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顏與生》第十五章,初雪。

萊桑 | 2021-11-29 23:51:57 | 巴幣 296 | 人氣 238


《顏與生》第十五章,初雪。




(*此文章的色彩學、色彩原理、顏色與顏料特性相關,為阿萊奇幻風的腦洞大開,跟真實生活原理不符合,可接受再食用*)




  在白城中的花園裡,那修剪整齊的灌木上、冷天仍盛開著鮮花,走過灌木間簇擁編織的迷宮路徑,抵達至一小塊空地放置了桌椅。

  奇恩邀請了照顧懷德生活起居其中一位的保姆。
  曼尼爾也在一旁,與奇恩面對隔著一張小圓桌的一位中年女性。

  「懷德大人嗎?跟上一任白色個性不太一樣,比起說話是更善於思考的類型……」保姆在思考中用湯匙攪著杯中的熱飲品,隨後也喝了一口──是酸甜的柑橘果茶。

  奇恩等保姆喝完一口後又繼續問。

  「那在這五年裡……懷德大人逃跑的時候,您或是其他人沒有發現嗎?」

  奇恩一直很想問這類的問題,又礙於自己的職位無法過問,這次布厄斯另外派給他任務,他終於可以問起這五年來其中一個謎團。


  「說來慚愧,每一次都有發現……」保姆緩慢放下剛拿起的陶瓷茶杯。

  「但注意到的時候懷德大人早就跑遠了,要做什麼事那位大人自己會有打算,很少來詢問我或是其他人。」說著說著保姆開始低著頭。

  「就算提前發現了,人們也會被純白的力量擊暈……在白城的人們這五年來大概也清楚吧?那位大人想跑出去沒有人攔得住的。」


  奇恩和曼尼爾一同在心中默默的認同,嘴上卻沒說任何話。
  就是因為攔不住才需要大量的人手……

  這一次換曼尼爾問起保姆。

  「那娛樂呢?我們有同夥發現,那位大人似乎是太無聊才一直跑出去。」
  
  「無聊是一定的啊,在懷德大人私人的住所,除了我們這些打掃、打理生活起居大小事的人,還有平日上課學習,除此以外沒有看到與其他人的互動,不過……」
  
  「不過什麼?」曼尼爾仔細聽著內容,話說到一半,他不自覺地拍下桌子,三杯的熱飲品頓時一晃險些撒出來。

  「……曼尼爾。」
  奇恩將其中一杯的熱飲品塞給了曼尼爾,示意他冷靜一點。

  「抱歉,是我失禮,妳繼續說。」曼尼爾重新回想起,奇恩強調過這是休閒的訪談,不能給詢問者壓力,深橘轉移自己迫切想查清楚答案的焦急,緩緩了喝下一口香濃的熱飲調適。


  保姆卻開始有些遲疑,但還是張口繼續將回想的過往一一說著。

  「在懷德大人來的第一年,那位大人有向我們說,想找相似年齡的小孩子一同玩耍,於是我們找了在白城南方小莊園的孩童。」

  奇恩和曼尼爾忽然互看了一眼,在此時他們也想起來了。
  ──這件事奇恩和曼尼爾當年也知道。
  

  「只不過那時從小莊園來的孩童,很少能看得見白色,一大部分是在對話中能看見、勉強說得上話,卻還是太短暫了……」

  來到白城的人們第一個條件就是要能看見白色,在這一同生活的家屬卻不一定每個人能看見,那些人們就只能居住在南方小莊園。

  符合條件和有意願的人才會來到白城值勤。

  「更何況我們看到白色時會覺得壓迫,而來的那些孩童也是,陸陸續續一位又換了一位經常是受到那種壓迫草草收場。」

  那位大人代表色的力量平時就會影響著周遭人,才導致一般人看不見他。
  在注視到那純白的髮色、灰藍的眸子,在認知到是純白、或者被純白盯著的的時候,受到的影響會更明顯。


  在座的三人只知道這些有關純白基本的現象。

  保姆雙手握著溫暖的杯子,越說她越止不住手中的顫抖。
  
  「那位大人大概也覺得……不好受吧,之後也提出中斷了與那些孩童見面的要求,好像也是從那陣子之後──那位大人就會經常頭痛。」

  「這點我們警衛以前有討論過,純白看見其他代表色相關的人或畫布,也會不適,常常頭痛應該也只是症狀之一。」

  保姆聽著奇恩說的話後,露出一絲苦笑。

  「但願如此,也可能是每一任白色的症狀不同,上一任的那位大人並沒有那麼頻繁地出現頭痛的狀況。」


──呼!


