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Fate/Stay Night-[Shadow Of Betrayal]序章

佳華 | 2023-06-01 16:23:53 | 巴幣 108 | 人氣 276


前言
「聖杯戰爭」
是一場七位魔術師(御主/Master)為了爭奪聖杯,召喚出各自的英靈(從者/Servent)進行戰鬥,而最後的勝者將能通過聖杯實現自己的願望的戰爭。

●大約每過六十年,冬木市的地脈中的靈力便會積累到足以支撐聖杯降世的數量。於是,有著無論何種願望都能夠實現的力量的聖杯便會出現於冬木市。

●不過,能得到向聖杯許願的資格的只能是一組御主與從者。因此,御三家立下了不成文的盟約:由七位魔術師,帶領著各自召喚的英靈,進行一次為爭奪聖杯的所有權而進行的戰爭,最終存活下來的勝利者取得聖杯的所有權——這就是冬木市的「聖杯戰爭」。

●但歸根結底,它實質上就是愛因茲貝倫家族、遠坂家族、瑪奇里家族(間桐家族)三家所籌劃的,為了到達「根源」而構建的一個巨大的儀式系統。

本作修改或追加的設定
●18世紀末時,因御三家之一的「瑪奇里」移居到日本前。曾到訪中原並拜訪當地的魔術師,因此習得一些中原的魔術,導致改變了日後的「聖杯戰爭」不能召喚東洋從者的這一個設定。

●約1998年,言峰綺禮在一次任務中結識了巴澤特·弗拉加·馬克雷密斯,之後兩人又多次合作。

●聖杯戰爭開戰兩個月前(約2004年),綺禮認為要介入聖杯戰爭,必須首先清除外來的魔術師代表。因此他向魔術協會推薦了他熟悉的「巴澤特」參戰。並寫信和將聖儀物「棉圍巾」寄給位於歐州的她。

「埃爾梅羅二世」(韋伯.維爾維特)原本想再度參戰,但另一個名額被暴發戶魔術師「阿特拉姆·加里阿斯塔」獲得。不久後,巴澤特用綺禮給的聖儀物召喚出了Assasin。

●聖杯戰爭開始前八天,巴澤特到達冬木市,命令Assasin去進行偵察活動。其後言峰綺禮以「有事商量」來訪。至今為止沒被言峰拜託過的巴澤特隱藏著喜悅並相信言峰,結果卻被遭到欺騙和偷襲。言峰趁其不備砍掉了她的左手,奪取令咒成為Assasin的御主。言峰並沒有殺她,而是任其自生自滅。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Fate Stay Night-[Shadows Of Betrayal]
序章

2004年1月31日
距離聖杯戰爭開始還有兩日的時間,遠坂凜的父親遠坂時臣在第四次聖杯戰爭中死去,母親遠坂葵也在第五次聖杯戰爭前死去,日後言峰綺禮成為凜的監護人,同時也是師父。自幼被教育為管理冬木土地的名門遠坂家的繼承人,地道的魔術師。跟士郎一樣在私立穗群原學園上學的二年級生。凜回憶起過去的往事,意識到10年過得太快了。


凜從學校回來後,她按下電話的“留言″按鈕
1月31日 3:21分的留言
「是我、雖然我認為你也明白 凜,但是明天就是最近後期限了。要是你太悠閒的話 我會很傷腦筋的。剩下的職階還有兩個,只有Saber及Archer兩個職階。必須儘快集齊所有Master才行,儘快召喚Servent 開啟令咒,當然 如果不願參加聖杯戰爭就別當無論″言峰綺禮說道

“這傢伙也太嘮叨了吧"凜一邊碎碎念一邊走向地下室

凜將召喚陣準備好後
好!一切就緒!開始吧!"
素に銀と鉄。 礎に石と契約の大公。 祖には我が大師シュバインオーグ。
降り立つ風には壁を。 四方の門は閉じ、王冠より出で、王國に至る三叉路は循環せよ

満たせ、満たせ、満たせ、満たせ、満たせ。
繰り返すつどに五度。 ただ、満たされる刻を破卻する」
             

――――告げる。
  汝の身は我が下に、我が命運は汝の剣に。
  聖杯の寄るべに従い、この意、この理に従うならば応えよ

 「誓いを此処に。
  我は常世総ての善と成る者、
  我は常世総ての悪を敷く者

汝三大の言霊を纏う七天、
抑止の輪より來たれ、天秤の守り手よ―――!

