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7.母親(11)-真的就足夠了

暮羽 | 2021-11-30 18:30:01 | 巴幣 230 | 人氣 99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江甯已經很久沒有見到自己的兒子了。

  自從上次會面後,接下來一連幾次楊方杰都拒絕她的訪視。

  一次次吃下閉門羹的她卻不輕易氣餒,總是要在監獄外頭流連許久,直到能會面的時間結束後才訕訕離去。

  在見不到楊方杰的每一個夜晚,江甯都備感焦慮及害怕,僅能獨自坐在他的房間裡,在滿是他氣息的空間裡尋求一絲慰藉,一遍又一遍讀著他親手寫下的每一個字句,然後再抱著那張留下血漬的照片無聲流淚。

  這段期間她幾乎斷絕與外界的所有聯繫,只是在監獄外及家裡等候有朝一日楊方杰能答應她的會面。

  終於,那一日被她等到了。

  「妳真的很有毅力,三個多月以來每次都是吃閉門羹,但妳仍然堅持不斷過來等。」管理員走在前頭帶引她走到會客室。

  聞言,江甯僅是露出一抹淡淡的苦笑說:「我是他的母親啊,當這個世界都放棄他的時候,只有我不能放棄。」

  接著就是一陣漫長的沉默,在沉默的期間她盯著前方管理員的後腦勺,腦裡不斷猜想對方是不是在心中暗自對她剛剛的發言嗤之以鼻,甚至到作嘔的地步,一個教出殺人犯的罪魁禍首講出這種充滿母愛的言語,聽在外人耳裡或許滑稽到一個不可思議。

  「到了,請妳務必遵守會客的規範。」管理員打開會客室的門,用手勢請她入內。

  起先她還有些害怕,這三個多月九十多天的日子裡每一次都是被拒於門外,今日來訪時本來還不抱任何期待,未料一直拒絕接見的楊方杰忽然同意此次的會面,讓她直到現在仍是覺得很不現實。

  「請趕快進去吧,會面的時間是有限的。」

  門被帶上時發出的清脆聲響才讓她終於回神過來,望著在明亮簡樸的房間裡,靜靜坐在椅子上依然垂著頭的兒子,一陣酸楚立刻湧上心頭。

  「方……」

  明明有滿腹的話想要說出口,但好一陣子的她卻都只能發出這種無意義的呢喃,不論如何開口都顯得很不適切,最後她也只是坐在兒子對面的椅子上,沉默的凝視他。

  時間所剩不多的她知道這或許是最後一次機會,深吸一口氣,右手輕放在桌上後緩緩開口。「謝謝你,今天願意讓媽媽見你。」

  對面的他依舊垂著頭。

  江甯也對他這樣的反應習以為常,僅是露出一抹苦笑,自顧自地繼續說下去。「這陣子,我想了好多……從你還是那麼小的時候想到你上了大學之後的日子,總覺得……我們母子倆似乎很久沒有好好坐下來聊聊了。」

  「今天,我想和你好好聊聊。」

  本來就不期望楊方杰會有所回應,只見他仍是垂著頭。

  江甯並未像之前會面一樣要求他抬頭看自己,而是轉頭瞥向陽光灑落的那面窗戶。「你一直都很想去看那片花海吧?那片開滿波斯菊的花海?」

  雖然他低著頭無法看清臉上的表情,但似乎瞧見他的身體有明顯顫動。

  「對不起,媽媽沒有經過你同意就進去你的房間,你可以對我生氣也沒關係,可是也因為我走進你的房間,才看到放在你桌上的這張照片。」

  她從包包裡取出那張全家福照片,輕輕推到楊方杰面前。

  「這些日子你很累了吧,因為我總是不斷要求你讀書,要你表現得比其他人還要優秀,因為只有這樣,你才有辦法成為格裕集團的接班人。」

  欲伸出手握住楊方杰的手,奈何兩人間的距離太過遙遠,遠得讓她碰觸不到。

  「我一直覺得這樣做才是真的對你最好的……只要你表現好,你的姑姑和叔叔他們就不會在暗地批評你,你的那些堂兄弟姊妹也不會看輕你,而你的奶奶和你爸……他們就會認可你。」

