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7.母親(4)-主動找上門

暮羽 | 2021-11-05 18:23:00 | 巴幣 224 | 人氣 109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所以,你真的覺得方杰他會做出這種事情?」

  一邊看手上資料的同時,楊士賢以不疾不徐的速度將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全都告訴她,忽然接收到如此龐大及震撼的訊息量讓她險些暈過去。

  「這已經不是我們覺得不覺得就可以解決的事情。」一如既往,楊士賢那般過度冷靜的語氣,總讓她感覺不到一絲溫暖。

  「既然警察都已經收押他了,代表他們應該有掌握到足夠的證據能證明方杰有犯下此罪。」楊士賢敲了敲沙發邊的扶手說:「警方那邊能透露出給我的訊息畢竟也有限,我們如今只能以他會被定罪的方向去思考適當的處置。」

  「你這什麼意思?你會不會太過冷血了?什麼聲明都還沒出來就直接斷定一定是方杰殺人,哪有你這種當爸爸的?」江甯一把將手上的資料用力甩到楊士賢身上。

  「妳冷靜點,我自然也不願意承認方杰就是殺人兇手,可假如是的話,妳會怎麼辦?」

  「你開什麼玩笑,方杰是我的兒子,他是什麼樣子什麼個性的孩子我還不清楚嗎?他怎麼可能殺人!」

  「江甯,妳給我冷靜點。」

  楊士賢罕見對她怒吼,嚇得她當場禁聲。

  「不管妳怎麼去想方杰,總而言之我們必須要做出最壞的打算。等新聞出來後我會先暫時不去公司幾日以躲避風頭,待風頭比較緩和後,我會為此事件召開記者會,所以待會我會請我的秘書聯絡公司的公關部著手為此事草擬新聞稿。」

  「那我呢?我就只能安靜待在家裡看著各大媒體誣陷方杰嗎?」

  「妳也先在家裡避風頭,在這種緊要時刻就先別外出了,一切事情會由我全權處理的。」話了,楊士賢便站起身,揮手示意幫傭帶他進去更換衣裳。

  「開、開什麼玩笑!」她起身向前用力抓住正打算離開的楊士賢大吼:「你讓我一個做母親的只能在家乾等,卻什麼事也無法出手幫助方杰嗎?被關在監牢裡的不是別人是我們的兒子啊!我不管你對他到底不滿到什麼程度,可是你就要這般對他見死不救嗎?」

  楊士賢沉默地盯著她一回後才緩緩說:「江甯,妳現在還在情緒上,不管我跟妳說什麼妳也一定聽不進去,但我跟妳保證,我從來沒有要對他見死不救的意思,但因為我們的身分不同,在面對社會大眾必須要更謹慎小心。  

  然後他輕輕將江甯的手推開。「妳先一個人靜靜吧,我要先回公司了。」

  江甯呆呆看著那寬大背肩的男人走進主臥室後,忽然全身一陣無力,直接癱倒在地上,她凝視鋪設在地上的波斯地毯,伸手輕輕撫上那繡工精緻的花紋,想藉由地毯的毛絨觸感撫平自己慌亂的心思。

  然而這一切都只是徒勞罷了,此刻她的心情卻是如同掉入冰窖一般地感到寒冷。

  「不……不可能的……方杰是我的兒子……他怎麼可能會去殺人……他不會的……」

  緊握的拳頭用力朝地面一敲,手腕傳來的刺痛感讓原本昏沉的腦袋逐漸清醒,她緩緩撐起身子,重新坐回沙發上,揉著隱隱疼痛的太陽穴仔細思考自己的下一步。

  「士賢說的沒錯,如果事情都已經發生了,那再去爭辯到底是不是真的也是無意義的……」

  可是,她還是難以相信自己的兒子會犯下如此大錯,完全無法想像曾經待在她身邊的小天使會在她沒留意時,開了一個太過殘忍的玩笑給她。

  她無法接受這個荒唐的玩笑話。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一則新聞震的各界媒體措手不及,更讓台灣社會陷入一片譁然及恐慌中。

