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顏與生》第十九章,痕跡。

萊桑 | 2022-02-06 20:42:53 | 巴幣 1332 | 人氣 326


《顏與生》第十九章,痕跡。





(*此文章的色彩學、色彩原理、顏色與顏料特性相關,為阿萊奇幻風的腦洞大開,跟真實生活原理不符合,可接受再食用*)




  今日寒冬中的早晨,驅散了平日的灰雲。
  陽光溫和地照明白日、藍天顯現。

  子夜藍在布厄斯的辦公室一陣對談。

  奇恩拿著包裹好的一幅畫,離開辦公室前關上了門、走出室內,在中庭的迴廊,他望向吵雜的食堂,人們正忙碌將眾多的甜點裝在木箱裡,準備搬運到丹爾鎮。


「你有想完成的事,就去做吧。」


  這是奇恩和布厄斯對談的最後一句話,而處分的內容卻沒有提到。

  另一旁辦公宅邸大廳的門被揭開,曼尼爾和亞羅多正一邊探尋中走了出來,深橘叫住了在遠處凝望食堂方向的奇恩。

  「奇恩,該走了。」

  關於懷德前往丹爾鎮的流程。
  他們改成一早讓其餘的人們先到鎮上去,懷德乘坐的馬車隨後單獨前往。

  白城的人們在鎮上盡量不以跟隨,而是在街上有的人定點、有的人用巡邏的方式在懷德的附近使用手杖,也好減去人多時帶給懷德的負擔。

  奇恩眼前從食堂來來回回的人們,著手推動放置木箱的推車,他們出城前的準備快到達了尾聲。

  抬起手的奇恩,雙手拿著那一幅畫放置眼前,若有所思了一陣,當曼尼爾和亞羅多再次一同叫喚他的名字,在分神中他勉強提起精神,將視線轉移。

  「──走吧。」

  奇恩高喊回應,走向等待他的兩位同伴。

  
(建議可點擊影片,配著文章閱讀)


  銀白鋪在了丹爾鎮上每一戶的斜屋頂,成堆的雪片碰上陽光,一顆顆的水珠從磚瓦垂直滑落,在屋簷累積一痕痕的冰柱。

  街上偶爾看見兩人或三人成群的孩童,從一幢幢屋簷下跑過,閃躲來自朋友丟出的雪球,他們玩耍中傳出了笑聲,當快要砸到擺放在路旁明亮的畫布,遭來大人們一陣怒聲的驅趕。

  被訓斥的孩童們沮喪著,目睹到整個過程的瑪吉,端出擺滿甜食的餐盤,遞在了孩童們的面前,那些在臉上的陰霾頓時掃去。

  孩童們拿著甜點在道謝中一邊道別,瑪吉開心地揮起手,那些腳步聲走遠後,她面向一旁正在整理甜點的阿洛強調。

  「我剛剛發了五個甜點。」

  「現在說還太早,才剛開始啊……」
  阿洛在街道的路邊擺好木桌、放上甜點。

  停留在四周的警衛、和臨時抓來充當人手的門衛,不久後聽到這兩名互相競爭的同僚又在街上吵了起來。

  「懷德大人呢?」

  「應該到鎮上了,巡邏的會去注意。」

  阿洛和瑪吉吵歸吵,依然有將預訂擺放的器具及甜點慢慢布置完成,分配到定點駐留的人員也到指定的位置上。

  而墨綠、子夜藍、深橘分配在巡邏的職位。
  他們在不同區域的街道上徘徊……


──嘩!


