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顏與生》第二十三章,追尋。

萊桑 | 2022-04-23 20:33:02 | 巴幣 294 | 人氣 215


《顏與生》第二十三章,追尋。




(*此文章的色彩學、色彩原理、顏色與顏料特性相關,為阿萊奇幻風的腦洞大開,跟真實生活原理不符合,可接受再食用*)




  天色剛步入光明,亞羅多在自己的休息室裡,檢查行李的東西是否帶齊,又一次的清點完畢,他拿著那張變明亮的一小張畫布,站在了窗邊,好讓外頭的光線明朗照明。

  那一張用竹青代表色繪製的畫布……

  這幅畫,給我的弟弟亞羅多。
  不知道你在看清這幅畫的全貌時,已經過了多久了?

  那也代表,你從家鄉轉而走向其他城鎮了吧。
  或是到達了,那些人所傳言的「明亮畫布最多的所在」了吧。

  入眼的第一幕,亞羅多看到了熟悉的畫面。
  他看見了多年未見的老哥孩童時的模樣。

  那一天他們與一群玩伴,徘徊在鎮上鐘塔附近的廣場,偶然經過了店鋪的迴廊,一群人好奇地看著牆上的所有畫布,只有亞羅多筆直地向前走一邊毫無興趣地瞄著。

  直到當年的亞羅多,發現了牆面上一幅畫特殊的地方,他停下步伐,引來他哥從別處湊過來一同觀察那張畫。

  當年你經過了鎮上的迴廊,看出明亮畫布特殊的地方。

  那時從畫中,看出特殊之處的你。
  卻是平日裡最不在乎畫布事物的人。

  他們開始討論,對於那幅畫各自的所見。

  而附近的店鋪,裏頭的人聽見了討論的內容,從店鋪裡走出,告訴了他們白城的消息,當時的亞羅多拒絕了,那時的他沒有打算為了畫布而離開家鄉。

  不太在乎未知的事,單純的依照自己所見,在自己的路途一一目睹那些未知,有時因為不追究而錯過有趣的事、或是錯過對自己有幫助的新視野。

  那天在傍晚前,亞羅多與他哥哥回到了家,晚餐期間,將在迴廊的事告訴了雙親,他們的父母雖然在第一時間,覺得亞羅多推掉了難得的機會。

  隨後聽到亞羅多的想法,也接受了拒絕的緣由。

  亞羅多說了,他想記錄的,大概只有平常在家鄉生活的事,不需要再特意跑去別的地方。

  在別的時刻,卻因為那份不追究。
  給了你本身及身邊的事物不同的空間,產生新的變化。

  那時的亞羅多沒有注意到,自己不經意的發言。
  讓他的哥哥在反思著,他想記錄的事物又是什麼呢?


  第二幕畫面。

  亞羅多的哥哥從那天開始,時常走往鎮上各處,有時是鎮上中心的大鐘塔、又接連幾天跑去各處的小鐘塔附近的迴廊。

  長期下來的日子裡,在鐘塔響出六點的鐘聲,他才意識到要回家。
  當熟悉起鎮上的那些明亮畫布,他的哥哥將目標轉移到其他街上的畫坊。

  打聽著那些尚未明亮的畫布,它們的來歷……
  往往畫坊的人們在不同的每一日,說了眾多從未聽過的故事。

  那時竹青代表色的孩童眼裡漸長的憧憬,一天比一天還要鮮明。


  第三幕畫面。

  那也是亞羅多難忘的一幕。
  在他哥哥成年之後決定四處旅行,家裡的人沒有反對。

  在離別前,亞羅多與他們的父母為竹青代表色送行,竹青將三人的神情清楚記下,亞羅多觀看著這幅畫才知道──原來那時候他的父母和自己的表情。

  那麼難看啊。

  一言不發的苦笑,什麼也沒說,只有揮手告別。
  當時的他忙著壓下心中滋生的苦澀,完全沒發覺。


  第四幕畫面。
  竹青提起畫筆,將所見的與想說的話語一一記錄……

  閃過數個的令竹青代表色難忘的風景。

  在旅途中,我經常會想起在家鄉的日子。
  離家前,雖然你沒能理解,我所嚮往的事物,依然給予了一份支持。

  初次跟著商隊乘船越過某個海域、夜晚的星河彷彿連接平坦沙地、跨過諸多的高山觀望連綿的峽谷。

  接觸到與他們家鄉差異甚多的環境與人事物。

  儘管我們有著同色系的代表色,也時常看不清雙方的想法,卻仍相處得很好,應該就是那份不追究給予的空間,減少了生活上的衝突吧。

  身為你的家人,長年經歷一次次的事件……
  直到我下筆記錄這幅畫,我仍覺得,你是很特殊的人。

  你的生活,有時如同你的代表色力量一般,平靜、緩和。
  我有時候總會想,你的生活上偶爾是不是少了點什麼呢?

