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顏與生》第二十二章,讚美詞。

萊桑 | 2022-04-17 14:37:05 | 巴幣 284 | 人氣 192


《顏與生》第二十二章,讚美詞。




(*此文章的色彩學、色彩原理、顏色與顏料特性相關,為阿萊奇幻風的腦洞大開,跟真實生活原理不符合,可接受再食用*)




  白日的陽光普照著大地,前陣子的雪片鋪蓋城市、道路、樹叢,那些銀白的景色,由溫度緩慢退去,漸漸看不到雪地的蹤跡。

  在早晚時依然殘留寒意,窗面、及屋頂,或是葉片上經常看見薄薄的白霜,在午時又悄然地消失蹤影。

  「猶如在清幽的早晨,揮灑清晰的小雨──」

  早晨裡的迷宮花園,一眼望盡的全是淡淡的白霧優柔飄散。

  「雲朵落盡悲中流下的淚,毫不保留──」

  瑪吉身為其一的聆聽者。
  她雙手持著備好的手帕默默揪起,那張手帕霎時間皺在了一起。

  「大地由那些忽來降下的甘露,不再死寂,有雨而重生,雲朵重回初始的輕柔,不再沉重──」

  而懷德被安排到矮茶桌前,他的食指差點下意識地戳起桌面,礙於附近聚集的人不少,他將雙手從桌面上移開,避免眾人在屏氣凝神的時刻引人注意。

  「雲朵化為同樣是……固體的鮮奶酪,生命的相遇從盤中巧遇,那酸甜的滋味──金黃的清香檸檬皮,點綴那光滑富有彈性的雪鏡──」

  那陌生的代表色正陶醉朗誦自己親筆寫下的文辭。
  懷德無法終止那些字句在耳邊迴盪。

  自從看了丹爾鎮那些擺放在街上的畫以後,難免會將鮮奶酪和純白代表色聯想在一起,他感到煩躁地望著,擺放在眼前的,鮮奶酪

  「留下了柑橘芬芳,及入口中最美的時光──青澀。」陌生的代表色唸完最後一句對鮮奶酪的讚美詞,向圍觀的眾人鞠躬,立刻獲得來自周圍響徹的掌聲。

  「這真是太美了──」瑪吉含著淚,激動地拉扯捏在雙手中的手帕。

  這對她精心製作的鮮奶酪、加上了不規則切條的金黃檸檬皮,與少許的檸檬甜果醬搭配的口味,是極高的讚許。

  就連她長年的競爭對手阿洛,對這鮮奶酪的讚美詞也忍不住拍起手來。


  向前方觀望人們神情的懷德,一長條方正的矮灌木正好隔開那一排排木製座椅,將他與其他人的活動空間簡單地區隔。

  「……布厄斯,這是第幾位了?」

  「懷德大人,現在正準備輪到第七位,朗誦的人還不到一半呢。」

  這場聚會開始還不到一半,時間卻變得那麼緩慢。

  「接下來參與者的作品名是……」

  懷德逐漸不關心下一個人朗誦的內容,他無聊瞄著矮茶桌上裝飾的花瓶,瓶中裝滿了花,有的兩種、三種的湊在一起整體看似和諧的花色。
  
  當他又看著下一個花瓶。
  忽然發覺到淡色系的花朵中,埋著一朵格外突出的花色。

  灰藍的眸子往附近的樹牆一望。

  「布厄斯,我先暫時離席。」
  懷德已經起身,正準備朝著他所見的方向走去。

  布厄斯沒有阻攔,他對剛踏出腳步的懷德提醒了一句。

  「懷德大人,若是錯過了這場聚會,那麼……之前商討的協議就不能算數。」商討的協議,其中一項是撐過這場聚會,增加白城外出的次數。

  懷德稍微遲疑了一會。

  「結束前我會回來的。」

  「願您能夠如期趕上。」

  布厄斯一邊說著一邊恭敬地行禮送走了懷德。


  *

  白色孩童踩下還算乾爽的泥地走道,圍著走道兩旁的樹牆,飄起來自葉片的溼氣,視野隱隱散佈著淺白,在陽光照耀下又顯得更單薄。

  一邊聞著濕潤葉片的香氣、他朝著明確的方向走往迷宮。
  聽似人們的討論,和迅速執筆、在紙本中書寫的聲響突兀傳出。

