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因為她得到了陰陽眼,卻也闖入人生支線?》(1)-4-3.通靈父女

月雨海魅 | 2022-05-17 23:11:45 | 巴幣 14 | 人氣 69


3.通靈父女
  「學弟,別發呆了!抓住鞭子丟過來!」
  雖然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尹靜蕙的聲音立刻拉回我的注意,我也因眼前景象理解對方所指何事。
  我看到鞭子並沒有因為打到「透明物體」而掉落,彷彿就像沾黏在該物身上。此時鞭子尾端再次出現剛才附身楊母的妖狐用手接觸到桃木劍發出的白煙,意味著這傢伙現在想擺脫束縛。
  於是我便鼓起勇氣抓住鞭尾處,並將它繞過妖狐靈體,用力朝學姊丟去,對方也很有默契地抓住並用力往後拉扯。
  這麼一來,鞭子就完全纏繞在妖狐身上了!
  果不其然,我耳聞苦不堪言的吼叫,但我也是在這時候才發現原來吼叫是從原本以為已經昏迷的楊燕芸母親口中所發出的。
  似乎看出我的驚訝,學姊立刻解答了我的疑問。
  「為了確保在無法上你身,還能躲回原本被附身的人身上,妖狐沒有完全斷開跟伯母的連攜,祂現在就是打算回到她身上。」
  「可是不是說我是祂附身人選的備胎嗎?」
  「當然,你是除了楊燕芸之後祂認為最適合的人選,不然附身在其他人身上是無法一直保持好人類的形貌跟維持靈體穩定性的。不只這樣,假如附身到不適合的人身上太久,靈力薄弱的宿主也會因自身靈魂受影響而衰弱死去。」
  這期間,騷動引來院內大批病患圍觀,幾名醫生和護士也跟著湧至門前,在他們眼中,房內無疑正上演荒唐至極的一幕。
  「現在是怎麼回事?」
  「快點!這裡有個女士癲癇發作了!」
  「那不是癲癇吧!是歇斯底里症?」
  「別管那麼多了!快把這位女士抬出去。話說你們在幹什麼?」
  正當以為妖狐可能又要趁此機會溜走同時,另一名出乎意料的人物也閃進了房內。
  「各位別緊張!由於要拍攝我們學校社團需要用到的公演片段,這些是我們話劇社砸下小小的經費製造出來的效果!」
  是陳景慎!我的這好友不也被排除在團隊外了嗎?怎麼如今像是很湊巧的出現在這裡?
  可是當我把目光又回到學姊身上時,卻也瞬間明白了。
  「什麼?所以這位女士也有配合演出嗎?」
  「對、對對……是的!所以不是像醫生你們想得那樣,是什麼病發作。」
  這是學姊和陳景慎原本就串通好的嗎?怎麼跟頂樓事件的對外說法幾乎一樣的拙劣?我不禁懷疑《頂樓集體撞邪事件》的話劇社謊言或許並非出自校方。
  話又說回來,我為什麼沒有質疑過我們學校是不是真的有話劇社存在這件事……
  反正不管了,即使情況緊急,但我還是認為這種說法在醫院根本就毫無說服力。
  可是現實總是比小說還要離奇──
  「你們還是學生吧?就算是這樣,醫院也不是你們玩耍吵鬧的地方,難道你們不知道嗎?我要轉告你們的家長跟學校來處理!」
  雖然很訝異這位醫生會相信話劇社說法,但顯然他的應對將引來更嚴重的後續發展。
  「學弟,快過來幫我!」
  「好、好的,學姊!」
  尹靜蕙這次呼叫的不是我,而是擋在醫生護士面前的陳景慎。
  只見他好像真的成了學姊的弟子,在對方一聲令下馬上跑至其身後,兩隻手從後方環繞到對方身前,兩人雙臂交疊後一起拉住鞭子,這過程中,我似乎看到那變態偷吸了幾口學姊的髮香,搞得我整個火都上來了。
  「喂!你們聽到沒有?還打算繼續搞嗎?」
  「吵死了!現在人命關天啊!趕快滾出去!我們家人跟學校早就知道這些事了,如果你們執意要把地上那位女士抬出去就請便吧!」
  沒想到我這番怒吼瞬間讓現場安靜了下來,就連還在不斷吼叫的妖狐好像也愣住了。
  然後,院方人員宛如中了我的言靈般,他們迅速退出房外,只差沒說一句「演出辛苦了」就把門給重新關上。
  學姊和陳景慎也在這時與我對上眼,我從他們眼中讀出滿滿的錯愕。
  當然,狀況還沒解決啊!下一秒妖狐又開始在叫了。
  「啊啊啊──煩死了!學姊,現在該怎麼辦?」
