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顏與生》第二十五章,懷德。( 第二季,END。)

萊桑 | 2022-05-16 19:44:07 | 巴幣 1382 | 人氣 241


《顏與生》第二十五章,懷德。( 第二季,END。)





(*此文章的色彩學、色彩原理、顏色與顏料特性相關,為阿萊奇幻風的腦洞大開,跟真實生活原理不符合,可接受再食用*)




  
  「夥伴們──我們需要新的改變!

  某一天持有深橘代表色的門衛,在酒館裡像是受到了不明的刺激,說出了以過往完全不相符的話。

  曼尼爾正詳述他的動機時,當時也在場的奇恩,悄然地靠在酒館的牆面、無聲地沿牆挪動腳步,並開啟能夠讓他逃脫的側門。


  過幾日,曼尼爾拿著一疊紙張,那是他與其他夥伴共同列出的內容,當日只要奇恩在路上遠遠看到那深橘的代表色,都會換條路走。

  而深橘平日的搜查,促使在往後的好一陣子,奇恩經常在白城和小莊園的路上險些巧遇曼尼爾。

  ──哐噹!

  終於在某天的食堂裡,深橘將餐盤放在了奇恩對面的桌上,子夜藍若無其事地繃著笑臉,放下了手上的餐具。

  「我先申明,看了那些文件之後,我仍有選擇的權利對吧?」

  「當然有。」曼尼爾回應完奇恩,同時也將那疊紙張放在了餐桌上……

  子夜藍大致過目了紙張上的內容,直到最後一張看完時,他重新把那些翻得有些散亂的紙放置整齊,完好地退放在桌面。

  「內容裡的事,只要有一項被其他人知道,後果會變得很麻煩的你知道吧?」

  「那我會接受懲罰。奇恩,還記得之前在食堂你說的話嗎?」

  ──若改變能更好,不也是忠誠嗎?
  奇恩不會忘了自己說過的這句話。

  「我說的被其他人知道,包括你家族的人們,你確定嗎?」看完紙張內容的奇恩,在酒館時產生的疑慮消去了一些。

  子夜藍再次問起曼尼爾,對於曼尼爾來說,他的家族指出的規則與方針,深橘不曾忽視過。

  「我從別人的話語中清醒時就決定好了。」

  「……下次的聚會我再聽聽看吧,果醬?」奇恩從曼尼爾的餐盤中拿起了果醬,深橘盯著那瓶小奶壺僵持了好幾秒。

  「加吧。」曼尼爾一語落下,眼前手持果醬的奇恩、將金黃的檸檬醬灑在了鮮奶酪上。

  當奇恩來到了下一次的聚會,他在酒館中也發現了墨綠的身影。
  人們討論的途中,亞羅多提議了一項想法。

  「不然,再加一項提倡懷德大人的讚美詞如何?」墨綠話語一出,每個人立即中止了談話,乍然襲來的寂靜又讓亞羅多頓時改口。

  「當我沒……」

  「加上去!」其中一名代表色出聲,壓過了亞羅多的音量。

  轉眼間眾人哄然起了讚美詞不同的點子,將顯現不久的寂靜驅逐、熱絡中的吵鬧使亞羅多剛才將要冒下的冷汗嚇了回去。

  他安心地暗自喘口氣,剛才墨綠還以為自己又講錯話了。

  而在酒館裡聚會的這些人們,日後的每場團聚,逐一地將紙上的內容整理的一次比一次還要完整。

  
  


  白色孩童奔馳著腳步引出身旁的風勁。
  春時的風一天天與燥熱逐漸相近。
  
  去年的時光轉眼橫越而過,同樣的是,懷德仍會無預警地從私人住宅中奔跑而出,在白城裡又引起了不少搜索的動亂。

  懷德除了感受到周圍的氣溫變化以外。
  白城裡也開始出現了不少奇異現象。

  有幾次他在白城展開逃跑的時候,有些警衛明明看到他了。

  第一時間卻對他低頭擺出標準的行禮,腳步轉移到其他方向無視他的存在,繼續喊著他的名字,變成盲目地尋找。

  當白色孩童在某些時候躲在樹叢、或是某個牆角。

  有時碰到幾個正尋找懷德的人們,幾乎到達他所在的位置前,嘎然停下步伐,他們突兀地耳語,對話之中透露從哪個方向走出白城比較快、某些特定的看守地點就算白色孩童直接走出去,也沒有人會攔他……

