次了。事實證明,這場劫難需要我們聯手才有可能度化。就如同許久以前楊家和那名人物一樣。而我們可能也會在這一次過後,就此各奔東西吧?」
  對方話音剛落,巷口轉角閃過一道人影,還有兩台被急忙牽來的單車。
  「借到了、借到了!我們趕快上工吧!怎麼了嗎?」
  急急忙忙牽著兩台單車來到我們面前的陳景慎似乎察覺氣氛有異,面露狐疑的看著我和學姊。
  於是我輕抓住學姊的手帶她坐上後座,自己跨上前座、開啟頭燈,不顧陳景慎的叫喊便踩下踏板。
  「不會各奔東西也不會是最後一次的,學姊。別忘記我的命格可是勞碌命啊!」
  我自我感覺良好的道出無比做作又中二的台詞。
  雖然不知道她這時候的表情如何,但我臉上隱約感覺到被水滴打到的觸感。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