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7.母親(10)-花海

暮羽 | 2021-11-26 18:23:00 | 巴幣 1060 | 人氣 138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夜晚,坐在車子裡的江甯凝望窗外不斷擦過的路燈。

  「反正我……也沒有活下去的慾望了。」

  被兒子再次拒絕讓原本就已經殘破不堪的心又一次碎裂,而聽到兒子完全不在意被判什麼刑罰,甚至是死刑也無所謂時,她的心已經不知道碎成多少片。

  她辛苦誕下的生命如今卻從容地接受死亡。

  這時包包裡的手機忽然傳來聲響。

  「喂?怎麼了嗎,媽?」

  『小、小甯啊,妳今天不是說去看方杰嗎?怎、怎麼樣啊?』

  她拿著手機看向窗外不斷向後退的夜色,卻遲遲不敢回應母親。

  『甯啊?妳說說話啊,妳這樣媽我很擔心妳啊!』

  「沒事啦,就一樣啊,方杰就是……就是什麼也不願意講啊。」

  『唉……這孩子怎麼到發生這樣事情了都還是這樣,總是沉默不愛說話……』

  母親的話讓她不禁心頭一酸,咬緊下唇仰頭深吸一口氣。「媽,我該怎麼辦?我從來沒想過方杰會做出這樣的傻事……」

  『我也沒想過啊!那麼乖巧聽話的孩子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我和妳爸都希望這一切都是夢啊!』

  「妳也覺得方杰那孩子不會隨隨便便因為跟女友起了口角就憤而殺人嗎?」

  『那是當然的啊,他不是連去市場看到人家在殺雞都會喊著不要殺牠的孩子嗎?我真的到現在還是很難相信他會犯下這樣的錯。』

  江甯眼睛緊閉,母親並不知道楊方杰割破娃娃及砸壞許多器物的事情,她在思考要是母親知曉這些事的話,是否對楊方杰的態度就會截然不同。

  「現在說那些事情都於事無補了,事情也都發生了,判刑也是一定的。」頓了一回,她又接續說:「媽,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事情才讓方杰變成這樣,我究竟是哪一步做錯了呢?」

  電話另一頭的母親沉默一回,才緩緩道:『妳別想太多了,就算這個社會的所有人,包含妳婆家那裡都指責妳的不對,身為妳母親的我是絕對不會怪罪妳的,這些年來妳對方杰的付出有多多我也都看在眼裡,妳也別為那些批評妳的言論而難過,那些外人根本不明事理就胡亂毀謗妳。』

  這段期間飽受折磨的她在母親這一段話之下眼淚猛然潰堤,像個小孩似的在車上放肆大哭,過了一陣子後才終於止住抽噎。

  『甯啊,妳也要多保重妳的身體,發生這樣的事情妳現在心裡也一定不好受,尤其妳婆婆應該會想盡辦法找妳麻煩,明天我就過去妳家送補品給妳吧。』母親溫柔的話語輕輕撫平她的難受。

  「不用了媽,妳別費心了。」她輕輕用手背柔去眼角的淚水。「時間也不早了,妳趕快去休息吧。」
  『妳也別多想了,早點去休息吧。』

  掛掉電話後的她倚靠著車窗,凝視夜幕中的那顆明月,直到車駛進家裡的車庫後才將視線從窗外移開。

  「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自車庫走上樓的江甯聽到熟悉的嗓音,抬頭看見自己的丈夫坐在沙發上,而在他身旁坐著的是一臉怒容的婆婆。

  「這都幾點了還在外面遊蕩?不是要妳好好待在家裡嘛,又出去像個狐媚子拋頭露面,之前沒經過我們許可就擅自在媒體前的發言我可都還沒找妳算帳呢。」

  婆婆那盛裝打扮的模樣,看起來似乎是剛結束某場很重要的宴會場合後特地繞過來家裡的。

  「在家裡幫忙處理家務事妳也不行,就算有幫傭幫忙也是要學著做家務,這樣士賢工作回來才好放心。」

  面對婆婆每次這樣的咄咄逼人,楊士賢總是悶不吭聲,連一聲為她緩頰的話都不曾說出口。

  婆婆轉頭面向楊士賢,握著他的手低聲嘆道:「我當初就跟你爸說了,這種以前老愛在外面拋頭露面的女人不會安分的,妳看看她把我的寶貝孫子教成怎樣,教成一個殺人犯呢!」

  前面的尖酸刻薄她都能忍受,唯獨當提起楊方杰是個殺人犯時,江甯冷不防地抬頭朝婆婆回瞪回去。

  「還敢瞪我?妳生完方杰後就不能再生育的事情我都不跟妳計較了,現在連將我們格裕集團的繼承人教成殺人犯也要否認嗎?妳這當媽的還真是有夠失敗的,當初方杰上大學時本來是要把他送去國外的,也是妳一直苦苦哀求說不要最後才作罷,後來也是妳提議說要幫他在外面買個房子住的,結果呢?買的房子還變成犯案現場啊!」

  「事情不是這……」

  「不是怎樣?事實都發生了還想要頂嘴嗎?」婆婆不客氣地打斷她的發言。「到底是怎樣的教育可以把我的寶貝孫子教成這樣?吵個架就氣到毆打別人,甚至還把人給殺了?還有那個叫廖筠萱的女人又是什麼來歷?我問了士賢他說妳也不知道,妳這母親到底是怎麼當的?連兒子的人際關係都搞不清楚,我以前做母親可不是這樣管教孩子的……」

