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Fate/Stay Night-[Shadows Of Betrayal]第一章 命運之夜·刀光劍影

佳華 | 2023-06-03 23:50:21 | 巴幣 12 | 人氣 203


Fate /Stay Night-[Shadows Of Betrayal]
第一章
命運之夜·刀光劍影

前情提要
●迷之Servent和Archer開始戰鬥,衛宮士郎趁機逃跑,而迷之Servent則追擊他

“Archer,你進去阻止他!我隨後趕到!"凜命令Archer

明白了″Archer回答道

“可惡 我太大意了,把目擊者滅口是魔術師的規則,都是因為討厭這樣我才一直那麽小心......″凜邊跑邊說

凜跑到2樓,發現了Archer和倒在血灘的紅發少年

“Archer....去追擊那個Servent,至少把Master的身份搞清楚 不然得不償失...."凜低頭說道

Archer領命靈體化離去

“凜......這是你的責任″凜一邊自言自語一邊走向紅發少年

“這傷勢....心臟被劍從背後刺穿...."

凜將紅發少年的身體翻到另一側

“......為什麽...為什麽偏偏是你....要在今天 在這個時候....明天我該用什麽表情面對那孩子才好啊....″

“還有.....挽救的方法...″凜拿出紅寶石吊墜說道


凜回到遠阪宅邸

抱歉....失敗了..."Archer回來說道

“是嗎....算了...想想也沒那麽容易"凜回應道

Archer拿出凜的紅寶石吊墜

“你替我找回來了啊"凜接下吊墜說道

別再弄丟了....這只有凜才配得上"Archer說道

“謝了....果然 怎麽看都沒有魔力剩下了...."凜緩緩說道

“等一下!"凜突然大聲說道

怎麽了 Master?″Archer問道

“如果那個Servent的Master知道本該殺掉的目擊者沒有死的話...."凜繼續說道

一定會讓他回去再給對方最後一擊吧"Archer回應道

“走吧 Archer!″凜說道

真是的 你真會給自己添麻煩啊″Archer擺擺手說道

“費了這麽大代價才救活的人 怎麽能讓他就這麽死了!"凜回應道

Archer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著凜,之後行走在屋頂,穿梭在城市中

“找到敵人了!"凜指了指方向示意Archer,Archer跳下後凜便沖了出去

等等  凜!我感受到不只一個Servent的氣息!"Archer邊大喊邊衝向凜


視角回到復活後的衛宮士郎
“呃.....這裏是..."士郎意識不清地說道

“......傷口復原了?總之先回去吧...."士郎緩緩站起之後拿走地下的吊墜

“那個武士和紅衣男子......那兩人也太不正常了吧...果然是Servent嗎.....的確  差點就被殺了″
“不...不是差點被殺,而是真的被殺了....但我還活著...被後來趕到的某人所救,那家夥到底是誰....至少得向她道謝才行....″士郎回到家後躺在地上思考著

突然一道若隱若現的身影從天花板而降,手中的武士刀正下刺向士郎

士郎看到身影降落,迅速反應了過來。他側身翻滾到前方,隨後迅速拿起木棒站了起來,擺出防禦姿勢

“如果看到自己被殺的畫面可是會非常痛的  我可是為你著想吶じゃ。一天之內竟然要殺同一個人兩次,人世無論何時都是如此殘酷血腥嗎″迷之Servent現身後將劍舉到右肩上說道

同調 開始(Trace On)"士郎發動魔術強化手中的木棒

迷之Servent一劍擊中木棒,木棒應聲而碎,士郎也被震飛出了房間

“呵呵  雖然微弱但能感受到魔力。可以稍微找點樂子了不是嗎?″迷之Servent沖向士郎

士郎迅速衝破玻璃跑去外面,但疼痛感使他倒了下來。迷之Servent一腳將他踢飛數10米

士郎迅速爬起,逃進了平日作為魔術工房的倉庫裏。

“是個男人就痛快點唄"迷之Servent嘲諷道

士郎感受到背後的殺氣,他瞬間拿起用魔術強化後的鐵板防禦。迷之Servent的武器刺中鐵板,鐵板瞬移被破壞,士郎也被震飛

“剛才那招算讓我有點意外呢,你這家夥資質似乎不錯......難道你是Master嗎?就算是這樣  也到此為止了″迷之Servent舉起武器說道

“開什麽玩笑.....剛才才得救....既然得救了就不能輕易死掉...我必須活著  履行義務...要是死了一切就完了。在這種地方毫無意義地.....毫不在乎地殺人...我要把你這樣的家夥一一一!″士郎意志堅定地說道

