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小說】明夢啟示錄< 84-3 全部在意料之中>

Komi | 2021-10-23 10:56:59 | 巴幣 54 | 人氣 124







    「妳說,福本的管家帶無花果麵包,到妳爺爺的墓前祭拜?」舉著按鍵式手機的森永玲,整個人精神百倍,猶如發現新大陸。

    「對啦。羊皮紙謎題解決了嗎?」

    「最後階段」,玲向芽羽保證。出了千代目火車站不遠的地方,阿玲焦躁地踏著腳步,他比約定的時刻早到,雖說行動電話在手,不必煩惱斷了聯絡,還可即時交換資訊,他仍然踱步不止。

    放學了。

    「玲!你找得怎麼樣了?」圓香以輕快的步伐接近他,像一頭於森林迷路多日,終於發現溪水的小梅花鹿。

    玲耐心地分析道,羊皮紙中魚眼的象徵意義,他已有輪廓。魚眼包含在魚頭(河口三角洲)裡面,他將目標放向鄰近金枝灣的地標,得出一個候選的答案。

    「魚眼使我想到眼珠......珠子、珍珠,臨海的酒店園區中,有一棟高樓就叫『寶珠塔』。」

    傑尼斯集團所屬的薛頓賭場酒店--製造圓香的神奇皮包的公司,表定在酒店舉行新品發布會。「可惜我們沒有邀請函......」

    「謝謝你的用心,森永玲同學,有了酒店這關鍵詞,事半功倍。」

    不巧,天際飄起了雨。玲準備踏出下一步,轉動身軀同時,感覺手腕被強而有力的鐐銬圈住。「抓到你了,森永玲。」玲仰視如大山般沉重的身影,黑黑的裝束包著的那人,只剩一顆頭和領口、袖口露在外面。玲的喉嚨顫抖,話說也說不好。

    彩瀨光夫突兀的到訪,使圓香直覺懷疑她爹跟蹤她和玲兩人。「異形名單上,隸屬A級的異形森永玲......一直以來,我對你的認識僅止於名字,原來你本人長這個樣。」

    光夫的同事曾多次提起玲,玲的姓名遍及好孩子公司總部的巨型監視螢幕,是討伐者口中難搞的搗蛋精。光夫的秘書竹青在他這吃遍了苦頭,竹青哭哭啼啼、心智耗弱。郵輪危機解除,他扶著圓香送回光夫身邊,光夫覺得這少年平安地護送了愛女,算是功勞一件,為此鄭重答謝過他。卻不知森永玲,就是與女兒同班的少年。

    「伯父,你熱情過頭了!」阿玲喊著痛,光夫才收手。圓香這陣子惦記著吉倉,茶不思飯不想的,這異形恐怕參了一腳。她幫異形同學辯護、敢跟光夫頂嘴......女兒的態度素來被動,森永玲是否蠱惑了她,使人生疑。圓香走偏,是老父親想都不敢想的結果。雨勢漸強,光夫撐開黑傘,故意說:「過來啊,香子,躲雨。」

    她的小手被光夫牽著,滿懷躊躇,前後腳的腳印重疊,透過玲的雙目,她是一隻被拉引鞍繩的毛驢,蹄子「喀囉、喀囉」響。

    確定父女倆進去建築物後,玲穩住了心志,跟著溜到裡頭。

    大洲(The continent)餐廳承辦了財閥與負責漁村都更案的政府人士的餐會,換句話說,喇叭嘴阿絆弄錯了。福本的餐宴不在吉倉分店,而是千代目市。長長的鮭魚紅亭子下,光夫牽緊圓香,左旋右擺著頭警戒惡狼。「妳自己謹慎一點,免得被異形騙了。」

    圓香心裡喊冤,音羽姐妹、阿玲他們本性不壞。談到使用異力,阿健變化出的白狗,也是光夫視作禁忌的異力組合的。阿健即便有異力,卻無法防衛自身,遑論進行粗暴的肉搏。「爸爸,我們班上有一個同學叫二宮健,他很可憐,學長抓他的頭去泡水。你有處理這種事的經驗嗎?」