  冷風吹拂,他們不約而同端起熱茶喝著、一邊取暖。
  他們是在說這一任白色的事,卻也讓他們回想起許多與上一任的那位大人不同的回憶。

  「話說回來……懷德大人似乎也很喜歡食堂裡的甜點呢,很少看到會有剩下的時候。」

  保姆又將話題轉向了其他地方,他們忽然探討起懷德喜歡哪種口味的鮮奶酪、或是果凍,談話氣氛才慢慢回溫。




  在比五年前,還要久的幾年前。

  在某一天,曼尼爾剛結束了當天門衛的公務,正走在白城中的森林步道,那時的午後忽然下起了一陣雨。

  步道的石磚轉眼間參雜大量的雨水,許多在地面上積起了大小不一的水灘,深橘快速地提起步伐,尋找躲雨的地方。

  濕漉漉的磚道,倉促踩下有好幾次差點滑倒,曼尼爾又轉了念頭,望向森林找起可以躲雨的大樹。

  「這邊能躲雨。」

  在雨中不斷落下的雨水、模糊了那道聲音。
  曼尼爾遲疑了一下卻還是認出來了。

  「──大人!」曼尼爾在遠處就看到了那醒目的白髮,他連忙行禮。

  那位白色一笑,夾帶難以發覺的苦澀。

  「大人,我在這會干擾到您吧?我去找別的地方躲……」

  那時的白色所剩的時間不多了,對看到他人的代表色會更加不適應,曼尼爾為了那位大人著想,轉身就想去別的地方。

  「沒關係,順便和我說說話吧。」
  
  曼尼爾嘎然停止下一秒要衝出去的腳步。

  那位純白已經開口了。他生硬地回過頭來,走到了那棵大樹下,隔著一段距離地站在那位大人一旁。


──嘩啦啦!


