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顏與生》第十二章,那一幅畫。

萊桑 | 2021-10-22 18:00:07 | 巴幣 408 | 人氣 179


《顏與生》第十二章,那一幅畫。


(*此文章的色彩學、色彩原理、顏色與顏料特性相關,為阿萊奇幻風的腦洞大開,跟真實生活原理不符合,可接受再食用*)




  「亞羅多!懷德大人往下層階梯那邊跑了!」

  子夜藍及墨綠代表色的兩人,在丹爾鎮人煙稀少的地方流竄,奇恩火速狂奔之中一邊朝向亞羅多大喊。

  白髮的醒目色調在亞羅多視線的遠方,墨綠代表色仍大步奔馳,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來白城之前曾被問過跑步是不是拿手的選項……

  為了就是像這種情況來追趕白色的孩童嘛!

  亞羅多剛在內心咆嘯,遠方的白色孩童突然停下了步伐,只要再往前幾步就可以走下階梯,懷德卻轉向路邊的圍欄。

  從路邊的圍欄往外一看,與下層地面的距離有一段可觀的高度。
  難道是跑累了?在兩個人疑惑的下一秒,亞羅多和奇恩的手杖發出了強烈的白光,一陣暈眩也隨之而來。

  亞羅多忍著純白力量乍現的影響,他用精神控制墨綠代表色,稍稍平衡自己的意識。眼看要追上在原地停留的懷德……那身影卻在圍欄上一躍。


  「……喂!」亞羅多震驚地衝到圍欄邊探頭一看,懷德早從自己的掌心散發出純白代表色的力量對向地面,利用力量的衝擊,來減弱降落的速度及危險。

  懷德安全踩向地面,全程過目的亞羅多看得目瞪口呆。

  「這也太亂來了……」
  聽見這聲驚呼的白色孩童,冷冷地瞥了亞羅多一眼。

  「你在發什麼呆──懷德大人要跑了!」

  奇恩從另一邊上層的階梯往下走來,亞羅多的目光還沒從下層的街道收回,懷德發現又有一名白城的同夥趕來,他馬上轉身跑開。

  捉迷藏、今天又是捉迷藏!
  自從這任白色來到白城,奇恩已經玩了五年的捉迷藏!
  
  他跟亞羅多一同在高處的圍欄邊,目睹了遠去的白色。為何一位白色孩童會這麼難抓?奇恩將手杖兩手一握,子夜藍的光從彩石裡不斷湧出──


  「喂!你要做什麼?」今天是亞羅多認識奇恩的第二天,在他印象中情緒穩定的子夜藍,在此時有些不對勁。

  「當然是陪懷德大人玩鬼抓人啊。」奇恩一說完馬上抬手抓著欄杆,從圍欄上毫不猶豫的一跳。

  一大片像是子夜藍的迷霧,先是往地面無聲擴散、襲捲地面,奇恩跳躍著地、翻滾了兩圈、穩住歪斜的手杖直立在地,當他蹲下抓好了平衡又開始拔腿狂奔。

  奇恩在心中賭上這三代以來,在莊園定居的家族名義、與他的子夜藍代表色的名聲,不管抓不抓得到懷德大人,他今天也要努力地抓到懷德!