  「──亞羅多!布厄斯有事找你。」

  驟然從門外傳出的陌生嗓音、與敲門的拍擊聲。亞羅多強行從畫中回到現實,像是驚醒一般,他暗自慶幸手裡的畫沒有因為驚嚇而落在地板上。

  他將畫一時放在了房間的桌上,連忙走到門前揭開了門。

  「我馬上過去,謝謝你的通知。」

  傳話的人將話語轉告完畢,對著墨綠微笑與點頭,很快地又提起步伐前往別的地方。亞羅多還記得這邊的人一開始很少會對他示出友善,更別說是笑容了。

  亞羅多關上了房門,大略檢查自己的儀容,才趕往布厄斯的辦公室。




  「墨綠警衛,亞羅多,勞煩你再來我這一趟。先前通知過你渡船的時間,在明日你隨時可以離開白城,這邊還有別的東西有人要我轉交給你。」

  布厄斯在桌上一橫排放了三封信,他依照順序說明信封的內容。

  「這是向著名商隊的申請信函。」
  布厄斯五指併攏伸手比著第一封信,上頭的封蠟讓亞羅多看出了端倪。

  「這一封是白城在各地,所有目前有往來的畫坊,統一整理的信件證明,你有問題或想知道的消息可以從而打聽、還有各個城鎮的引薦人,你可以從中選擇到達名單裡的地區,會比較安全……」

