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12.變化

無聲 | 2022-05-18 09:56:15 | 巴幣 0 | 人氣 20


  Wille離開了,在一陣忙碌過後,第三村的人恢復到日常生活,農務組依然每日到處缺人、工事組依然每日許多工作、運輸組依然每日在路上往返。

  但是,沒有多久,天空開始異變,世界起了新的變化。

  人們對於眼前一片染紅景象並不陌生,第三次衝擊也擁有跟這一樣的前兆。

  第三村警鈴大作,在訓練有素的指引下,有的人快速躲入避難設施、有的人堅持留在自己家中、有的人站在田野之上看著被染紅的天空。

  他們都做好各自的決定了。

  做為曾經被特別看管的兩人,大叔第一時間就被相田劍介帶來鈴原家中與眾人匯合,之後他又再出發去接藍髮少女。

  看著眼前慌忙場景,雖然並未出現混亂,但大叔能感受到,每個人身上都散發不安氣息,他們對於世界異變無能為力,只能祈禱並等待結果降臨。

  「如果,那時候我搭上Wunder,是不是也能為大家、為村子做些什麼?」他忍不住在心中這樣想著。

  一名工事組的年輕人經過,見大叔擔憂模樣,哈哈笑著。

  「大叔!怎麼回事,你臉色很難看呀,不要太擔心了,聽說在我小時候也曾經發生過類似事情,沒事的,大家不也好好活到現在。」

  另一名中年男子也走了過來,手搭在大叔肩膀上安慰道:「你失憶後可能記不太清楚,但是不用擔心,天上還有人在為我們戰鬥,你要相信他們。」

  「是呀是呀,我們都這麼辛苦的幫Wille補充物資和整備修理,他們會贏的吧?」

  「哈,這樣說來,Wille之後勝利不就也有我出的一份力?」

  幾名工事組成員說著說著都哈哈笑了起來,爽朗聲音也感染附近民眾,原本有些沉重氣氛頓時舒緩許多。

  唯獨大叔,聞言愕然的看向這些平日工作夥伴。

  他低著頭,聲音有些顫抖的道:「可是......可是他們之前不也引發......沒能阻止第三次衝擊,世界變成這樣子,許多人都死了呀。」

  話一出,工事組幾人的笑容頓時凝結。

  他們吶吶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直到其中一位年紀最大男子,兩鬢接近花白,頭髮銀黑參半,他走過來拍拍大叔後背。

  「這個世界上,很多事情都難以預料,也許第四次衝擊就要發生,也許我們很快就會消失,但是在那之前我們已經盡力去做,只要沒有遺憾的等待結果就好。」

  「而且,我們不該將所有結果怪罪到Wille或某一個人身上,他們也是很拼命的努力在阻止一切不好的事情發生,體諒他們,相信他們吧。」

  大叔聽完,握住工具箱的手在顫抖,眼眶中忍不住泛出淚水。

  或許,他一直想要聽到的話,就只是這些而已。

  工事組幾人見狀都圍了上來,或搭肩或輕拍,笑著安慰這名新來的夥伴。

  大叔有些懦弱、有些內向、有些陰沉,可其實是個很好的人。

  拜託的事情就會去做,事到臨頭不會丟下夥伴,有的時候面對困難,即使再不願意也會發揮超出常人的毅力去克服,比誰都還重視夥伴感受,願意為了他人付出。

  儘管相處時間不長,但他們都很喜歡這位大叔。

  「嘿!大叔,大嬸來了,你們也快點一起去避難吧。」工事組的年輕人發現大嬸不知何時已站在旁邊,連忙提醒說著。

  「嗯,謝謝你們。」擦去淚水,大叔誠摯的向他們道謝。

  年輕人聞言哈哈大笑的道:「沒什麼,明天,我們還要一起上工呢!」

  大叔走到藍髮少女身邊,準備跟工事組夥伴們揮手道別。

  突然,一陣地動山搖,被染紅的天空出現許多裂痕!