  懷德深深質疑那些刻意製造出來的把戲。

  到有一天,他半信半疑地前往特定看守的地點,門衛們仍在場守著一方的門道,他真的毫不費力地從白城裡走了出去……

  
  炎熱的夏季,就算停留在一陣風中,依然吹不散氣候蒙上的燥熱。

  懷德從白城跑出的次數明顯降低,隨著氣溫的增高,白色孩童反而常常走至高聳樹林下的影子徘徊,偶爾會在樹蔭下感受到風吹起的涼意。

  「懷德大人。」亞羅多從森林步道的路途中,遇到了獨自一人漫步的懷德,墨綠正在陸上行走、控制手中的牽繩停下了馬車,執行起白城規定的見面行禮。

  當亞羅多重新抬頭時,白色孩童無聲地望著他。

  「隨從連畫布的工作都需要臨時接手嗎?」事實上懷德在這陣子的早晨,時常在辦公宅邸的中庭看見亞羅多,平日裡沒有機會談話,他正好順著這次遇見時問起。

  「大人,我從警衛正式換到管理畫布工作,這下您可以放心,在您跑出白城時少了一名麻煩。」

  「這陣子的確少了很多麻煩。」跑出白城對懷德來說不難,但少了許多追趕的人清靜了不少。

  「你和他們,是一夥吧?」懷德口中的他們,是幫助他平時往外跑的那些人。

  「大人,我不懂您說的意思。」亞羅多字面上否認的話語,而神情中帶著明瞭的笑容,懷德也看懂了表情帶來的答案。

  「懷德大人,您想去白城外逛一圈嗎?時間不長的話只要和門衛報備一聲就行了。」

  白色孩童在白城沒有其他事務安排時,只有無聊。

  「白城外的哪邊?」懷德打聽起外頭的路程,這幾年在白城閒晃、往鄰近城鎮跑,白城的外圍他很少留意。

  「要去河邊嗎?路邊也有樹林又可以一面細聽河水的潺流……」

  墨綠與白色孩童在茂密高聳的樹林下隨意的談話。

  葉林披上了陽光的耀眼色澤,風徐徐地從空中刮出了鳴聲。無數枝葉輕晃搖曳,在風中窸窣模糊了那兩名代表色的對話。


  「懷德大人,在丹爾鎮的時候,您為何突然想看路上的那些畫布呢?」此時的墨綠仍牽著馬車的韁繩、一邊行走,他的左手邊是一片樹林、另一旁則是河岸。

  懷德望著緩緩流動的河面:「當時有想確認的事。」

  「那您找到答案了嗎?」

  「找到了。」

  「您還討厭那些畫布嗎?」

  「從未改變,那是我頭痛的來源。」

  「那畫布除了頭痛來源以外,它對您來說還是什麼呢?」

  懷德止步向前,他思索著並面向了河岸。
  眼前迎來的風景,他不自覺地閉上眼。

  目光,一幕幕入眼,衍生思緒。
  不留神時,環顧四周的景,自己的、他人的、不相干的事物全摻在一起。

  外在的、現實的、無法避免的、意外的、驚訝的、吵鬧的、溫暖的……

  畫布上的、單獨的、數多的、參雜的,汙濁的──

  「當下目視它是什麼,那它就會是那時候的樣子。但對我來說,那些畫布大多是頭痛的來源,它會干擾我的思緒,那些人們紀錄的東西,全會清楚地傳達到我的腦海裡。」

  「大人,我和您看的是同樣的東西嗎……」
  亞羅多聽著白色孩童的回應,貌似超乎了有關畫布的答案。

  「在我眼裡,畫布就是這樣的存在。同樣的東西只限於畫布,思緒會將同樣的東西消化成不一樣的東西,或許在我說這些話的同時,你已經消化成不同的東西了。」

  「大人,您說的沒錯,我聽不懂。」正確來說,亞羅多是難以消化。他前陣子好不容易才了解畫布對於自己的意義……墨綠忽然反應過來。

  「您說的也是,同樣的東西,對於他人來說意義都不同。」

  「我說的正是那個意思。」


  過去的懷德,發覺他人對畫布的看法,與亞羅多的反應一樣、陷入無法理解的情形。像是他的雙親,曾在那些寄來的信紙中寫著。

  當他的雙親看見了懷德。
  許多過往會不自覺地回想起來,一些深刻回憶也來自於懷德。

  他們的雙眼,目睹了懷德的成長過程,從陌生到一步步地了解,像是汙濁的畫布,因為了解而慢慢變得明亮。

  「可有些東西,總甩不掉一些定義,和他人既定的印象。仍有不能改變的事,出生時存在改變不了的代表色、和自身擁有的代表色力量……」
  
  而懷德更是清楚。
