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時空之樹》第七章,雪花(下)。

萊桑 | 2024-04-14 20:58:41 | 巴幣 1302 | 人氣 587


《時空之樹》第七章,雪花(下)。






  接下來每一站的旅程,都被風之列車長管控的十分短暫。
  掠過了暖和與寒冷,草地與荒野、泥地、河岸邊、顛簸的高山……

  一路上經過不同地區生長出的繽紛彩葉。

  每座森林代表的管理者不盡相同,昆蟲、動物,甚至是某種植物,沿路上偶爾會看見,他們親自迎接風相互打了招呼。

  除了和平目送絨球花,當然也有驅趕誤入的訪客。
  或是不明狀況而定居的各種居民,方法與在島嶼上時相同。

  風之列車長總會用──簡單又有力的規則,告知了誤入地區的訪客與居民。


  落地的絨球花顯出了裏頭的種子,當有飛鳥想啃食種子,風會快速橫過將牠拍飛。

  「……現在是什麼情況?」阿諾渾身僵硬地面對眼前的狀況,在對我提問的同時,他一邊在周圍凝聚出透明的冰柱。

  「大概是……那些鳥找夥伴來復仇了吧?」我的目光與阿諾望向的一致,被列車長轟走的鳥群又氣憤地飛了回來。

  一眼望去,數量明顯比先前增了一倍左右。

  「──啾!」紅棕的頭頂、烏黑的眼鏡,同樣是紅棕圓滾的身軀、參雜白色的羽絨。

  當牠們各個展翅拍打著黑色的羽翼,原先輕快的鳥鳴憤怒地高聲一喊,尖銳傳入我和阿諾的雙耳。

  乘載我們的絨球花,驚慌地與其他雪白在天上四處亂竄。

  面對氣憤的鳥群,風之列車長響徹著聳動的風聲,次次阻擋了惡意撞向絨球花的攻擊,同時奮力趕走撲向地面的飛鳥,避免絨球花變成牠們的食物。


──呼嗚嗚嗚!


  四周紛紛響出風的淒厲嘶吼,隨時間推進顯得更加濃厚。

  風之列車長似乎失去耐心,空中強勁的流動不僅是那群撲來的鳥、就連飄浮的絨球花也難以維持重心。我和阿諾拼死抓著雪白的絨毛,就怕下一秒被風跩走。

  「……你不能控制一下風嗎?」阿諾抵著強風、好不容易順利地開口。

  「──怎麼可能!」面對發火的列車長能不被拍飛就要偷笑了。從趕鳥開始,列車長沒再和我說過話,估計也沒有心思。

  上空忽然烏雲密布,霎時閃過刺眼的亮光,另一陣巨響從天上無預警地劈了下來。

  一群紅棕的鳥見雷聲驟下,不知是被嚇到還是找回了理智,終止了先前的攻擊,牠們烏黑的雙眼發直地盯向大地。

  眾多飛鳥聚焦在絨球花棲息地的邊上,直到翠綠的某一塊地面,破土而出一隻渾身沾滿土灰的生物。


  「──吱、吱!」一隻土撥鼠從地底下跳出了洞口,並發出短促高亢的叫聲,牠一腳用力踩下地面,那隻腳下亮起褐色的光、形成了一圓覆蓋著土壤,土堆像是被賦予了生機,忽然直線攀升為細長的岩峰。