士郎的手中開始出現令咒,一股強風吹過,迷之Servent被突然出現的Servent一劍砍飛

問おう。あなたがわたしのマスターか?″(試問。你是我的Master嗎?)

一名黃發,身穿藍色鎧甲的少女看著衛宮士郎問道

Servent Saber、遵從召喚而來,Master請下指示。此後  吾之劍與汝同在,汝之命運與吾同在,於此  契約完成。”Saber說完便手持隱形的劍衝向迷之Servent

“喂!契約什麽的....是什麽意思!"士郎大喊道

Saber並沒有理會士郎,而是擺好架勢準備迎戰迷之Servent

Saber與迷之Servent展開了激烈的戰鬥,兩人的劍法交織在一起。迷之Servent變幻莫測,擁有出色的劍術實力,但Saber的劍技同樣精湛。劍與刀的光芒在戰場上交織,能量波動迸發出耀眼的光芒。每一次的交鋒都帶來震撼人心的爆發,戰鬥變得異常激烈。

Saber劍技威力驚人,每一次的斬擊都帶著強大的氣勢,將空氣都撕裂開來。她以優雅而又迅猛的劍術擊退著迷Servent,不給他任何喘息的機會。

迷之Servent身手狡詐,他運用自身的技巧與敏捷,化解Saber的攻擊,並迅速反擊。他的刀術淩厲而狠辣,每一次出手都帶著致命的威脅。

兩人的對決引起了強烈的能量波動,場面變得一片混亂。

迷之Servent拉開距離,手持武士刀再次衝向Saber發動絕技「迎風一刀斬」。是一種由“天然理心流·居合術"衍生出的招式,由上往下砍,Saber迅速架起劍防禦,並往後撤退,避開了致命的一擊。

“俺已經很久沒有這麽戰鬥了じゃ!"迷之Servent興奮地說道

隨後他雙手握著武士刀,衝向Saber使出劍術中極高難度的四段突刺但被Saber憑借直感勉強躲開了

這麽強大的劍術...不是Saber,看來只有Assasin了"Saber自言自語

正是!但是比起暗殺者(Assasin)俺認為自己更像劊子手呢。要不幹脆讓你見識一下二刀流如何?″Assasin看向Saber說道


Assasin再次沖向Saber使出鏡心明智流的「右之敵」,雙手握刀由下往上砍。但被Saber使出下劈將Assasin的武士刀壓下來,Assasin左手迅速拔出腰間上的小太刀右橫斬之後向Saber突刺,但被Saber蓄力一擊左上劈擊飛

士郎站在一旁,密切關註著戰鬥的發展。他深深感受到Saber與Assasin之間的戰鬥技巧和力量的對決。他們的每一次交鋒都讓空氣凝重,劍氣和刀芒交織成一幅絢麗而危險的畫面。