  那些記憶對他與自己父母來說,只有短短的四年,早已過去了。

  「因此我的雙親另外給我取了名字,懷德。」

  「另外?」亞羅多聽到了懷德強調的字句有些異樣。

  「懷德不是我的本名,我的雙親,希望我能活出……不被純白代表色拘束的人生,來到白城,我也讓白城的人們稱呼我──懷德。」

  亞羅多牽起的韁繩從手中滑落。

  「……您、是說?等等、您說──」亞羅多接收到唐突的消息,一手頓時將無法完好說話的嘴捂上,在他沉默中短暫地將混亂的思緒冷靜了幾分。

  「──您在跟我開玩笑吧?」亞羅多不覺得懷德會是隨便開玩笑的人,但他已經想不出其他適合表達他心情的回應了。

  而那雙灰藍的眸子轉頭望向亞羅多,不難看出眼底的笑意。

  「若你覺得它是玩笑,它就會是玩笑。」現在懷德說的這句話,的確在跟亞羅多開玩笑了。

  「不會吧……您怎麼能把這項祕密告訴我,我可能會連續好幾天在睡夢中驚醒……」亞羅多以為,在白城他看了上一任白色留下的畫布,就足夠震驚他了。

  「一時興起的玩笑,不必掛在心上。」

  「大人您放心,我會將這件事忘掉的。」亞羅多絕對會努力忘掉的,他可不想真的常常在夢中驚醒。

  「將它視為玩笑,你會忘記的。」懷德不再理會仍處在驚嚇之中的亞羅多,他走向河岸,拿起岸邊的石子,隨手一拋──

  石頭在空中劃出了隱形的弧線。
  它落入河中、泛起水花,引起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扔去了持有重量的石頭,懷德的手中重拾了輕盈。

  「白城外還有哪些地方可以去的?」河岸的風景懷德記下了,其餘的地方他也想觀望一會。

  「懷德大人,您不會沒聽到三點的鐘聲吧?時間再晚的話,白城的人們又要紛紛出來找您了。」四周傳出了鐘鳴,亞羅多將剛才滑落的韁繩牽回。

  「好吧。」懷德今天懶得和白城的人們玩捉迷藏。

  在墨綠引領著路程,他們一步步走回了白城……

  而在鐘鳴未止時,有一名從外地趕回來的代表色,進了城門未將馬匹安置,直衝到辦公宅邸的地點,他急忙下馬,跑到了布厄斯辦公室的門前、敲了幾下門──

  「請進。」淺黑的老人回應了敲門聲,門才被揭開。

  「布厄斯管事,據我們在外地調查了一陣子,外面的鐘塔……」這名代表色向正背對著他、凝望圓拱窗面的布厄斯回報外頭的情況。

  「偏了多少?」布厄斯將話題切入了重點。

  「在某些地區的鐘塔已經──開始損壞了。」

  上一秒傳入布厄斯耳裡前所未聞的情報,讓他生硬地轉過身,平日裡總是鎮定的淺黑老人,此時往日的神情正在驟然崩塌。

  到了響徹的鐘聲從耳邊消散。
  布厄斯腦中運轉的思緒仍舊無法冷靜,他默然地暗下臉色。






---------------------《顏與生》第二十五章,第二季,完。










分享兩首歌,閱讀之後休息一下吧(゚∀゚)b





阿萊隨談:

又來到一季的收尾了,第二季的篇幅比第一季稍微多了一些

前期的劇情個人覺得比較陰鬱一些,對我來說寫得也比較吃力
中期和後期總算是ㄎㄧㄤ回來了一些呢((欸!

《顏與生》第一章 到現在二十五章,內容其實超乎了我原本要寫的東西
寫第一章的時候是去年四月,到至今的五月,這一年我也改變了不少想法

加的東西跟當初也比較不同,從自己的想法再來是融入角色
我似乎看到了滿多不同的東西(無法形容w)

剩下的,我再整理到後記裡
這次應該就不會只有專寫懷德的抱怨大會了(喂!)


再來是劇情 有時腦補卡死 還需消化的部分……
總而言之,第二季沒有常態更新不足的部分,我很抱歉。゚ヽ(゚´Д`)ノ゚。

不過與第一季時完結的心情相比
第二季寫下了滿多計畫之內的內容、預料之外的結果,對我而言有滿大的收穫

再來就是第三季的部分……我想也跟上次一樣,會先暫停好一陣子
整理一下大綱劇情等

也想寫一下不同主題的短篇
我跟這群代表色相處太久了,其他主題的書寫方式我可能要再回血一下(゚∀。)(??)