  「──吱!」在那座高聳岩峰上的土撥鼠氣得跳腳,用不悅的目光掃過眼前不安分的鳥群,飛鳥們被瞪的瑟瑟發抖。

  牠高舉著兩支前足、控制褐色的光環繞住飛鳥的身軀,有的正想掙扎時,那些光轉而形成了堅固的岩石,將紅棕的鳥群們全數牢牢地牽制在半空中。

  鳥兒們意識到了沒有逃跑的餘地,無奈地接受事實放棄了掙扎。

  擺平混亂的土撥鼠連忙轉過身面向我和阿諾,表示歉意地彎腰鞠躬。
  周圍的風聲漸漸消去了刺耳,而天上的烏雲仍持續釋放著雷聲。


  「要下雨了,我們先去避雨吧。」總算開口說話的風之列車長,使土撥鼠抬起了頭,土撥鼠響起了著急的話語。

  「那隻土撥鼠是這座森林的管理者,牠要帶我們前往躲雨的地方。」

  風之列車長翻譯著鼠語,我連帶告訴了無法聽見風話的阿諾。

  冰雪製造者表情有些恍惚,那雙碧藍色的雙眸將視線停頓在草地上:「可以等我一下嗎?我想記錄這裡目前呈現的水氣。」


  「兩分鐘。就快要下雨了,只能等兩分鐘。」風之列車長用不容許他人反駁的語氣迴盪在我的耳裡。我只能硬著頭皮如實轉告。

  「兩分鐘也足夠了。」冰雪製造者的周圍隱隱亮起藍光,憑空衍生出的細芒隨風飄竄。

  當散出去的細芒停滯,它們像是在空中捕捉到了什麼,忽然變得比原先還要顯眼,阿諾見狀、抬起手,將那些爍光一一凝聚使它漂浮在手心上。

  我湊向已形成足球大小的光球,好奇著阿諾如何將水氣紀錄起來。

  「──走了!

  「──吱!」有了土撥鼠附和著風,阿諾的目光也隨之轉移。

  在這座森林的管理者、土撥鼠的面前多出了褐色光芒的閘門。
  絨球花們在閘門前聚集著隊伍,準備離開快要下雨的現場。

  乘載我們的絨球花特意停留原地,似乎在等著阿諾完成手邊的事。

  「我們該走了。」以防被風強行帶走,我再次提醒著阿諾。

  在收起光球前,阿諾又凝視了幾秒。我也無意中瞥見,在碧藍色眸子裡除了倒映著光,還隱約飄盪著發光的雪花。

  「正好,我差不多紀錄好了。」當冰雪製造者造回應我時,光球已經在他的手中消失。

  乘載我們的絨球花不再停留,加快著漂浮的速度、通往閘門,跟上了絨球花群的隊伍。




  此時的我,站在了如同陽光覆蓋的草地上。

  而遠處的天聚集著烏雲,金黃覆蓋鮮綠的草地與周圍的樹木,從天降下的雨水被光隔絕、吸收,使周邊沒有殘留半分泥濘感。

  
──沙!
  

  一道道風聲從身披暖色葉片的樹林傳出,隱隱夾雜清脆的鈴鐺聲響,不知是林中鮮黃的葉片還是輕風,又或者是降下的雨珠,它們群體瀰漫著金黃的點點爍光。

  佈滿空中的光點擴散飄翔,比輕快的風聲慢了幾拍,剛入眼的第一時間,身旁的時光像是被放慢幾秒。

  上次見到大量的光點,是青讚美森林的時候。
  我望向旁邊的冰雪製造者,他也毫無頭緒地搖頭。

  「異界人,你們很幸運。」

  風之列車長在光點之中飛竄,綠痕碰到的光點,一一閃出了燦爛的光芒,風憑空划出的軌跡從綠漸變到金黃,蜿蜒出極光一般的色彩。


  「就連這世界的人也不見得有──機會。」風之列車長的話語,途中出現了一段雜音。

  造成雜音的源頭──周圍的金黃掠過了我的耳邊,模糊掉了列車長的聲音,當一股暖流越發鮮明地簇擁而來時,光點聚集在我和阿諾的身旁。

   絨球花也隨著漫天飄揚的金黃飛舞,有幾顆重回了地面,與地上的草株一同擠在地床上。


  「你不過去嗎?」我詢問著先前乘載我和阿諾的一球雪白。
  此時它漂浮在我和阿諾的身旁,仍毫無動作。

  在海洋上的島嶼,這顆絨球花跑回風之列車長的行列裡。
  途中經過了不少地方,它依然興致缺缺的樣子。

  「絨球花只要選好了棲息地就不會再移動了,那孩子謹慎地選也是正常。」風之列車長代替著絨球花發聲。

  列車長來到這之前,都是快速奔往不同的地方,如今有了空閒的時間,我仔細望向地面,躺在草地上的雪白確實不再飄浮,像是進入了睡眠模式。

  「你剛剛紀錄水氣,是為了雪花嗎?」那時瞥見阿諾眼中顯出的雪花,想起了這唯一的線索我試探地問道。

  「為了雪花,我也會四處旅行。」

  為了雪花四處旅行的探險者,我在腦中更新對冰雪製造者的印象。


  「……包括潛入有岩漿的地底層?」

  「那是很好的雪花製造場地。」

  二次消化冰雪製造者的回話。
  為了雪花不惜潛下地底,製造雪花、又製造實驗場所的冰雪冒險者……


  「欸不是、我們最後還被岩漿追著跑不是嗎?那地方很危險吧?」

  「照理來說,岩漿不會追著我們跑,是我一時大意忘了岩漿原本的動向……」

  所以這傢伙、原本是有將動向記下來的?
  ──獨自闖蕩岩漿層,又破壞了地底原先運作方式的冰雪勇者……

  「你是不是在思考什麼特別的事情?」

  「沒有啊。」我不假思索地回答。更新對他人的印象應該不是太過特殊的事。

  「從你問話的開始,你周圍的風流動突然變得很奇怪……可以換我問你了吧?」

  「請說。」

  「除了你和我在地底談判時颳起的風,其他的風都不是你操控的吧?」

  才沒那回事,我根本就沒操控過風。

  而風之列車長卻冷不防地開口:「──那小子觀察還挺敏銳的啊。」

  「什麼?

