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Doujin小說】刀劍亂舞『維新記憶』-情亂

秋楓過客 | 2022-04-23 19:30:01 | 巴幣 4 | 人氣 77


 

               
        
        「好好休息吧,主人。」國峻將身上的人放下並蓋好被子。
        猛然雙眼睜開,口中說出國峻不明白的話語。
        「心跳指數已降至五十、四九、四八、四七、四八、四七、四六、五十、六十、六九、七五、八五、九十、九十、九十,正常值下能維持生命,呼吸一分十、九、八、九、十一、十二、十三、十三,可維持生命,血壓一百一、七十五正常。」
        雙眼再度閉上然後就沒有睜開,一旁國峻驚愕地看著眼前人說:「這是怎麼回事?主人,你醒醒啊,醒醒!」
        搖晃著身體,受不了搖晃的身軀慢慢睜開雙眼,然後舉起雙手,啪的一聲打國峻臉頰並說:「別吵,我想睡。」
        雙手放下眼睛再度閉上,國峻見狀驚愕地說:「主人,你到底怎麼了?不要死啊~。」
        國峻不斷地搖晃眼前人的身體,突然單手舉起握緊拳頭一下,重重地擊再對方頭頂。
        「國峻不要吵,別以為我喜歡你,你就可以胡搞瞎搞,我要睡了。」說完拿起棉被躺回床蓋身上。
        剛剛說了什麼?喜歡他?怎麼一出口就亂講,怎麼會這樣~?
        國峻摸了摸頭頂說:「好痛,不過主人你剛剛說什麼?」
        「沒說什麼,我要睡了。」
        呼~還好他沒記得,不過突然間感覺好害羞喔,拜託~為何被那個人影響呢?雖然他說他是自己,但、但他怎麼會知道戀愛呢。
        不對、不對,這絕對不是戀愛,絕對、絕對沒有喜歡上國峻,沒錯,沒有喜歡。
        「那主人我先去幫你換水,等我一下喔。」國峻說完後站起身離開房間。
        臉龐從被窩中冒出,呼~吐出一口大氣,後腦躺在枕頭上。
        喜歡嗎?
        搞不清楚呢,喜歡的感覺,究竟什麼叫做喜歡?
        喜歡跟愛情有什麼差別?定義就在哪邊?
        想著對方的臉龐,他的笑容、哭臉、生氣、無奈、燦笑還有無時無刻關心他嗎?是這樣嗎?
        真的喜歡國峻嗎?真的嗎?
        臉頰紅潤,雙手不自覺地將被子遮住半張臉,轉側身體雖然大腿有些刺痛,但還是可以忍受。
        真的喜歡他嗎?
        第一次的親吻就是給他,那時的感覺好神奇,不討厭且喜歡那種感覺,不過接下來跟其他人訂下契約時,卻沒有感觸很深,這是為什麼呢?難道是真的喜歡他?
        所以才會這麼在乎嗎?
        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
        果然不知道。
        餵食的湯匙在嘴邊放入,張開的嘴巴咀嚼著口中食物,但雙眼緊盯著眼前人的臉龐。
        真的不知道為何會喜歡他?明明在路上遇過優子姐、川子、惠乃還有小梅,不對,小梅不算。
        他們三人都展現出不同的女性魅力,但動不了心;刺激不了感覺,就像一顆石頭掉在地上,不會發出聲音,也不會震動任何東西,只是安安靜靜地掉下。
        算了,別想了,倒是最近的記憶怎麼會模糊呢?還出現有造假的情況,實際情況與記憶出現了摩擦,這一點怎麼回事?還有必須在意的事情。
        為何他會說要坐出選擇?難道他早就預料之後發生的問題,如果再次遇到絕對要問個清楚,感覺有點累,趕快睡吧。
        停止思考沉靜在睡眠當中,不知道有多久沒有這麼安穩睡覺了,實在很不想被吵醒,但生理時鐘敲醒了腦袋,緩緩睜開雙眼爬起身發現肚子有點餓。
        轉過頭看著國峻睡著的模樣,不經伸手撫摸他頭髮說:「謝謝你。」
        然後緩緩站起身,雖然很痛但肚子餓總不是辦法,勉力走出房間這時碰到走來的山姥切,山姥切見狀快步走到面前。
        「主人,你為何不休息?要出來呢?」
        山姥切抓著手。
        笑著看著他說:「就肚子餓。」
        「肚子餓可以跟國峻說啊,話說他人呢?」山姥切走過身邊打開房門,低著頭看見國峻躺在床鋪上正當要開口時,一雙手遮住他的嘴巴說:「山姥切,別叫他,他很累,你帶我去吃飯就好了。」
        山姥切點了點頭,然後抱起身體,看著他說:「山姥切,不用這樣,我可以走。」
        「不行,這樣對主人你腳比較好。」
        他走的一路上不少有宿客走過,別人看到心中不經害騷起來。
        哀~真想叫山姥切將自己放下,但看他堅持的模樣一定百分之百不會放手。
        走到餐廳時他放下,坐在椅子上時想到,為何不去山姥切他們的房間吃飯就好。
        沒錯,這樣就不會怎麼樣了,不過算了。
        坐在椅子上等待菜餚送上,因為山姥切已經點好了,這時螢丸他們走入餐廳並走到身邊。
        「大將,你還好吧?」厚君開口問。
        伸手摸摸他的頭說:「沒事,不用擔心。」
        「山姥切,話說怎麼沒有看到國峻。」螢丸走到山姥切身旁,山姥切正當要開口時,伸手阻止他說並回覆螢丸的問題:「他很累,所以我叫他休息。」
        「原來如此。主人,你沒有受寒吧?」鯰尾坐在對面說。
        搖了搖頭說:「沒有。」
        「嗯,沒有。」骨喰不知哪實來到身旁,並伸手摸額頭,轉過頭看著骨喰說:「別把我當小孩子啦,我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
        「這可不行喔,要好好照顧身體,因為你是我們的主人。」骨喰臉上揚起一抹微笑。
        看著他的笑容不經露出一抹笑容說:「好~我會照顧身體,不過‧‧‧‧‧‧!」
        「主人~!」
        國峻匆忙跑來並一臉想哭的模樣。
        見狀舉起手拍了拍他的頭髮說:「怎麼了?」
        「主、主人,你怎麼醒來不叫我!」國峻沉下臉龐,雙手將他臉托起說:「沒有,我只是不想吵你,還有謝謝你。」
        親吻他的額頭,旁人見狀都一臉震驚。
        「主、主人!」國峻一臉發紅地往後倒。
        「啊!啊!啊,怎麼辦?山姥切。」
        山姥切搖了搖頭。
        「螢丸。」
        營玩笑笑地離開,而鯰尾拍了拍骨喰說:「我們先去點餐吧。」
        兩人離開身旁。
        「厚君~。」
        厚君背起國峻說:「我先送他回房。」
        這時菜餚送上來。
 
「請慢用」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