  布厄斯將信件的重點提出,他隨後將三封信疊在一起交給了亞羅多。


  「謝謝布厄斯管事。」亞羅多接過了信件。

  「我只是轉達而已,這些信件是急件趕出的,你應該謝謝處理這些信的人。」

  「我找個機會吧,在白城裡有時很難碰到人。」

  沒有特定的事很難遇到他們,除了值勤的時候,在指定的區域是可以碰到。亞羅多大致想像了一下那些情境,又馬上中斷了念頭。

  「我先告辭了。」亞羅多在布厄斯點頭示意後,離開了辦公室。

  在關上那扇門,亞羅多稍微再看了一眼那些信件。


「他還有其他任務,今天來不了……」


  「──這是哪門子的任務。」

  有兩封是深橘的封蠟、參雜一封子夜藍的封蠟。

  留給他一個外人這麼多資源。按耐不住心中攀上的煩悶,還要欠下人情那也太麻煩了,亞羅多折回那扇門前,事先敲了幾聲再次揭開了門──

  他鐵了心將信全放回了布厄斯桌上。
  直到布厄斯確定收回,亞羅多心情才感到舒坦的正式離開布厄斯的辦公室。
  

  中午,亞羅多在食堂裡享用午餐。瑪吉和阿洛忽然走至他的餐桌旁,他們各拿一袋食物,和他說旅行的路上可以吃。

  若是只拿了某一方的,亞羅多不自覺料想到,這兩位廚師會先在原地爭吵好幾回,為了避免紛爭,墨綠向他們道謝,將兩袋食物同時拿起留下。

  看著漸漸走遠的瑪吉和阿洛,他們的代表色不同,一個深草綠、一個土褐,而代表色能力卻是一樣的,都是讓食物加成變得好吃、或是噁心。

  亞羅多隨機打開了其中一個紙袋口。
  當咬下了,從紙袋中拿出一塊鬆軟的麵包。

  今日的二次慶幸。
  剛剛幸好沒有拒絕,不然他可能就錯過了兩袋美味的食物。


  墨綠將視線重回了餐桌,盤中的甜點,以往在其他鎮上也有見過幾回,但在白城看見甜點,卻浮現了從前沒有的感觸。

  在下大雪時,他在鐘塔最高樓層端著甜點、及迷宮花園在許多定點擺上幾桌的甜點、在鎮上的時候居民製作了各種特色的甜點……

  亞羅多拿起湯匙,一塊一塊地挖起甜點。
  次次吞下在口中悄然變化的口味,當餐盤全數見底時,墨綠也離開了食堂。


  亞羅多在白城最後一項簡易的工作,在樹林的步道中掃著落葉。
  當在不遠處聽見木輪的運轉聲,他走到樹下讓出了道路。

  是運載畫布的馬車。

  等一輛輛長排的馬車消失了蹤影,亞羅多又從背袋中拿出了畫布,在樹林間滲下的金黃裡,將沒看完的內容隨即入眼。

  一些良好的追尋、一些對未知事物的雀躍。
  摸索一些對自己而言重要的事。

  在一開始你可能無從摸索、毫無想法。
  想想在日常裡,有什麼能打動你的……

  一點一點的拼湊,找出喜悅的源頭。
  又或者,此刻的你,早已在摸索,甚至是尋找到了吧。

  在畫裡的畫面,是過去的時光。
  亞羅多不能理解,為何當初竹青要為記錄過去、又跟自己毫不相關的東西走往他鄉。

  從來到白城,那一張張純白的畫布、在丹爾鎮上明亮的畫布。

  他慢慢發覺,畫布不只是留念。

  在這張竹青的畫布不明亮時,亞羅多只能看出畫中記錄著「追尋」;而明亮的畫布顯示人心,讓人們目視特定記錄的那些時刻,那位代表色的目光及心中的想法。


  將紀錄者的那一刻,完整的保留下來。
  即使時光過去,在畫布中也能拾回,自己錯過的東西。

  找到自己不曾發現的東西,
  從畫布中填補自己目光的不同角度。

  現在的亞羅多明白了。
  這些就是當年,竹青、他的哥哥想追尋的事物。

  盡所能目睹嶄新的事物,不斷地去追尋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很溫柔的歌曲,謝謝阿萊分享~(ˊ//v//ˋ)
我想竹青也想以自己的方式留下自己生活過的痕跡吧,就像亞羅多看著畫布一樣
2022-04-23 20:46:40
萊桑
沒錯,這是竹青的方式,墨綠和竹青的想法不同
亞羅多看了那幅明亮畫布,才藉由這些痕跡和比較能夠明白竹青的方式
不客氣,感謝小精靈的聆聽與閱讀(*゚∀゚*)b
2022-04-24 22:18:45
『。』
骯,每個人在追尋的過程中,同時也在路途上留下曾經存在過的軌跡
2022-04-23 21:20:40
萊桑
骯(゚∀゚) 有時將那些軌跡加以留意,或許也能尋找到不同的答案
感謝句點的閱讀(*゚∀゚*)b
2022-04-24 22:26:10
ソケノ‧諾
傳話人之所以對亞羅多微笑致意,或許也是因為他終於要走了(?),又或者只是接受他了,雖然我覺得是前者((
到最後也不收下深橘和子夜蘭的好意呀…明明是急著趕出的( ˘•ω•˘ )
找尋到能打動自己的並不容易,即使找到,隨著時間也可能慢慢消逝,這時候也只能繼續不斷地追尋了。
最後一段的畫布內容還蠻有感覺的,音樂也很棒,謝謝阿萊(ˊ∀ˋ)
2022-04-25 20:05:38
萊桑
J個(゚∀゚) 亞羅多至少在白城也順利待了一段期間,有些疑慮也慢慢放下了
跟離開也有一些關聯XDD(也可以說佔了滿多的比例w)
傳話人→(這個傢伙要走了,那疑慮也就不需要了)之類的(ノ∀`*)wwww
對亞羅多來說也有許多要考量的地方(?)
才退了那幾封信,像是欠深橘人情,亞羅多一想到就十分不滿 ((欸

大概每一階段能打動自己的東西也不一樣吧,因為自己也在不知不覺中有了改變
適度的找尋、適度的休息,都很重要(*゚∀゚*)b 以上4我的小小想法,感謝阿諾的交流與閱讀
不客氣,能喜歡這些內容我也很高興ヽ(●´∀`●)ノ
也謝謝至今以來觀看我腦洞大開的產物XDDD
2022-04-26 00:09:25
ソケノ‧諾
曼尼爾之於亞羅多亦敵亦友(?),會這樣想好像也對XD

不客氣,也謝阿萊的想法分享(๑و•̀ω•́) 另外看看別人的腦洞也是一種樂趣(咦w
2022-04-26 12:10:53
萊桑
沒錯亦敵亦友,瑪吉和阿洛也是(ノ∀`*)ww
看看別人的腦洞.....真希望未來有機會再看看阿諾的腦洞(・ω´・ )wwww←趁機許願((被拖走
2022-04-26 18:37:3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