在詠唱完後,凜聽到樓上傳來聲音
“真是的一一一!為什麼啊一一!″


“地下室時鐘快了一小時!?也就是說...現在是凌晨1點而不是2點!!!″凜看向牆壁上的時鐘驚訝地說道


“搞砸了!已經搞砸了也沒辦法了....話說回來,你是什麼人?"凜看向紅衣男子問道


"Yareyare,一開口就是這一句嗎,看來又是遇到不得了的Master呢,還真是抽到下下籤啊"紅衣男子擺擺手識趣地說道

“姑且確認一下…………你是我的Servent對吧?"凜問道


我才要想問你是不是我的Master叻,在我被召喚的時候根本沒看到你。我又不是小窩中的小鳥,可別告訴我你只有在睜開眼睛的瞬間才會決定自己的主人"紅衣男子回應道


“算了,我想問的只有一件事。你是否是我的Servent 而不是別的什麼人。畢竟主從關係從一開始就搞清楚比較好。"凜嚴肅地說道


沒錯,這個意見我也贊成。但是你有能夠證明自己是我Master的手段麼?"紅衣男子識趣地問道


“在這裡,我是你Master的證據就是這個吧"凜舉起右手展示令咒說道


我投降。你是認真的嗎 大小姐。我要看的不是這種表面的東西,而是你究竟是不是配得上我忠誠的人"紅衣男子站起來說道

“什麼啊?你的意思是我配不上做你的Master嗎?! "凜疑惑地問道

不雖然我也很不滿 但還是承認你是我的Master好了。不過我也有個條件 今後我不會服從你的命令,戰鬥策略由我決定。你沒有意見吧 大小姐?"紅衣男子走向凜說道

“是嗎......雖然你心有不滿的承認了。但還是不服從我的命令.....你什麼意思 你不是我的Servent嗎?" 凜低頭說道

形式上來說沒錯,所以在形式上會服從你。但是 戰鬥的人是我,你只要在這所房子的地下室老老實實待到聖杯戰爭結束就行了。這樣一來,就算是像你一樣的新手也能保住小命吧"紅衣男子坐下翹腳說道


紅衣男子注意到凜的不滿

讓你生氣了嗎?當然我會尊重你的立場。畢竟我是為了給Master帶來勝利才被召喚的。我的勝利是你的  戰鬥所得也全歸你 這樣你沒有意見吧?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好好考慮自己的安全就行了 我不指望你能做任何事情。"紅衣男子自大地說道

“我、我忍不了了——!好吧既然你這麼說,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宣告!"凜憤怒地舉起右手

難道!?"紅衣男子驚訝地站起來喊道


“沒錯!向令咒宣告 遵循聖杯之守則!對吾之面前之人  對吾之Servent 施以懲戒之法!"凜繼續念道


怎麼會有因為這種事而使用令咒的人!?"紅衣男子驚訝地說道


“吵死了!聽好了!你不過是我的Servent罷了!那麼我說的話你就應該絕對服從才對!"凜發動了一道令咒

你、你到底在想什麼!?為何要為了這麼膚淺的事情使用令咒!"紅衣男子無奈地大喊道


“換個地方聊吧...跟我來"凜臉紅著說道


到了另一個房間

原來如此,你的性格我大概明白了 Master。以防萬一問一句你究竟是否理解令咒的重要性"紅衣男子說道

“你這高高在上的態度,到底算是哪門子絕對服從啊……不就是僅有三次能夠約束Servent的命令權嗎 那又怎麼樣……"凜傲嬌地說道


聽好了 令咒是用來強制命令Servant行動的東西。舉例來說,我不可能從這裡瞬間移動到很遠的地方。但是只要通過令咒下令  就能通過你我的魔力 使之可能。即便肉體的極限也能超越的大魔術的結晶就是這三枚令咒。不過現在只剩兩枚了"紅衣男子解釋道


