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顏與生》第十八章,坦誠。

萊桑 | 2022-01-16 22:49:34 | 巴幣 446 | 人氣 298


《顏與生》第十八章,坦誠。





(*此文章的色彩學、色彩原理、顏色與顏料特性相關,為阿萊奇幻風的腦洞大開,跟真實生活原理不符合,可接受再食用*)




(建議可點擊影片,配著文章閱讀)






  氣溫變化、季節輾轉。
  春時的綠意不復存在、低溫取代了夏季的炎熱,大多的樹木落光了彩葉並進入了休眠。

  雪花紛落,點綴著冬季另一個面貌。

  「懷德大人,要去鎮上的行程和人員我們已經安排好了。」曼尼爾在早晨中等待完搬起畫布的人們一一離開了中庭,他對著那位大人行禮後、告知當日離開白城前的一些事項。


  「人,太多了。」
  懷德光聽到比平常還要多的隨從,立即打斷曼尼爾的描述。

  「大人,您是因為頭痛的關係嗎?我們考慮到鎮上的人會很多才增加了人手,手杖上的彩石可以減輕您會頭痛的負擔。」

  懷德看了一眼曼尼爾手杖上目前正呈現透明的彩石。

  他剛來到白城的時候。
  布厄斯大略說明過在白城中有些人拿著手杖的用意。

  懷德也差點忘了,讓他展開長年與隨從們捉迷藏與追逐戰的緣由。


  「曼尼爾,你還少說了一項原因吧?」

  「是的大人,手杖上的彩石,同時也可以減輕對周遭人的影響。」

  「那你們何時看到我經過的地方有人會受到影響?」

  曼尼爾這五年他偶爾會被派去支援,他翻著腦海中的記憶,除了一開始常常被純白代表色的力量擊暈、和找人找到天黑……

  深橘想不起街上的人受到影響的畫面。

  「沒有對吧?」

  懷德的語氣忽然變了。
  曼尼爾稍微抬頭,望見了灰藍的眸子垂下了眼。

  「就算能控制這純白代表色的力量,不影響到人們,有些事實還是改變不了。」

  「……大人,您為什麼,要刻意控制純白的力量呢?」

  懷德走向迴廊邊的圍欄,他看著庭院的四周,屋牆一扇又一扇圓拱窗上的白霜、磚瓦殘留的冰晶、灰濛的雲層。


  冬天來臨,為降下雪花的前序。
  溫度走向寒冷白雪也來臨。

  就算清掉一處的白雪。
  在灰濛的雲層中,仍會在各處,下起遍地的雪。

  「我曾以為『能控制好純白代表色的力量,就可以回去了吧』經過了五年,在白城度過了五場雪季,卻什麼也沒變。」

  ──在他還不明白的時候,眼前的世界早已覆滿了白色。
  
  「……我,知道了大人,我回頭再建議人們改變流程。」

  他們的對話沒有繼續下去。
  曼尼爾原地觀望在圍欄邊賞雪的懷德。

  微風偶爾參雜在耳邊,不知是短暫還是過了許久,曼尼爾眼前的那位大人頭也不回地邁向自己的住所。

  一個白色孩童在陣陣風雪下,漸漸走遠。


  而在深橘的內心裡,悄然孳生一句又一句的──

  您將代表色力量強制壓抑,常常使自己頭痛不已。

  您很少會有其他表情。
  我們以為在那次色彩節,返回家中受到的打擊變得不愛笑。

  卻是您,時時刻刻,在壓抑自己的力量。

  原以為身在白城已有十代的家族,會比他人了解純白的代表色。
  不管是上一任白色還是現在的白色孩童。

  他及白城的人們,對持有純白代表色的大人們的許多事。
  依舊毫無知覺,毫無所知。
  
  為什麼他與其他人們,總是──後知後覺呢

  曼尼爾目送白色孩童。
  已經不見人影,他的目光遲遲定在遠方。







