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Doujin小說】刀劍亂舞『維新記憶』-君夢

秋楓過客 | 2022-01-23 19:30:00 | 巴幣 4 | 人氣 60


 

               
        
        山村裡發生的事情,讓使自我警覺加深,畢竟何時會遇到他們也說不定,可這種日子要持續多久?
        感覺好累喔~好累喔~不想繼續,可已經答應他人了。
        經過宇都宮城的幾個外圍村莊,發現越靠近宇都宮城村莊就越來越大,且熱鬧的程度遠遠比在會津城還要好。
        本來想轉過頭問國峻,但國峻好像從山村那一刻開始,就不太想理會一些事情,看來對於這個主人有點失望吧?
        「國峻、螢丸你們兩人別走太遠。」對著遠處的他們喊說,他們兩人轉後頭說:「好的。」
        說完後便站在原地等待匯合,可才剛匯合又自顧自地向前看喜歡的東西,然後又到處跑有時還消失在眼線中,然後又突然跑出來說哪裡有好吃的,哪裡有好玩的等等。
        總之,經歷山村那一趟,國峻與螢丸兩人感覺就像小孩子到處玩耍,毫無管較可言。
        不想跟他們到處跑,於是讓厚君跟著他們,而自己跟山姥切去到附近旅舍借宿休息,之後請山姥切去到匯合地點帶領國峻他們來到旅舍。
        日陽西下一天要準備過去了,希望今晚不在有人打擾清眠。
        不過,不是他人打擾清眠,反而是身旁人打擾睡眠。
        啪啪啪!
        一腳一腳踹在身上以及臉上,爬起來的身體怒視著身旁兩人。
        真的很想罵他們,但罵了又怎麼樣?睡姿又沒辦法改變。
        啪!
        腳底板貼在臉上。
        「啊~算了!」
站起身時發現原本睡在對面的山姥切不知跑去哪了?左顧右看後見山姥切把自己捆成一團到一旁角落睡覺,且睡得不亦樂乎。
        不知他是害怕?還是他的睡姿也這麼難看,唉~為何他們就不能好好睡呢?
        等等!厚君呢?
        看向山姥切旁邊的床鋪,發現上面沒有人,抓了抓頭說:「這麼晚了,他會跑去哪?」
        雙手放在袖口裡,緩步走出房間,當經過中庭時發見刀劃過風的聲音,跟隨聲音來到中庭,見到穿著一身正裝的厚君站在中庭裡。
        他的手不斷遞揮舞手中的短刃。
        「厚君,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睡?」
        厚君轉過頭看著來者,突然被嚇到一樣往後退說:「大、大將,你怎麼起來了?」
        「厚君你怎麼了?」伸手摸了一下他泛紅的臉頰,他低著頭說:「沒、沒事。」
        「沒事?那你怎麼這麼晚還在練習?」
        他搖了搖頭說:「沒有。」
        「說真的,厚君你太努力了,有時像國峻或螢丸他們那樣放輕鬆一點會比較好些,不過可別像山姥切那麼沒禮貌比較好。」
        總感覺山姥切很討厭自己,自從第一次見面就拿刀恨不得砍下頭。
        唉~
        「大將?」他露出擔憂的模樣。
        啊~好可愛喔!
        伸手抱住他說:「厚君,你好可愛喔。」
        「大、大將,你怎麼突然這樣?」厚君被嚇到整個人往後倒,整個人將厚君壓倒在草地上,厚君露出細白地頸部,領口間隱隱透出的鎖骨,宛如叫人將他衣領解開,釋放出誘人的肌膚。
        吞了一抹口水,感覺自己為何會這麼想,不對厚君他‧‧‧‧‧‧他為何這麼可愛?
        「大、大將。」虛弱的聲音棉棉延長進入耳中,半睜半閉地雙眼誘導著手輕輕撫摸他的臉龐,他閉上雙眼說:「大!」
        他慢慢睜開雙眼注視著眼前人說:「大將。」
        他是男生,他是男生,他是男生,沒錯,他是男生,但為何控制不了自己的手?
        輕輕地從髮尾尖順著臉旁摸至嘴唇,他粉嫩地嘴唇輕吐說:「大將,你‧‧‧‧‧」
        尚未說完手指便在嘴唇上輕點了一下,臉旁露出微微地笑容,雙眼注視著厚君徐徐呼吸而挺起的胸膛。
        另外一隻手撫摸著厚君的胸膛,他起初有點緊張,但慢慢睜開一隻眼看著眼前人表情,沒有要傷害自己的模樣,於是睜開另外一隻眼。
        感覺很奇怪,很奇怪,可是卻不討厭。
        「厚君‧‧‧‧‧‧。」單手輕輕撥開他的瀏海,他羞澀地閉上雙眼,但這時雙唇碰觸到東西,但他不敢睜開,因為怕睜開會喪失這股溫柔,害怕睜開雙眼對方會跑掉。
        可雙眼仍慢慢睜開,突然出現在面前的是一個枕頭,他驚愕地爬起身,發現自己身穿著浴衣。
        有點小失望地低著頭,嘆了一口氣,這時身旁傳來聲音說:「厚君,怎麼了?睡不著嗎?」
        他驚愕地看著身旁人,退縮身體以及肩膀說:「沒、沒事,大將。」
        「是嗎?那早點睡喔。」伸手拍了拍他的頭說,然後倒頭要準備回去睡時,他穿進被窩裡說:「大將,我可以跟你一起睡嗎?」
        「厚君,怎麼了?難道你做噩夢嗎?」看著他埋在被窩裡的臉龐,他竄出頭說:「沒有,只是想跟大將你一起睡,可以嗎?」
        「可以是可以,不過會感覺有點熱喔。」
        他搖了搖頭說:「沒關係。」
        「那就睡吧。」突然另外一邊感覺有東西鑽進來,掀開另一邊的棉被,見國峻也跑進來。
        「主人,我也想跟你一起睡。」國峻露出燦爛地笑容說,這時想起跟他一起睡的下場,不經打一身冷顫說:「不要,你睡樣很難看。」
        「怎麼這樣?」正當國峻鬧脾氣時,感覺到頭頂有股視線,抬起頭忽見一張臉龐靠自己很近,近到大眼跟小眼之間只差毫米。
        螢丸笑著說:「我也要。」
        「我才不要,你跟國峻兩人都睡姿很難看。」拒絕兩人,兩人卻硬鑽進裡面,打鬧間突感腳底一股殺氣湧上,頭往腳底處看,一個人手拿著刀刃說:「我、要、睡、覺!」
        「山姥切,冷靜一點!」
        刀刃插下雙腳急忙收起,國峻與螢丸抓住被子說:「我要跟主人睡。」
        「拜託~你們能不能讓我好好睡覺~!」
        抱怨中聽見一旁笑聲,厚君露出燦爛地笑容:「哈哈哈哈~」
        厚君笑起來很可愛呢,不過現在不是注意這個的時候,在房間內一邊逃刀刃的追殺,一邊躲開國峻與螢丸兩人爭被的舉動,突然厚君從後面抱住腰間說:「我最喜歡大將了~。」
        這句話讓所有人停下動作,只剩下倒下的兩人,然後緩緩轉過身,伸手摸著厚君的頭髮說:「我也很喜歡你,厚君。」
 



創作回應

白煌羽
辛苦啦
2022-01-23 21:10:30
秋楓過客
感謝
2022-01-24 15:23:5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