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因為她得到了陰陽眼,卻也闖入人生支線?》(1)-4-4.妖物奇策

月雨海魅 | 2022-05-19 20:38:58 | 巴幣 14 | 人氣 75


4.妖物奇策
  「以楊燕芸和林孟承的靈魂作為大幅提升自己修行的代價。」
  這是尹靜蕙提出來的推測,也是跳脫想要奪取靈能力或資質強大的活人肉身混入人類社會這種當時其父親提出來的全新假設。
  而這個假想是她在這幾天反覆思量後,基於「一些線索」想出的可能。
  最終用來驗證這項可能的就是如今這個局面──法會進行這天,我被襲擊同時,法會也會宣告失敗。
  而法會失敗的主因後來得知,在於楊燕芸的逃離。
  以自身性命作為威脅。
  然後在學姊解釋自己的推測同時,尹大師確實也告知我們法會失敗了
  據尹大師所說,現場一片狼藉,這裡正好驗證為何不久前外頭的天氣會像《頂樓集體撞邪事件》當天一樣。
  另外亦解釋了為何妖狐可以同時間出現在病房內這件事。
  畢竟妖狐如果真的已被制伏,祂應該也沒有餘力再襲擊我才對。我個人是這樣想的。
  也就是說,當下為了對抗尹大師他們,這隻妖狐更不可能讓自己的力量分散,而是集中力氣在對付兩人上。
  如今會演變至此,證明了妖狐打從一開始就想這麼做
  「確實是我們疏忽掉了。即使我們可以使妖狐無法控制楊燕芸做出自我傷害或傷害他人的行為,但不代表周遭的在場人員不會受其控制。剛才被附身的主任教官就是手持刀械抵在楊燕芸咽喉,威脅我們不能出手,妖狐還利用自己的力量使現場變得一團亂,等我們回過神時,楊燕芸人已經不見了。」
  所以不久前尹大師才會打電話給我吧?
  「可是,如果妖狐真的想擺脫尹大師他們,也應該在這幾天內出手不是嗎?怎麼會是去到森林公園時才這麼做?」
  提出這疑問的是陳景慎,而學姊很快就給出答案,同時說明為何這幾天那隻狐狸會如此安分。
  「因為森林公園是祂的主場啊!」學姊把鞭子丟到床上,一臉疲累的坐在另外一張椅子上。「你們應該沒忘記我爸曾說過,楊家那根被奉為附有家神的人骨最初所在地點就是那座森林公園的古墓吧?妖狐知道即使是已經有附身、操控幻象等力量,還是沒辦法對抗我爸,所以才在等待回歸主場並逃脫的時機。這也說明了為什麼在醫院的楊燕芸,那天為什麼會這麼容易就被老爸制住,還讓骨頭的事被說出來。」
  「妳的意思是說,透過楊燕芸之口說出那根骨頭出自森林公園,是那隻妖狐故意放任楊燕芸去說的?」話說到此,我又想起那天楊燕芸入院情形,不由得發出驚呼:「然後楊燕芸講完那些後,就很巧的又昏死過去了!」
  「我想,假如那天在屋頂祂成功解決掉我,就不會讓骨頭這件事曝光了吧?這是祂在得知我爸他們會介入後才想出的險步,擺脫他們掌控的關鍵,然後在得知古墓和骨頭的關聯後,為了直搗黃龍對付祂,校方和我爸肯定會認為設壇在森林公園是最佳解,殊不知,卻忽略了主場優勢這件事。
  現實可不是像那些電影或影集裡面演的,對付妖魔鬼怪就必須到最初或核心地點,事實上,進入那些地方,反而會為對方帶來更有利的條件,所以有不少可以借用神力或能使用強制召喚靈體力量的修行者,一般都會選擇另處設壇,強制將對方拉到自己所佈下的重重陷阱所在處,之後才前往相關地點收尾。這也是我剛才所提到,老爸你們那輩的驅魔觀念也需要與時俱進的原因。」
  不知道尹大師聽到最後那段話是否即將爆炸,話筒那端許久未發聲的沉默令人害怕極了。
  「當然,我會認為回到主場對我方不利,另一方面也是在於那裡過去本來就是亂葬崗,一些先人的屍骨、墓位也都沒有處理好。想想祂在頂樓時候的情景,祂可是會吃掉其他靈魂來當作力量來源的啊!所以我猜對方的策略應該是──回到主場補充更多力量後,來個轉移附身的出奇不意,然後趁著我爸他們還未反應過來時,來個高歌離席!」
  「尹靜蕙!既然妳想得到這些,為什麼不提早說出來?」
  果然尹大師還是爆炸了,狂怒自話筒那端傳來,我和陳景慎不禁感到震攝。
  「因為這是命中註定的事啊。」
  命中註定?雖然不是第一次從學姊口中聽到,但這次詞意帶出的感覺卻是至今最強烈的一次。話說電話那頭的黃師傅你也有在聽吧?還不趕快說個幾句。
  「妳是說,為了這根骨頭,還有要讓妖狐受到封印,我們勢必早晚還是得回來森林公園一趟嗎?」
  「沒錯。」學姊雙手合十拍掌。「除非我們是打算消滅祂,也就是讓祂魂飛魄散,可是如果真要這樣,那天在醫院就會做了,所以祂估計就是從這點猜到老爸你們的想法。」
  「還真的……挺有妖狐的樣子呢!」陳景慎驚呼道,連我也同樣感到吃驚。
  據說,修行千百年以上的妖物不只能模仿人類的思考跟行為,甚至還可能超越?
