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Doujin小說】刀劍亂舞『維新記憶』-山村

秋楓過客 | 2022-01-22 19:30:00 | 巴幣 6 | 人氣 67


 

        
        
        腳步在山路中行走,眼睛四處探索奇特的東西,應該說看看有沒有什麼好玩的東西?
        「主人,底下有村莊。」國峻轉過頭說。跟隨他的手指看見有處小河邊聚集了一處小村莊。
        「主人,要不要去哪裡買點東西?順便休息一下。」
        休息嗎?
        確實要休息一下,畢竟走山路也過了好幾天的時間。
        起初走山路是想要體驗山中的感覺,不過食物走了這一趟山林,應該所剩不多,況且距離宇都宮還有段距離,至少還要翻一個山頭才會到達。
        「嗯,那就這樣吧。」
        跟隨國峻的腳步來到村莊外圍,發現村莊有自守隊,進去還得說明來這裡的原因。
        感覺有點麻煩呢。
        不過算了,畢竟要補充食物所以硬著頭皮上吧,以及順便在當地的旅舍休息一下,解除露宿野外疲倦感。
        厚君跟山姥切兩人先去尋找旅舍,畢竟走山路的這段時間,都是山姥切在背旅行箱,所以叫他們先去休息比較好。
        走在街道上,發現這個村莊其實蠻大的,從山林間的角度來看並不大。
        在市集中買了一些乾糧以及肉乾還有一些米粒,畢竟還要在山上度過一兩天的時間,所以要在這裡買好東西。
        準備好後走回聚首的地方,厚君帶著我們走到旅舍,在旅舍休息的這段時間,好平靜,好和平,宛如前些日子發生的事情就像不存在一樣。
        坐在桌前喝著茶水,厚君告知他要修練,所以跑出去外面,山姥切一人先去睡覺,螢丸與國峻兩人跑到街道上遊玩。
        本來想跟他們去,不過身體感覺有點累,所以還是待在旅舍裡面休息。
        過了一段時間後,厚君回來拿衣服再次去洗澡,看見厚君拿衣服後感覺身上有點黏黏地。
        「厚君,等一下,我跟你一起去洗澡。」站起身拿起衣服說,厚君站在門旁等待,等腳步來到身旁才說:「大將,你怎麼突然想要洗澡?」
        「沒有啦,只是感覺身體有點黏黏地,況且明天過後就要再去走山路,且還有要在外露宿幾天,所以就想難得有機會,就多洗一下。」
        一邊說話的同時一邊跟隨厚君的腳步,兩人走到浴池裡面,躺在浴池中享受著泡澡的樂趣。
        突然草叢中竄出一小團黑煙,然後黑煙膨脹起來從中跳出一名身影,兩人見狀馬上離開浴池。
        「厚君,你先去穿衣服,這裡由我來。」說完後一拳擊向黑煙。
        身影被這一拳打向往後,見拳頭有效後,想再來一拳時,一把長刀從面前出現,臉旁趕緊閃開。
        鏗鏘!
        短刃阻擋長刀,但是眼睛注意的不是刀,而是人身上的衣服。
        「厚君,你穿這麼快?」說完時,長刀轉一圈劃開一道防線,厚君擺出戰鬥姿勢說:「大將你先去穿衣服,這裡由我擋著。」
        「厚君,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奇怪?為何腦袋會糾結在這種問題上?不過厚君為何穿衣服這麼快?
        「大將,你快穿上浴袍!」厚君一邊阻擋長刀的攻勢一邊說。
        抓了抓頭髮轉身走到浴池外的換衣間,穿上浴袍後跑回浴池裡,發現長刀壓制著厚君打。
        「我來幫你!」說完後金鍊從法印中出現,突然聽見屋簷上的聲音,轉頭一把長刀向自身落下,趕緊閃開但同時抓住長竿往前將他整個身體往地上摔。
        偷襲!真是不知好歹!
        生氣同時抽走長刀並順勢長竿擊中他的身軀,然後翻手刀刃要斬落時發現手中的長刀不見。
        什麼!疑惑又更加生氣,一拳直直打他身軀,這一幕讓厚君十分訝異,可這一擊沒能讓黑煙消失,只能暫時讓他無法動彈。
        「厚君!小心。」
        伸手將他往後拉,因為剛才的視線轉變,讓對方有機可趁。
        一刀揮斬落空,趁機採住他的長刀,然後一拳正中他的臉龐,他整個身體往後倒。
        而在同時間房間內一把長刀落下,但刺中只有被單以及床鋪。
        山姥切手持刀刃說:「打擾我睡眠,去死吧。」
        街道上鏗鏘聲不斷,長刀、短刃、大太刀在接道上不分你我,國峻與螢丸對眼然後紛紛上前斬眼前敵。
        浴池邊雙長刀都無法得逞,兩條身影揮舞手中長刀,然後虛晃一招消失眼前。
        接著在房裡與街道上的長刀似有感覺,也虛砍一刀消失國峻、螢丸和山姥切眼前。
        「又留一身汗了。」拉著浴袍的領子說。
        厚君看著背影說:「大將,謝謝你。」
        「說什麼謝。」轉身摸了摸厚君的頭。
        汗水從髮尾流下順著臉的輪廓;滴落身上衣服上,不經手順著臉旁慢慢擺在他領結上。
        「大、大將!怎麼了?」厚君臉頰泛紅著說。
        輕輕地撫摸他的頸部說:「你也流了一身汗。」
        「大、大將,沒關係的。」厚君撇開臉旁說。頭慢慢靠近他的臉旁說:「你怎麼了?」
        「大、大將你臉靠太近了。」厚君害羞地低下頭。
        啊!發現自己有點侵犯道他了。
        「抱、抱歉。」轉過身。
        厚君搖了搖頭說:「沒關係的,大將,我們再洗一下澡吧。」
        點了點頭後突然身後傳出一句說:「厚藤四郎,你對主人做什麼?」
        「國峻,咦!?你怎麼一身髒兮兮的模樣。」注視著他臉上的塵灰,國峻一臉無神的說:「逛個街遽然被偷襲,看來我們已經被他們注意到了。」
        「被他們?」
        「是的,就是那群怪物,所以之後做事要小心。」國峻說完後他身後螢丸抱住他說:「別說這些沉悶的話,還有別擺出認真的模樣,事實上你根本就沒計畫,不是嗎?」
        「啊~是啦,是啦。」國峻舉起手說:「計畫,還是算了,不過主人還是要小心喔。」
        「你們在說什麼?」山姥切批著白布走入浴池外的地板上。
        「山姥切,浴池裡不能帶白布啊!」走到山姥切面前準備拿走白布時,山姥切抓住白布說:「不要拿走,不要拿走!」
        碰!
        爭執中雙人滑倒,雙唇緊貼著對方,山姥切驚愕地推開對方並注視對方,然後下一秒站起身拿走白布跑出浴池。
        「呵呵,主人你壞壞喔。」螢丸與國峻在後面笑說。
        轉過頭看著他們兩人說:「你們兩個!」
 


創作回應

白煌羽
辛苦啦
2022-01-23 17:23:25
秋楓過客
感謝
2022-01-24 15:24:0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