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顏與生》第十一章,明亮精靈。

萊桑 | 2021-10-16 09:32:57 | 巴幣 232 | 人氣 206


《顏與生》第十一章,明亮精靈。



(*此文章的色彩學、色彩原理、顏色與顏料特性相關,為阿萊奇幻風的腦洞大開,跟真實生活原理不符合,可接受再食用*)




  秋末的天空,無聲累積起蒼灰的雲層。
  空氣冰冷又帶點寒風的天氣,白城莊園的門衛們仍在城門口職守。


  「──懷德大人從白城裡逃跑啦!

  因某位白色孩童又擅自離開白城,全莊園的人們都拉起了搜索警報。

  門衛們聽見了莊園內遠遠傳來成群的腳步聲,正往城門口直衝。

  那些門衛們不但沒慌,反而習以為常。
  從以往到至今也不曉得白城中,出過多少次類似的警報。


  「這個月懷德大人跑出白城外,是第幾次了?」一名黯沉的深橘代表色的門衛,問起在城門另一邊的同夥。

  「無數次、很多次,數不清的那種。」哪需要數?反正之後逃跑的次數都會一直增加,現在數也是白數,這名門衛隨意地回答。


  等到莊園裡的巡邏小隊、警衛、隨從全乘坐著馬車,衝出了城門口,門衛們也早一步地識相讓路,讓他們方便直奔丹爾鎮。

  馬車群中忽然有某一輛臨時掉頭,正駕馬的白城同夥,回頭對著那深橘代表色的人喊。

  「曼尼爾!你帶一些閒置的門衛在森林尋找懷德大人,有空的全部充當人手!」

  接獲命令的曼尼爾,立刻拋下門衛守門的工作。


──噹──噹。


  白城裡的生命之鐘響起十二點的鐘聲。
  灰濛的雲層,漸漸被細微的陽光切開,露出藍天原本的面貌。

  「年輕人,白城到了!」

  深秋即將邁入冬季的季節,亞羅多注意到天空的變化。
  明朗的天氣將先前灰死的色調橫掃而去,河面上的色澤也光亮許多。

  亞羅多與船夫看見了在遠方白城,各個湛藍深淺不同的藍屋頂、潔白石面的屋牆也亮起淺黃的光……

  遠方也出現了岸邊的蹤跡,小船漸漸靠上河岸。


  「老伯,明年我再來找你!」亞羅多拿好自己的行李、和手杖並從小船中跳上了岸。

  「明年來找我做什麼?」

  從外地來到白城,通常會經由這條河到來,曾搭過這艘小船的客人,船夫很少再看到第二次,人們大多會留在白城長期居住。


  「明年我就要從白城離開,我也和白城的管事說好了。」亞羅多暫時將行李放在地上,正算起錢包中的銅板。

  「──離開?」船夫驚訝地收著亞羅多給的酬勞。

  偶爾也會出現例外中的例外,少數待不習慣返回故鄉的船夫有遇過、或是偶爾回鄉探訪的也有,但船夫還沒見過,剛來就預先打算好離開的人。

  「年輕人,你多給了。」船夫將手中多一倍的銅板塞回到亞羅多的手上。

  「這是我下次搭船的酬勞,我就先……」

  船夫頓時搖頭,打斷了亞羅多解釋銅板多出來的原因,他仍將銅板遞回亞羅多的手上。


  「現在說還太早,下次真的要搭船再給我吧。」船夫對亞羅多笑著,還拍起他一邊的肩。

  亞羅多默默將銅板放回錢包中,再抬頭時、船夫已經再次拿起船槳,離開了岸邊,那揮著手當作告別的背影,船夫不忘喊出宏亮的嗓音提醒。

  「前面有一座小河橋,走過了之後直往森林!有磚道的地方──路上會有前往白城的路標──」

  越離越遠的船夫他喊得越大聲,最後亞羅多也喊了一句道謝後,他拿起行李走往那座小河橋。


  在那路程不長的河橋上,亞羅多又望了白城一眼,白城是他旅途中的其中一站,他自然不會一直待下去。


──呼!