  子夜藍一溜煙地就消失在亞羅多的視線中,圍欄邊只剩下他一人,眼看是趕不上跑走的兩人了,亞羅多靠在圍欄邊一手撐起下巴。

  徐徐地微風從他臉龐飛過。


  「白城的人都這樣嗎?」

  他自言自語的一邊呆望,在視線轉向手杖上的透明彩石,卻又無預警地閃出非常微弱的透明白光。

  懷德明明跑走了,手杖仍冒出違和的反應,亞羅多躊躇地望著彩石,現在也沒人好問目前的狀況,閒置沒事及好奇心的催使。

  他循著彩石的感應而走。

  鑽進了幽暗狹窄的巷子、重回清冷的道路。
  穿過一扇拱門時、陰影越過,彩石中的白色光芒漸漸轉亮。

  在不起眼的路邊,他找到了白色小石子,那用純白的代表色力量化為的顏料染白的石頭。


  純白代表色的力量處理過的汙濁畫布在外必須收回,那麼這個呢?
  直到剛才之前,似乎沒有人發現。

  亞羅多將白色石頭撿了起來,又伸直了手臂、將手杖向更遠的地方探測,除了對剛撿起的石頭有感應、彩石發出的白光又比剛剛鮮明了一分。

  ──還有相同的石頭。

  摸索、尋找,又一顆。
  丹爾鎮隨處一晃,又穿越一扇拱門、偶爾會見到建築風相同的門道,四周所見的風貌,每每穿越一扇門後變得不大相同。

  走路感到擁擠的人海、無人的空地。
  廢墟的屋宅、別人家門外的花草、店面外的擺飾上……

  時間一久、一個回神。
  亞羅多幾乎忘了走過的原路,身上存放了數量成堆白石頭。

  從天輝斜的橘光,夕陽沉寂在天邊。
  亞羅多發覺下午三點的鐘聲早就響過了,


──噹──噹。


  丹爾鎮上各分部的五幢鐘塔,一同響起六點的鐘聲,夜色早已暗下。

  子夜藍找到了與自己失散的亞羅多。
  兩人的手杖由成堆的石頭讓彩石亮得刺眼。

  「這怎麼回事?」

  奇恩剛結束了驚險的鬼抓人遊戲,白光也照清楚了他臉上的狼狽及詫異,亞羅多拿出了幾顆白色石頭……子夜藍恍然大悟。

  「把這些石頭,全部放原位吧。」

  奇恩的話語一落下,那些白色石頭從動搖的手中落在了地面。




  「真是抱歉,近日白城的突發狀況眾多,你來的第一天就應該安排好住處……」

  代表色淺黑的管事正翻閱桌上的文件紙張,他的話語一時停頓,布厄斯臉上皺成一團,暗自指責著自己。

  他忘了亞羅多會來到白城的事。

  最近要處理懷德跑出白城造成人們強制休息、昏迷者的資料……亞羅多來到白城就被捲進騷動,就連住處也沒有辦理。

  休息室還是由奇恩借出的。

  在沒有公事的時候,奇恩就會回到南方小莊園的家,一方面也顧慮到亞羅多這位新人還沒有申請任何來白城的手續。

  奇恩就將休息室借給了亞羅多,自己另外回到了南方小莊園的家。


  「你決定好要住哪了嗎?」

  布厄斯知道亞羅多在期限之後就會離開白城,這段期間內可以選擇南方小莊園、或是白城有專門提供的休息室及住所。

  「在白城就好。」面對看似嚴謹的布厄斯,在辦公室停留的亞羅多顯得更不自在,他正坐在另一區用來招待客人的長型沙發椅上。

  還有與奇恩一起,辦公室正是奇恩帶著亞羅多來的。

  「那麼,安排你的住所,在奇恩的休息室附近沒有問題吧?」

  「沒有。」兩人回應布厄斯。

  之後一些細節的處理事項一一確認後,亞羅多與奇恩走出了布厄斯的辦公室,他們的手杖自從回到白城後就不再發光。


  「白色的石頭──為什麼要放回去?」

  奇恩帶著亞羅多前往住所,墨綠在半路上終於忍不住一問。

  話題讓他們終止了行走,眼見奇恩一顫的背影,他緩緩轉身。
  沉默使氣氛凝重了幾分,子夜藍環顧中庭的四周,確認迴廊上沒有任何一個人,他才壓下音量凝重地開口。

  「懷德大人的事,少接觸,我才想問你,為什麼要撿那些石頭?」

  「畫布要回收,那些石頭不用嗎?」

  面對亞羅多又一項的疑問,奇恩不著痕跡地深吸一口氣,來減去差點表露出的心情。
  新人就是麻煩,跟當時的自已一樣。

  
  「明亮的畫布是白城的人們要管的職責,而石頭沒有。」變為純白的石頭不是他們該管的事,隨後奇恩又補了一句。

  「你難不成想拿著那些石頭還給懷德大人?」

  是那樣嗎?亞羅多沒有想到後續的事,他對白城一無所知,更別說那純白代表色的孩童了。
  
  「這麼一說,那個懷德大人……」亞羅多想起了畫坊,曼尼爾和奇恩都不清楚懷德真實的想法,心中的疑惑不停滋生,才剛開口的他又陷入遲疑。

  「你沒有其他想問的就去休息吧。」

  奇恩發覺到了亞羅多並沒有打算繼續說下去。
  沒有後續的話語,他們重回前進的腳步,走上迴廊末端的旋轉階梯、又個別走入了自己的休息室。

  墨綠在入眠前,回想將白色石頭放回時,有一顆他故意放錯了地方。

  子夜藍則是在自己房間中望向窗外,當年他也撿了東西,在懷德大人剛來到白城時,那白色孩童親手畫的一幅畫。


  從那天以後奇恩不時會思考。
  代表色,對於這世界的人們來說,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呢?

  他原本是有答案的。

  他還記得當年,白色孩童不適應白城而痛苦的神情……及前任白色交代過話。奇恩閉上了眼,在深夜中又獨自一人沉思。






創作回應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白色的真正用法:閃光彈(X
2021-10-22 20:14:06
萊桑
原來是行動軍火庫wwww(x)
2021-10-24 13:59:06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在夜晚中的銀河、皎潔的滿月柔光,以及天使的翅膀,帶來希望與活潑的感覺,這是對白色的想法
要一個小孩待在壓抑且充滿敬畏的城市,果然還是太不舒服了...
2021-10-22 20:56:45
萊桑
各種矛盾的開始((遠望
2021-10-24 14:06:17
ソケノ‧諾
白色石頭的用意總覺得有點像是已經來過此地的記號,畢竟每次懷得出城都會被抓回去,所以只要再去過的地方放了石頭,下次就可以不用再逛這裡了,不過亞羅多為何故意放錯位置呢
懷得從小就被帶來白城,父母後來又忘了自己,被強迫在這裡孤單的活著真的很痛苦啊..
2021-10-23 12:20:40
萊桑
有著做記號的成分在 XD
這章奇恩的一些思緒 可以呼應到第一章的活著懷德的心境w
2021-10-24 14:07:3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