“這種事情我當然明白…………有什麼關係反正還有兩枚.....何況命令你的事情也不是白費功夫"凜傲嬌地說


的確呢 這是我的失算。但令咒對於模糊的命令效果也會減弱。你剛才使用的令咒便是如此,對所有的話言聽計從這種事 就算令咒再多也實現不了″紅衣男子解釋道


“也就是說,我剛才的令咒根本沒有意義?"凜問道


通常來說是這樣沒錯,不過看來你作為魔術師的能力異乎尋常"紅衣男子說道


“異乎尋常?"凜疑惑地問道


沒錯  這便是我的失算之處。現在你說的話語對我來說能感覺到很強的強制力,真是讓人頭疼″紅衣男子說道


“也就是說一一一"凜回應道


我撤回剛才的話  Master,你雖年紀輕輕  卻是個卓越的魔術師。把你當小孩子羞辱  想讓你遠離戰鬥是我草率的判斷。我為自己的無禮道歉"紅衣男子鞠躬說道


“也就是說 就算沒有令咒你也承認我是你的Master了?″凜高興地說道


當然  剛才是召喚不久還比較生疏,但是現在我們已經完全維繫在一起了,身為魔術師的你  應該也能感受源自契約的這份聯繫吧。"


“契約....是嗎  雖然Servent是被聖杯召喚而來,但讓他們留在世上的是一一一"凜感受著魔力說道


沒錯  是Master的力量。Servent是靠Master提供的魔力留存在世上的,源自你的魔力十分充足,毫無疑問  你是一流的″Archer略帶嚴肅地說道


“哼  事到如今說好話也沒用了,對了  你、你不是Saber嗎?″凜看向紅衣男子問道


很遺憾我並沒有劍″紅衣男子攤開雙手回應道


“也就是說 你是Archer了。太失敗了  花了這麼多寶石,居然召喚的不是Saber″凜自言自語道


不是Saber真是抱歉吶″Archer說道


“雖然犯了這麼大錯很遺憾,但搞砸的人是我啦″凜自言自語道


剛才的話會讓你後悔的,到時必須讓你道歉才行"Archer略帶嚴肅地看向凜說道


“那你就務必讓我後悔一下 Archer~到時候我會誠心誠意向你道歉的~″凜走到Archer面前說道


你可別忘了啊  Master″Archer微笑著回應道


“對了,我忘記問你是哪裡的英靈?"凜看向Archer問道


抱歉,我無法回答你這個問題,畢竟....連我自己也不清楚....我並沒有侮辱Master的意思。只是因為你不完全召喚的結果,我的記憶還很混亂  就連名字和來歷也不清楚。不過應該沒有太大的問題,所以不需要在意"Archer回應道