  「從我口袋中拿墨斗出來,將祂整個纏住!」
  「哈哈哈!就憑妳?小毛頭,妳父親和那個神棍都拿我沒辦法了,就憑妳?」
  楊母坐起身來朝我們發出嘲諷,還一邊道出不得了的訊息。
  下一秒妖狐更是控制楊母朝陳景慎撲去,使得陳景慎被迫放開鞭子,迅速從學姊裙子口袋中取出墨斗並拉開,瞬間接觸到墨線的楊母嘴巴與雙頰迸發白煙,整個彈飛撞上床尾。
  與此同時,陳景慎將墨斗往我這裡拋來,我接住剎那,妖狐也掙脫了鞭子,不用多想,對方肯定準備又要上我身了,於是我索性把墨繩反過來纏在自己身上,這番作為果然讓我們再次從楊母口中聽到妖狐憤恨的發言。
  「好傢伙!反正我們還會遇到的。」
  妖狐語畢,床邊窗戶被一陣強風給撞了開來,這場話劇社的「即興演出」也就此告一段落。
  隨即便是好幾分鐘的靜默充斥在我們三人之間,直到陳景慎攙扶起昏迷的楊母至椅子上才總算有人開口。
  我便是第一個開口的那位。
  「學姊!」
  似乎早料到會迎來什麼,尹靜蕙馬上舉起手來阻止我說下去。只不過,卻又莫名其妙的給出彈指,露出自信笑容。
  「看來這次是我贏了,老爸。」
  什麼跟什麼啊?這是場打賭?
  「學姊,你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陳景慎也會在這我不感到意外就是了,肯定又是學姊妳找他過來的,對吧?」
  「孟承,看來你的能力成長了不少。」
  面對陳景慎的話,我沒好氣地翻了白眼。
  「學姊,能不能解釋一下?」
  然後我看學姊總算是打算開口說明同時,注意到手機來電,下意識接起後,便聽到話筒那端傳來就算沒擴音也聽得出是誰的怒吼。
  「尹靜蕙,妳到底在搞什麼東西!」
  「啊……啊啊,父親大人。」
  現在還有人會這樣稱呼自己父親的嗎?但我大概猜得出來尹大師生氣的理由。
  「妳竟然途中給我跑了?手機現在才給我接起來!妳跑去林同學那裡了對吧?林同學也沒有接我的電話。」
  學姊在自己父親尚未提及我之前便打開擴音,看來對方想說什麼她也是心裡有數。在聽聞尹父如此說後,我才想到方才手機似乎真的有來電,也是因為該來電才讓妖狐短暫遲疑了一下。
  「但我確實是說中了,爸。森林公園不過就是妖狐的調虎離山之計,祂可不是想要找避難所的時候才會來找學弟,而是可能在當下同時進行,這樣的話,這裡也很危險的。」
  這就是學姊指出自己「贏了」的原因嗎?
  「那妳至少先告知我一下,哪有人在準備出發前就跑不見人影的?結果我們迫於時辰,也不得不硬著頭皮兩個人上了。再說,林同學那裡的預防措施不是都做好了嗎?如果真的被附身的話,也會有到時候的處理方法。」
  等等!我總算是聽出端倪了。原來這大師不是要避免我被襲擊,也不是要利用我削弱妖狐的力量,而是知道妖狐會賴在我體內,進而想把我的身體當作困住對方的牢籠?
  好可怕啊!這個人才是真正的老狐狸吧?
  「我就是不喜歡爸你這種作法。」
  面對父親的指責,學姊接下來的話讓現場陷入安靜,也令我心頭湧上一股暖流。
  「學弟這一路來可是幫了我很多忙,早就是我認可的得力助手了,也是能做為馬前卒的弟子,難道老爸你要我放任他自己一個人面對妖物,再一次身陷危難嗎?」
  這些話令尹大師久久沒有回應,雖然我想說學姊話中所提到關於弟子那部分好像怪怪的……
  「再說,我就是相信爸你們的能力才敢斗膽第一次違抗你的命令,就這樣跑過來;事實上,我的判斷也是正確的,這妖狐確實就打算附身到學弟體內,要是真的得逞,我們到時候面臨的狀況只會更加艱辛。」
  「學姊,這是什麼意思?」與此同時,我聽見話筒那端傳來一聲長嘆。
  「那只是妳的猜測,不一定會實現。」
  「可是我希望老爸你就算認為我能力不足,也不要忽略我的想法。時代跟鬼怪都是在往前走的,我不是指你們那一代是老古板,但想法跟做法也必須與時俱進。」
  接著學姊看了我和陳景慎,正色道出所謂自己的看法。
  「我認為,那隻妖狐想要一次操控兩條人命,就是楊燕芸和學弟你。」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