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9.擁抱

無聲 | 2022-05-15 09:38:55 | 巴幣 0 | 人氣 24


  沒有了Wille、沒有了EVA、沒有了碇真嗣與綾波零,日子再次重新歸於寧靜,兩人徹底融入第三村的生活,他與她一天比一天過的更充實。

  直到某一天,工事組的前輩正在交談,他不經意間聽到了,相田劍介前幾日外出時又帶回來兩名穿著戰鬥服的陌生人。

  一個名叫碇真嗣的少年,以及一個沒有名字的藍髮少女。

  「嘶!」

  他感到疼痛的倒吸口冷氣,原來手中刀具不小心劃開指頭皮膚,鮮紅血液潺潺流落。

  沒有告訴任何人,他默默的為自己包紮好傷口,繼續無言做著手上的工作。

  當天工作結束後,回到小屋裡,她見到他手上的包紮,輕聲問著。

  「受傷了?」

  「嗯,只是小傷口,沒關係。」

  兩人開始像往常一樣吃晚飯。

  不管彼此多麼忙碌、疲累,晚上都會等待對方一起用餐,這是過去的招待,也是現在的約定,即使沒有說出口,他與她心中早有默契。

  「妳聽說了嗎?劍介帶了兩個新人回來。」餐桌上,他率先開口問道。

  輕點點頭,她回道:「聽說過,會有一個女孩分配到現在的農務組,大家希望是能幫上忙的人。」

  她沒說的是,那些真正的大姐還說,希望來的是像自己一樣好相處的人。

  「那......妳有聽說,帶回來的少年就是碇真嗣嗎?」

  他有些害怕、慌張,不自信的感覺再次佔據心靈,自己明明就決定要捨棄那個名字了,但卻又害怕被真正忘記,只能無助又懦弱的詢問眼前的她。

  放下碗筷,她又再次不說話,就連鮮紅雙瞳都被眼皮半遮掩住,像是在不悅、像是在生氣、也像是在低頭思考,令圓桌上氣氛漸漸沉重起來。

  時間慢慢過去,夜幕漸漸降下,圓桌上的飯菜早已冷涼,兩人仍是不言不語的對坐。

  一個徬徨面對未來,想要等待自己的救贖和結果。

  一個努力思考答案,想要安撫對方的不安和心靈。

  「屋島作戰時候,你救了我,讓我明白人與人會關心對方。」

  「被第10使徒吞噬的時候,你救了我,讓我知道人與人會為對方付出。」

  「即使你傷害了這個世界,我也會陪在你身邊。」

  「對我來說,你就是唯一的碇真嗣。」

  眼淚,自他臉上一點一點滑落,在圓桌上滴答響起。

  「是......是嗎......」

  「原來,我有幫助過妳這麼多,原來......我真的有做好過事情,我真的有好好的成功,真的有......」

  拿起碗筷,吃著混和淚水早已冷卻的飯菜,永遠在被質疑、嫌棄、厭惡傷害的碇真嗣,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肯定他。

  少年似乎明白了,自己該怎麼做。

  「謝謝妳,綾波。」

  「嗯。」

  吃完飯後,碇真嗣照慣例清洗好餐具,接著走到門口,向藍髮少女微笑道:「綾波,我......想去看看他們,等一下就會回來,不用擔心。」

  綾波零靜靜看著少年,隨後走上前,張開雙手將他緊緊擁抱住。

  她終於想起來了,那對夫婦是如何傳遞自己心意。

  「路上小心。」

  一開始雖然愣住,但在感受到那溫暖好聞令人安心氣息後,碇真嗣也伸出手輕輕回抱藍髮少女,在她耳邊低聲說著。

  「嗯,我會盡快回來。」

  輕輕將對方放開,碇真嗣轉身拉開門走出去。

  看著離開背影,綾波零總是沒有起伏的表情有了些許變化,唇顎不自覺微微用力咬著,雙手放在胸前,感覺心靈被糾緊很不舒服。

  她開始了解,什麼叫做擔心。

  乘著夜色,碇真嗣來到相田劍介住處,聽說人現在正被安置在這裡,他打算好好見過一次對方,明白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後就放下一切。