“可是我會在意啊!不知道你是怎樣的英靈,不就無法知道你的實力了嗎″凜著急地說道


這些不過是小問題"Archer冷靜地回應


“小問題什麼的...我說你呀!連自己搭檔的強弱都搞不清楚  今後要怎麼戰鬥!″凜大聲說道


你在說什麼,我是你召喚的Servent 沒有不是最強的理由″Archer回應道


算了,對於所有人來說身份不明的事情也是不爭的事實,關於你的身份我就暫時先不過問了″凜臉紅著說道


“那麼Archer,你的第一個工作就是一一一″凜説道


你還真是好戰呢  Master,那麼敵人是一一一

還沒等Archer説完,兩把清潔工具就往他這裡飛了過來

“打掃房間  把你自己搞亂的東西好好負責收拾幹淨吧”凜麵對Archer説道

......等等,你究竟把Servent當什麼了″Archer説道

“使魔吧?雖然有些臭屁  比較難使喚就是了"凜微笑着説道

我明白了,請你下地獄吧  Master″Archer無奈地接下任務並説道


隔天早上
“做好出門的準備吧  Archer,我帶你去熟悉街道一下"凜說道


等等Master,那之前  你是不是忘了一個很重要的事"Archer說道


“重要的事?"凜看向Archer問道


真是的  契約中最重要的交換我們還沒做過″Archer說道


“糟了...名字嗎?"凜自言自語道


終於想起來了嗎  Master,今後我該怎麼稱呼你"Archer說道


“我叫遠坂凜,你愛怎麼稱呼就怎麼稱呼吧″凜笑著說道


那就叫你凜好了″Archer說道


Archer靈體化跟著凜一起出門了。他們一路走到晚上,最終到了一座高樓的樓頂


“怎麼樣?在這裡應該能看得一清二楚了吧"凜說道


早點來這裡的話,就沒有到處走的必要了″Archer回應道


“你在說什麼,這裡能看到的只有街道的全景,不去現場的話  怎麼能弄清楚街道的構造"凜說道


也不盡然,Archer職階也不是徒有虛名的。眼神不好的根本當不成弓兵,比如說那個橋下的地磚數量我還是能看得清的"Archer解釋道


“嚇我一跳,Archer不愧是Archer呢"凜回應道


隔天
Archer靈體化跟著凜


你打算去學校嗎?"


“嗯 有什麼問題嗎?"凜問道


問題是沒有,但是學校很難應對突然襲擊吧"Archer說道


"Master之間的戰鬥要避開眼目眾多的地方吧。所以眼目眾多的學校應該不會遇到突襲"凜解釋道


雖然只是假設,但如果敵人在安全的地方出現怎麼辦?"Archer問道


“應該不會,這個城市裡的魔術師家系只有遠坂和 另一家。而那一家的家系已經中落了,也沒有出現Master"凜解釋說道


也就是說學校中還有一個魔術師,只不過不具備成為Master的資格而已"Archer說道


“就是這樣″凜說道


但是凜,凡事都有個例外。如果學校還有你不知道的魔術師的話一一一"

Archer的話還沒說完,剛踏進校門的凜就感受到一股魔力


已經不是空氣凝重的問題了,這里已經展開結界了?“凜疑惑地問道


雖然還不完全,但準備工作已經開始了。能做到這個程度,也就說明是相當的人物“Archer說道


“不過是菜鳥,讓人感受到異常的結界不過是三流的貨色罷了"凜回應道

那麽怎麽辦 凜?"Archer問道

“不管是誰敢,在我的地盤放出這樣沒有人品的東西,無需多說,打倒便是了。聽好了 Archer,放學後開始調查結界。等弄清楚結界是怎樣的結界後, 再決定毀掉它,還是放著不管吧。”凜嚴肅地說。

視角來到弓道社,衛宮士郎被委托放學後打掃弓道社

到了晚上,在學校頂層


“這樣一來就七個了吧,這個好像是起點。這種符文我從來沒見過呢。麻煩了.....這種結界只靠我應對不了。Archer,你應該也察覺到這種結界的作用吧,這個結界只要一發動就會像字面意思一樣 把在內的人溶解,這就是噬魂結界。把結界內的人的肉體溶解,強行將遊蕩的靈魂收集起來的鮮血要塞。如果說有誰要收集靈魂的話,那一定是Servent 凜解釋道


正如你所料,像你們肉體攝取營養一樣, Servent 是以精神和靈魂攝取營養。也就是吸收的越多,儲存的魔力也會越多。"Archer說道


“難道靠Master提供的魔力不夠嗎?“凜問道


"足夠是足夠,但魔力這種東西多多益善。從周圍的人身上奪取能量是Master的戰略,從這一點來說,這個結界的效率很高。"Archer回應道


“這個說法聽著就讓人火大,以後不許用這種說法了 Archer"凜略帶憤怒地說


同感,我也沒有打算模仿他的打算"Archer回應道“


"那麽就毀掉它吧,雖然目前沒發生什麽事,但還是會造成困擾———"