Saber和Assassin的攻守之間形成了激烈的對抗。他們以最快的速度互相交換攻擊和防禦,每一次的碰撞都釋放出巨大的能量波動

就在Assasin再次沖鋒時,Saber解放凝聚的空氣,作為掃蕩敵人的對集團用貫通型遠隔武器

「風王鐵槌(Strike Air)!」


Assasin被擊飛數十米倒在地上 , 他緩緩站起

“我們彼此都是初次見面  就順便再問一句,你沒有點到為止的意思嗎?"Assasin緩緩說道

我拒絕  雖然你的劍術已經達到了Saber程度,但你會在這裏被我打敗  Assasin"Saber回應道


Assasin聽後低下了頭緊握武士刀,一股強大的能量從刀中散發,手中的武士刀突然變為了紅色

“嗯,俺都聽到了じゃ…………你這家夥,是不是,……看不起俺了?……俺不會!……讓任何人!看不起俺————!!!!「始末劍(しまつけん)!」

Assasin像是瘋了一樣衝向Saber,先是使用「居合斬」攻擊之後將劍迅速舉到右肩上發動小野派一刀流的「一刀斬」

不給Saber喘息的機會,Assasin快速使出四段突刺,再承接「右之敵」,最後一躍而下,發動一擊必殺的「示現流」砍向Saber

雖然Saber再次憑借直感躲過和抵檔了許多攻擊,但身體各處都被砍傷,肩膀也受到了重傷

“你躲開了吶   Saber,俺的必殺一技...."
“切!失策了。都把這技術亮出來了  如果不是必殺就糟了。我的雇主是個懦夫,說什麽如果攻擊被閃躲了就撤退″Assasin收起武器說道

你要逃跑嗎!"Saber喊道

“你要追上來俺倒是無所謂,不過那時可是要抱著必死的覺悟!"Assasin說完便跳上屋頂逃走了


“喂..沒事吧"
“你....究竟是什麽人"士郎走向Saber問道

如你所見  是Saber職階的Servent,所以就叫我Saber"Saber看向士郎微笑著回應道

“我叫士郎  衛宮士郎"士郎也說出了他的名字

衛宮(Emiya)....."Saber略微嚴肅地自言自語

“這個家....不....我想問的不是這個..."士郎摸摸頭臉紅著說道

我知道  你不是正規的Master對吧,但是  盡管如此你還是我的Master"Saber說道

“等等  突然叫我Master不是很奇怪嗎"士郎回應道

那就叫你士郎,嗯  我也比較喜歡這發音″Saber自言自語

“這...是什麽?"士郎看向手上的令咒說道

這是被稱為「令咒」的東西  請不要隨便亂用″
“士郎,請為我治療傷口″Saber摸著肩膀說道

“不好意思....那麽高難度的魔術...."士郎回應道

那就這樣迎擊吧,外面有兩個敵人  再戰一場應該沒有大礙"Saber說完便跳上屋頂離開了

“外面有敵人?!搞什麽啊...."士郎邊說邊走出去


停下  Saber!"士郎發動了令咒


你是認真的嗎  士郎!剛才幾乎要打倒他們了  這是為何"Saber略帶憤怒地說道

“等等  Saber,我可是一頭霧水,既然叫我Master  好歹跟我解釋一下啊"士郎說道

大敵當前你在說什麽!"Saber略帶憤怒地說道

“原來如此  你是個門外漢對吧,總之  晚上好  衛宮同學"凜微笑著說道


凜跟士郎一起進到士郎的家

“這玻璃窗怎麽碎成這樣?″凜看向士郎問道

“沒辦法啊  被一名武士襲擊了,好像是叫Assasin什麽的..."士郎說道

那家夥是Assasin嗎...我還以為是Saber呢...″凜驚訝地說道

Saber好像也說過他的劍術已經到達了Saber程度什麽的.."士郎也說道

“那麽...在召喚出Saber之前  你是一個人跟那家夥對峙嗎?″凜說道

“只是我單方面被教訓而已″士郎說道

“喔 不會在意面子阿,原來如此  衛宮同學真的表裏如一呢″凜說道

隨後他們便和Saber到客廳

“我來給衛宮同學講解一下吧。首先是令咒,那便是Master的證明,同時也是約束Servent的咒文,而且也能讓Servent做出一些難以做到的東西  比如瞬移等等,所以 只要令咒還存在就能讓Servent服從於你"凜解釋道

「還存在」是什麽意思.."士郎問道

令咒是絕對命令權,即使命令違背Servent的意志  也會強制其執行,剛才Saber不也停止攻擊了嗎。但是  令咒只有三個,請不要浪費在無意義的事情上。如果令咒用完的話,衛宮同學可能會被殺掉   請你必須牢記"凜繼續解釋道

