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Doujin小說】刀劍亂舞『維新記憶』-山賊

秋楓過客 | 2022-01-16 19:30:00 | 巴幣 2 | 人氣 55


 

               
       
        滴答滴答,雨依舊下著,他的心情依舊好不起來。
        一路上詢問他的心情以及提供好吃的東西,還不時撫摸他試圖的給予溫暖,總感覺自己做這些都是多餘,因為心情只有自己才能夠調適,旁人只能輔助一些。。
        不過看著他的臉龐,總覺得為他做得不夠多,不夠好,突然國峻從後面抱住。
        「怎麼了?」轉過頭看著國峻,國峻趴在肩膀上說:「主人,你最近對山姥切太好了,害我有點忌妒。」
        「國峻,不要緊的,畢竟我沒能保護好他的主人,這是我的錯。」
低著頭拔起一塊滿頭往嘴裡塞,國峻見狀張開大嘴希望喂他,如他所願拔了一小塊往他嘴裡塞。
        「像個小孩子。」山姥切在一旁開口說。國峻一邊咀嚼東西一邊說:「啵啵啵啦啦。」
        「你們在做什麼?」螢丸在火堆旁看著兩人說,山姥切撇開臉旁看著洞穴外的雨水不言不語,厚君一手抓住國峻說:「你這樣大將他會很困擾。」
        「才不會呢。」國峻看著臉旁,臉上露出尷尬的笑容說:「其實有點不太舒服,畢竟剛剛淋了一身濕,現在衣服還沒乾,所以黏黏的不太舒服。」
        說到這裡時國峻慢慢鬆開手說:「對不起,主人,對不起。」
        「呵,國峻下次記得就好,不過山姥切你的口氣也要稍微改一下,好嗎?」說完時看著山姥切,山姥切站起身準備走出洞穴,馬上站起身拉住他說:「你這是做什麼?」
        「沒有。」
        手將他轉過身說:「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要走入雨中。」
        「又沒關係。」他毫無表情的說。
        搖了搖臉旁說:「有關係。」
        「這不關你的事吧?」他毫無在乎地口氣令人感到厭噩。
        手打了他一巴掌說:「怎麼可能跟我沒關係,我可是你的主人,要照顧好你。」
        「你不用照顧我,我並不承認你是我的主人,還有你不用這麼關心我,不用這麼愛護我,我不想要你的照顧,你的關心,還有你的愛護,我不需要,不需要!」
        他說完後轉身跑入森林中,他的反應令眾人感到驚愕。
原來對他的溫柔,對他的照顧,造成他心中這麼大的壓力以及沉重。
        腳慢慢跪下說:「螢丸,我是不是做錯了?」
        「是啊,主人你做錯了,我們只是武器,你只需要把我們當做武器看待。」螢丸拿出火堆中的番薯,將其剝成兩半。
        一半走到面前說:「主人,這給你,趁熱吃。」
        「螢丸,謝謝你。」接過手咬下一口。
        溫暖的感覺從肚中竄上逼走寒冷,單單熱番薯居然有溫暖心的作用,真是不可思議。
        「等一下他應該就會回來了。」螢丸咬上一口番薯說。
        轉過頭看著螢丸:「真的嗎?」
        「嗯,因為刀魂沒辦法離寄主太遠。」螢丸一邊吃時一旁國峻緊盯著他手中的番薯,螢丸嘆了一口氣後剝一小塊給國峻,厚君走到身旁說:「如果大將你不放心,我可以現在去找他。」
        「不、不了,這或許可以讓我跟他彼此冷靜;也說不定。」低著頭吃番薯。
        
        外面的山姥切漫無目的的走在山林間,這時一把箭矢從身旁竄出,山姥切見狀馬上閃躲開來,這時一人從草叢中出現,山姥切趕緊拔出刀來抵抗。
        兩人互打之間兩條繩索套住山姥切的手腕,山姥切見狀雙手往前一拉將草叢中的人拉出,這時從樹上跳下一人壓住山姥切,而數個身體馬壯的人壓在山姥切身上,讓他無法動彈。
        他抬起頭看著來者說:「你們是什麼人?」
        「我們啊,我們是山賊啊,將他帶回,感覺應該可以賣不錯的價錢。」男子轉過身帶走山姥切。
        
        平靜的心情忽然感覺到刺痛,轉過頭看著國峻與厚君說:「快去找山姥切。」
        「怎麼了?主人。」國峻不明白地看著。
        解釋,來不及了。
        站起轉身跑處森林中,厚君與國峻在後面跟隨上,而螢丸做在原處說:「路上小心。」
        以不知穿過多少樹木,只知如果現在不追,那他就會消失在面前。
        利用刀魂與審神者之間的契約;快速地尋找到山姥切的所在位子,快要接近時發現有數條人影在身邊蠢蠢欲動。
        可聽見倒落聲發現國峻與厚君前來幫忙,停頓下來的腳步繼續追擊,而前方的人也快速想要離開。
        絕不能讓你們離開!
        心中這麼想時,一個拳頭打在壯碩的男子頭上,男子往前傾斜暈倒過去,一旁抬著山姥切的男子停下腳步,而另一旁的數名男子也停下腳步。
        「你、你們!」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手抓住最後一人的領結,舉起的拳頭不斷地顫抖,雖然知道對方已經昏迷了,但還是想要揮下去。
        最後沒有打下,收起拳頭背起山姥切說:「下次不可以離開我喔,知道嗎?」
        緩步走回到洞穴中,螢丸看著回來的身影說:「回來了?」
        「是啊,我們回來了,謝謝你,螢丸。」放下山姥切說。螢丸攪拌著湯說:「可以喝嘍。」
        「嗯。」
        一人舀起一碗,趁熱地喝完湯,雖然中途舌頭被燙到不少次,但大家仍開懷大笑。
        剛剛的意外宛如沒有發生過一樣,而山姥切醒來後不斷道歉。
        大家擺了擺手都說沒關係或者是沒事,這不就是最單純的互助嗎?
        雨慢慢結束,陽光透過白雲照射大地,刺眼的陽光映入眼簾當中。
        「好啦,繼續上路吧,大家準備好喔。」轉過頭看著國峻、厚君、螢丸以及不久前加入的山姥切,山姥切抓了抓頭說:「對不起。」
        「山姥切沒關係的,大家沒有介意,只是下次可不能隨意亂跑喔,知道嗎?」
        他點了點頭說:「好的,我知道了,對了,厚君你身後的箱子讓我背好了。」
        「喔,謝謝。」厚君將旅箱遞給山姥切。
        螢丸與國峻笑說:「這樣好像大人背小孩的書包。」
        「螢丸、國峻別這樣說。」
        「沒關係的,主人。」山姥切露出淡淡笑容說。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