就在凜還沒說完時。一股聲音打斷了他。

(圖源:https://www.pinterest.com/pin/35043703339792426/)

“就這麽毀掉也太可惜了吧。


“雖然我不了解什麽魔術,但這聽起來蠻有趣的不是嗎?“


“你這口出狂言的家夥,你到底是誰?"凜憤怒地看向神秘人說道


"他們都稱我為“人斬”,那邊的小哥,你認識我嗎"神秘人說道


“你看得見他?果然你是Servent! “凜驚訝地說道


“那麽你就明白我是敵人了吧!”迷之Servent說完便拔劍沖向凜


凜一邊閃躲攻擊,一邊往圍欄那邊跑去。凜使用魔術強化了腿部,之後一腳前空翻越過圍欄


“下面就交給你了,紅衣男!“凜呼喚著Archer


Archer以公主抱的方式接著了凜將他安全送到地面,可是突然一股攻擊要砍中凜的後背。Archer隨即投影出武器抵擋了下來。


“好極了,我就喜歡你這樣快刀鳴槍的家夥。哼, 你看來不像是Saber呢。像你這樣不是正兒八經的單挑類型,大概是Archer了。雖然平常的我並不會這麽做,但是作為初次見面就破例一次吧。來吧 亮出你的弓吧 Archer,這點時間我還是能等的“迷之Servent放下戒備說道


Archer微微轉頭看向凜


"Archer 我不會出手的,你的能力就讓我在這里見識一下吧!"凜告訴Archer


"哼一一一"Archer聽到答覆後冷笑一聲


隨即Archer身上冒出一股強風。他身形突然消失在夜幕中,像一陣風迅速撲向迷之Servent。


迷之Servent也迅速切換到戒備狀態迎戰Archer, 迷之Servent的武士刀和Archer的兩把短劍碰撞到一起。瞬間形成刀光劍影,被武器攻擊到的地方都留下殘裂的痕跡。


剛打掃完弓道社準備回家時的衛宮士郎目睹到了這一幕。士郎的心跳加速,他立刻認出這兩個人大概是Servant,那些被稱為英靈的存在。他驚訝地想著,為什麽會有Servant出現在他們的學校呢?


在他目睹的瞬間,戰鬥已經爆發。迷之Servent邁出一步,他的身體如同猛虎般迅捷地沖向Archer。 他的劍法匯集了他多年的修行和經驗,每一招都充滿了無窮的殺機。他雙手蓄力用武士刀砍向Archer,Archer使用兩把短刀進行防禦的瞬間,他又從腰間抽出另外一把武士刀刺向Archer隨後瘋狂攻擊。他的劍舞動如風,刀光閃爍,速度之快幾乎超出了人眼的極限。Archer開始有些招架不住。

就在迷之Servent打算使用連環技了結Archer時, 士郎趁機提起腳步打算逃跑


“什麽人———!“迷之Servent大聲喊道


“學生?這麽晚了,為什麽有學生出現在學校?“凜驚訝地問道

多虧了他,我才救回一命呢。這Servent實力在我之上,近戰硬拼我絕對不是對手。"Archer氣喘籲籲地說道


“那個Servent呢?“凜問道


去追剛才那個人了,大概是為了滅口吧"Archer回應道


“絕對不能讓他做到!走吧 Archer!"凜說道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序章完

-這是我第一次寫Fate系列同人小說,希望各位會喜歡!因為修改了設定,所以才能出現了類似武士的從者呢!大家能猜到他的真實身份是誰嗎?作為幕末「四大人斬」之一的他,是否能戰勝Archer呢?請盡情期待下一章吧!

幕後趣事:因為我是馬來西亞用戶,之前還沒通過巴哈的“手機認證"(已經聯繫客服),所以本來打算以動態的方式發佈。但動態的字數不能超過3000個字,這樣就導致我比較麻煩了。但官方不知道是看到我靠北還是什麼w居然在一個小時後通過我的認證XD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