  「我說對了吧?」

  在我驚訝於風之列車長無預警的贊同,而冰雪製造者誤以為我的反應是被他說中了。

  「你和風是朋友嗎?」

  許多意義上都是奇幻的問題,在我的認知裡,風之列車長和我對朋友的定義難以對上。

  說是合作關係也稱不上,風之列車長單憑一己之力,就能獨自將絨球花們安全地傳播到各地。

  要說上下關係的話還不到那種程度。除了沒把我送回去以外,或是在冰雪製造者處於BOSS狀態時,差點把我推向誤會引起的戰局裡,其餘的也沒什麼壓力。

  「我行我素的導遊與旅行團其一的參與者。」

  「……誰和誰?」

  「當然是我和──」


──呼呼呼!


  一道驟然而起的風聲讓我立刻閉上了嘴。

  「風果然會回應你。」

  不知道冰雪製造者又發覺了什麼。

  「這不是很正常嗎?就像你製造雪花一樣。」

  「不,並不一樣。」阿諾皺下了眉頭,他的表情在回應前的那一刻才稍微平緩:「不然我們來實驗看看?」

  也好,說再多我也聽不太懂,還不如現場實驗看看。


  我接受了阿諾的建議。
  抬起手掌、手心泛起了琥珀色的光,同時,冰雪製造者凝視被金光覆蓋的草地。
  
  在他注視的方向,草地上降下了一片片淺藍色的光點,而我的手中又顯出了兩杯紅茶,它們一同散發著大量的熱氣,我將其中一杯遞給了阿諾。

  當他接過茶杯時,原本亮起琥珀色光芒的杯子突然轉為淺藍,而紅茶的熱煙仍然在空中瀰漫。

  四周盪漾的淺藍光點,帶來些許的寒意,與紅茶的熱氣相互交織一一冷卻,不時參雜著一陣又一陣的微風,空中開始凝結著雪晶。


  「你看,這方向的紅茶霧氣,沒有凝結出狗腳印的雪花。」

  阿諾指著一旁的煙氣,已經飄落出成形的紅茶雪花,光澤閃爍著淺藍,雪片上的圖案卻毫無狗腳印的蹤跡。而在我面前飄落的雪片,偶爾參雜著其他圖案,大多數都帶有與狗相關的元素。

