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10.再見

無聲 | 2022-05-16 10:13:39 | 巴幣 0 | 人氣 22


  隔日一早,心情重新恢復穩定的碇真嗣,給了綾波零一個微笑,便在招呼聲中提著工具箱出門。

  藍髮少女換上戰鬥服,這套在別人眼中同樣被扭曲的工作服,在不久後也出了門。

  她提早來到約定的集合地點,等待時間中,跟每個路過的村民還有孩子們微微揮手道聲早安。

  這已經是每日生活中必定會出現場景,做著這些事情,她覺得心裡有股暖暖的感覺。

  沒有多久,遠方走來五個人,除去往日一起戰鬥的四名同伴外,還多了個不算意外的人。

  只是,對方長相還是讓她心裡起了陣陣漣漪。

  面無表情的兩名少女,靜靜看著對方,彼此鮮紅雙瞳都沒有自對方身上移開。

  一方身穿白色戰鬥服,藍色長髮雜亂茂密。

  一方身穿黑色戰鬥服,藍色短髮例落乾淨。

  除此之外兩人沒有任何不同,就連身上的防曬斗笠、擦汗毛巾、下水長靴、農作手套也都一模一樣,簡直就是雙胞胎。

  四名中老年女子見兩人莫名對峙起來,沉重氣氛讓她們沒有隨便撘話,以為從外頭來的彼此認識對方。

  「妳是誰?」黑零清冷聲音響起。

  嘴唇微張,之後還是緩緩閉上,白零低頭沉默好一會,才道:「我是......失去記憶的人,她們叫我大姐。」

  「對呀!對呀!大姐只比妳早來一些,跟妳一樣是從外面救回來的新人,妳也叫她大姐就好,大家要好好相處喔。」聽到兩人對談,這才知道原來她們不認識,微胖中年女子連忙過來插話。

  「大姐。」黑零微點頭。

  「妳好......」

  「她是神似小姐喔,說起來真奇妙,因為她也沒有名字,不過跟大姐不一樣,她不是失憶,好像是一直都沒有名字,所以鈴原醫生一家就叫她神似小姐。」

  「妳好,神似小姐。」白零也微點頭。

  兩人打完招呼後就不再說話,其餘幾人見狀便叫她們過來一起上工,第三村每天都很忙碌,今天農務組也有許多工作要做。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太陽在天空劃出由東到西的墜落軌跡,人們辛勤作業,為生命努力、為生存奔波,這就是第三村活著的每一天。

  在公共澡堂洗澡出來後,昏黃光芒餘暉浸染天空,邊界可見微微漆黑,四名戰鬥同伴已經各自回去,白零一人走著感受漸漸入夜的晚間涼風。

  直到,在前方看見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身影。

  「說謊,妳沒有失去記憶。」經過一天的共同工作,不知道為什麼,黑零覺得自己感覺的出來。

  白零輕點頭承認道:「嗯。」

  「妳是誰?」

  「綾波零。」

  「我是誰?」

  「不知道。」

  「我是妳。」

  「妳不是我。」

  「妳看起來很開心。」

  「嗯,很開心。」

  「我也可以很開心嗎?」

  「可以。」

  「謝謝妳。」

  就在黑零道謝完要離開時,白零突然叫住她開口詢問。

  「我跟妳長得一樣嗎?」

  「一樣。」

  在初次見面時,白零就有這種想法,對方看的清楚自己模樣。

  她指向不遠處一個地方,那裡有個還在努力要把今天搞砸的工作補完的少年,繼續問。

  「他跟他長得一樣嗎?」

  「一樣。」

  白零沉默之際,黑零開口了。

  「他也是碇真嗣。」

  「他現在不是。」

  不知道為什麼,白零聽到黑零說出「一樣」和「他也是碇真嗣」時,心裡突然感覺很不愉快,甚至有點生氣。

  「妳應該回到他身邊,這裡,是我的。」

  「嗯。」

  黑零沒有爭辨,轉身就朝今晚的住所回去。

  見到離開的黑色背影有些蕭索、有些冷清、有些孤獨,白零想了下,還是開口道:「神似小姐,明天......也要一起戰鬥。」

  「戰......鬥?鈴原只告訴我來聽從命令,沒有告訴我村子裡有EVA需要駕駛。」

  「生活也是一種戰鬥,明天我們一起生活、一起戰鬥。」

  黑零聽完,神情似乎有些困惑,不過很快想起來,今天一整天中偶爾會看到對方露出微笑,那是自己從來沒有過的表情,於是她點了點頭。

  「嗯,明天,一起戰鬥。」

  許下承諾,兩人在田野間道別,各自邁向不同的彼方。

  不同的結局。

  第三村的生活,沒有因為又多了兩個外人有所變化,尤其是當其中一人還不願意工作。

  接下來日子,白零依然努力的生活和戰鬥,黑零也在眾人教導下對工作越來越上手。

  兩人有時候會很默契的完美做好工作,但也有時候會很默契的在不可思議地方一起搞砸事情,這讓其餘四位同伴見了都是哈哈大笑。

  黑零面容也從剛來時候的毫無表情,如今雖然還很細微,但漸漸有了不一樣的變化。

  Wille再次到來的前一日,晚上。

  白零今天收到一個邀請,來自於黑零的邀請。

  她想跟她分享一個自己覺得很珍貴的事物。

  收工後,先回家準備好飯菜和留下紙條,白零來到了鈴原家,做為醫生的一家他們還在忙碌,打過招呼後就讓她自己進去找人。

  白零順著指示來到房門口,在輕敲和詢問沒有反應過後,她拉開房門,見到身穿學生服的黑零神情發愣跪坐在地,眼淚不斷流下,一直看著自己手掌心。

  那裡有團不祥的黑紅印圈。

  沒有出聲,輕輕將門拉上,白零走到黑零身邊同樣跪坐下來,伸手輕輕點向眼前熟睡的珍貴事物。

  「燕,可愛。」

  沒有流過淚,也不知道該怎麼做,黑零只是任它無聲滴落,介紹著自己的珍貴事物。

  「可愛?」

  「對,大家教會我,什麼是可愛。」

  「嗯,燕,可愛。」

  「以後,妳可以常來看她嗎?」

  白零看向黑零手中的黑紅印圈,點點頭。

  「我會來看她,一直。」

  「謝謝。」

  「妳要離開了。」

  「我不屬於村子,我只能活在狹小的世界裡。」

  這段話,讓白零想起曾經的自己,如果當初碇君沒有不顧一切來救她,那麼她現在是不是也會面臨一樣的結局。

  黑零面容沒有表情,但眼淚還在不停流落。

  「我羨慕妳,能跟喜歡的人一直在一起,能一直來看燕。」

  「醒來之後,我就不一樣了......對不起。」

  「為什麼對不起?」

  「我不知道。」

  沒有執著問下去,黑零站起身向她揮手,在哭泣中露出一抹微笑。

  「晚安,謝謝......再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