  當懷德轉向了迷宮中的另一條路,彎進了另一塊的長方空地──

  「剝下片片似夕陽色澤的橘黃果皮……」

  「片片散溢柑橘香氣,當馨香一時撲鼻、湧入腦門,沁人醒神的美妙氣息卻仍在腦海裡環繞久留……」

  在迷宮花園的兩名園丁,專心地用耳朵捕捉著、遠方依稀能聽見的朗詞聲,他們將聚會的甜點讚美詞一一記錄了下來。

  懷德剛踏入空地。見狀兩名園丁拼命書寫、一邊忘我複誦的同時,他中斷了繼續探望行走的意願,灰藍的眸子再稍微多觀察了幾眼。

  他要找的人並不在這裡。
  懷德回過頭來,繼續朝著同一道的明確方向,走著迷宮迂迴、彎繞重多的路徑。


  「不知道懷德大人參加聚會的情形如何了?會不會聽到一半就中途離開……」

  懷德總算聽到了像是子夜藍的熟悉嗓音。

  依照白色孩童的記憶中,這附近還有一個長方的空地,礙於他現在的迷宮路線,沒辦法徑直走到聲音的來源處。

  「放心吧,我們不是建議了布厄斯,協議中加上了很多有利於懷德大人的項目嗎?」墨綠回應子夜藍所擔心的事。

  「對於那位大人下一秒的決定,沒有人能夠預料啊。」奇恩的語氣中仍沒有消除煩惱,反而有加重的傾向,萬一他們提的主意沒有奏效……

  子夜藍這段期間,已經不想再去布厄斯的辦公室了,總是沒有好事。

  「不過……你離開白城的時間確定好了嗎?」奇恩依照往日的狀況來推測,河川恢復渡船正常行駛的時間點,大概與近日不遠。

  「確定好了,上次布厄斯有托其他的人來轉告我。」亞羅多將能先收拾的行李差不多整理好了。


  目前懷德與那兩人只差了一層樹牆,走道一旁的樹叢隱約看見了整齊的缺口,正是那兩位代表色所在的空地入口。

  懷德二度中斷了前行,他將目光探向樹叢中的縫隙。
  白色孩童看見他們在不同邊,收拾著密集散落在地上的樹枝,看似是從樹叢上修剪下來的。


  「真沒想到……我在白城裡會有送人離開白城的時候。」奇恩用掃帚將樹枝掃成了一團。在白城裡他目前還沒碰過,告別後就再也碰不到面的人。

  「你不用來送我,白城裡不是有很多事要忙嗎?像我這種外人……」亞羅多將成堆的樹枝抱起、再放進獨輪推車中。

  當奇恩又聽見那種奇怪腔調的說話方式,他撐起笑意中隱約藏著不悅。

  「亞羅多,人被討厭不是沒有理由的……」

  「咳哼、反正不用特地來送我。」亞羅多將充滿自嘲的說話語氣全收了起來,在以往旅行時,很少會有人來為他送行。

  「我不是單純嚮往白城而來到這裡的,你們白城的人應該不喜歡抱持其他目的到來的人吧?」

  「那你的目的是什麼?」奇恩這時才意識到,自己從來沒問過亞羅多來白城的理由,他等待墨綠開口,一邊重新掃起樹枝漸漸成堆……

 
  「我有一幅畫,是我老哥留給我的,他同樣在四處旅行,自從他離開老家,我就沒見過了。」亞羅多看向周邊,目前沒有了樹枝堆,他用腳踢起地上剩餘的樹枝,一邊幫忙堆在一處。

  「你來白城是想將畫布變明亮?」

  「原本是的。有一天我在鎮上經過了鐘塔附近的迴廊,剛好看到一面牆擺放著畫布,那裡的人發現我似乎看得到白色,他們和我說白城裡有很多明亮的畫,我才來到了白城。」

  不明亮的畫,亞羅多根本看不出他的哥哥留下的訊息,畫布上的心境大略知道而已。

  亞羅多經常會想……當初還不如留給他一封信。


  「那現在呢?」

  「我以為畫布變得明亮是所有人會高興的事,包括我老哥。可是……把畫布變明亮的人似乎不是這麼想的,變明亮的決定權更不在我手上,想通了以後我也放棄了。」

  亞羅多對於畫布是否明亮,他都無所謂,因為他不能保證在看到明亮的畫布後,能不能完全了解畫布中留下的訊息。