  冷風吹起他墨綠的髮色,秋末的風滲進了厚重披風的縫隙,他打了一陣寒顫,涼意像是催促一般,亞羅多又重新踏出步伐。

  「──懷德大人!」

  才走下橋沒幾步,森林之中傳出陣陣騷動,他隱約看見眾多的人們在森林中搜索、各個手拿著最上端鑲有彩石的手杖。

  讓亞羅多一眼認出就是白城的人,因為他手上也有一支,這是白城事先送到他家中的東西。

  有幾道呼喊的聲音也漸漸離他越來越近,一股深橘的代表色力量化為了透明的光瀰漫而來……


  「墨綠的代表色……你叫什麼名字?」

  走出來的是持有深橘代表色的人,剛遇到就投出了問題,手杖上的那顆透明彩石,此刻從透明轉成了深橘色。

  「亞羅多。」

  「剛來到白城嗎?代表色力量是什麼?」曼尼爾投出第二個問題。

  亞羅多楞了一下,接連的問題有夠沒禮貌,問別人名字也要說出自己名字不是基本嗎?

  「平靜、緩和。」

  「白城人手正好不夠,我們要到鎮上去尋找懷德大人。」

  他手上還拿著行李啊,在亞羅多周圍,人們持續大喊他陌生的名字、不減的騷動,就算他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從慌亂的程度來看,現在的確需要人手。


