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火花:聖愚☣

Komi ʕ •ᴥ•ʔ | 2022-01-08 10:59:06 | 巴幣 32 | 人氣 73

完結序盤
資料夾簡介
在鬥毆橫行的千代目中學,大部分的學生都擁有將幻想化為現實的神奇力量「異力」,但只有少數人能夠善用它。




    圓香使勁抹散牆壁上焦黑的汙痕,反而越抹越髒,她著急了,要是沒趁其他人瞧見前收拾乾淨,她便擺脫不了「破壞狂」的名字了。她東想西想,那把劍既然受損,應該無法使用才對,然而寶劍不僅被她召喚出來,還擁有殺傷力。以她的實力,一劍砍過去不是揮空,就是稍微擦到敵人,不至於製造大面積的焦痕。但事實明擺著,寶劍有能力吐火,而且火勢旺盛。

    劍身著火那一刻,圓香的心狂跳,跳得快蹦出胸腔,後續烈火狂燒直撲投影的那幕,圓香想都沒想過。牆壁的整潔事關重大,數吋的焦黑,簡直是頭扒皮啃骨的嗜血惡獸,教人心神惶恐。

   那闖禍的寶劍機靈地變回結晶,圓香無從責問起,劍又不會說話。識趣的她神不知鬼不覺將結晶丟進褲袋,遮掩犯行。

    她的指尖磨過烏黑,哀嘆著戰術不奏效,萬念俱灰之時,白色的牆起了變化。焦痕轉淡、消散,有如特攝片中怪獸毀損的大樓回復原狀般,圓香給予的傷害被抵銷,牆壁呈現一片亮晶晶。

    「我以後再也不亂跑了......」

    實際上,圓香的擔心是多餘的,這座空房有時充當病人們聚會的場所,又因為是精神療養院的緣故,房裡的人再怎麼高聲講話,甚至像圓香與神秘人談及異力,經過房門前的醫護人員也不會起疑,只認為前後的句子八竿子打不著,毫無邏輯。

    她虛弱地回到空見的病房,床邊並肩坐著空見和光夫。「小寶貝,這一趟有什麼收穫嗎?」光夫有朝氣地問道。

    「沒啊,沒有。好極了,真的。」

    「喔,好吧。阿蛇說他有空會來看看你媽,她似乎很高興。」光夫摸了摸空見的香肩,空見磨蹭著他表示喜悅。

    父女臨走前,空見以不太標準的發音講著:「香-子-拜-拜-!」

    他們經過院所的主幹道,人真不少,許是變遷快速,人類集體適應不良,衍生出文明病而入院。媒體針對他病弱的老婆私加評斷,光夫心裡不平,記者的問題他一律拒絕答覆,以免招來過度解讀。「媽咪是善良的,對不對?」

    「對。可惜她不願意向妳開口多聊一些,她變得固執了。醫生告訴我她情緒不穩定。」

    光夫極力正常化他與妻子間的關係,以平常心看待她的失能,她的頭腦只是被重置罷了,返回最原始的狀態。家人必須適切地引導她,至少讓她感受到溫暖,建立「家」的概念--即使風雨險阻當前,他們永遠都是一家人。他不知自己算不算盡責的丈夫,礙於工作因素別無他法,忍痛送空見進療養院。

    懼怕孤單的她,是否會在驚醒的深夜嚙指?寒冷之中,她輾轉反側,精明的雙眼卻記恨著自己被拋下了......光夫偶爾抗拒和妻子見面,潛意識排斥進門後看到她衰弱的樣貌,他心疼、他不捨,更不期望倩麗端莊的妻子狀態的天秤傾斜,失去平衡、失去自我。

    當時他眼眸回望空見,空見的裝扮和名畫裡的,那個為愛瘋狂的歐菲莉亞如出一轍,頭髮戴滿了花,昏昏沉沉,顛三倒四。他垂憐她,為她面臨不幸而扼腕,夫妻之間是不可分割的,他心靈的一部份在隱隱作痛。

    不如說,他對女兒抱持歉意,滿滿的歉意。他一時的疏忽,給了妻子無窮的苦難,這段緊張的關係何時到頭,聰穎如他亦是走一步算一步。圓香小學時期,班導師曾發起寄賀卡給母親的活動。學校同學郵寄母親節卡片,收件的均是他們的家庭,而圓香寫給媽媽的禮物卡,寄件的目的地是療養院。

    每年信封上的郵寄地址都相同,隨著一封一封的累積,能夠明顯比較出圓香字跡的演變,低年級的歪歪扭扭,到高年級就得體許多。她的態度已經鍛鍊成,收信地址寫著某某醫療大樓,依舊泰然處之--那是她母親的住所,也是母親的半個家。

    「媽媽有按時吃飯嗎?」

    「有啊。她碰上主廚熬煮的粥就胃口大開。」

    圓香的腦內誕生出會被病友的群體沖散的預感,那堆流動的身影不太注意路人,而這療養院規模不小,路線錯綜,不易分辨哪條是哪條。她捉緊爸爸的手,頭壓低橫渡這條大道。散布空氣中的消毒水的氣味益發濃烈,護士推著輪椅前後游移。光夫前方迎面走來一名患者,那人的衣著是寬鬆的睡袍,即將與他擦身而過之際,患者張嘴詢問:「先生,你信神嗎?」

    「我不認識你吧。」光夫轉頭欲離開。

    「噢,祂無處不在,空中的每一滴水分,皆包含了祂的意志。您不正面回答我的話語,祂也知曉。神發怒了,因為您女兒藏著異教的物品。小妹妹......」這患者用意不善,一隻手想接近圓香,光夫以身作盾掩護女兒,怒目圓睜,嚇阻得病患向後退了三尺,收斂不少。

    「至於我是怎麼察覺她的異樣的?神賜予我透視眼,她的祕密被我看光光囉......」對方鳳眼銜著的普魯士藍瞳仁黯淡地折射著光線,眼珠好似能把人吸進去,吸得骨頭一點兒不剩。「祂是至高的,總有一天你將歸順祂,當祂的威嚴向你展露之時!好好收著,這是祂的心意。」

    那人硬塞給光夫一包東西,沒多久,患者全身靜止,父女倆疑惑他中了某種咒術。等患者再次動了動,眼睛的普魯士藍竟轉變成棕色,一面撓頭搔腦,一面含糊道:「我在這裡幹嘛?回去睡覺好了,唉,嚼點魚乾嘗鮮也會有事......」

    鬼怪附身。兩人異口同聲下註釋道。

    歷經一番折騰,總算平安到家。光夫在書桌放上那包東西,透明的塑膠袋裝著七彩繽紛的軟糖,像聖誕節教堂發放給孩童的贈品。袋口綁著的金蔥束帶繫著一吊牌,吊牌畫著圓胖可愛的綿羊,綿羊旁的文字,字字引人注目:「我願身先士卒,做沐浴恩典、奉獻自我的羊。」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其實也蠻怕這樣打壓其他宗教的宗教( ´・ω・`)(抖抖)不過會找上阿光父女應該有原因吧。
小香慢慢練字到能寫出母親的地址,有種自己被鼓勵的感覺。(七彩軟糖與綿羊可愛(。ˊωˋ。)
不知道未來能不能再度跳起華爾滋呀...
2022-01-08 12:02:43
Komi ʕ •ᴥ•ʔ
阿光先生是大人物所以會被各種奇怪的人找上XD 練字這部分滿感動的,不過最可愛的還是小香本人
(阿光先生從背後抱住小空
2022-01-08 12:22:0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