  就算與他哥每天相見的時期,亞羅多往往搞不懂他的哥哥在想什麼。

  「幸好你是這時候說的,要是你剛來白城這麼告訴我的話……」聽到亞羅多來白城的意圖,奇恩在某一瞬間、態度忽然冒出了警戒的訊號。

  亞羅多輕笑了幾聲。

  「剛到白城就表明我的目的,那我一定,馬上會被逐出去。」墨綠在第一天就知道白城的人有多排斥外來的人。當樹枝的累積成堆時,他又抱起了來放進獨輪推車裡。

  「對了,今天怎麼沒看到深橘?」清理樹枝的工作完成了一大半,亞羅多才發覺今天的成員少了一名。

  「他還有其他任務,今天來不了……」奇恩低下頭,目光飄在掃帚刷毛上、看見腳邊沒有可掃的東西,他倉促走到別處揮起掃帚。
  

──噹──噹。


  聽著九點的鐘聲響起,懷德的目光從樹叢縫隙移開。
  鐘聲低沉地在耳邊迴盪,不知道現在朗詞的人到第幾個了。

  懷德張手、望著自己的手心若有所思了一陣。

  兩旁的綠林呼出的霧氣,環繞在他的手中。
  忽然間、在他的左手掌裡憑空飄出一點、一點的淺白爍光。

  懷德將已浮出的淺白光點不斷分裂、縮小,再將渺小光點密集排列……他試著操控純白的力量,讓它呈現像是霧氣一般。

  短時間的練習,乍看之下那些零碎的光點,融在霧氣裡不容易被發覺。


  在懷德的印象裡,亞羅多總揹著皮革製的背袋,被披風蓋住,人們很少會注意到,白色孩童會發現,是因為裡面有一幅隱約會使他頭痛的畫。

  他在意識中下令,催使純白的力量緩慢飄散,追蹤頭痛的來源,那些渺小白光抵達目標周圍,滲入背袋之中,包圍住那幅畫。

  「喂……你的背後怎麼在發光?」奇恩掃地掃到一半,餘光瞄到一直有東西在發亮,他原先以為是樹叢的葉林上反射的陽光。

  「發光?」亞羅多扭頭望向自己的身後一看……

  ──啪嘰。

  有誰踩下了附近泥地走道的樹枝。
  兩名代表色從空地裡走至入口、向外的走道一看。

  沒有任何一個人。
  當奇恩還在納悶誰會經過這裡的同時,亞羅多打開了自己的背袋。

  「……這是怎麼回事。」亞羅多從袋中拿起,自己看過無數遍的畫,變成了以往不同的樣貌。
  
  看到那張明亮的畫,奇恩也睜大了雙眼。

  再明顯不過的答案,但那位好心的人卻不願意露面,奇恩只好用其他的方式來回答,考慮到那一位或許還在附近,他強忍著自己的笑聲。

  「……哼、大概是,明亮精靈,剛好經過了吧。」

  「喔……是明亮精靈啊──」亞羅多不像奇恩能忍笑那麼久,話語剛結束他一時失笑。

  「奇恩,你還記得,那天鎮上的居民……好多人在喊著明亮精靈嗎?」

  「我記得──」奇恩繃起的嘴角撐不住了,兩人的笑聲頓時傳開。精靈的稱號突然冠在懷德大人的名義上,不知道那位大人作何感想。

  「那位純白高貴的明亮精靈……」心願突然被實現的亞羅多,正想著該如何感謝那位大人的字詞。

  「亞羅多,可惜你參加不了下一次聚會,在聚會裡你可以親自朗誦著,感謝那位明亮精靈的讚美詞──」

  若真的寫了相關於懷德大人的讚美詞。
  讓人們多察覺到懷德的優點,奇恩認為也是一件好事。

  此時,躲在遠方的懷德,越聽那兩人說的話,越覺得涼意不斷加重。
  他有些懊悔著自己──早知道,依照以往,擊暈他們就好了


  後續懷德回到聚會裡。
  看著那些人讚美著甜點,與離席前相比,他現在更感到渾身不自在。

  聚會中的座位隨著時間規定,離席的人們愈漸增多,當懷德跟著離場,布厄斯趁無人注意時,捧起某一瓶花一邊翻找著……

  未見尋找的東西,淺黑的老人無聲地揚起笑容。
  將花瓶放回了矮茶桌上。