    「我嗎,我不太有印象耶。不過爸爸小時候常常幫學長拖地,所以爸爸變成了拖地能手。」

    有賓客發表高見說,光夫的手寬寬大大的,使人安心,大小就像吉倉極富盛名的俠盜,「大手約翰」的手一樣。客人爭相抓著他的手端詳,光夫只顧點頭傻笑。

    福本若里志由大包廂的後門進來,他掐指預言,這又將是一個沒重點的聚會,各路無聊客聚首,弄僵了氣氛。三名同齡的少年窩在牆角,放肆地評論著他人的身世。「財閥創辦人破除貧困的傳記,壓根兒不夠看。論戲劇性,西區的窮小子谷底翻身,才是高潮迭起。」

    窮小子?他第一反應連結到了二宮健。他哈哈偷笑,莫非二宮那渾小子說謊,事實上有數百億身家......。福本撇一撇頭,在場最頂尖的,就數那邊的總理,可總理的老家富裕,盡人皆知。

    圓香向福本揮了揮手,福本板著臉孔。「倒楣鬼。」福本暗忖道。

    秀場司儀傳遞麥克風給光夫,光夫當眾站起,重點小抄拿在左手。「呃......財閥請我致詞,我長話短說。首先我要感謝大家百忙中撥冗參加這個餐會,分享喜悅。今晚的料理總監是南河原寺,他們設計了營養的齋菜,來一點掌聲。」

    福本自認和光夫水火不容,湯匙卻欲罷不能地翻瓢著圓缽。「佛陀碗」,總理從哪學到他愛這味的?冗長的名稱能夠捨棄掉,反正純粹的雜糧水波蛋沙拉,也夠威震八方了。

    「......想必各位都有在操場跑過步,有一次我看到兩條相鄰的跑道上,有個老婦人跑在年輕女生前面,我說她老人家真硬朗,結果女兒告訴我,那個女生領先老人家將近一圈。所以,我們真的不能只注意眼前的差距,以為自己不會被超越。」

    拎著稿的光夫展開輕鬆的笑顏。

    「呃......我用這道理勉勵各位,覺得怎麼追都追不上前方的人時,別灰心,觀眾們也別急著喝倒采,跑者可能是在倒追選手。希望聽到這裡的你,勇於鑿碎沿路的障礙,無懼地振翅翱翔。謝謝。」

    假設阿健坐在台下,必定深受鼓舞吧。圓香輕點著頭讚許。這段演講使得福本側邊的腦袋犯疼,隱形的手捧著他的臉,逼他直視太陽。光夫說話的調調,引起他情緒的反彈。那雙手摘了他的墨鏡,扒光他的西裝戰袍,他直面與生俱來的厭惡感,以及,恐懼感。他赤裸裸、無處可藏。光夫的口條也好,氣質也罷,發言時,二宮健的晦氣影像不斷駭入福本的腦子,他昏昏沉沉。

    他福本若里志,小學運動會跑百米奪冠,腿短的二宮健連決賽的參加門檻都跨不過。

    「說句話吧,福本小朋友。」光夫時間掐得真準,被叫到的福本頗不甘願。福本因為坐著,總理相對於福本更高、更瘦了。

    拂起了一道淒冷的風。光夫禮貌徵求福本意見,長臉猶掛著和悅的笑容。彎彎的太刀往光夫脖頸削了過來,阿玲手一前一後握刀,咬著牙迅猛地揮出。

    「千理府前輩的這口冤氣,我來替他出!」

    玲喊出聲的剎那,露珠順著刀面滾落,是他水屬性異力的附加效果。

    光夫看也不看身後,左手卻自動向後拐,兩根指頭簡略地夾住刀片。

    他只覺手部被水沖洗了遍,手接刀鋒,像夾起一根捲菸的愜然。「學生最忌諱衝動。還有,不要耍玩具刀。」光夫笑對福本,慢了半拍才掉頭面朝阿玲。揚眉瞬目,氣息轉換間,整把太刀四散成一團水霧,不留痕跡。