最後,還是要感謝,創作期間有時來訪觀看,或是長期閱讀的大大們
希望這故事的第二季,能帶來一些良好的奇幻風旅程!(ノ∀`*)www

再次,非常感謝您的觀看!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看到酒館與革命忽然虎軀一震,以為曼尼爾該不會要和某個小鬍子畫家一樣要征服世界了ww(歷史梗)
雖然都是畫布,可是在一般人與懷德眼中帶來的感覺果然不一樣吶(´・ω・`)
阿萊這陣子辛苦了,和阿諾與大汪一起躺在沙發上放鬆吧~ヾ(*´∀`*)ノ
2022-05-16 20:14:54
萊桑
放心,那是「星河下的低語」的前身是和平又熱愛讚美詞的小酒館www
不過我還是把一些文詞改一下好了,忽然覺得畫風不太對Σ(゚ω゚)...
懷德觀看畫布比較不同的原因,也有牽涉到代表色的力量,這部分的細節在第三季還在規劃中!
也感謝小精靈每回的閱讀ヽ(●´∀`●)ノ 大汪暖爐的加持下,祝小精靈好夢好眠!
2022-05-17 01:25:37
紳士之夜
所有的進步,起源於正視自身的不足。既然已經看到不足的地方,就嘗試改進,直到獲得不同的結果為止。

又一章節完成,本豹除了表示恭喜,也期待您在短暫的休息中,繼續獲取來自外界的養分,並將其轉化成精彩故事的一部分,帶給讀者更多驚奇體驗。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205/51a2f0c4674a5485b9efcb8a15a805e1.JPG
2022-05-16 23:31:38
萊桑
我會的,一直寫到改變為止(゚∀゚)b

也很謝謝海豹君一直以來的觀看,和總是提供療癒的海豹圖片
上次提供的google唸文大法,我覺得滿實用的,尤其是抓到漏字和字有時候錯位的部分w

這段期間我再試著摸索其他方針,抓好更新速度,及探索看看新的東西!
希望下次能帶給海豹君不同的或是驚喜的奇幻旅程XD!
也祝海豹君晚安!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205/05c8110eb0963a88b54ef3291cc51316.JPG
2022-05-17 01:40:54
愛摸魚的醬卡☆
第二季完結啦!!(灑花
突然發現阿萊從第一章開始已經更一年了(!?
感謝阿萊每次都認真地更新!!(((o(*゚▽゚*)o)))
加油!!永遠支持!!☆*: .。. o(≧▽≦)o .。.:*☆
2022-05-18 16:13:19
萊桑
好耶,是恭喜的灑花啊ヽ(●´∀`●)ノ
一年過得真快,下次我得想辦法追著時間跑更新才行(ノ∀`*)wwww
不客氣,有讀者的交流與鼓勵也讓我越寫越起勁,也要感謝閱讀這篇故事的醬卡d(`・∀・)b
我會加油的、感謝支持(ノ∀`*)wwww(開心中) 也祝你創作愉快及天天開心!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0d50568b81227657f32f08fb85fe249c/tenor.gif
2022-05-19 12:46:43
『。』
骯,恭喜完結!
雖然不是每一集都有follow
不過《顏與生》透過各種色彩展現性格和心境的手法每次看了都能讓我學習到由外至內再向外展現的描寫技巧
萊桑加油,認真創作的創作者一定支持的!
祝第三季生產順利[e34]
https://c.tenor.com/uYC9pvlZZncAAAAC/happy-taiga.gif
2022-05-19 17:11:58
萊桑
感謝句點的觀看!
沒關係,能抽空來閱讀就請接受阿萊的感謝吧(ノ∀`*)wwww
文中有讓觀看的人留下什麼或是想法,我想也是我的收穫之一吧ヽ(●´∀`●)ノ
因為有時不知他人觀看的想法,感謝句點的用心閱讀與留言!
我會加油的,創作一同加油吧,祝我們日後寫作都順利。:.゚ヽ(*´∀`)ノ゚.:。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54b58470b229e3414e2710946162c225/tenor.gif
2022-05-20 21:26:51
ソケノ‧諾
講到加讚美詞,沒人會不同意的啦(・∀・) 最不能接受的大概只有懷德,看來阿萊又有茶可以喝了(੭ ᐕ)੭?
曼尼爾的決定、奇恩的躲藏加上亞羅多的讚美詞(咳、不是w),484要發生什麼政變了

恭喜第二季完結~
最後留了很多伏筆的感覺ww 祝第三季產文順利
2022-05-20 20:32:12
萊桑
一名持有純白代表色的孩童,在日後將被讚美詞無數衝擊
直到前往讚美詞大本營都還降溫不下的熱忱風潮.......ヽ(✿゚▽゚)ノ((──叮咚!
我想不是我家的門鈴,可以無視(欸)
紅茶每天都有得喝,不用擔心wwww(??)

留了很多伏筆,意味著 阿萊的大綱草原等著阿萊前往除草一一理清 (大綱除草員已上線(?))
第二季之中 也感謝阿諾長期觀看,每回的留言都讓我HP大量回血(゚∀゚)
祝我們有個愉快的周末,讓我們無視門鈴聲(?),紅茶乾杯 (*゚∀゚*)旦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a177639f5b3e94f4899180f4a42b1471/tenor.gif
2022-05-20 21:42:0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