  「這力量越來越麻煩了,上次我走在丹爾鎮不小心和隨從走散,才經過而已就讓街上許多人感到不適。」

  曼尼爾低頭聆聽著。
  純白隨著年紀的增長,代表色力量也會增強,對周遭的影響就越大。

  「大人,請別這麼說,是隨從們沒有跟好您。」

  隨從們的存在就是為了保護白色。
  他們手上的手杖,本來就是有效運用代表色力量,不管看不看得到白色人們都會受力量衝擊。

  那些手杖也用來吸收,純白在環境中的代表色力量。
  減少給周圍的負擔和降低純白本人的不適。


  「那時人太多了,隨從們一時被人潮淹沒,連我都有暈眩的感覺,幸好之後他們一下子就找到了我。」

  「那是應該的,讓您落單本來就是失職。」

  萬一讓這位大人落單太久,說不准力量還會爆走,曼尼爾在心中開始計畫,找出那些冒失的隨從……

  「曼尼爾,你對你的工作夥伴不會太嚴格嗎?」這位純白發現低頭的曼尼爾臉色沉了下來,看起來似乎在盤算其他事情。

  「──大人,我只是在說事實。」

  「事實也不至於需要那麼嚴格,最後他們還是發現了我,再怎麼小心難免也會有不是自己意願的失誤嘛。」

  「是您太寬容了,失誤就是失職,請容許我告訴布厄斯管事。」有一個失誤也難免會有第二個失誤,要是一直不記取教訓會怠惰的……

  眼看是改變不了深橘的決定,白城的這些人隨時都為了白城、和持有純白代表色的人著想。

  純白凝望著眼前的雨景,垂下了眼,他不疾不徐地說著。

  「曼尼爾,雖然你是善意,但有一天,需要放下這種固執的時候不要猶豫……這也有可能會傷害到其他人──甚至是下一任白色。」

  那語調與平時一樣溫和,曼尼爾卻不自覺地在心中警惕,他再次面向純白、回到行禮的動作。

  「是的大人──我會記住,並轉告所有同伴的。」

  「謝謝你。」

  同樣是灰藍的眸子,望著那不曾忘的行禮、長年的習慣。
  在日後他不在的某一天,但願不會發生、或是發現得不會太晚。

  深橘繼續低著頭,仍沒有發現純白笑意中的隱憂。


  一晃眼間,新一任的純白出現有五年了。
  在那森林步道中,曼尼爾失神地站在現時已是光禿樹木的林中。

  「這五年來,我,究竟……」

  「曼尼爾?」

  奇恩拿著剛與保姆詢問留下的筆記文件,他聽見了渺小的自言自語,往後一看深橘早就停下腳步、抬望起高聳的大樹。


「若改變能更好,不也是忠誠嗎?」

  奇恩對曼尼爾所說的。


「你說的懷德大人……是有純白代表色的那十歲小孩嗎?」


  亞羅多一開始來白城,也是說事實。
  上一任白色所說的,這些年他到底記得了哪些?

