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暴露:三個單兵

Komi ʕ •ᴥ•ʔ | 2022-01-08 11:31:42 | 巴幣 152 | 人氣 200

完結序盤
資料夾簡介
在鬥毆橫行的千代目中學,大部分的學生都擁有將幻想化為現實的神奇力量「異力」,但只有少數人能夠善用它。



    翌日中午,千代目中學的食堂人潮爆滿。圓香慶幸自己機警地佔了位置,先搶先贏。今天她的左右兩邊難得有了同伴,右方的森永玲手撐下巴,吃一頓免費的飽餐,餐券又是由圓香貢獻,不來白不來。圓香記掛著要和福本破冰,硬拉著福本來聚餐。福本雖百般不情願,最終仍是動搖了,半推半就答應與圓香、與玲吃飯和解。

    食堂的學生認出他們仨是鬧得雲祭會場面目全非的、鼎鼎有名的一年級生,其中以福本的事蹟流傳最廣。福本貴為少爺,不計形象地當眾批評了玲,外界全聚焦在福本不合時宜的舉動。別班同學辛苦將近一個月的成果,最終淪為陪襯他的配角。同班的、不支持福本的人,背地裡責備他的任性毀了美麗的回憶,本該璀璨的青春紀念冊,蒙上了一層灰暗。「那個三班的福本,存心想出名是吧?我們可不想國中就成名。」

    「仗著家大業大,學校難道是他家房地產?我都不敢承認我和他同校!」

    「喂,他偷看我們了啦......噓,保持低調。」

    玲倒淡定地舀著蛋包飯,一盤扒過一盤,不看他的體態,還真會以為他是個大胖子。「一人做事一人當,福本若里志同學,相信你體會我被羞辱的感受了。」

    「你行得正坐得直,我會指責你嗎?要不是彩瀨同學,你別想我和你同桌。」福本的手「啪」地甩往桌子。

    「好了啦,兩位,火藥味太重囉。阿玲,你學識淵博,能不能幫我鑑定一下這個物品?」

    圓香說著便取出紫檀木盒,玲接過去,鎖緊眉頭,腦袋有點打結。「喔,這叫嘎烏盒,把它視為小型佛龕比較容易理解。它是西藏人的一種配飾,裡面裝有佛像,便於隨身配戴。表面滿新的,是有人送妳的嗎?」

    「我打跑了一隻異形,異形遺落下來的。整件事光怪陸離的,那個異形坦白,福本的魚怪大鬧吉倉的時候,他在旁邊吸食異力,他體虛所以專吸別人的異力,我聽到覺得這天理難容。他招認自己煽動過福本。重點是,這異形講說扣掉福本引發的、大量魚類聚集的異變,尚有四次異變。我們不應該盡快預防嗎?」

    玲挑起單邊黑眉,「嘖嘖」回應圓香。依圓香的能力,擊退異形恐怕有困難,他雖對圓香的說法存疑,但不急著反駁。「妳不要道聽塗說,那傢伙能預測異變?」

    「按照物種進化的步驟,首先是魚,魚正好是福本所變。如果每一步驟新出現的動物,代表下一個引起異變的異形,擅長變的是那種動物,魚、青蛙、蜥蜴......啊,接著我們需要提防的,是能夠變出青蛙的異形!」

    福本長嘆一口氣:「小姐,妳乖乖念書吧,妳的推理欠缺邏輯。」

    餐桌前的電視機播映了全新的報導,福本財閥與名牌包大廠「亞維西」聯手推出的魚皮提包,在發布會首次露面。亞維西的執行總監表示,非常榮幸結合財閥所養殖的魚,完成一個令人驚豔的作品。

    「此為亞維西被集團收購後,首度受訪。問及對日前聖露斯法諾的暴亂有何觀感,福本財閥和亞維西均持堅定的立場,承諾將效忠政府,不遺餘力。」

    「太好了呢,福本同學,你們家財閥的工作很順利。」圓香拍手稱道,像是她自己獲頒獎項一般,真心地說著。

    「收購」兩字牽動了玲的興趣,他關注起漁村改建案背後的勢力。福本財閥承包建案,可它卻沒有建築相關的業務,規劃、興建住屋的工程應是外包的。玲平時甚少探究精品包的領域,亞維西遭併購的新聞,他一無所知。