“被殺?"士郎驚訝地說道

“沒錯,因為聖杯戰爭的規則就是要打倒其他的Master,打倒其他六個Master後,就能獲得聖杯實現自己的願望"凜繼續解釋道

“等 等一下,聖杯是什麽?″士郎問道

“總而言之,你被卷入了某個儀式中,就是由7名魔術師(Master)名為「聖杯戰爭」的互相殘殺遊戲″凜嚴肅說道

“我也是被選中的Master之一,你把Servent當成是為了你能在聖杯戰爭中勝出,而被賦予的使魔就好″凜繼續說

“看上去可不像使魔啊...."士郎看向Saber說道

“那是當然,他們雖屬於使魔的一類,卻是超越人類的存在,過去英雄的化身″凜說道

“過去的英雄...Saber嗎?″士郎問道

“是的,無論是過去的時代還是現代,將召喚出的傳說中的英雄實體化後得到的是Servent,而召喚其的是Master,然後使其實體化則是聖杯產生的現象,Servent在平常時可以靈體化陪伴在左右,在必要時可以實體化戰鬥"凜說道

“也就是說紅色的那家夥...可以以靈體和實體兩種方式存在嗎″士郎說道

“Archer啊,現在正在這屋外巡邏。至今為止我說的話你理解了嗎"凜問道

“字面上的意思是理解了...."士郎回應道

“詳情就去問監督聖杯戰爭的那家夥吧,我只能告訴你兩點「你必須戰鬥」「Servent是很強的使魔要善加利用」"凜說道

“嗯..."士郎低頭回應道

“那麽....從衛宮同學的話聽來,你似乎是不完全狀態呢 Saber"凜看向Saber問道

是的...正如你所說,我並非萬全狀態。因為士郎作為Master還不成熟,所以恢覆魔力比較困難吧"Saber回應道

“真是讓人驚訝呢"凜說道

“喂喂,遠坂你們兩個在說什麽呢?"士郎疑惑地問道

Seervent是依靠Master提供的魔力為生,但是  作為Master還不成熟的衛宮同學無法提供魔力, 所以你們的未來堪憂啊"

“不過沒想到你竟然會把實情全盤拖出"凜說道

既然被識破了,在隱藏我方的底牌也沒意義,既然如此  通過讓敵方的你知道這些,以此讓士郎更深刻的了解現況比較好"Saber回應道

“風度也無懈可擊.....啊啊  真是的...越來越感到可惜了!如果我是Saber的Master的話聖杯戰爭就勝券在握了"凜無奈地站起來說道

“你是指我不夠格嗎?"士郎也站起來問道

“沒錯 菜鳥!"凜回應道

“蛤?"士郎一頭霧水地說道

“好了,差不多該出發了"凜說道

“出發?要去哪裏?"士郎問道

“去見那個非常了解聖杯戰爭的家夥,衛宮同學想知道聖杯戰爭存在的理由吧"凜說道

“可是現在已經這麽晚了″士郎看向時鐘說道

“什麽 你不去嗎,既然你這麽說就算了 Saber呢?"凜說道

“跟Saber沒關系吧。不要勉強她"士郎回應道

“已經有身為Master的自覺啦,不喜歡我跟Saber說話?"凜捉弄著士郎說道


“才  才沒有這回事!"士郎臉紅著回應

“可惡...總覺得那家夥的性格哪裏有問題"士郎臉紅著轉過頭自言自語

“話說回來 Saber本來是過去的英雄吧, 突然出現在現代她肯定也一頭霧水不知所措吧"士郎轉過頭說

士郎 你錯了,Servent能夠適應各種時代,所以關於現在這個時代的事情我也很清楚。"Saber突然說道

“知道...真的嗎?"士郎疑惑地問道

當然,因為我也不是第一次被召喚到這個時代了"Saber回應道

“不是吧  那幾率有多小啊.....!"凜驚訝地看向Saber說道

接下來要去哪裡?"Saber站起來說道

“新都的教會...."凜回應道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第一章 完

大家覺得這一篇怎麼樣呢?有什麼看法歡迎在下方留言讓我知道!這篇的話以我個人來說比較麻煩是在Saber跟Assasin的打斗,那些流派也要上網找一下資料了解一點。那麼我們下篇再見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