  這答案對我來說再明顯不過了。

  「大概是我有養狗的關係吧。」每天吸汪和常喝紅茶,居然反應在了雪花上。

  「原、原來是這樣啊──」阿諾差點鬆開手中的茶杯,看來對他來說也是預料之外的答案,當他抓回了紅茶杯臉上的神情卻輕鬆了不少。




  「那關於風的事情呢?」揭開了汪腳印的謎底,還剩下有關風的謎底。

  「只是交流的方式不同罷了。」阿諾的雙手端起了茶杯,閃爍著淺藍色的雪花忽然在空中擱置。

  「這是在春季時紀錄各地的溼度、水氣的多寡、溫度的變化、風的方向、在不同大氣中流動的軌跡──」

  一群雪花,伴隨著阿諾的話語及操控緩飄而來。

  「而這些是紀錄夏季形成的樣貌──」

  春季、夏季、接著是阿諾在地底時所記下的,還有剛才在下雨的前一刻,阿諾藉由爍光紀錄的水氣,在此時也化為了完整的雪花。

  「大地無聲運轉著生機,在季節的變化,在被白銀覆蓋之前,我都會努力將那些痕跡記住,將它們化成圖案一一記錄在雪花上。」

  每一批雪片都沒有重複的樣貌,儘管有的雪花相似,細微之處仍有相異的地方。

  「你真的記了很多啊。」

  「在冬季正式到來時,我會將這些記錄著不同時刻的雪花,全部送給邁入歇息時期的大地。」


──嗡──嗡。


  在阿諾講完的下一刻,大地上的金黃遽然增強了光芒,金色的光點包圍著全部的雪片,將它們一一引入草地之中,一同沒入了大地了懷抱。

  我望著還未飄降至草地的紅茶雪花,原本只有珀色及淺藍的單一色澤,紛紛染上了金光、色澤轉成了五色的光彩。


  此時的風又混入其中,列車長控制著數量、將雪花規律地飄向溫暖的地床。

  而與綠葉同席的絨球,在微風一波波地輕拂漸漸褪去了絨毛,當絨球裡的種子顯露在外時,種子開始向土地扎根。

  新的生命,在這片綠地中悄然埋下了開端。

  「我和雪花將生機記錄下來,歸還給大地;而你和風,則是將絨球花或是植物送往各處,讓生機延續在各地對吧?」

  我……只是來到異世界,想延續時間,讓一天擁有四十八小時的異界人而已。這種話在此時,我實在是說不出口。

  「異界人,最後一陣風交給你了。」

  當列車長的聲音在我耳旁響起,我抬頭一看,最後一批的閃著五彩光版本的紅茶雪花,停滯在空中絲毫未動。

  「……要怎麼做?」

  「你說服冰雪小子的時候,不就發揮的很好嗎?」

  在列車長的提醒下,我回想著自己一邊瞎掰、一邊試圖說服冰雪製造者時颳起的風。

  「那不是你颳的風嗎?」

  趁阿諾注意力都在凝望雪花時,我小聲的嘀咕回應著列車長。

  「我才沒有閒情逸致配合你嚇唬人,那是你自己颳出的風。」

 
  當時風之列車長分給我力量時說過的。
  ──獲得我一部份的力量,遇見敵方要開戰還是逃跑都十分方便。

  起碼我現在可以確定,列車長那時說的話不是在唬爛我。

  「只要你與風的想法一致,它自然會颳起。」

  列車長又給了一句提示,而沒有直接告訴我方法,彷彿又在觀察著我接下來的選擇。

  風為何四處流動?還帶著不時會唱反調的絨球花四處奔波?

  為了絨球花,在各處不惜排除突發狀況,甚至是引發雷雨、潛入岩漿地底層。在我又望了一眼停滯的雪花時,腦中迴盪起綠源曾在我腦海中響起的話語。

  在這世界中,能讓事物跨越言語回應的。
  大概還是源自於那份喜愛的心吧。

  當我想明白時,最後一陣風也隨之在空中響起。
  紅茶雪花全數融入了大地與金光之中。


沒錯……


  不僅是我,在旁流動著綠痕的列車長,與我一同震驚了幾秒。
  從雷射鳥事件過後,腦海中就不再傳來的聲音又頓時出現。


還有勇於接受他人真誠的祝福,
才能真正從中獲得其中的養分逐一地成長。


  「異界人,恭喜你過關,這下你可以和那隻狗團聚了。」

  「……啊、是嗎?」

  與列車長同行的期間,在四處停留時確實都像趕火車一樣,一站又一站的飛快接續,就連終點站到來的時刻也令人措手不及。

  與途中的旅客萍水相逢不久,現在卻到了告別的時刻。

  「阿諾。」我將兩杯見底的紅茶又藉由珀色的光瞬間滿上。

  「──敬那些美好的雪花!」在我喊下了這一句話,阿諾才從疑惑中反應過來。

  杯子之間響起了一聲清脆,阿諾觀望著杯中的紅茶,那雙碧藍色的雙眸忽然一亮。

  「紅茶雪花可以變得出來──那鮮奶雪花也變得出來嗎?」

  才剛吞下一口紅茶的我,將思緒重回了思考。
  除了充滿紅茶香的雪花,現在又要多了鮮奶口味的嗎?

  直接加進紅茶變鮮奶茶好像也不錯。

  「──我們可以再實驗看看。」

  這次的兩杯茶快速見底,在我和阿諾實驗精神爆發的同時,一旁的列車長與綠源在我未發覺的狀況下更新了站點。


再多帶他們去下一個地方吧?