  「你說的懷德大人……是有純白代表色的那十歲小孩嗎?」

  既然要找人,亞羅多得先搞清楚對方的身分。
  能讓白城的人們喊出大人的就只有白色了。

  「……注意你的用詞,那位大人叫懷德大人。」

  那有些嚴肅的面容瞬間垮下了臉,亞羅多一時不明白曼尼爾不悅的原由……就是因為這樣,曼尼爾才討厭從外鄉來的人啊。

  竟然用那種口氣直稱那位大人十歲小孩。

  「行李你等等直接放在馬車上,你跟我來。」

  在曼尼爾神色仍是不快地轉身而走時,亞羅多止不住疑問地聳了肩,不久後他跟上了那遠去的腳步。




  正午的暖陽,將街道遍佈起鵝黃。

  丹爾鎮,各式不同商品的攤販,幾個攤位周遭的地板上,多了一顆白色小石子,市集上採買的人們眾多,沒有人注意。

  廣場上散步而行的居民,孩童們玩耍、在空地邊堆出了石頭堆後追逐離開,上頭忽然多了一顆白色石頭。

  鎮上的麵包店飄出的幽香,早早飄散到整條街道,麵包店在外的窗沿也放了一顆白色石頭。


  抬望一眼天空,懷德走過兩棟不同房屋之間搭建起的拱門,他哼著歌。
  在鎮上,他心情愜意的一人獨自悠閒。

  在他彎進了另一條路,周圍隱隱感覺到令他頭痛的氣息,那令他眉心不快的源頭是一間畫坊,從窗邊一看一位老人獨自坐在汙濁的畫布面前。

  他停下了腳步。


  「──啊啊啊!」

  在丹爾鎮的某條街上。
  白城的一名隨從──奇恩,手杖上的彩石忽然變為白色。

  除了彩石,他本人也能察覺到白色似乎就在附近,那成群的尖叫聲與他正要前往的方向幾乎一致。

  奇恩緊握起手中的手杖,立刻拔腿狂奔。

  糟了糟了糟了,那方向是畫坊、再加上一聲聲的慘叫,奇恩只能想到懷德與可怕和殘局。

  「這……怎麼可能。」

  從畫坊傳至門外的說話聲,奇恩衝到了畫坊門口。
  畫坊大門沒有關,因為白城其餘的人比他早一步闖進了這裡。

  畫坊裡人們僵硬楞在原地,驚恐看著明亮的畫布。

  「明亮的……畫布?」奇恩和其餘兩名白城的人不約而同地說起,他們幾乎要把那一幅畫看穿好幾個洞。

  他們三位手杖的彩石都是因為這幅畫才發了白光。

  可惡,懷德大人不在這裡。

  「那位大人逃跑的技巧又提升了啊……」開口的人正是深橘代表色的曼尼爾。

  「曼尼爾,你怎麼會在這?」奇恩問起眼前的門衛,而曼尼爾身旁也帶來了一位生面孔。

  「懷德大人又用力量擊昏不少同夥,因此白城人手不足……連剛來白城的新人我也帶來了。」曼尼爾明顯流露出不友善的眼神,盯向身旁的生面孔。


  「代表色墨綠,名字亞羅多,代表色力量平靜、緩和。」生面孔並不在乎曼尼爾的眼神,悠然地向奇恩介紹自己。

  畫坊裡的人們還沒緩過神來。
  亞羅多見狀拿起手杖,彩石顯出墨綠色,當一陣深沉的綠光晃過,畫坊的人們才收住神情中的驚嚇。

  「……這不可能!畫布的色彩居然自己變明亮了!」其中畫坊中的老爺爺用力地指向那一幅畫,明亮畫布上畫的顏料與老爺爺的代表色相符。

  「我才覺得不可能。」曼尼爾小聲和奇恩唸著,奇恩默默地點頭。

  曼尼爾和奇恩印象中的懷德大人,極為討厭那些原本汙濁的畫布,除了早上每日例行工作接觸以外,懷德根本不會去看一眼。

  何況懷德又自己跑去畫坊,又將畫布變得明亮。

  就算是要躲藏也不會來到畫坊,或者是對畫布下手──照理來說是這樣的。與事實相反狀況,輕易騙過了他們手杖中的感應、及他們自身的察覺與感知。


  「這是,曼尼爾你說得那個小朋友的代表色能力?」
  
  亞羅多仔細地觀察那幅畫,他只有在色彩節及鐘塔旁的迴廊、才會看見這種明亮的畫布。持有純白代表色的人真的有這種能力嗎?亞羅多仍半信半疑。

  「我再說一次,你說話注意一點,那位大人叫懷德大人,也不許質疑那位大人任何事。」

  曼尼爾又一次聽見不滿的發言,竟敢又直稱那位大人小朋友?


  「那位大人的年紀現在不就是小朋友嗎?」

  亞羅多說起看似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問題的口氣,曼尼爾一如往常的撲克臉壓抑下快爆出來的怒氣。

  ──看來這兩個人共事會很麻煩呢。奇恩計畫甩開被當作人際中夾心餅的職位,現在的重點是找到懷德大人。
  
  還有那幅畫。

  「曼尼爾,那幅畫我們要收回吧?」奇恩小聲地嘀咕,他與曼尼爾端詳著那張畫布、再看了一眼周遭的人們。
  
  原本汙濁的畫布出現異樣,畫坊的人們嚇得不清。
  更何況畫坊裡的畫,白城的人們本來就會每日帶進白城中,若這種畫布突然變明亮的消息傳開來會更麻煩。

  他們得先沒收證據才行,正奇恩和曼尼爾眼神之中都有沒收的打算時,畫坊的老爺爺一聲阻止。

  「這三位先生,你們不能帶走這幅畫!」


  「老爺爺,我們只不過比平常早來拿罷了,為什麼現在我們不能拿?」懷德大人處理過的畫布絕對不能隨便外流。曼尼爾為了捍衛這項不能被改變鐵則,話語中也顯得強硬。

  「因為這是──明亮精靈響應我的願望,出現的明亮畫布啊!」
  
  懷德大人是精靈?

──噗!
  