    他朝手機輸入「亞維西,併購」搜尋,從破碎的訊息片段歸納出,亞維西公司去年由私營改成公營事業。「大概是記者口誤了吧」,玲搖了搖頭,點進亞維西的官方網站,往下拉。

    網頁底部標註「我們的夥伴」,放了七、八個知名的商標,多數是餐飲相關,商標的組合似曾相識。他拿出漁村建案的文宣,上頭說新屋落成,住戶可於這些餐廳享有優惠,正是網站底下那七八個知名商標所指的餐廳,一間不差。「那天我和音羽看的棕櫚行館裡,也有這群餐廳。」

    「棕、櫚、行、館」,玲另開視窗,在搜尋欄打上。

    「它的前身是『鐵線蓮大飯店二號館』,交由傑尼斯集團經營後,易名為棕櫚行館。」

    閱讀著介紹詞,玲決心跳回亞維西官網再檢查一遍。

    「喔,這就對了,傑尼斯旗下的旅館有很豐富的美食,那些餐廳是固定班底。」圓香道。

    「班底......」玲感到線索正快速的連結成網,下拉至剛才的地方,才發現自己遺漏了一個商標。這商標不同於其他商標,它自成一列。

     Jenness。傑尼斯。

    文字的排列如下:

    我們慈愛的家主
    傑尼斯

    刷新的介面裡,玲無意間瞥見一則文章:「亞維西於今日確定併入傑尼斯......」

    他想起圓香提過的、吉倉民居的牆上遭塗抹的壁畫。壁畫內容是一名疑似彩瀨光夫的人物屠殺鯛魚,並兇殘地剝除魚皮。若畫的主角真是彩瀨光夫......圖畫中魚所流的鮮血彷彿構成一條條線,往某點收束,串連起餐廳,串連起亞維西;串連起財閥,也串連起圓香、福本與他自己。

    所有證據指向一個對象。

    玲停止呼吸,稍稍換了口氣,直接於網路百科查詢「傑尼斯」。

    新的介紹詞出現了。「傑尼斯是一間大型跨國企業......(下略),兩年前,它正式躋身國營企業的行列。」

✙✙✙

    午休時間,安柏主任找圓香等三人來教務處問話。主任背著手,擺出威儀,瞪視著罰站成一排的三位學生。學校費盡心思籌備的祭典大會,被他們攪和得佳節氣氛蕩然無存,安柏實在不想多言。

    罵呢?學生擺臭臉。不罵呢?以後教不動其他同學。安柏的磁針在罵與不罵間搖擺許久,好吧,該履行教職人員的責任了。

    「福本若里志同學,令我最失望的,就是你!高橋老師推薦你當致詞代表,我們信任她的眼光,讓你上台,你卻在那講一堆大逆不道的話!講台不是給你發動革命的,你對得起我們所有人嗎?你自己說!你脫序的種種行為,我會一條一條究責。」

    他率先向福本興師問罪。安柏其實驚嘆於這小孩短時間內鼓動多名同學公然反抗的才能,若福本正確地使用自己凝聚人心的能力,可有一番作為,偏偏事與願違。上頭施壓,安柏不得不將這件事結案,扮黑臉吃力不討好,天曉得會不會加深與學生的隔閡。

    安柏主任誦讀了福本的罪狀,接下來矛頭指向玲。「森永同學,你身為班級幹部,連一個小小的福本也管不住,還隨著他起舞?你該做的是先穩定班級的秩序!我不管高橋老師要換掉你還是怎麼樣,你覺得你回應福本的言論是在挽救局勢,殊不知你製造了一個更大的笑話,越弄越不堪!你乾脆閉嘴,給福本自由發揮。知不知道你跟福本的私人恩怨,鬧得人人皆知?」
玲的臉灰了一半:「報告主任,我也是愛著班級的啊......」

    「我話沒講完,你頂什麼嘴?你期初測驗的分數名列前茅,你的管理卻一塌糊塗,庸才兩個字聽過沒有?你就是庸才!」

    主任喝了口水,喘喘氣,擦擦汗,手撐著辦公桌沉澱一會兒。

    到妳了。玲以眼神暗示圓香。

    「還有,彩瀨同學,我真的搞不懂妳跳出來制止福本的理由,妳害福本一個人的作亂,變成全場的焦點!再說了......」

    玲為捱過漫長的訓示時光,轉移了注意力。安柏今天穿的格紋長袖棉衫,汗漬清晰可辨,先不說格子的線條因為他的贅肉形變得多嚴重,玲對著安柏中年下垂的兩乳極力憋笑,這矮胖的老男人急需胸罩支撐他的胸,才不至於給學生看笑話,保健室老師也不會一看到他就羞澀得想鑽洞。安柏肥胖的臀部比女老師的還翹,幾乎要撐破了褪色的吊帶褲,由於體型,褲帶快鬆了,褲筒存在隨時滑下去的危險。