  「好的,綠源大人。」

  至於前往下一站啟程的時間點,是在一陣驚喜的歡呼聲之中,鮮奶茶淡淡的香氣從兩人手中的杯子飄散而出。

  這次列車長破例等著那兩人飲用完畢後,才帶著絨球花大隊再次返往蔚藍的天際上。






----------待


阿萊隨談:
寫這章時充滿了愉悅的心情ww
這次想稍微紀錄對曲子的想法
第一首想到了許多特殊的事件組成的旅程,有危機但卻有更多的轉機
第二首想著為大地獻上繽紛雪花的現場
第三首,不知道為啥,就是想到了文中的列車長(?)希望各處生機能無限延續

阿諾這一階段的主線大概呈現到這裡,不能只有我  看著文中的似我 又不似我的我而尷尬不已((被揍
還會有一位巴友,在接下來的進度會出現www
不過對本人已經不算預告了(ノ∀`*)wwww

比起純奇幻,要將巴友融入其中,這部分我煎熬了很久(各種意義上)
人物相似度的部分或是其餘的,但最後想了想,把喜悅的心情都寫在裡面,把這份心情送給巴友好了

總之,在這一階段的收尾,請收下我的感謝大洗禮(欸)
感謝所有巴友,以及阿諾,感謝巴友們和阿諾的交流,
每每看見巴友及你的留言或是來訪,現實中的疲勞debuff都會大量銳減wwww

最後,祝大家周日晚間休閒愉快,
也希望這章能讓人閱讀得開心,感謝各位閱讀☆゚°˖* ᕕ( ᐛ )ᕗ


創作回應

ソケノ‧諾
敬那些美好的雪花!還有美味的紅茶鮮奶茶!ᐠ( ᐛ )ᐟ旦ヽ(∀゚ )
關於曲談的想法,同意有那個感覺,而且最後一首就彷彿旅途仍會繼續愉快的接續到來( • ̀ω•́ )✧
觀文途中既愉悅也享受其中的對答和舉動,以及如果有擔心人物相似度的部分,是完全沒問題的!假如阿萊在思考的途中感覺到人物直覺上回應了什麼,那麼就是那樣子沒錯( ゚∀゚)b!
看發展,冰雪製造者似乎會跟隨到後續一部分的樣子,那麼期待接下來和風的旅途以及新的紅茶ヽ(∀゚ )人(゚∀゚)人( ゚∀)ノ
2024-04-15 01:15:41
萊桑
若說文字是1次元,不知道這算不算1.5次元的創作
連動到巴哈王國一同敬美好的雪花!ᐠ( ᐛ )ᐟ旦ヽ(∀゚ )
有沒有感受到看著我中我的辣種奇妙的感覺(゚∀゚ )wwww(??)
好耶,愉悅心情有傳送到巴哈王國 還有人物沒問題真4太好了(ノ∀`*)wwww

沒錯 冰雪製造者最後會到達哪裡呢,日後的章節慢慢揭曉,感謝阿諾的閱讀☆゚°˖* ᕕ( ᐛ )ᕗ
2024-04-21 08:42:00
ソケノ‧諾
謝謝阿萊的感謝洗禮www 讓我們與樓上愛茵一起來杯雪花紅茶冰,祝今夜好眠( ゚∀)ノ皿ᐠ( ᐛ )ᐟ皿ヽ(*´∀`*)皿
2024-04-15 01:20:05
萊桑
最近感謝詞好像詞窮了,下次我得再想想wwww(?)
沒問題,用雪花紅茶冰度過美好的禮拜天 祝今日也開開心心( ゚∀)ノ皿ᐠ( ᐛ )ᐟ皿ヽ(*´∀`*)皿
2024-04-21 08:43:44
Astray
看來這杯紅茶充滿了溫暖的感覺~=w=
然後看著自己手中的冰紅茶...>w<
2024-04-15 11:59:51
萊桑
Astray 早上好,來杯溫暖的紅茶(冰紅茶),今日更美好☆゚°˖* ᕕ( ᐛ )ᕗww
感謝Astray的閱讀,讓我們用紅茶乾杯旦ᐠ( ᐛ )ᐟ旦!
2024-04-21 08:45:52
『。』
骯,有阿諾有土撥鼠,一起跟阿萊還有大汪還有樓上愛茵異端一起來杯鮮奶茶和雪花紅茶冰--旦ヽ( ゚∀゚ )
2024-04-20 13:23:37
萊桑
句點早上好,以紅茶、鮮奶茶和雪花為首的飲品聚會wwww
祝句點周日休閒時光愉快ᐠ( ᐛ )ᐟ旦 旦ヽ( ゚∀゚ )
2024-04-21 08:47:47
艾爾琈
有了紅茶雪花,再來一個鮮奶雪花也不錯XDD
這一篇,天氣變化的形容很美麗w[e5]
2024-04-21 15:07:24
萊桑
天然形成的雪花冰www(?)
在美好的大自然景點中,來杯鮮奶茶雪花冰吧旦(ノ∀`*)wwww
感謝艾爾琈的閱讀☆゚°˖* ᕕ( ᐛ )ᕗ
2024-04-27 20:54:3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