  
  『警方昨日已將涉嫌殺害廖女的楊方杰逮捕到案,經過一連串的偵訊結果,警方初步判定此案唯一起情殺案,更有十七日兩人到一家餐廳用餐的監視畫面,可以明顯看得出來當時兩人是有過激烈爭吵,甚至到服務生出來制止的地步……』


  盯著眼前六十吋大的電視螢幕,轉遍每一台的新聞頻道幾乎都將此條新聞做為今日的頭版消息,每一台大同小異的報導內容幾乎讓她快將稿子背了起來。

  她是看著電視裡不斷跳轉的畫面,也將記者及主播們說出的每一個字句聽進耳裡,卻在他人提到楊方杰這個名字的時候,只覺得好似在聽一個陌生人的名字,或許那只是跟自己兒子剛好同名同姓的陌生人罷了,但在切換不同新聞台反反覆覆聽到同樣的名字,以及刻意在那名字後留下的身世介紹後,才將原本彷彿置身在虛幻的她一把從中拉回現實。


  『而兇嫌楊方杰是何等人物呢?他是現今台灣知名食品企業,格裕集團董事長-楊士賢的獨生子,其母親更是早年在社交圈赫赫有名的名媛-江甯。』

  『楊士賢鮮少在媒體前露面,對於他的家人也極其保護,甚至也不曾讓他的獨生子露面過,所以一般台灣民眾不太認識他是正常的。』


  不只新聞台,現在就連不少政論節目也開始拿此件事情大作文章。


  『至於堂堂一個食品業的少爺為何會與普通家世的女生有牽扯,甚至還殺害她,這兩家身世背景這麼懸殊到底怎麼會認識,不知在這方面身為專家的宋先生您會怎麼看呢?』

  『嗯……不得不說這的確是個非常特別的關係,通常貧窮女子遇上貴公子這等情節不都只有在偶像劇裡才會有的嗎?』

  『宋先生的意思是指,被害者廖女極有可能是為了錢財而攀上格裕集團的公子嗎?他們倆能認識也是需要特別的管道吧?總不是像偶像劇裡演的,貴公子在路上與女主角相撞而擦出愛的火花吧?』

  『若單看現在這樣的結果,這樣擦出來的並不是愛的火花吧?只能說家世懸殊能幸福美滿的劇情只有在偶像劇裡有,在現實最終都會以悲劇收場吧。』

  
  長桌前放置的名牌上寫著各種不同領域專家的名嘴名字,在政論節目上一字排開,七嘴八舌說著與他們跟本毫無關係的案件,大言不慚地評論此次案發的被害與加害者。

  江甯氣得一把將擺在桌上的茶具掃到地上,發出的巨大聲響引得傭人趕緊從廚房奔了出來。

  「夫人,您沒事吧?」

  「……把它們掃一掃丟了吧。」

  她打碎的是楊士賢平時最愛用的茶具,但比起自己的兒子犯下殺人罪,將這幾十萬的東西摔碎根本就只是小事一件。

  雖然節目上的名嘴令她看得厭煩惱火,但綜合所有的新聞報導及名嘴的評論,有一件事情的確很讓她介意。

  「那個女生到底是誰?」

  她曾經有過和楊方杰無話不談的時光,那時的楊方杰不論什麼雞毛蒜皮的小事都願意與她分享,那時的她總以為這樣的日子會持續到永遠,直到某一天楊方杰不再主動向她提起生活上的事情後,才意識到有著天真想法的自己已經離她的兒子越來越遠。

  「為何她會跟方杰認識?」

  她回想不起來最後和楊方杰說話是在何時,或者更正確的說,是聽楊方杰向她分享自己的事情是在什麼時候。

  「是那個女的主動找上門的嗎?」

  但她明白,天性善良的兒子不會做出這般殘忍的事情,會害他走入歧途的一定是那個來路不明的年輕女孩。

  「是不是那個女的覬覦我們家的錢財而陷害方杰的?」

  是那個陌生的貧窮女孩害了他的兒子遭受這樣不公的對待。

  她低聲喃喃道。




創作回應

神秘贊助者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有人默默贊助你,願創作能量隨時飽滿!
2021-11-05 18:27:2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