  這大概是第五顆了。

  懷德隨意走在街上,在路邊打雪仗的孩童無意中砸到了他。
  經過了不同條路,每每砸到他的也是不同人。

  再次將衣服上的雪拍乾淨,懷德在原地中四處觀望,尋找其他不會輕易被砸到的地方。

  他記得,剛剛在路上看見不少明亮的畫布。

  在那些畫布附近打雪仗的孩童都會被大人趕走,白色孩童的目光定在了正在發放甜點的店家,他慢慢往那方向走去。

  「你好,今年的甜點是……」

  甜點店門口的幾層矮階梯,懷德找了一處空位坐下,階梯前的兩張桌子,人們不時地到來,在甜點師的介紹下桌上的甜點也越來越少。

  直到人潮暫時空置,甜點師趁空檔將空盤收好。

  她轉身走向階梯、準備走進店裡,甜點師先是看見了托盤上的盤子歪斜,連忙將平衡抓回,以免盤子摔在地面。

  她發現自己似乎撞到了什麼……視線中忽然出現了一位持有明亮代表色的白色孩童,不知何時坐在了石階上。

  「小朋友,不好意思你沒受傷吧?」

  「我沒受傷,不用在意。」
  懷德維持著將手肘放在膝蓋上,一手撐著下巴,倒不如說他連眼睛都沒有抬起過。

  一個小朋友坐在階梯上,也沒有大人……

  「難道……你迷路了嗎,還是在等人?

  白色孩童僵硬地一頓,他抬起了頭。
  甜點師看見那雙灰藍的眸子,手中端起的托盤又差點失去原有的平衡。

  「沒有。」懷德短暫回應後收回了目光,他望向街道。

  在路邊跑過的孩童玩起了打雪仗,懷德一個人無聊地坐在這裡,甜點師持續捧著托盤,坐在了與懷德同一階的石階上。
  
  「難得的好天氣,路上的小朋友都在玩耍,你不去玩嗎?」
  
  「沒興趣。」

  「畫布呢?今年出現了明亮精靈,除了鐘塔附近會擺設的畫布,街上的畫布你看過了嗎?」

  甜點師話語中的明亮精靈就是懷德。
  他自己讓畫布變明亮,更沒有興趣去看。

  懷德想了幾秒,還是換了一個說詞:「我看不了那些畫布。」

  「……那你想聽那些畫布的故事嗎?」

  懷德見過太多,那些看著畫布的人們不同的神情,包括在畫坊裡的那位老爺爺。


要是我的代表色,
能完好的永遠留在畫布上就好了。

那樣的話,以後我的家人們,

就能夠永遠記得我吧。


  在畫坊裡聽到這些話的懷德,記憶會隨著時間或是其他因素逐漸淡忘。

  記錄在畫布上的代表色能不汙濁、持有原色呈現,又能將畫布完好保存,的確能夠讓那位老爺爺的家人一直記得他。

  每日在白城依照慣例使畫布變得明亮,白城的人們每每表現出喜愛畫布的樣子也讓懷德感到乏味,街上的人們有越多別的表情,懷德越不能理解。

  從沒有人和懷德說過畫布裡的故事。

  「攤位擺著在這說故事,妳的客人不用顧了嗎?」

  「小朋友,你也是客人啊。」
  甜點師將擺滿空盤子的托盤放了下來,放在了階梯上、她與懷德間隔的空位中。

  灰藍的眸子先是望向那些整齊堆放的圓盤,目光才緩緩瞄向甜點師臉上正彎起的笑容。

  客人嗎?對話結束後,正對著懷德微笑的人,也記得不了多久吧。

  「妳說的故事,或許我等會就忘了。」

  「我要說的故事有關那些甜點,應該會很適合你。」

  懷德仍一手撐著下巴,半信半疑地回應。
  
  「那妳說說看吧。」

  甜點師說起了,擺放在自己的攤位旁邊、那張明亮畫布的故事。

  聆聽那一字一句、屋簷垂掛的一條條冰柱,因陽光照耀不時冰化滴答落下的露珠,又無聲地融於地面慢慢地消失。

  原本毫無表情的白色孩童,在他耳邊環繞起的那些話語,悄悄地挖開埋藏於他心底、那些過去在意的事……

  「妳說的……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雖然我不曉得、你為什麼不能看那些畫布,但現在人們擺放在路邊的那些畫作,都是在描述當時的事,或是受影響衍生的事蹟。」

