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因為她得到了陰陽眼,卻也闖入人生支線?》(1)-4-2.自主應變

月雨海魅 | 2022-05-12 16:11:27 | 巴幣 14 | 人氣 100


2.自主應變
  我沒過自己也有持法器對抗鬼怪的一天,但假如對方只是單純附身在一般人身上,沒有出現怪異的舉止與外表的話,恐怕我也難以察覺哪裡有異。
  值得一提的是,將我們這些「小毛頭以及相關親族」排除在事件外,是為了避免因接觸核心事端而捲入危難,但其實學姊父親也有設想或許災厄終究還是會自己找上門來,才是先在病房門上設下符文結界。
  簡單來講,就是此時此刻是所有人最不願樂見的情況。
  那一天於病房內的高手集結會談的最後,學姊父親便提出這樣的預判,接著取出自己所帶來的法器,同時,說明接下來的「作戰方針」。
  「基本上,我不認為對方還有可能會主動找上你們,因為這不符對方的初衷。」尹父一邊放置物品,一邊神情認真的說道:「但凡事還是得做好事前準備,我女兒缺少的正是這點。」
  由於再次受到父親的教誨,尹靜蕙有些不開心地別過臉去。
  「雖然我現在說不認為,但也不是說百分之百。假如當天又或者這幾天那隻妖狐認為自己的如意算盤無法成功,也就是奪取楊燕芸肉身可能招致計畫失敗,又或者感覺自己受到威脅,那就有可能會主動跑到這裡來。」尹父話說到這同時擺完所有物品,正色抬起臉來看著我。「將你當成暫時躲藏的避風港,不然就是可以附身的備胎。
  被指為可能是鬼怪接下來鎖定的對象的我對此感到驚訝,並從語意中解讀出不管是避風港還是附身的備胎都是相同的意思,可是──
  「對方為什麼會選上我……當備胎?」
  所謂的「備胎」就是指不是不重要,但丟了可惜的那種吧?這也未免太慘了。在現實世界中我就已經是被排擠的邊緣人,鬼魂眼中的討厭對象,現在連妖物也認為我是備胎?
  不過,被選上也讓人高興不起來就是了,還真盡是些狗屁倒灶的事。
  「因為這孩子的資質嗎?也就是受啟發的能力。」
  「沒錯。」聽聞身旁黃師傅的話,尹父回答道:「這算是個意外。畢竟若要選作為備胎人選,也應該是我女兒才對,只不過,祂也知道我們尹家不是好惹的對象,所以才盡可能不想把事情鬧大。可是力量湧現帶來的雀躍與失控,可不是光靠祂的理性就能壓抑的,這也是祂逐漸發現自己能夠控制楊燕芸後,認為先將身旁可能妨礙到自己計畫的人除掉會比較妥當後,才因而發生了學校頂樓那件事。」
  接著伯父再次將目光落到我身上。
  「我也不想隱瞞什麼,估計原本那妖狐除掉我女兒後,下一個就是你了吧?林同學。」
  「我我我、我?為什麼?這個就是老師你一年前提到的重大劫難嗎?」
  面對這樣的說法我自然是無法接受,也因此想起對我落下預言的黃師傅,結果這光頭此時竟只是眉頭緊皺、不發一語。
  ──所以這傢伙到底是真的算中,還是矇到的?
  「為什麼?」
  尹父重新站直身子,用那雙充滿威嚴的眼睛俯視著我。「如果說我女兒是威脅到祂的存在,那祂對林同學你就是存有複雜的態度了吧?所以一開始,祂才想透過潑血事件將你排除在外,簡單來講,你是一把雙面刃。」
  對於我突然又變成像是很重要的角色,現場眾人皆朝我投以打量目光。
  「因為你在楊燕芸能力影響下不但可以開啟陰陽眼,甚至還能聽見鬼魂說的話並與祂們對話,這些都被附身在楊燕芸體內的妖狐看在眼裡了。如此一來,祂也會認為你對祂而言十分棘手。
  一般常人對於鬼魂的認知正是陌生、無法理解跟溝通所以才會產生恐懼,如果在認知到對方具備影響現世人事物的力量後更會因而退卻。老實說,神、鬼、人無論是思考、語言,身處之處都非在同個維度上,僅有在透過靈魂與精神,或是意識可以跨足的夢境中,又或者是以某些誘導方式才能產生交集。
  但是這裡要注意了,所謂的不存在同個『維度』上,並非如常聽見的物理科學的名詞解釋那樣,而是更貼近西方宗教常說的:上帝和惡魔僅在一牆之隔
  也就是說,當磁場、波長或力量產生共鳴、連攜時,對方便能馬上穿透那道『維度屏障』現身到人的面前,甚至是以力量進行干預,不然就是製造出幻象,誘導活人走向死亡。有很多什麼魔鬼的低語,又或者腦中的聲音往往就是這樣來的。當然,前提是當事者真的沒有其他疾病。這就是為什麼很多人都說:所謂的科學的終點即是神學。
  講太多了。簡單來說,除了身分跟能力比較特殊的人,不然常人是無法透過尋常管道跟鬼神溝通的,如今林同學卻具備這樣的能力,而且還被開啟了可以與靈體接觸的陰陽眼,就如同扮演了陰陽兩界的翻譯官。要是你真的想從中作梗的話,簡直是防不勝防。以至於,妖狐一開始就想將你排除在外,只是當時自己力量還未壯大,還是說還沒恢復……反正,我想現在祂要置你於死地,應該已經不是什麼困難的事。」
  尹父,不對,應該稱其為「尹大師」了。此時現場所有人無不被尹大師這番涉及諸多領域的話語內容所震撼。
  大概不少人都認為玄學者是只會專精於自己熟悉的領域,對其他領域不是嗤之以鼻就是視為無舉足輕重的自大狂人吧?