  那與淺色系花色格外突出的花朵,不知何時被拿走了。

  被拿走的是一朵,鮮紅色的花。









----------待續



阿萊隨談:
此時的懷德還不知道,自己會在好幾年後,
因某一家酒館盛行的讚美詞風潮,火速延燒整座白城,

而親自跑到酒館 沒(ㄒㄧㄠ)收(ㄏㄨㄟˇ) 讚美詞本的故事(X)

等等,我的門鈴響了(゚∀。)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不怕,門鈴響會有小精靈用紅茶與甜點撫平明亮精靈的怒氣(゚∀゚)(x
偷偷幫忙果然是一種浪漫(´▽`)
2022-04-17 17:54:05
萊桑
太好了,一天的和平由小精靈完美開創(*゚∀゚*)www
精靈與精靈對話果然比較好溝通吧──Σ(;゚д゚)我是說懷德大人請喝茶(???)
偷偷幫忙及,他人好意與另個他人的好意 無限傳遞ヽ(●´∀`●)ノ
另外小精靈早安,和阿諾來杯熱紅茶和奶酪與果凍,來場早安茶會吧XDDD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e6a716e7240055052519d9f9f98c0596/tenor.gif ((欸
2022-04-18 10:29:52
ソケノ‧諾
明亮精靈又出現了www
布厄斯很識趣(?) 知道懷德想要什麼(ˊ・∀・)
阿萊要被請喝茶了,坐下和樓上的小精靈還有阿萊背後的明亮精靈一起享用吧(´-ω-`)
2022-04-17 22:11:24
萊桑
明亮精靈的出現時機總是想不到──就跟阿萊的門鈴(゚∀。).....(?)
經過了讚美詞轟炸(??),小小驚喜,在細微的地方發覺XDD
啊啊啊Σ(*゚д゚ノ)ノ太好了,有兩位好巴友一同喝茶享用,阿萊獲得了堅固的和平(・ω´・ )wwww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5e659326c2027e01b2c56a8c6d7908e7/tenor.gif
2022-04-18 10:44:04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阿萊早早,與阿諾、阿萊和明亮精靈一起享用茶會感覺很幸福~(。ˊωˋ。)(乾杯~
2022-04-18 10:56:38
萊桑
乾杯,祝兩位今天整天順利和開心,和平賽高(*゚∀゚*)www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a177639f5b3e94f4899180f4a42b1471/tenor.gif
2022-04-18 13:43:30
ソケノ‧諾
把門鈴拆掉或許就沒事(掩耳拆鈴?
或許阿萊堅固的和平是指被明亮精靈不斷擊暈後被小精靈用喚醒魔法叫醒(ノ∀` )(X
還是心平氣和一起享用茶與甜點吧( ゚∀゚)www
2022-04-18 12:10:01
萊桑
啊啊啊啊啊,我以為我家的門鈴還有水錶君沒事就好了
沒想到,還是遭明亮精靈睡眠加持(?)了。゚ヽ(゚´Д`)ノ゚。((並沒有
沒錯,開心的茶會第一wwwww(ノ∀`*)喝起來!!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c5ff4633e3c5b3a5cf8d78ffb876e66a/tenor.gif
2022-04-18 13:52:0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