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Doujin小說】刀劍亂舞『維新記憶』-溫床

秋楓過客 | 2022-01-29 19:30:00 | 巴幣 2 | 人氣 62


 

               
        
        「哈~」疲倦地打了一聲哈欠,腳步搖搖晃晃地走到宇都宮城外不遠處,發現有一群人正在排隊,轉過頭向國峻他們問:「這是在做什麼?」
        「我想應該是進城吧。」國峻憑著平常思考回答,螢丸舉起手擋住一些陽光說:「好多人喔,主人,我們要不要去旁邊休息?」
        抓了抓臉龐說:「還是等明天在來?」
        互相看了彼此一眼後,點了點頭,然後在附近村莊在休息一晚,隔日在來到城門前路上時,發現仍然排一條龍,且試著排隊時,發現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但隊伍卻沒有行進。
        接下來兩三天仍然持續這樣的情況,心情上有些受不了,於是請國峻、螢丸他們兩人先前面看一下,過一段時間他們兩人回來。
        「主人,前面有兩三的商團在做檢查,我們要繼續等?還是在去村莊休息?」螢丸提出問題,搖了搖頭說:「不了,在這裡等。」
        等到太陽快要西下時才輪到我們,然後憑著從惠乃寫的入城信,很快又順利地進入城中。
        等待太久的緣故,太陽已經沉沒在海平面下。
        現在要找人不恰當,可找旅館會有些困難,畢竟走進蠻多商團,所以要找一間旅館有空房,事實上有些問題。
        現在又沒辦法出城,因為進入後守城的士兵就將城門關起,看來是會津城發生的事情,使他們十分小心。
        聽城內的人竊語,這樣的情況是自從會津城出事後便持續到現在。
        「先找旅舍吧。」疲倦地雙眼一睜一閉,但找了段時間後發現仍找不到旅舍,眼看過到宵禁的時間,只能默默地去到旅舍問看看是否有馬房可以借宿?
        一家一家的拒絕,沒想到馬房也被旅客佔領,難道要在城市中露宿街頭?這一點還真悽慘,有錢也住不到地方。
        正當無奈的時候一名男子走到面前說:「請問你們在找旅館嗎?」
        「是啊,難道你那邊有房嗎?」向他提問時,國峻拉了拉手後對著男子說:「不了,我們不用。」
        「國峻?」
        「螢丸我們是不是看到那邊有房間?」國峻轉過頭看著螢丸,螢丸一臉俏皮地說:「是啊,主人,走吧。」
        「喔喔,是喔,那謝謝你的好意。」腳步跟隨兩人離開男子身旁,然後國峻嘆了一口氣說:「還好沒被他騙去。」
        「國峻怎麼了?」對國峻說話時,螢丸上前說:「主人,你也有點警覺心好嗎?」
        「怎麼說?」
        搞不懂他們在說什麼?
        「話說你們說的房間在哪?」對著兩人詢問時,一旁山姥切說:「主人你真的很沒警覺心。」
        「怎麼連山姥切也這麼說?」轉過頭看著山姥切,這時厚君上前到面前說:「大將,找到房子了。」
        「找到了?」
        四人轉過頭看著厚君,厚君一臉驚愕地說:「是、是啊,我剛剛問了一下旁邊的餐廳,是否可以借宿一晚?結果那邊老闆很大方的說可以。」
        「喔,在哪?」
        厚君抓了抓頭說:「跟我來吧。」
        跟隨厚君走沒幾步路就到一家餐廳前,厚君敲了敲緊閉的門扉說:「老闆,不好意思,我是剛剛跟你借宿的厚藤四郎。」
        這時從門後傳來老人聲音說:「來了~。」
        木門打開一名老爺爺站在面前說:「喔吼吼,真是年輕的小伙子,進來吧,要先洗澡還是吃飯,看你們一臉疲倦的樣子,要不要先吃飯?」
        熱心的老人呼喊房內的妻子,妻子走出來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說:「歡迎、歡迎。」
        老先生、老太太兩人熱情的款待,讓我們措手不及且深感溫暖,且他們兩老不斷地向我們詢問外面的世界是怎麼樣?因為他們兩人很少出去旅行,所以才會開餐廳希望能望能夠聽到旅客們的故事。
        我們跟他們提了這段時間遇到的事情,有時好動的國峻與螢丸還站起身表演起來,在打鬧間卻惹到山姥切,山姥切站起身追逐他們的模樣,讓兩位老人笑的不亦樂乎。
        他們開心我們跟著開心,在這一晚宛如家族聚會般的模樣。
        家族‧‧‧‧‧‧家。
        「唉啊啊,我該去洗碗了。」老太太站起身準備洗碗,厚君也站起身說:「我也來幫忙。」
        「不用了啦。」老太太笑著說,厚君遷起她的手說:「這是我應該做的,畢竟你們收留了我們,不然今晚我們不知道要去哪裡睡才好。」
        聽到這番話語不由自主地站起身說:「我也來幫忙。」
        「大、大將,不用了。」厚君說話同時,老太太驚愕地看著眼前人説:「唉啊啊,失敬失敬,沒想到是將軍大人。」
        「我不是啦,只是他喜歡這麼稱呼我,老太太,你不用緊張。」拍了拍老太太的肩膀說,老太太鬆了一口氣說:「嘛,真是的,嚇了我一跳,老人家可不能這樣嚇呢。」
        「抱歉、抱歉,對了我還沒說,我叫無,單名無。」
        「無先生?」老太太疑惑地看著眼前人。
        點了點頭說:「是的,無,單名"無"」
        老太太臉上揚起一抹笑容說:「呵呵,這還真是好名子,如果我‧‧‧‧‧‧。」
        老太太沉下臉龐,眼眶中泛著水光。
        「怎麼了?」低頭看著她,她搖了搖頭手指撥撥眼睛說:「沒、沒事,啊!對了,洗碗洗碗。」
        她轉過身繼續往廚房走去,我們兩人也跟隨老太太的腳步走到廚房,順勢跟她一起洗碗,洗完後回到客廳發現老先生不在。
        「老先生呢?」
        山姥切轉過頭說:「喔,他先去睡了。」
        這時身後的老太太打了一聲哈欠說:「那我幫你們準被床鋪。」
        「喔,不用了,給我們一條白布就可以了。」轉過頭對著老太太說,老太太搖了搖頭說:「這可不行,等我一下。」
        「那我來幫忙。」厚君跟隨老太太的腳步。
        看見厚君這麼幫忙,回頭看像躺在木板上的國峻與螢丸,不驚嘆了一口氣說:「如果你們能夠向厚君就好了。」
        「主人,如果我們向厚君,這趟旅程就不好玩了啊。」國峻燦爛地笑著,螢丸附和地點點頭說:「是啊。」
        「你們喔。」
        是啊,有你們這趟旅程不顯得無聊。
 


創作回應

白煌羽
辛苦啦
2022-01-29 20:42:33
秋楓過客
感謝
2022-01-31 13:42:4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