  「我……是錯的嗎。」

  還有保姆今天談論懷德的過往。

  這五年來,他全部都不明瞭。

  「奇恩,你從一開始……從懷德大人來的一開始,就知道了嗎?」

  知道著他們那些錯誤早該改正的觀點。

  奇恩會意出曼尼爾所指的事物。
  子夜藍走向已從抬望樹木收回目光的深橘,好讓對話的音量能夠更清楚。


  「一開始,我並不知道,也以為這樣就好,因為人們大多是這樣想的。」
  
  他們在白城待得太久,有些事情早就深信不疑,甚至不容有半點其餘的聲音去質疑那些觀點,一開始的奇恩就與曼尼爾差不多。

  「自從我看到了那位大人,第一年來剛白城畫的那一幅畫,才開始發現的。」

  「哪一幅畫?」

  「那位大人帶了,自己父母代表色力量化為的顏料……所畫出一幅畫,只塗了一個顏色,後面沒繼續把另外一個代表色畫完,那位大人無法正常畫完。」

  「……那位大人,用別人的代表色所畫的?」

  用自己代表色力量化為顏料,可以記錄自己所想記錄的事。
  若是用別人的代表色意義卻不同,也用來能記錄,但是就只是……

  「我在畫布裡感受到,除了記錄那位大人當下不能直視畫布的痛苦以外,還有更多的思念。」
  

──畫布可以記錄人心、顯示人心。

  記錄著作畫者的人心、顯示作畫者的人心。
  而在畫布紀錄的代表色,則是能記住那一個人。

  但畫布上通常只能顯示汙濁,能記錄的就大多只有人心。
  奇恩推測,當年那位大人還無法全部塗完,若是塗完了……

  那位大人是否想用自己的力量,將那幅一畫變明亮呢?
  但明亮的畫布,對那位大人的目光,或許又太過於痛苦吧。


  「我就說,你怎麼可能會管閒事。」

  突然去幫助一個外來的新人,曼尼爾怎麼想也想不通,一個新來的又怎麼可能輕易改變他們早已定型的想法。

  當奇恩拿那些文件來的時候,又提到懷德大人,那時的他還一知半解。

  「我早就想說這些話了,這些也只不過是……這五年來的有感而發罷了。」

  這五年之中奇恩也無法找到任何機會,能去表達這些話。
  說到底,幸好亞羅多和曼尼爾等人起了衝突,引起了布厄斯的注意。


  「──我就幫你吧,也為了糾正我的錯誤,你的計劃是什麼?」

  曼尼爾為了遵循上一任白色的……不,是為了這一任白色
  
  深橘與子夜藍走在森林步道中一邊討論,逐步走向白城的正門,低溫籠罩了空氣,他們說起的每一句話紛紛冒起白霧。

  陽光勉強在灰雲層中光罩,就算是下午,天色還是那麼的不明朗。
  隨意的一小陣風,就算是一身的輕甲、戴著皮革手套、披著絨毛的厚披風,還是難以隔絕身處的冷意。

  直到,一片片雪花分別輕輕地飄降於,子夜藍及深橘的髮色上,還有一些零星的雪白降落在臉龐,他們才意識到,今年的第一場雪無聲地降臨。


  當年也在下雪。

  奇恩與其他同伴,依照平常的行程巡邏。

  經過了在那位大人私人的住宅附近,忽然聽見有東西倒下的聲音,當時他們十分猶豫,仍硬著頭皮走上前探詢。

  倒下的畫架、灑出的兩個顏料瓶、畫筆。
  還有躺落在雪地中、顏料未乾,有摔到跡象的那張畫布,卻沒有半個人。

  奇恩撿起畫布,而其他同伴收拾好當場雜亂的物品。本該上繳的畫布,子夜藍最終並沒有交出去,而自己保管了起來。

  之後才發覺他想過許多熟識的工作夥伴,卻很難開口提到那幅畫。

  他一直在等,也不時打探起消息。
  等著,懷德大人,有一天會找尋那張畫布。

  卻沒想到捉迷藏的遊戲隨後每日上演……

  懷德大人也像是忘了那幅畫一般。


  「今年的這場雪,又會下多久呢?」奇恩望著飄雪的灰濛天布。

  「誰知道。」曼尼爾回應奇恩不自覺說出來的話語。

  「是啊……今後的事,誰也猜不准。」子夜藍抹開臉上沾到的雪花,而沒抹去幾乎被凍傷的一痕,他們總是想著以往又擔憂未來,而讓最重要的現在一一錯過。

  「我們還得在小莊園邀請人們聚會。」

  探討有關於懷德大人相關的聚會。
  奇恩點名出來的代表色,使深橘陷入另一種懊惱。
  
  「你剛剛說的有一些人可不好請。」

  「所以我才需要你們家族的人脈啊──」

  只有少數幾人,是不夠的,能做得實在是有限。

  上一任白色也希望人們能改變。
  那時的大人,又看到多少人們有哪些變化呢?

  他們在城門附近的馬廄牽出了馬匹。
  初雪剛到來,地面上稀疏的薄雪慢慢堆疊,依然看得清道路上的石磚。

  過去的已經來不及,但他們還有現在。

  循著道路,兩道的馬蹄聲,直奔小莊園而去。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曼尼爾很忠心,可是卻只看得到前任而忽略掉懷德...總算是意識到自己的問題了w
下雪啊...雪的顏色很適合純白,就和銀河一樣噠ヾ(*´∀ ˋ*)ノ
2021-11-30 07:52:01
萊桑
一步一步地敲醒曼尼爾www
隨從:還有像就在天上的白星.....((欸欸欸欸

在寫白城人們的過程很有趣,一同生活在同個環境 有時候會有一樣的缺點
或同樣的遭遇不同結果XDDD 希望小精靈也能閱讀的開心,再次謝謝小精靈的閱讀(*゚∀゚*)!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31dff8e1e8f74b60f529fc7816f9ee60/tenor.gif
2021-11-30 22:38:55
ソケノ‧諾
過了這麼久的時間才開始調查懷德的過去,雖然有點晚,不過還是希望能挽回點什麼呢
在畫布上塗上的代表色,或許也象徵著懷德的內心的寂寞與無力吧(´・ω・`)
2021-11-30 23:54:06
萊桑
沒錯那張畫布紀錄了懷德當時內心的寫照,雖然在現實中看畫也是直觀的
我覺得有些東西人們的直覺 在針對某些事物還是有一定程度的共識,在這故事中的人們都能直接讀懂畫布,才讓奇恩一直耿耿於懷
感謝阿諾的閱讀ヽ(●´∀`●)ノ
2021-12-03 22:18:1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