    光夫的手碰上異力憑依的刀具,刀轉眼還原至初始狀態。玲兩眼發呆,討伐者之首的實力不證自明,他突然萌生退縮的意念。「不公平!你背後長了眼睛!」

    他因慣性後退,甩出的手臂打到玻璃瓶,一排瓶子倒落,白濁的飲料液體放肆奔流。

    餐會客人有的瞠目結舌,覺得玲揮動的是真刀,也有人認為玲的闖入是特意穿插的橋段,畢竟拿太刀蓄意殺人太過老派了。

    「那邊在叫什麼?」滿頭霧水的司儀問道。

    「沒事,小孩子玩玩具,我趕他到外面玩!」

    剛才的刺激場面,他二人快手快腳的,所以圓香的眼只捉住阿玲與她父親矜持的場景。不了解原因的她,認為前後的一切全對不上。察覺光夫臉色有變,她尚未調停,光夫腳邊即湧現數位特效般的凶浪,沖向阿玲,意欲撂倒這不知天高地厚的鬼小子。

    「好了,阿光!你幹什麼?」漁作架開他,不讓他對少年動粗。

    霹靂火光點著、閃逝的一線間,玲感受到威脅,滔天巨浪直挺挺地帶著深海的低嘯,要來淹沒自己,玲的控水之術,與對方是小水池對上大海的差別,雞蛋碰石頭,行不通的。真正壯闊、無際的海洋,衝擊了玲的靈魂,教了玲一課,那半秒他誤認光夫為波賽冬--七大洋的主宰。

    「請他出去。」光夫手扣著額頭。周圍的椰奶流了一地,圓香念道怪浪費的。藍衣警衛捉著玲,將他扛出門外。煩心的總理下了指令:「有必要消滅吉倉的偽神。傳令下去,漁民若不撤廢對魚尾人的信仰,他們將不再受到保障。」

    散會了,福本若里志偷偷瞟了瞟他爹。他承認自己困惑了。漁作的個性易怒,願意做出改變,和善待人,福本、福本他娘雖然樂見其成,不過福本越思考,就越感覺自己跟他爹不太熟,對漁作缺少好感是原因之一。他觀察到漁作性格的主調,是溫柔與暴烈輪流轉換的。以前是溫柔,五年前那回則是暴烈;現階段漁作不發脾氣時,比溫柔的時期更加溫柔。他爹和總理交談,完全變了個人。福本眼珠黑仁左右滑曳,斜目盯著漁作。

    就好像有誰冒充了他爹的身分一樣。

    漁作勤勞地給總理賠罪,說是管理不慎,方讓閒雜人等擾了他的清寧。福本的爹親自開了一瓶烏佐酒。「容我秀段小魔術。」光夫逐漸向倒出的酒兌水,魔幻的現象發生了,酒轉化成乳白色的濁液。

    「懂喝喔,總理先生......」

    福本默誦著祖母睿智的箴言。一個人的本質如果是頑劣的,儘管言行裝得再得體,只需小小的刺激就能逼他現形,怎麼躲、往哪裡躲皆無用。從前,他爹即使身在寬裕的環境,偶而仍會失言說出粗鄙的詞語,而且是不生氣的時候。被逼急的漁作,髒字連篇、毒言穢語,不堪入耳。

    但是這個漁作......作風有時狠辣,又如此遵守禮節。福本思索的主軸跳回羽衣子,他至今都未放棄過為她建構一個世界,他們倆能一同幸福生活的世界。他說定了給她幸福。沒有互相陷害、無底的漩渦,空氣潔淨、光明的世界。不得不貫徹初衷,掃蕩艱難險阻以接近他的夢之鄉。或者說,他的「正義」。




下一集

集滿人魚、勇士、地方信仰三項要素,可以換取一個驚喜大禮包。
我們下集見。


84 佛陀碗vs.巴西莓盆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一個人的本質會在陷入危機的時候展現出來。波賽冬嗎,感覺很適合阿光先生(*´ω`*)(三項要素也許就藏在文章中ww
2021-10-23 11:26:08
Komi
是沒錯,三項要素都已經出現過了(82-84話)阿光突然變得有威嚴了,難道他要認真了嗎(笑)
2021-10-23 11:40:1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