  懷德一時沉思,或許那個方法可以讓他勉強正視畫布。
  但他必須找個能和他正常說話的人。


  「謝謝妳和我說畫布中的故事。」

  「要謝我的話就去那邊拿一盤甜點吧,不然你在這坐這麼久,完全不想吃那些甜點的話,我在天上的祖父是會難過的啊。」

  懷德在白城已經看過太多甜點,試吃的時候還吃到頭皮發麻。

  見過廚師們對於自己親手做的食物,期待人們享用的模樣……
  眼前的甜點師也是那副期待的表情。

  懷德無奈地從台階上起身。
  往那攤位走了過去,拿了一盤分量最少的甜點。

  「那盤甜點如何?」

  懷德慢慢嚼著使用柑橘水果製作的甜點,與白城的甜點口味又不太相同,他對甜品沒有到非常喜歡。

  在對話結束之前。
  懷德依然以簡短又毫無保留地給這份甜點真實的評價。

  「……滿好吃的。」

  白色孩童放下空盤,甜點師發覺了懷德神情些微的變化愣了一會,灰藍的眸子再看向桌面上的空盤後,收起目光走向了街道。

  道別與再見懷德並沒有說出口。
  因為他知道,說了那位甜點師也不會記得。

  在白色孩童離開之後,甜點師仍望著同個方向,她瞥見在台階上收拾好的一疊疊空盤子,攤位上還多了一張。

  她什麼時候收拾好盤子放在台階上的?
  一邊回想一邊將那張空盤收起的甜點師,在記憶中捕捉不到任何東西。

  但看到那張在桌上多出來的空盤時,她的心裡卻有一絲絲說不上的溫暖。


──噹──噹。
  
  
  丹爾鎮上響過了正午的鐘聲,白城的一些人們四處巡邏,有的人看了一眼鐘塔上的鐘盤,時間慢慢走向下午一點,卻還是沒有人找到懷德。

  亞羅多在被指派的區域裡晃了好幾回,過了中午他有點餓了,墨綠開始看著那些攤位,他過目著哪種能夠方便邊走邊吃的食物……

  忽然間有人從後方拉著他的披風,他的腳步嘎然停止,當一轉頭、拉著他披風的不是別人,正是找到剛才都還不見人影的白色孩童。

  「……懷德大人,您有什麼事嗎?」

  懷德確定自己沒認錯人以後才鬆了手。

  「有件事,我需要人幫忙。」
  
  找他?幫忙?
  在亞羅多疑惑又訝異之時,懷德先一步地向前,墨綠遲疑地跟上。




  「懷德大人,您可以試試看了。」亞羅多一手抓好了自己的手杖。

  那雙灰藍的眸子緩慢地揭開眼簾。
  眼前畫布的訊息飛快地竄入白色孩童的腦海中,他一時暈眩。

  在某條街上,白城被派到定點駐留的人們,他們手杖上的彩石泛起了白光,逐漸提高的亮度還比往日來得刺眼。

  眉心依然發麻、那股暈眩沒有完全消失,在那些彩石吸收的作用下減弱,到懷德還能勉強接受的程度,他看了今日的第一張畫布。

  眉頭深鎖,走個幾步,又一張映入眼簾。
  與甜點師所說的故事一個一個連結起來。


  以往的冬天,人們在秋季時早已準備好過冬,當季節一到天寒,街上的人群急速銳減,下雪時出門的意願會變得更少。

  在冬季裡營業的店鋪只有零星幾家。

  那一年的冬季到來,丹爾鎮與其他鎮上附近的河川由冰冷的空氣一一凍結,有很多人跟甜點師的祖父一樣,沒趕上那一年最後一期的渡船,留在了丹爾鎮與其他當地的鎮上。

  他們勉強支付旅店的費用,冬季在吃食上比其他季節簡約,身在外地有不方便的地方,只能等到天暖時再前往外地。

  他們不知道的是,從某一年開始,只要冬天一下雪,鎮上會出現發放食物的一群人,特別是給那些受到季節限制留下、或是有需要的人。

  這是甜點師跟懷德所闡述的故事開端。
  坐在階梯上的那時,懷德大致理解,這是現在鎮上舉辦比賽事由的前因。


  甜點師的祖父和其他人們,收下了那些用心準備的食物。
  在日後的幾天,當這些人碰面時還會聊起這件事。

  「你們記得那天發放食物的人嗎?」

  「當然記得……」

  人們將記得的印象大概描述,一群人相互拼湊零碎的記憶。
  在說到特定的狀況時,總會缺了一塊。

  「那時候,是不是還有人站在那裡?」第一個對那缺角的疑問浮現。