  仔細一想的確也有可能,畢竟對方屆時已成介於人、鬼、神之間曖昧又強大的存在。
  「女兒,妳該不會想說,妳是故意不講的吧?故意要讓局面搞成這個樣子。」
  「不是,我當然也由衷希望法會能夠成功,而我的推測說穿了不過是最壞的情況,可惜還是發生了,證明出門前我的不祥預感是正確的。」
  「這就是修行者特別強大的第六感嗎?」我睜圓雙眼望向學姊,對方笑得跟孩子一樣。
  「結果還是演變成最壞的情況……女兒,那妳有為這件事想了什麼應付備案嗎?」
  只見學姊沒有回答話筒另外一端的父親,而是直接對在場的我和陳景慎搖搖頭。妳這樣最好妳爸會知道啦!
  但對方還真的察覺這傢伙完全沒有想備案,有夠可怕。
  「好啊!所以我才說妳就是這點不好!結果還不是老爸我要替妳收拾殘局!」
  「這哪是什麼殘局啊?頂多就是比較棘手而已,是命中註定要出現的局面啊!」
  「兩位請稍等一下!」這時我總算插進這對父女的爭吵。「從剛才的話聽來,尹大師您似乎也對學姊所謂的『以楊燕芸和林孟承的靈魂作為大幅提升自己修行的代價』,也就是操控我和楊燕芸的人命這件事心裡有數囉?這是為什麼?」
  對,此為上一段對話中我注意到的點,所以可以判斷尹大師並不是沒有想過學姊提出的這個可能。
  隨後話筒那端又是嘆了口氣才娓娓道來。
  「簡單來講,就是捨棄操控活體肉身,轉而像吞噬掉其他鬼魂一樣,吞掉靈能力強大的人的靈魂,使得自己的修行可以省掉更多年歲;屆時,就算沒有找肉身來附體,妖狐也有很大的機會能直接具現化在人們面前。過去那些修行千百年的妖狐不就是這樣魅惑那些昏君的嗎?大概就是這樣。」
  「什麼?那不就跟主導世界,人們傳說的共濟會很像?」
  陳景慎提出的這個論點可一點都不荒唐。雖然共濟會操弄人類社會跟歷史這是很荒唐的都市傳說,但如果說那些妖怪暗中操控當權者或其他足以影響社會的重要人物,甚至是直接幻化成其中具備影響力的人物,那就真的很像尹大師所說的了。
  我不禁想到,該不會所謂共濟會就是由妖魔鬼怪組成的組織吧?
  「大概就是那樣吧!」我相信尹大師絕對懂的,然後他又說:「可是區區僅有數百年道行的家神,不對,根本就是妖魔鬼怪充當的家神,竟然把目的格局一下子放到那麼大,說實在話,我很不想也不願去相信,所以我才會說那只是我女兒的猜測,不一定會實現。」
  「但實際上,這就是脫離掌控的最佳解不是嗎?老爸。」
  「脫離掌控?」此時我突然靈光一閃。「難道是那根骨頭?」
  學姊點點頭,接著說:「即使是有修行的妖物,對方不久前還是受制於那塊人骨的。我想那塊人骨目前對方也已經不需要,被遺留在森林公園現場了吧?」
  「沒錯,為了避免對方跑走,作為憑依物的人骨確實還留在我們手上。」尹父給出回應。
  「也就是說,妖狐必須把握接下來的時間吞掉楊燕芸或學弟你們兩人其中一人的靈魂,又或者兩人都是,來獲取力量的大幅提升,才能真正完全脫離骨頭的束縛。那根骨頭並不是妖狐生前身上的東西,這方面可能還需要楊燕芸來說明,只是楊同學現在根本是失去行蹤,所以……」
  「關於調查楊家人骨這件事就交給我們吧!我和黃師傅就趁這機會好好調查是怎麼回事,也算是彌補法會失敗的缺失。」
  「要說我沒有想後果,老爸你就是只憑著一股熱血硬幹了吧?」
  「什麼?女兒,妳的聲音有點小聲,是不是收訊不好?」
  其實學姊是故意壓低音量道出這段抱怨的,他們的家族事業當真沒有問題嗎?
  「吞掉孟承和燕芸的靈魂,這個意思難道是說……」
  此時,陳景慎提出最關鍵的重點,臉色也在此話脫口而出後越來越難看,看來他跟我得出同樣的答案。
  只是,比起害怕,我內心更多的反而是無奈,隨即學姊直接給出實情。
  「既然是為了自己的修行所做,那就必須引導他們兩人了結自己的性命,又或者是,讓他們的生命被提前終結。」
  「妖狐不會親自動手嗎?」對此我有些詫異。
  接著,學姊給出了一個淺顯易懂的比喻。
  「再怎麼樣,也不能讓詐領保險金的行為太過明顯吧?」
  「那、那我們現在該做些什麼?找出楊燕芸跟看好孟承,對吧?師傅。」陳景慎已經完全承認學姊是自己師傅了,的確是孺子可教。
  「所以我才說這是命中註定的局面嘛!」學姊嘆了口氣,站起身來收拾丟在床上的法器,然後目光轉向我:「接下來,學弟你可能要更辛苦了。你的能力就是為了這個時候而受到啟發的。」
  瞬間,我恍然大悟,腦中串聯起一年前意外時的光景,也同時想到學姊未給出的謎底。
  「學姊,妳剛才說是透過『一些線索』才想到妖狐想要增進修行的這種可能性,那線索難道是指一年前那件事?」
  只見尹靜蕙聞言後勾勒起嘴角,用著那隱約帶著複雜情感的神情回應我。
  「是的,孟承學弟。」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