  一直低垂著頭的楊方杰將視線緩緩移到桌上的照片,顫顫伸出右手將照片拿起。

  「可是我錯了……一直逼著你讀書考試,一直逼著你上了很多你可能不愛的才藝課,這些都只是……都只是在滿足我的虛榮心而已……一心只想要你比其他人好,只有你表現優異,我才能在這個圈子中站穩住腳,在外人面前才有面子而不被人輕視。」

  「就連當你表現好,爸爸就會帶我們出去玩的這個承諾,都只是我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為了督促你進步而撒下的謊。」

  楊方杰將頭抬起,怔怔看著江甯,握著照片的右手不自覺地加緊力道。

  「對不起……方杰……媽媽對不起你……」江甯仰頭吸了吸鼻,欲將眼淚吞回,匆匆用手背將眼角的淚水擦拭乾淨,再次望向坐在對面的楊方杰。「我知道你很努力了,你一直都很努力了,已經可以了,你已經很棒了。」

  「這輩子你能來到這個世上成為我兒子就已經很好了。」

  她努力伸出雙手,不管楊方杰現在距離自己有多遙遠,她仍想奮力碰到坐在對面的兒子,仍想握緊他的手,仍想再次感受到他的溫暖。

  話語一落下,細小的抽噎聲從她對面傳來,那個傷痕累累的男孩低垂著頭黯然哭泣,空出的左手狼狽擦拭滑下臉頰的淚水,原本微弱的哭聲到後來慢慢轉大。

  看到養育這麼多年的兒子這樣痛哭,江甯再也忍不住從心頭湧上的悲傷,泣不成聲,費了許久才終於止住抽噎,哽咽地說:「媽媽我……我真的從來都沒有後悔生下你,沒有後悔在二十三年前的今日,在醫院誕下你。」

  「我只要你……只要你能快快樂樂活在這個世上就好了,那樣真的……真的就足夠了。」

  「……嗚啊啊……對……對不起……嗚嗚嗚啊啊……」

  有好一陣子,僅有哭泣聲迴盪在這會客室裡,直到會面時間快要結束時,江甯才緩緩開口。

  「我們一起去看花吧……不管你最後的刑罰是如何,媽媽我都會等你的……然後,等你出來後,你和我和爸爸,我們三個人一起再去看美麗的波斯菊花海吧。」

  楊方杰早已泣不成聲,但仍然試圖止住淚水,將相片緊緊握在胸前點頭說。

  「……好。」





  當江甯踏出監獄後,原本還陰雨綿綿的天空已經放晴,她仰頭望向湛藍的天空,感受陽光穿透雲層灑落在她身上的溫暖。

  然後,她低頭從包包裡拿出那張被小心收納的紙張,輕輕將它攤開,伸手撫過最後一行的字跡。

  「可以的,我們未來一定可以的。」

  她是那麼相信著,相信未來不論遇到什麼事情都可以達成這個願望。


  我希望我能永遠快樂。


  她邁開步伐,走下階梯。



這段其實是第二個版本哈哈,當初第一次交稿被編輯退的時候,覺得原本第一版寫得很詭異,情緒跟轉折轉得很硬,於是就再重寫一次,然後就多出了一萬多字.......

啊原來我是越寫越多的類型啊(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創作回應

露諾弭
會認錯的父母實屬少見 更多的是堅持我沒錯 是你不對
2021-11-30 19:27:49
暮羽
那個年代的長輩比較沒有認錯的覺察,會有點拉不下臉,總是要經歷非常巨大衝擊的事,才有可能改變人的想法
2021-12-04 21:12:0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