  「有嗎?但是,你們所說的其他人,我不記得有從那些人手上拿到食物。」另一個人順著那道疑問聯想,他也有類似的問題。

  「我拿到的是甜點,但發給我的人,我一點印象也沒有。」

  「我的一樣是柑橘水果的甜點,至於是誰給的……」

  人們想破了頭,對拿到的甜點印象倒是有,發食物的是誰卻沒有半點線索,這奇怪的現象讓他們一致決定,要再去領一次食物一探究竟。

  他們在街上埋伏已久,好不容易等到同一群發放食物的人們。
  並提醒對方這次要好好記住。

  收到食物後一同拐進另一條街。
  在不會擋到人們行走的路邊空地討論。

  第二次,他們將剛過不久的情況討論拼湊。
  到了某個特定狀況卻又全忘了……

  「你拿到什麼?」

  「牛奶鮮奶酪和一些果醬。」
 
  「什麼人記得嗎?」

  「呃……」


  沒有人記得是誰發了牛奶鮮奶酪。
  其他的卻都有記得,有的人拿著時而會發光的手杖。

  「……如果再去拿第三次會不會太過份了?」

  他們在這冬季平常吃得是節儉了一些,還不到過不去。
  會去拿第二次食物也是想解開這奇怪的狀況。

  「不然我們下次旁邊觀望?」

  這些對話碰巧被正在周圍巡邏、手持彩石手杖的警衛聽得正著……

  過沒幾日,甜點師的祖父和其他人聚集,找著上一次發放食物的人們,跟隨的一路上混在人群中。

  在旁觀察許久,街道上人來人往、有時擋住他們的視線,發放食物的人群裡持著手杖的兩名警衛,注意到了那些晃頭晃腦的路人……

  「你說的是他們嗎?」

  「是他們沒錯,我有特別記下那幾個人的代表色。」

  一個警衛唸出特定的代表色、另一位點著頭確認。

  甜點師的祖父和其他人發現,正在對話的兩人神色不太對勁,馬上起了逃跑的念頭,而這時兩名警衛快步穿過人群朝他們走去。

  「打擾了各位,要逃跑的話還請收下這個再跑吧。」

  那兩人各提起一籃食物,其中一名警衛率先對那群人開口,才攔截那些下一秒將要跑開的人群。

  「你們別跟了,你們是記不住那位大……那位先生的。」

  兩名警衛各提起一籃食物,甜點師的祖父和另一個人接過竹籃,他們揭起了竹籃的蓋子,裡面放滿了牛奶鮮奶酪和不同口味的果醬。

  竹籃中各放了內容相同的字條。


謝謝你們。


  「為什麼要謝我們?」

  甜點師的祖父與其他人知道自己白拿別人的食物,本以為這兩名攜帶手杖的人是要上前制止,現在反而還被道謝。

  兩名警衛沉下臉、語塞了幾秒。

  「原因很簡單,那位先生沒想過會有別的人聊起關於他的事,能被其他人稍微記住,對於那位先生來說,算是驚喜了吧。」

  聽到答案的眾人還是滿臉的不解。

  「東西我們已經送到,我們還有事要先走了。」
  
  那兩名警衛說完就各自沒入了人群之中,而停頓在原地的人們看著兩大籃的食物,有人拿起湯匙、配上果醬開始吃著……


  懷德又看了下一幅畫。
  在周圍一眼晃過,一幅接著一幅。

  大量的畫面衝向他的腦中,他忍著不斷攀升的暈眩和來自眉心的刺痛。

  他不該一次看那麼多幅畫的。
  但每當看完一幅,內心湧起一點一點的焦躁,使他暫時忽略暈眩與痛楚。


「我要說的故事有關這些甜點,應該會很適合你。」

「適合我?」

「你的代表色和鮮奶酪很像,讓我想起那幅畫布、祖父留下的故事。」


  當時還以為甜點師只是在說笑。
  聽完那些事蹟、和看過街道上的畫布,懷德不那麼想了。
  

「下次看到鮮奶酪,你會想起這故事嗎?」


  甜點師的話語中、在畫布紀錄的事蹟中,持著手杖的人們,懷德能想到的就是白城裡的人,人們所看不見的那位先生,那就是上一任白色。

  上一任白色給甜點師的祖父和那些人牛奶鮮奶酪。
  或許是代替自己的代表色呈現在人們眼前吧。

  這不是自己的故事,在那心中的焦躁卻接連聚集。


「你有喜歡的東西嗎?是薔薇對吧?」


  隨著時間模糊的記憶,在焦躁散不去的同時忽然變得清晰。
  那鮮紅色的薔薇花,鮮明的在他腦海中綻放。

  「懷德大人!

