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顏與生》第十六章,畫裡。

萊桑 | 2021-12-09 18:43:13 | 巴幣 496 | 人氣 243







(*此文章的色彩學、色彩原理、顏色與顏料特性相關,為阿萊奇幻風的腦洞大開,跟真實生活原理不符合,可接受再食用*)







  在連續三日的夜晚,雪花降下的光景從不停歇。
  白城的南方小莊園中,某間酒館連續三日也將店內所有桌子一一合併,人們圍在了桌邊,討論起子夜藍及深橘提出的問題。

  「我們是可以通行讓墨綠去那邊一趟,但你們要保證他不會作出任何對白城不利的事。」其中一位代表色開了口。

  在子夜藍和深橘還沒想好對應的方法時,另一道嗓音又傳起。

  「還有,你們想過亞羅多會想去那裡嗎?我記得他明年就會離開白城吧?這或許對他來說根本沒那麼重要。」

  這問題奇恩也想過。
  子夜藍正想著應答的內容……深橘無聲地暗下臉色。

  「──我會讓他自願到場的。」要是墨綠那傢伙敢說不重要,別說明年了,明天曼尼爾就把他趕出白城。

  「曼尼爾你想做什麼……」

  「奇恩,我做事能二選一的時候,就只會有二選一。」

  你在開玩笑吧?

  奇恩看深橘那副模樣,怎麼看都不是想和平解決問題的樣子,神奇的是,在場卻沒有任何人、對曼尼爾的主意有進一步的追問。

  「好,既然你們能決定,這邊的流程我們也會解決。」

  「等等,我說──」其餘的代表色們很快又將話鋒轉去別處,直到聚會結束,奇恩根本找不到時機介入話題。

  在深夜回家的路上,奇恩再次問起曼尼爾的打算。

  「你明天就知道了。」深橘隨口落下一句,順帶道別,逕自留下了還杵在原地未回神的奇恩。

  兩位代表色也各自走回了自己的家。


  *


  白日,到處都可以看見、走動的人忙碌於掃起道路上的雪,在白城中的亞羅多也參與著掃雪的行列。

  當裝載畫布的馬車依序步入森林中的步道。
  掃雪的工作也進入了尾聲,許多代表色前往溫暖的辦公宅邸。

  墨綠則是與人潮走往了反方向。

  
──撲通!


  亞羅多隨意在河邊撿起了石頭,河岸邊緣已經開始結冰,有些區塊也慢慢凝固,他往看似還是液狀的水面丟去。

  石頭低沉跌入水裡的聲音陸續響起,亞羅多的思緒也不斷地打轉。
  等到他要離開的時候,那一位送他來這裡的老伯要怎麼找呢?


  「你在這裡啊?」是奇恩的聲音。

  亞羅多往後回頭,看見了子夜藍和深橘。

  在白城外的樹林間,曼尼爾和奇恩用手杖找尋亞羅多,他們在靠近河邊的森林裡觀望了一會,只見墨綠不斷丟出石頭。

  「明年就不在了。」

  亞羅多繼續丟起石頭,他現在看到白城裡的人就覺得煩。

  曼尼爾用力呼吸了一口。

  「曼尼爾冷靜一點……」
  這道深呼吸,在奇恩耳裡彷彿聽到火山爆發的前序。

  「奇恩,這裡是白城外沒錯吧?」

  「是白城外沒錯。」說完後奇恩又直覺地感到一絲不妙。

  「……等等無論發生什麼事,若有狀況你就說你剛好路過,不關你的事。」曼尼爾將自己的手杖扔給了奇恩。


──啪嘰。

  深橘大步向前,踩斷地上的一條枯枝。

  「你聽好了,要討厭白城,也給我瞭解白城後再去決定──」

  轉眼間,映上奇恩眸中的現狀,墨綠根本不打算交談,而曼尼爾抓起了亞羅多披風的領子,深橘再向前一步亞羅多就會落入……河中的懷抱。

  現在不是分析情況的時候!奇恩收回自己的詫異,要上前阻止時,他卻又聽到深橘再次憤恨開口。


  「我可以告訴你有關白城的事,而你,不能做出對白城、與純白代表色的大人,任何惡意不利的事,不然你將失去代表色原有的力量,畫布上記錄過的代表色,就算變明亮也將永遠不被人們認出,包括你想記錄的事跡也將──永遠不被留下。」