  敲響門扉,大聲呼喊。

  「劍介,你在家嗎?」

  不到一會,門被拉開,出現在眼前是一名幾乎全裸戴著單邊眼罩的少女,渾身上下只穿條貼身內褲,肩披毛巾,美麗的臉上多有不耐。

  「大叔,怎麼又是你,你來找劍劍做什麼?」

  「劍劍......」

  少年記得,過去他也曾見過類似的出浴場景,那是他們曾經還住在一起的時候,如今的驕傲少女卻是以相同模樣出現在這裡。

  不同的是,再也沒有一腳過來的飛踢,有的只是煩躁和冷漠。

  「妳和劍介住在一起?」

  「對呀,你找他做什麼?」

  一股莫名窒息煩悶感自心中湧起,瞬間,少年有點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就在這時,相田劍介從後方房間走出,他拿著一件外套罩在驕傲少女身上,笑道:「大叔,發什麼事了?這麼晚還過來,是工事組的工作不順利嗎?」

  「我......我......我想看看他。」

  聞言,相田劍介與明日香對看一眼,驕傲少女對他使個眼色後,自己就走到屋內視線死角處,拿起一把手槍暗暗準備,防止意外發生。

  相田劍介見驕傲少女已經有準備,也就不再阻攔,不過身體依然還是半擋在門口,只是側身讓出來,指向角落道:「真嗣就在那裡。」

  順著方向看過去,在那裡,一名陰沉少年屈膝抱腿縮靠牆邊,了無生息,像是死亡一般的靜謐,就連對剛剛他們三人的交談一點反應也沒有。

  一瞬間,碇真嗣感覺看到自己。

  「碇......他......他怎麼了?」

  相田劍介猶豫一下,就在這時,他感到後方有人在戳自己,回頭正是滿臉戒備神情的明日香。

  「劍劍,很晚了,我要休息,讓大叔回去吧。」

  其實她並不需要睡眠,這段話的意思是不要對陌生人透露太多,希望相田劍介盡快打發對方。

  雖然碇真嗣不知道兩人的默契,但生性敏感的他也知道自己不受歡迎,只能不好意思的賠笑道:「對......對不起,是我太沒禮貌,居然這個時間來拜訪,我......我先回去了。」

  看著低頭不斷表達歉意並轉身離去的大叔,相田劍介想了下,握住還在不斷戳自己背後的手,讓對方停下動作,轉身認真的道:「抱歉,我總覺得大叔......應該有他的難言之隱,我去跟他聊聊。」

  抽回手,明日香滿臉不爽,發出「切」的一聲。

  「傻瓜三人組。」

  說完也不理對方,自己轉身就朝屋內走去。

  嘆氣一笑,相田劍介走出後拉上門,朝著大叔方向追去。

  夜晚,無人廢棄車站,月光之下曾經的兩個傻瓜交談著,彼此臉上神色變幻不定。

  不久後,他們各自朝自己的家中回去。

  路上,在得知那位「碇真嗣」差點又要發動第四次衝擊,造成全地球生命消失的事情後,少年表情一直很沉重,透露出股濃濃悲哀戚色。

  直至回到家中,他拉開門後,藍髮少女就像是從沒離開過似,依然站在自己眼前。

  「歡迎回來。」

  一股想哭的感覺湧上,但這次少年忍住了,只是聲音顫抖問著。

  「綾波,碇真嗣這個名字......是不是一種詛咒,為什麼擁有這個名字的人總是做錯事情?」

  走上前,再次擁抱少年,看著自己眼中已漸漸變成大叔的他,藍髮少女輕聲的說。

  「不,你救了我兩次,碇真嗣對我來說是希望。」

  「你就是我的希望。」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