代表色,對這世界的人們,
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奇恩!」

  「我在聽。」奇恩心不在焉地整理桌面上的紙張,思緒不只轉著曼尼爾方才說起懷德的事,這幾年來沉在心中的不解,又無法制止地浮了出來。

  奇恩與曼尼爾在白日完成平日的工作,現在正抽空過目更改流程的文件。

  「懷德大人要出白城的流程應該沒什麼問題了。」曼尼爾已經將能想到的建議全加了上去,與奇恩討論的也差不多了。

  明日就只需要交給布厄斯看他怎麼處理……

  望向窗外,夜已深。

  放置在桌面上一盞燈火的油快要耗盡,曼尼爾起身、憑著印象尋著靠在牆邊的置物櫃,他打開了其中一格抽屜。

  「外面還在下雪,馬應該也睡著了。」奇恩打算回到警衛的休息室,這個時間點要回到南方小莊園也比較麻煩。

  「差不多要回去了,油燈還需要燃料嗎?」曼尼爾從抽屜中拿出燃料,順便確認有沒有忘記的事物他們還沒處理好的。

  「點吧,我還有話要講。」

  火光增量,曼尼爾坐回了原位。
  明熀的燈火照明了奇恩的面孔。

  「曼尼爾,你還記得我上次提到的那一幅畫嗎?」

  「懷德大人畫的那一幅?」

  奇恩點了頭。
  那一幅畫的事上次就說過了,曼尼爾不解為何又要再提一次。

  「要閒聊明天再說,上次不是提過了嗎?」

  目前他們在門衛的辦公室裡,除了他們以外,其餘的人不是在值班就是已經回去休息了,深夜的時候不太會有人在這停留。


  「那幅畫,被我私自收起來了。」

  「什……」

  「你還記得嗎?那位大人,在確定他的父母看不見自己,將他父母寄給他的東西,全交給了布厄斯,再轉還了回去。」

  「這個跟你私自將懷德大人的東西扣留有什麼關係?」

  隨著話題,空氣彷彿快要凍結時。
  奇恩率先開口的不是話語而是幾聲彆扭的低笑。

  「我只要一想到那幅畫,是當時的五歲孩童抱著所有的希望,一筆一畫地添上去,最後奈何不了那位大人口中說的事實──」

  親筆畫下未完的畫作、又親手將它摔在地上。
  由著冬季飄零的雪白覆蓋。

  「一般的物品就算了,我沒辦法目睹用思念去畫下的畫作,又無奈地回到記不得自己的父母手上,讓當時的五歲孩童接受這種事,那不是──太殘酷了嗎?

  曼尼爾不自覺低下頭來。

  「但那幅畫終究不是你的。」

  「我知道。」

  將別人的東西私自收起來,本來就不合理。
  有再多的理由也一樣。

  奇恩將帶有冷意的空氣一時呼進,他的腦袋一直都很冷靜。


「畫布要回收,那些石頭不用嗎?」

「明亮的畫布是白城的人們要管的職責,而石頭沒有。」


  子夜藍回想與亞羅多提到的白色石頭,以及後續一連串的事蹟。
  他不打算再將那些,時常從心底浮出的思緒又一次地沉陷下去。


「你難不成想拿著那些石頭還給懷德大人?」


  當時奇恩反問亞羅多的話語,其實就是在問自己。


  「所以,我要將那幅畫,還給那位大人。」

  「──你瘋了嗎?你一開始就不應該擅自將那幅畫收起來,萬一懷德大人再把畫扔掉呢?」

  「我會先和布厄斯自首,去爭取那一幅畫──就算被革職,如果那位大人再扔掉那幅畫,到了那時我會將畫好好地上繳。」

  擅自將畫收起來,又跑去跟布厄斯自首,還要求將畫留下……


──啪!


  曼尼爾一時氣惱地拍向桌面,在討論文件時所有程序能夠分明的列出來,怎麼換到這件事上他聽著奇恩說的方法全都不對了?