  亞羅多被吼地耳朵轟轟作響。
  他看了一眼身後的河面、和正盯著他的曼尼爾。

  「若你有下這種誓言的覺悟,我就告訴你原因,否則往後相似的事情,你只需要閉嘴,直到你離開白城的那一天。」

  ──這是在威脅他和小看他啊。
  總結來說,白城的人們根本不相信外地來的人。

  墨綠深吸一口氣後,他毅然開口。

  「我,亞羅多,用我的墨綠代表色、力量,攸關任何自身的代表色發誓──

  墨綠一字一句地串起誓言,在語畢的同時。
  協議在這強硬的手段中告了一段落。

  雪花及冷風,此時刺寒地刮著奇恩的臉龐。

  「……這樣也行?」算了,反正算是解決了。奇恩吞下了內心無數的吐槽,走向開始正常對話的兩位代表色。

  當日,他們三人走回白城,一名同夥跑來告知他們流程通過的消息。



  

──嘎!


  緊閉厚重的一扇門緩慢敞開。

  幽暗的建築由門引進了外頭的光,霎時多了一道道的敞亮,當關上門,走廊左右的每面牆由接連的拱門組成,高處的彩繪玻璃窗一塊塊不規則地拼湊。

  走進室內的三人,望著輝映而下又時而交錯的絢麗光彩。

 
  「據我所知,從我們家族好幾代聽下來的消息,每位代表色純白的大人,很少主動作畫。」

  而牆面上,掛了一幅潔淨的畫布,曼尼爾停下了腳步。
  畫上漂浮著,高牆上光芒透射而出的玻璃色彩。

  那是上一任白色留下的畫布。

  「他們所思念的人們,幾乎不會記得純白,也因此……在日常中每位純白的大人不會作畫。」曼尼爾對著眼前的畫行禮了一會、奇恩和亞羅多也跟著彎腰鞠躬。

  曼尼爾所知道的,對於大多的純白而言,沒有其他緣由作畫。

  「這些大人本身就是明亮的代表色,也不需要再追求明亮。」

  亞羅多耳邊仍傳來曼尼爾的解說,當他行禮完抬頭一看那幅畫,那片潔淨是純白加上的色彩。

  汙濁的畫能記錄人的心境。
  而明亮的畫布能顯示紀錄的事物。

  墨綠將曼尼爾所說的完全拋在了一旁。

  他的視線全是那純白的畫。
  腦海中浮現了從沒見過的一位純白,他正說著話。







──當我有生以來畫下……第一筆自己的代表色。
  曾想著,為何這世上的人,比起文字,更注重代表色所畫上的畫布呢?