  曼尼爾瞪著在旁憋笑止不住笑聲的亞羅多,就連奇恩也偷偷抿了一下嘴順道裝沒事,可只要一說話奇恩就會立刻笑出來,他硬是保持沉默。

  曼尼爾也很快地發覺奇恩那異樣的沉默。兩個沒用的傢伙。

  他轉頭繼續問老爺爺。


  「老爺爺,響應願望是怎麼回事?」

  「我跟平常一樣作畫,那時候其他人去休息,只有我在……『要是我的代表色能完好的永遠留在畫布上就好了。』我一說完畫布就發光了!」

  曼尼爾和奇恩聽完再次篤定。
  沒有人、畫布又發光,那絕對是懷德大人的傑作。

  「這絕對是明亮精靈!當時沒有任何人,這世上也沒有其他代表色力量能這麼做。」


  有,就有一個人可以。
  他們平常習慣稱呼白色,而持有純白代表色的人就做得到,除了亞羅多、長期待在白城的兩人很想吐槽老爺爺,但卻無法明說。

  畢竟一般人看不見持有純白代表色的人。

  「曼尼爾,那麼……這幅畫,是懷德大人送給老爺爺的嗎?」奇恩開始猶豫收回畫布的念頭。

  誰知道懷德在畫坊使用力量是不是會了耍他們?為了不要讓白城的人們早點找到白色。

  曼尼爾最終還是搖頭。

  「我不知道……但畫布還是必須回收,奇恩。」

  奇恩接收到話語中的暗號,他手杖的彩石輝映起子夜藍的光,畫坊的人們不自覺地神情轉為呆滯。

  「這裡,沒有明亮的畫布,你們也不記得我們三個來過。

  催眠或牽制,奇恩的代表色力量。

  確定人們陷入催眠之中,奇恩仍不能中斷,他使起臉色、連說話輕地轉成氣音:「拿畫、跑。」


  離畫最近的亞羅多小心翼翼地抱起了畫布,墨綠和深橘代表色的兩人先是緩慢地越過人群,還要閃過周圍的畫架、以防腳踹到椅子。

  在他們離門口越來越近,奇恩才慢慢跟上他們的腳步,白城的這三人抵達了門口、確認沒問題時。

  奇恩收起了力量的那一刻,他們一同從畫坊衝了出去、直奔街道遠處的盡頭。

  留在畫坊的人們一個個從催眠中恢復清醒,三人逃跑的騷動讓人們迷糊地看向門口,同時也將明亮的畫忘了一乾二淨。


  除了他們三個,白城其餘的同夥一直在不同地方搜索懷德的下落,在傍晚前他們查到了那位大人的蹤跡,他們的任務完成全員也平安回歸。

  隔日,白城的人們卻沒有料到,在同一間畫坊、同一個老爺爺畫的畫布又出現明亮的狀況。


  「──各位這世上有明亮精靈啊!」

  這次,來不及將新的那幅畫回收。
  丹爾鎮掀起了一陣對畫布許著上頭色彩變明亮的願望。
  
  在傳聞肆起頭痛的情況下,白城那方第一優先要做的,依然是要將經常跑到丹爾鎮的懷德帶回去。

  才來白城第二天的亞羅多,連熟悉白城環境的機會都沒有,連續兩天不斷在找人,今日也在鎮上的他,聽著街道上的人們熱絡提起傳聞。

  「明亮精靈嗎……」亞羅多拿出了一張小幅的畫布,他這些年每日隨身攜帶。

  討論傳聞的人們和他的哥哥一樣
  都對畫布許著、或是許過,希望畫布永遠變明亮的願望。





創作回應

神秘贊助者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有人默默贊助你,願創作能量隨時飽滿!
2021-10-16 18:29:47
萊桑
感謝神秘大大支持,我會繼續加油d(`・∀・)b
2021-10-16 22:13:44
天堂W排隊送錢遊戲
給我一杯卡布奇諾 跟酥皮蛋糕
2021-10-16 18:38:48
萊桑
來了來了,閱讀套餐XDD((放滿桌
2021-10-16 22:14:02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懷德精靈嗎,感覺很萌諾~(ฅ´ω`ฅ)
不過十歲這個年紀被這樣尊敬著,感覺不可能不會逃出去玩,畢竟城內的人都對自己太尊敬而很難交到朋友。
2021-10-16 19:31:29
萊桑
形象落差太大在旁偷笑的奇恩XDD((喂!
第二季會將懷德以往的經歷寫出來,這些經歷造就出,懷德成為逃跑大師還有明亮精靈...((背後來自懷德刺痛的眼神
2021-10-16 22:18:23
ソケノ‧諾
曼尼爾的臭臉不斷顯現在腦海中ww 人家的確是小孩子啊(被守衛拖走
懷德變成精靈了XD
2021-10-16 20:41:46
萊桑
放心,像曼尼爾那樣的守衛 在白城也不是全部,也有分一派一派的那種感覺(?)
奇恩就蠻中立的倒是沒有表示不滿XDDD
有沒有覺得十歲的懷德比較不可怕了呢...((突然響起,來自白色按下的門鈴聲
2021-10-16 22:20:58
ソケノ‧諾
是邀請泡茶的節奏呢www
2021-10-16 23:09:27
萊桑
歡樂頌之喝茶邀約www
2021-10-17 16:57:3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