    「福本同學,罰你寫三千字的悔過書與改善計畫,此外你得做一個月的勞動服務。我每周盯著你,你別想抵賴,認真幹活!」

    宣布判決結果後,教務處的天花板忽然鬆脫了一塊下來,打開了一個聖龕形狀的凹口。一女子由上方跳了下來,著地並單膝下跪行禮。「我叫蛙居知世,應約來你們學校做交換生。我有個大膽的要求:請先讓我和彩瀨圓香單獨談談,她對我姐姐,平野晴美見死不救,我有話相告。」

    圓香腦袋裡斷掉的線路全接通了,平野同學傷重不治,這位少女是平野同學的妹妹。「當時我真的沒辦法,我不是故意的......再說,平野同學姓平野,妳們兩個的姓氏不一樣吧?」

    「妳認不認錯!」

    安柏主任出聲了:「這位交換生同學,有什麼事放學再講。況且妳上來咬定彩瀨同學沒救妳姐姐,彩瀨同學也受到了莫大的驚嚇。顧及安全,我不能讓我的學生獨自與妳一個校外生會談,更不容許有人欺凌她。」

    客人發話挑戰地主,玲看在眼裡,暴風雨前的小風浪即將席捲辦公室,亟欲自保的他開口道:「我說,有必要這樣嗎?大家朋友一場......

    一陣爽朗的皮鞋聲踏進室內。「報告!我來歸還教具。」

    福本轉過臉去,見識見識那兒搞著什麼名堂。圓香依循福本動作,來個第三者正好解凍冷凝的氣氛。

    玲看慣了出場的角色,臉容平靜,求知欲不似另外兩人強烈。

    細皮嫩肉的大手抱著紙箱,手臂大部分被長長的羊毛披肩遮蓋,只露出手掌。梳的是整齊的西裝頭,戴一副窄框眼鏡。仔細瞧,披肩裡套著制服白襯衫,混搭運動短褲。

    「明夢同學!」安柏主任解放似地鬆了口氣道,他獲救了。

    「不好意思耶,主任。你的器材,我預計只用一個早自習的,成果卻不如預期,拖到午休才還。」

    「哪兒的話」,安柏笑笑支開明夢,眉宇之間傳遞著自己的壓力,察覺不對勁的明夢卸下紙箱。

    圓香多瞧了幾眼,箱子內是滿滿的空拍機。

    那邊枯站的女同學,快落淚般擠出氣憤又屈辱的眼睛,彷若向天下人昭告冤情。明夢反應敏捷地說:「啊,交換生同學,妳還不熟悉我們學校的環境吧?辦註冊的地方在別棟大樓,我帶妳去。」他推著蛙居的肩膀往門口走。

    明夢轉身時,他的披肩隨之飛舞,旋轉成優雅的半圓。他的正面自帶脫俗的氣質,速度太快了圓香沒就近欣賞他的臉瓜。臨行前明夢故意對監視鏡頭擺了抹陽光的微笑,從容地引導交換生出門。

    圓香嘀咕道他的熟練度堪比專業影星,姿勢到位。「嚇!我半秒鐘前不是才見過你?」
玲說:「哪有,妳都看他看得出神了!口水擦一擦啦,收起妳的花癡臉,萬一驚擾走廊同學可不得了。」



辣個小壞壞甜點師終於來了,主角三人到齊(福本同學,你只是配角,請節哀)。小夢同學就是一個想到他,我嘴角會情不自禁上揚的小可愛。
新的封面近期會釋出,敬請期待。
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明夢好像有在第一季出現,登場帶來的感覺神秘又優雅,只是沒想到會再度以同學的身份出現(´▽`)
主任也辛苦了,被夾得裡外不是人,要罵學生又擔心自己和學生之間產生隔閡,不罵又會被上層施壓( ´・ω・`)
2022-01-08 12:31:41
Komi ʕ •ᴥ•ʔ
是的,他第一季有出場! 然後也人如其名地夢幻。把他設定成同學可以增加不少趣味呢(´▽`) 主任嘛......會這麼考慮也是因為他個性滿謹慎的吧,儘管有時古板。同學們要好好珍惜安柏喔( ´・ω・`)
2022-01-08 12:38:0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