  那又是,持有純白代表色的我,所不明白的事。

  純白所寫下的文字,人們也可以看見,但也僅僅只是文字,不記得純白這一個人,畫布也是一樣的。

  那又是為什麼,人們那麼喜歡畫布呢?對其他代表色,他們可以記住彼此,將像是回憶的片段記錄在畫布上,甚至留下來給他人留念。

  那麼純白所作畫的理由呢?
  無謂的思考,曾讓我掙扎許久。

  漫長的好幾年,在我每日的早晨將畫布變為明亮時,去欣賞人們紀錄的事物,有快樂的、感傷的、團聚的、離別而追思的。

  我曾羨慕地無法正視那些畫作。

  在有一年我忽然明白了,自己其實和他們沒有那麼的不同。
  不管記不記得住彼此,人們各個努力用著自己的方式,留下生命的痕跡。

  在我明白多年想不通的問題時,卻發現自己的時間比別人短暫許多。
  可我並不覺得感傷,想開問題後,反而在日後的時光更懂得去把握。

  時常閒晃到白色的安息之地,看著他們留下的最後一幅畫。
  他們,全留下了很多相似的蛛絲馬跡。

  若有感到幸福的事,就留在畫布中或是牢牢記住吧。

  純白雖然與別的代表色不大相同,但本身就是明亮的我們,可以將那個時刻隨時地永遠留在畫布中,自己所擁有的並不會比別人遜色。

  那位純白的嗓音消失,許多光景又浮現在亞羅多的腦海裡。

  看似節日,那位純白與白城的人們談笑的日子。
  捕捉到難忘的風景,那位純白揮舞著畫筆,也將那些留在畫中。

  春季,那位純白走在路上,目睹了含苞待放的花盛開的那一瞬間。
  炎熱的夏季,他看著天空的鳥群翱翔,想像鳥群沐浴在涼爽的風勁中。

  秋季,不管是在白城還是在其他鎮上,人們忙著囤積糧食準備過冬,而白城的食堂忙著研發新的料理,有效應運當季的食材節省食物。

  熱情的廚師們,總將第一份新的料理留給那位純白享用,有時候太過於熱情,大量的食物讓純白常常吃不消而推辭。

  在廚師們陷入心灰意冷的前一刻,那位純白總是會拿不要浪費食物擋箭牌。

  而冬季,那位純白他賞著雪回想那年的時光,一年又一年地……直到那幅畫所記錄的事到了尾聲。

  
  曼尼爾發現墨綠沉靜在畫中時、就保持著沉默,過了一段時間他與奇恩也發覺亞羅多看完了那一幅畫,墨綠在周圍又尋找別的畫布。

  一幅、又一幅。

  「這就是持有純白代表色的人們嗎……」
  
  寂靜的空間內,亞羅多的聲音更顯得清楚,其他兩人沒有回應,在心中卻各自有了答案。

  「若是看不見白色的人們,看到純白留下的畫布,那他們會看到這些嗎?」亞羅多又丟出一道疑問。

  奇恩搖頭、而曼尼爾回覆。

  「不會,他們只能看見心境的畫布」

  

不然你將失去代表色原有的力量。
畫布上記錄過的代表色,就算變明亮也將永遠不被人們認出。

包括你想記錄的事跡也將──

永遠不被留下。
  
  
  那一句句曼尼爾逼著亞羅多所說的誓言。
  每回想一句再回望那些純白的畫布。

  「這不就……跟我發得誓很像嗎。」

  對一般的代表色來說。
  對於有來往的人會被記得這件事,太理所當然了。

  原本就是明亮的色彩,一直都是如此的話──

  「那不就從一開始什麼也沒有了嗎?」

  「看不到並不代表沒有,比較少人能看得見,純白的畫布還是貨真價實的在我們眼前,就像……現在的懷德大人。」奇恩對著亞羅多所說的同時,再次回想那一年摔在地上的畫布。

  自己的代表色不會被思念的人記得。
  當時的懷德大人才會拿他父母的代表色來代替。

  「還有上一任白色所說的『人們各個努力用著自己的方式,留下生命的痕跡』。」

  雖然不是完全,亞羅多大致也明白了。
  他以為,白城的人們就只有盲目……

  墨綠抬望高處的玻璃窗。

  外頭的雪輕盈飛舞,雪的影子在光折射的倒影上、在這室內的光影上,成為了一片片黑影,仍持續在雪季裡輕柔搖曳。

  或許只是,他們及每個人的目光有所不同而已。






創作回應

ソケノ‧諾
或許等到湖面不結冰的時候,河渡老伯就會出現了吧

「本身就是明亮的我們,可以將那個時刻隨時地永遠留在畫布中」這句話,仔細思考──所以說純白能把當下的景象、不止畫面或聲音,全部都記錄到畫布中,就像亞羅多看到的那樣。
而或許、純白並非完全的純白──同時也是種光的象徵。當白色使用力量時,會吸收周圍的光,同時紀錄乘載於光裡的聲音,也就是吸收了空間的光。但是,有轉換就有耗損,所以當純白使用力量或者取得其他代表色的顏色時,才會讓他們感受到暈眩。
─以上是我的猜測。
2021-12-10 00:43:50
萊桑
看到取得顏色...阿萊好像明白了阿諾問的意思(・ω´・)!!((咦
阿諾問的應該是從吸顏色為出發點推測吧(?) ((不是的話請直接用現實打我的臉。゚ヽ(゚´Д`)ノ゚。
第二季著內容重於 畫布,和代表色在畫布上的現象

還有代表色力量這點,消耗的論點是沒錯,但是消耗在代表色力量
使用力量會消耗但也會恢復(像SP或HP一樣XD)
阿諾的猜測比較像 (我覺得啦XD") 藉由外力(光)---->引發能力(代表色力量)
但目前是,每個人使用代表色力量、和持有力量種類、性質甚至是別的原因,而有不同的影響

在十一章中,奇恩是催眠和牽制,可以主動自發性地去影響別人、亞羅多的緩和也是
--->藉由代表色力量(自身)----->去執行相對應的事物
2021-12-10 11:01:45
萊桑
而光的話,比較偏向於 「目光」能看到所有事物是因為光
尾段的雪景和雪化為影子,是寫下目光的有所不同,也呼應這章的畫裡,因為能看到什麼的目光而畫裡就會看到了什麼,看不到的人們就只有一般的表面,而亞羅多他們可以看到更多事物,還有畫外各自不同的觀點──

當初設定的時候也有將光的一些現象一起想,感謝阿諾注意到這細節ヽ(●´∀`●)ノ
但又會覺得太抽象,所以重點就落於在目光中,一同來觀看不同代表色們所看的事物吧(・ω´・)!!!!((喂!