  驟然奔起的步伐將亞羅多的呼喊甩在了後頭。

  現在再去看,又有什麼用呢?
  將純白代表色的力量壓抑了將近五年,也改不了事實。

  身邊的景物隨著奔馳不斷轉移。

  從出生就為純白代表色的他,有些事,勢必會不如他所願。
  來到白城後,他一直跑、一直跑,最終在命運中打轉。


  那天真而起的希望一直照明著,那些他難以接受的事,他將希望埋藏在心底,將希望變得暗淡一些,他就能好好地接受事實。

  那只不過是假裝面對事實而已。
  希望提醒著他,照明了傷口、發現了痛楚,他不曾去為傷治療。

  來到白城過了五年,他發現自己錯過了最重要的東西。

  藏於事實之中。
  那珍貴的、可以成為良藥的東西,早就出現在他的眼前。

  在一年四季都會盛開的鮮紅。
  即使是在雪季裡、被白雪覆蓋,仍是攀藤在圍籬上,一年比一年茂盛的花朵。

  懷德又來到了曾經生活過的家園,他站在了那一面的圍籬前。


「照顧花草我們還不太擅長,
但我們會努力讓它們好好一直在這圍籬上盛開。」

「在你回來時,隨時都可以看到這些花。」


  懷德在圍籬前蹲了下來。
  滿手通紅的、用手撥去地上的雪堆,小心翼翼地雙手捧起落地的紅薔薇。

  花瓣上的冰晶滑落,在他的手中化成了水漬。
  就算忘了他、看不到他,他父母對他約定的事未曾因為忘記而中斷。

  今年圍籬上的紅薔薇,依然在寒冬的陽光下,耀眼地隨風搖曳。









創作回應

ソケノ‧諾
懷德的互動與內心表達嗎?這篇我覺得後面第三人稱的敘述客觀事實蠻不錯的( ゚∀゚),至少我認為ww

再看一次後就覺得還好了,也可能是我前面沒認真看(欸
但視角突然切到警衛那邊我還是感覺有點突然餒(?
「『你說的,是一直跟著我們的那些人嗎?』」這一句
2022-02-08 15:42:41
萊桑
辣個,方便的話,晚點可以把改的段落私訊你嗎Σ(゚ω゚)
2022-02-08 17:13:08
ソケノ‧諾
隨時可以啊( ゚∀゚)b
2022-02-08 17:27:21
萊桑
好耶,感謝施主大發慈悲d(゚∀゚)((被拖走
2022-02-08 17:39:33
神秘贊助者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有人默默贊助你,願創作能量隨時飽滿!
2022-02-08 20:46:11
萊桑
感謝大大熱心贊助,也感謝閱讀(*゚∀゚*)
2022-02-12 17:28:09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在音樂的搭配下,有種撥撩心弦的感覺(ˊ;ω;ˋ)
懷德聆聽甜點師的故事觸動他的過去,雖然還沒辦法看很多明亮畫布,但總算是能鼓起勇氣去看了。
雖然說是監視,但採取不被當事人發現的方法,這也是人們對懷德的一種溫柔吧

冬雪融去,春暖花開之時必定會看見滿山滿海的玫瑰,到時要幫懷德把玫瑰裝飾在頭上~(ˊvˋ)
2022-02-08 20:52:29
萊桑
讓懷德看畫布這段,我在寫的時候,個人是覺得為啥要給自己塞洋蔥((欸
想著角色的心情嘗試寫寫看情境,那種鼓起勇氣並衝過一些陰霾的過程w
希望有好好的表現出來(ノ∀`*)ww
減少被人跟著的壓力感,就能好好參與鎮上活動了吧(゚∀゚)b

如果懷德沒能去看的話,就在他床頭上擺滿玫瑰欣賞XDDD((住手!!
2022-02-12 17:23:38
萊桑
感謝小精靈的閱讀,希望尼能看得開心( • ̀ω•́ )つ((遞上熱熱的玫瑰鮮奶茶
2022-02-12 17:24:23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讀得很開心哦,謝謝阿萊的玫瑰鮮奶茶,一起喝~(*ˊ ∀`)旦(ノ∀`*)
2022-02-12 19:22:3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