  「完全不懂你這傢伙怎麼思考的。」

  「明亮的代表色為何必須面對這些事,每任純白上演不同的掙扎,既然看見了,我很難去忽視它。」

  私自將那幅畫收起來的這段期間,奇恩想過其中的對與錯,以他在白城警衛的身分並不能這麼做。

  而剛來白城的亞羅多。
  卻毫無多想的做了同一件事、發覺到這些年奇恩想過的事。

  長年在白城裡的人們那些目光早就定型了。
  他們的答案,或許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變得狹隘。


  「奇恩……你在食堂找我的時候,關於那幅畫的事,早就決定好了吧?」

  「許多事在這幾年就想好了,沒有說出來而已。」

  無法做到的事,奇恩會選擇沉默。
  在想好他能承擔多少和付出多少,他才會選擇去實行。

  「你和其他同夥與亞羅多的事情,我沒有解決好的話,我仍是會這麼做的。」

  他也無法讓自己,一直在白城當一個只能沉默的警衛。

  桌上的那盞燈火持續燃燒著。
  火芯時而晃動閃出零散的火苗、短暫地飛舞又從空中消失。

  「奇恩,我不贊同你的選擇,我知道我沒辦法阻止你。」


  藏一幅畫還隱瞞了這麼久。
  奇恩老早就決定了想法,曼尼爾說再多也沒有用。

  「你還有什麼沒說的──算我一份。」

  當初在食堂,光是一提到不同論點就反彈的人……

  「……我沒聽錯吧?」

  奇恩瞄著剛才還氣到拍桌的深橘。
  那放置在桌上的手生硬又不時顫抖地握緊住手心。

  「藏畫的事我認為還是不對,但總是一旁觀望、聽著別人所說所看的、留意別人提醒顧及的,不知不覺中,我的目光幾乎沒有自己所見的,這陣子我發現自己沒有看到的事情太多了。」
  
  在白城的大人,代表色為純白沒有變,理解再多純白的事,但人總是不一樣的,對現在的曼尼爾來說,自己的親眼所見才是最重要的。

  「我只想把畫還回去,這也不關你的事,會和你提起,算是……在之後隨時會被革職前,找個人抱怨……」

  「──誰說會被革職的啊?

  門冷不防地被揭開,冷風夾帶白雪吹進了玄關。

  這道熟悉不已的聲音,讓這兩人的對話立刻停止,那淺黑的老人手拿著油燈,踏進屋內一、兩步,子夜藍和深橘轉頭,神情停頓了好幾秒。

  布厄斯又接著說,使這兩人混亂的思緒又徹底打結。

  「奇恩,那幅畫的事,我早就知道了。」







創作回應

丹雀
「懷德大人要出白城的流程應該沒什問題了。」這一句話是不是少了「麼」?

感覺劇情進入轉折的高潮處,在最後一段,讓人覺得布厄斯也偏向奇恩這一方,只是不知道後續會如何發展,真令人期待xd
2022-01-17 00:38:36
萊桑
啊啊啊啊啊(((゚Д゚;)))感謝提醒!!!((馬上改
後續的部分還敬請期待XD!!
也感謝丹雀晚間的觀看,晚安祝好夢(*゚∀゚*)!
2022-01-17 01:07:3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原來布厄斯早就知道了諾,不過身為管事的好像無所不知ww
不過父母給孩子的東西被返還回去,對父母來說也很難受吧(ˊ˙v˙ˋ)
2022-01-17 19:31:14
萊桑
感謝小精靈的閱讀,晚間來杯熱茶防寒─=≡Σ((( つ•̀ω•́)つ旦((遞上
2022-01-18 17:36:52
萊桑
在白城偷偷放滿耳朵的頑皮老人XDD
難過還是有的,但是會變得不明確為誰難過
2022-01-18 17:51:26
ソケノ‧諾
奇恩的感覺像是,不忍心見到懷德把思念寄託的畫給他自己的父母後,仍無法瞭解其畫中的心情,好像有一點懂(?)(´・ω・`)
曼尼爾願意接受別人的想法也算是有點改變了,不過..既然布厄斯都知道的話..或許他也認為自己可能也會這樣做,也感受到同樣的心情吧
2022-01-18 00:09:53
萊桑
奇恩的部分沒錯的XD
促使奇恩這麼做的其他原因也有,他看到事情後感覺到的失落感,一種彌補心態
這章的曼尼爾也發現了一些事,想法就慢慢變了
布厄斯的話........後續敬請期待(欸欸欸欸)也感謝阿諾這次的閱讀٩( ᐛ )( ᐖ )۶((遞熱紅茶
2022-01-18 17:34:22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給阿萊與大汪年玉,新年快樂[e1]
2022-02-01 20:50:17
萊桑
感謝小精靈的年玉!也祝小精靈新年快樂(゚∀゚)!
2022-02-02 20:15:0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