最後...阿真沒想到我有機會賣個關子了(??)
說到明亮和畫布所記錄的事物的話──有人注意到色彩節的畫布嗎?
.....後頭的劇情由阿萊日後揭曉(*゚∀゚*)((被拖走
2021-12-10 11:07:57
ソケノ‧諾
嘿,應該是以吸顏色為出發點推測的
「藉由代表色的力量去執行相對應的事物」感覺好像理解又不太理解
是指因為擁有哪些目光,所以只能看到那些東西,而一般人什麼都無法看見,所以沒辦法感覺到畫裡埋藏的景象嗎
不同代表色各自看到的事物...的確對我感覺有點抽象( ̄▽ ̄;) 不太明白
色彩節的畫布..記得有被懷德弄亮,阿萊想賣什麼關子wwww
2021-12-10 12:43:42
萊桑
代表色力量 和 目光 是分開來看的
如果以奇恩的催眠是主動催使代表色力量,那也有被動的.............這邊講的有點含糊,因為在想會不會不小心講到後面的劇情所以..........請恕我只說一些ヾ(;゚;Д;゚;)ノ゙(?)

已經公開的文章訊息是 純白的力量主動催使跟 無意識影響周圍都有
還有至於吸顏色的部分...這個事件也要另外個別來看,簡單來說在故事中那是非常理的操作跟其他的現象有很大的差異

目光就是個別所看的,要形容的話就是,看到一顆蘋果,大家都知道是蘋果,但是是哪一種品種的蘋果呢──一些人「知道」;一些人「不知道」那種感覺

每個目光不同也有一些死角(完了越來越抽象了orz")
就是因為抽象,才想說「不同代表色各自看到的事物」來去詮釋,亞羅多知道了他以前所不知道的事,而有了不同的看法
奇恩藉由懷德畫布事件發掘了他以前沒想過的事,以上這些種種目光的前因後果(*゚∀゚*)
有些細節原理越想越打結的話,還是建議觀看劇情可能會比較具體和輕鬆一點

除了懷德將畫布變明亮,那又是為什麼
在色彩節那天,也能讓畫布上的代表色沒有呈現汙濁呢(゚∀゚)wwwwww

──因為是色彩節啊((被打
2021-12-10 13:43:48
萊桑
希望以上回應有給阿諾一些的解惑。・゚・(つд`゚)・゚・
2021-12-10 14:05:51
ソケノ‧諾
嗯嗯,我還是先看劇情好了www 看蘋果的比喻可以懂(゚∀゚ )
等等,原來色彩節的畫布不用懷德就會亮了!? 我沒有發現(゚Д゚≡゚Д゚)? 抱歉,一定是我沒認真看(跪
看來探討力量的秘密還言之過早,等阿萊哪天被大汪撞到突然想寫世界觀的再來看(x
2021-12-10 14:02:10
萊桑
沒關係,因為在色彩節我加了很多細節和熱鬧的場景,還有一堆懷德被惡整(?)的橋段
有些沒注意到沒關係的(゚∀゚)←有故意混淆人的用意(喂!)

主要還是希望給人輕鬆讀裡面角色發生的事,和故事內容,畢竟不是考試不用有壓力啦wwww
有注意到 細節的話當然更好,我會很嗨ヽ(●´∀`●)ノ(???)

第二季的畫布篇章結束,就會切到一些秘密及代表色、力量相關的問題

這故事和世界觀本身就是我的腦洞大開,有人想要去了解和討論我就很開心了
感謝阿諾和我討論故事和細節,超讚巴友(*゚∀゚*)
2021-12-10 14:20:40
ソケノ‧諾
有的有的,謝謝阿萊解說( • ̀ω•́ )
2021-12-10 14:07:36
萊桑
8用客氣ヽ(●´∀`●)ノ ((遞上紅茶
2021-12-10 14:21:39
葉悠慕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很喜歡寫純白的那一段,有種觸動內心的感覺
2021-12-10 14:28:18
萊桑
謝謝大大喜歡那幅畫裡的情境,希望能讓你閱讀得開心(๑•̀ω•́๑)
也感謝熱心支持,阿萊會繼續加油d(`・∀・)b
2021-12-10 18:25:5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