  「現在祂發現了我們這兩位即將加入戰局,肯定會設下一個備用計畫,那就是繼續留住你的性命,讓你成為取代楊燕芸的角色。」
  「但我不是楊家子孫啊!」
  「眼下已經不是是否為楊家子孫這樣的身分了,而是像蘿蔔一樣找到坑就填。既然知道自己持續糾纏著楊家可能會被剿滅,那祂遲早也是得尋覓新對象的吧?而你,林同學,雖然只要楊燕芸在身邊你就能開啟通靈能力,但如果那個女孩子不在終究只會變回平凡人的你,無非就是最佳的附身人選了。」
  「因為靈能力的資質。」不知為何,學姊望向我的眼神充滿了殺氣。
  「那我們該怎麼做呢?大師。」老爸總算睽違已久的再度發言。「準備在這間房間裡構築防禦網嗎?」
  「是的,林先生。法會自然會如期舉行,設壇地點當然是在森林公園,屆時,一旦開始纏鬥,妖狐估計就會在那時候趁虛而入。」
  尹大師一邊說道,一邊拿起三張以硃砂加上血墨書寫成的符紙走至門前,比了一個等腰三角形。
  「我會先在這裡構築無法使靈體闖入的防禦網,但對方絕對會想以其他方式闖入,那麼就只有可能會是『那一招』了。然後,林同學,你必須先把那把劍先藏起來,如此一來才能出奇不易。當然,墨斗也可做為攻其不備的一技,不過對於我們修行者來說,自然不會只有這些手段可以對付對方。」
  看來大師連我只是個平凡人,可能無法帶出法器太多效果也考慮進去了。
  只不過,聽到這裡,我反而覺得這些與其是防禦手段,更像是請君入甕的陷阱。
  「爸,所以你想要透過學弟引誘對方前來同時,趁其不備的傷害到祂,好讓我們可以漁翁得利嗎?」
  「呵呵,確實有點繼承者候選的樣子了呢,我的女兒。」
  喂喂喂!你們父女倆有沒有考慮到現場還有其他人在啊?別把計中計講得太明顯啊!
  果然,我的家人此時替我說話了。
  「大師,我哥會平安無事嗎?」
  太好了,果然哥哥沒有白疼妳,我這傲嬌的妹妹還是很擔心我的。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當然,這樣的順利也得建立在我們那邊順利的前提下。」
  大師,你說的是中文嗎?怎麼感覺有點拗口?
  「總之,各位這幾天請小心注意,星期六絕對是很關鍵的日子。林同學,儘管好好保護好自己的性命吧!」
  不是啊!大師,這聽起來反而有點不負責任,也就是說……
  現在我得先顧好自己的性命,才不會白白變成砲灰是吧?
  場景回到現在,我向朝自己撲來,透過附身到楊燕芸母親身上闖過靈體攔截網的妖狐,以染血桃木劍回擊,對方果然對這樣的奇襲沒有防備,硬生吃下攻擊,臉孔回到一開始的詭異模樣。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不是修行者的關係,刺擊似乎沒有太大效果。只見妖狐怪叫一聲後,一隻手抓住木劍,一隻手緊抓我的手臂,沒想到電影中曾見過鬼怪因受到傷害出現的大量白煙竟然瞬間在眼前上演。
  由於無法承受痛處,妖狐只得又趕緊放開雙手,在惡狠狠瞪了我一眼後,又恢復成楊母的原本臉孔。
  對此還感到納悶的我,殊不知危機已經再次到來
  就在這時候,我看到一條暗紅色長鞭自門口揮來,眼看就要打到我的頭部,沒想到卻在此之前打中了什麼透明物體般閃出火花併發出爆炸聲,妖狐的叫聲也同時出現,這下我才知道,對方剛才是想附身到我身上!
  只是,更令我訝異的是前來救駕的,是出乎預料的人物。
  那是此刻本該在森林公園的學姊,尹靜蕙!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身材嬌小的道觀繼承者候選人,對我露出自信微笑。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