  已經回來,正在幫忙引導人群的相田劍介,抬頭驚訝的看著天空,身為雜工常年在外觀察的他,心中瞬間明白異象發生原因。

  「是反L結界!封印柱出現問題了!」

  鈴原冬二此時也正在忙著,聽見好友驚喊聲音,擔心不已的道:「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是因為Wille在戰鬥的關係嗎?」

  「不知道,我必須去看看,冬二,這裡就拜託你了。」

  「好,你放心去吧,村子就交給我。」

  相田劍介快速坐上吉普車,發動引擎。

  就在這時候,有兩個人走到車頭前方。

  「劍介,我們跟你一起去。」

  「大叔和大嬸,你們......」

  相田劍介正感到愕然間,混亂人群中一個女聲高高響起,奮力道:「不行!在這種混亂時候,你們兩個人不能隨便行動!」

  三人轉頭看去,洞木光背著孩子,眼神堅決,手中拿著一柄類似槍型的握把科技產品,一道懸浮光影命令已投射而出。

  「如果你們要離開,我會啟動DSS頸環爆炸程序!」

  相田劍介見狀,這才知道Wille選擇將引爆的決定權交給誰,在此之前,他一直以為會是冬二。

  「班長,大叔和大嬸沒有惡意,自從來到第三村之後,妳也看見他們的努力,他們是真的在為大家付出,我們......」

  「不行!」驀然,洞木光神情激動的大吼一聲。

  她走向大叔大嬸,面容嚴肅的對著兩人道:「如果你真的是碇真嗣,妳真的是零波綾,那你們就應該知道,你們曾經對這個世界犯下什麼樣的過錯!」

  「算我拜託你們,為什麼就不能將事情交給別人,為什麼就不能好好等待命運到來,為什麼就一定要這樣讓大家擔心害怕,為什麼呢......」

  背上的燕被吼聲嚇到哭了起來,但是拿著引爆器的洞木光沒有手可以去安撫她,只能在焦急和擔心中流下無助的眼淚。

  四人對峙間,天空裂痕更加擴大,核化,似乎就要蔓延進來了。

  這時,藍髮少女走向洞木光。

  看著那似曾相識的面無表情逼近,洞木光舉起手中引爆器,喊道:「不要過來,妳......妳再靠近我就會按下按鈕!」

  但是藍髮少女恍若未聞,她逕自來到洞木光面前,伸出了手。

  終究沒有勇氣按下按鈕,洞木光只能眼睜睜看著那隻手,來到眼前、穿過耳邊,輕輕撫上背後孩子的圓潤臉頰。

  原本嚎啕大哭聲音頓時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安心嘻笑的面容。

  「妳......妳到底是......」

  雖然只有一瞬間,洞木光看見了。

  那隻手、那張臉與記憶中的綾波同學一模一樣,與神似小姐一模一樣,她眼前的人不再是大嬸。

  「我答應她會來看燕,一直,所以請不要擔心。」

  引爆器掉落,洞木光雙手捂向眼睛,害怕、緊張、焦慮心情交錯,眼淚滴滴自指縫間流下,她想起不告而別的神似小姐,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不好的預感其實早已在心裡發酵。

  大叔也走了過來,他將地上引爆器撿起,仔細的看了看,最後轉頭看向站在妻子身後的鈴原冬二。

  「冬二,這些就拜託你了,我會回來拿的。」同時遞出手上的工具箱和引爆器,大叔沉聲說著。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之前沒有接觸過幾次,但是大叔你總給我一種很熟悉的感覺,這些東西我就先收下了,請你和大嬸務必要回來呀。」

  「我會努力。」

  說完,大叔轉身向一旁藍髮少女伸出手,不再忌諱旁人的道:「走吧,綾波。」

  伸出手交握,視線中看到的不再是大叔,而是那名她喜歡的少年,藍髮少女露出了淺淺微笑。

  「嗯,碇君。」

  他們坐上相田劍介的吉普車,迅速往第三村封印柱方向出發,留給鈴原夫婦眼中似曾相識的兩道模糊背影。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