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11.啟程

無聲 | 2022-05-17 09:29:30 | 巴幣 0 | 人氣 21


  今天,第三村又開始忙碌起來,似乎是Wille正在進行補給,有傳言說要開始最後的決戰了。

  村民們並沒有感到太慌張或害怕,畢竟第三次衝擊都經歷過了,能活著就是一種美好,他們已經盡到自己的力量,剩下就交給負責戰鬥的人去解決。

  感受到村裡不同氛圍,碇真嗣下意識握緊手中工具箱。

  曾經,他也是負責戰鬥的一員,而且是最為重要的幾人之一,雖然犯下過許多錯誤,但若自己沒有挺身而出,或許這個世界早就沒有了生命。

  「我就這樣下去可以嗎?」碇真嗣在心中無聲自問。

  只是,每當想起自己曾引起近第三次衝擊,之後更成為第三次衝擊的導火線,讓整個大地核化並害死無數生命的原兇,他就無法鼓起勇氣再次戰鬥。

  更不用說,另一個碇真嗣差點又引發第四次衝擊,這個被詛咒的名字,每次只要走上戰場,似乎總伴隨著不好的結果。

  微微低下頭跟在工事組大家身後,他不發一語,那佝僂身影越來越像一位中年大叔了。

  驀然,一位少年擦身而過,手裡拿著一個他熟悉的隨身聽。

  驚愕抬頭望去,大叔看見少年雙眼微微紅腫像是剛哭過,但臉上表情卻是在自己身上從未見過的堅定和勇敢。

  纖細消瘦的背影逐漸遠去,前行方向正是Wille的補給港口。

  當少年就要走出自己視線時,大叔終於忍不住對前方工事組的同伴道:「對不起,我有事要先離開,回來會把工作補上!」

  幾名男子還來不及反應,回頭就看到大叔快步跑遠,他們對看幾眼莫可奈何的笑了笑,沒有說什麼也沒有去追回,因為強求也沒有用。

  明白自己該做什麼的人,就會出現在需要他的地方。

  不久前。

  在常去的殘垣斷壁湖邊,少年再次親眼見到綾波零從眼前消失,彷若被詛咒的儀式一般,這總會使他想通些什麼,也會促使他想做些什麼。

  不過,這次不一樣的是,少年想要結束名為EVA的詛咒。

  「少年!少......碇......碇真嗣!」突然,一聲呼喊叫住了他。

  轉頭,少年就看到一個帶眼鏡的卷髮大叔,正提著工具箱氣喘吁吁的跑來。

  「你是......」

  少年幾乎沒有與村民接觸,一方面是他無法面對自己造成的殘酷現實,一方面是劍介和冬二等人對他的保護,因此有個大叔突然喊出自己名字著實令人訝異。

  「我是......我是......你叫我大叔就可以了。」不知道該如何介紹自己,大叔也只能先這麼說。

  「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我想問你,你往港口方向過去是要戰鬥嗎?你要再次乘坐EVA嗎?」

  面容微征,少年低下頭,看著手上握住的隨身聽,神色堅定。

  「是。」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麼做呢?你已經失敗了呀!你失敗過好多次了!你......你任由自己做想做的事,不僅沒有救出綾波,還間接造成第三次衝擊,甚至差點引起第四次衝擊!」

  「大家都冷漠的對待碇真嗣,聽到這個名字都會厭惡、害怕、嫌棄,就連美里小姐也將這三個字視為一種可怕威脅,甚至為你戴上了項圈!不是還有大人和其他人嗎?」

  「你......我......不要去了好嗎?」

  這個時候,少年才注意到,大叔工作服不經意露出來的領子間,也有一條紅黑色項圈,那是他曾經戴過,之後轉移到另一個對自己好的人身上,最後在眼前爆炸的DSS頸環。

  對於大叔的請求,少年沉默,隨後搖搖頭。

  「來到第三村後,我什麼都沒有做,明日香罵我沒有用,冬二和劍介鼓勵我,認為我已經做的夠多,希望我留下來,融入這個村子裡。」

  「綾波......綾波問我為什麼不回村子,而且什麼工作都沒有做,是因為我在保護村子嗎?不......我什麼都沒有保護到,一切都被我毀掉,就像大叔你說的一樣。」

  將手中隨身聽握的更緊,少年眼眶泛紅。

  「今天,綾波來跟我道別,她......消失了,完完全全在我眼前消失了,什麼都沒有剩下。」

  「她跟我說,她說她喜歡這裡,想要試著幫忙收割水稻、想要多抱抱燕、想要......想要和喜歡的人一直在一起,但是她無法生活在這裡。」

  「我希望做些什麼,我希望讓綾波也能生活在這裡,我希望她也能做她想要做的事,我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生活下去。」

  「所以,我想去試試看,面對一切,做自己能做到的事情。」

  「對不起,大叔,你一定很討厭碇真嗣這三個字吧,我會努力終結這個詛咒的。」

  微微躬身點頭,少年說完後就離開,走向港口的腳步不再停頓,只餘下神情悵然若失的大叔一人。

  握著隨身聽的少年、提著工具箱的大叔,兩人就此分別。

  恍恍惚惚間,時間不知過去多久,大叔無意識之中也走向港口。

  在那裡,他見到巨大空中戰艦Wunder,力場夾帶多艘戰艦飛起,很快消失在遠方天空彼端。

  最終大戰,即將開始。

  一瞬間,大叔心中好似被開了空洞,感覺到自己失去了什麼。

  就在此時,後方傳來總會適時呼喊他的聲音。

  「碇君,回去吧。」同樣看著Wunder遠離,一路跟在後方的藍髮少女輕聲說道。

  他轉過頭,看見的是那張仍然年輕清麗的少女面容,綾波她始終都沒有變過,只有自己,似乎真的變成一個大叔。

  邁步走過藍髮少女身旁,大叔頹喪低沉的說了一句。

  「我不是碇真嗣,碇真嗣已經去面對一切。」

  望向那微駝背影,綾波零嘴唇微動,但不知道該說什麼,她只能靜靜走到對方身邊。

  陪著他,一起回去。

  他們的戰鬥,不在那裡。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