  江甯垂下頭獨自承受這連珠炮的指責,其中不乏許多人身攻擊的穢語,她也咬緊牙根將所有委屈往肚子裡吞,直到婆婆罵累了,叫著隨從帶她上車返家,這才讓江甯終於從這頓辱罵中解脫。

  「妳今天去哪裡了?」送走婆婆後,楊士賢冷冷開口問著。

  「還能去哪?去看你一直以來很不滿意的兒子,然後回來還要受你媽的冷嘲熱諷,你這個丈夫跟父親可當的真好。」話了,她拎起隨身的包包爬上階梯朝二樓走去,咬緊下唇奮力將幾乎要奪出眼眶的眼淚收回。

  「方杰還好嗎?」楊士賢追在她身後走上二樓。

  「還好?你覺得他都這樣了會好嗎?」她不禁放聲大笑,轉身朝楊士賢怒吼:「他被關的這些日子你有去看過他嗎?我想應該是沒有吧,你連兒子出這種事了都一樣忙於工作,根本沒有在乎過他,!」

  總是趴在窗戶邊用那期盼的神情望向外頭,用著稚嫩的聲音一一問家裡的幫傭和管家,甚至輕輕拉住她的衣襬抬頭向她問道。

  「媽媽,爸爸什麼時候會回來?」

  江甯想到楊方杰那時的模樣就覺得一陣心疼。

  「他小時候可是每天盼望著你回來陪他,帶我們全家出去玩,所以一直很努力讀書,可是結果呢?結果你都只在意他有沒有達到你的期望!」

  楊士賢的雙眼瞪大,錯愕的樣子讓江甯不禁愣了一下,結縭二十多年,她從未看過楊士賢那樣的神情。

  「去看看他吧。」

  留下這一句話後她便轉身朝主臥室走去,在經過楊方杰的房間時,腳步不自覺停下。

  「妳趕快出去?快點出去啊!」

  然後,她推開這扇曾經被自己兒子狠狠拒於門外的門。

  楊方杰的房間整理得相當整齊,雖然上大學後他就搬出家裡,幾乎沒有在這個空間裡生活,但家裡的幫傭都會定期進來打掃,所以房間裡的布置仍跟他搬出去家裡前一樣,甚至到一塵不染的地步。

  即使現在楊方杰入獄了,江甯仍是要求幫傭固定將他的房間打掃乾淨,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迎接這個房間的主人歸來。

  「方……小杰……媽媽好久沒叫你這個名字了,可以讓媽媽在你的房間待一下嗎?」她走到書桌前,拉開椅子跌坐在上,伸手撫過一塵不染的書桌。

  「我……現在覺得好累……對不起……讓媽媽我休息一下……一下就可以了……」

  她將身子靠前在桌子上趴下,在要閉目之時眼角的餘光瞥到放在書桌右側的相框,看見照片上的景色和人影後慢慢將身子撐起,伸手拿起那個相框。

  「這是……去看花海的照片……」

  江甯輕撫這張在花海前他們一家三口開心合照的照片,照片上的楊士賢難得陪楊方杰做出可笑的鬼臉,讓她不禁摀住嘴巴輕笑一聲。

  「我記得那天方杰很開心,士賢也很難得配合我的指示做出很多奇怪的動作拍照。」

  這時她將相框翻到背面,赫然發現一張留下許多摺痕的紙張夾在照片跟相框中間,她伸手小心翼翼地將那張紙取出。

  
  那一天,是我在這段枯燥而痛苦的人生裡,最開心的日子。

  因為痛苦的日子太多,所以那一日是我腦海中最鮮明的一段記憶。


  是楊方杰的字跡!

  江甯的手指擦過皺褶泛黃的紙張,摀著嘴瞪大雙眼將每一個字句一一讀進心裡,紙上很多段落都用不同顏色的原子筆書寫,似乎是楊方杰在不同時期留下的字跡。


  我大概永遠都達不到爸爸和奶奶的期待,也辜負媽媽一直以來的用心。

  可是我真的很努力了,我也好累了,我想我大概都等不到全家一起再去花海看花的那一天了吧。

  我真的好想就此永遠睡著,這樣就可以不用醒來面對這些痛苦的日子了。


  眼淚緩緩滑過臉頰,落在留下許多水漬的行間中,將兩行不同的字墨一點點暈開。


  每次爸爸回家時都會和媽媽為了我的事情吵架,都會因為我表現不如預期而吵架,我想我天生就是資質駑鈍吧,怎樣都學不會,怎樣都無法接班爸爸的事業。

  他們應該很後悔生下我這個笨蛋兒子,我想我根本不應該出生在這個世上。


  「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小杰……我從來沒有這樣想……」江甯再也忍不住心中滿溢的悲痛,低頭放聲痛哭。

  真希望真的有那麼一天,我們全家可以再去看那片花海,那片媽媽最喜歡的波斯菊花海。

  「嗚嗚……啊啊……」

  握在手上的紙張被她用力捏揉,感受越發吸不到空氣的她欲想從那窒息感解脫,未料一個重心不穩從椅子上跌落,相框也不慎被她打落到地面硬生碎裂,看著玻璃碎片散落的照片上,他們一家三口曾經在藍天下綻露的笑容刺痛自己的內心。

  「嗚嗚嗚啊啊……」

  從碎片中拾起照片,被碎片割傷的手淌出鮮血染抹在照片上,江甯將合照跟信紙緊緊攢在懷中,跌坐在地背靠書桌仰頭失聲痛哭。



突然想到自己也好像很久沒去看花海了,以前大學時會跟著班上同學跑去新社看花海XDDD
或應該說最近這一陣子看到的花海都還好這樣~
只有在遊戲中看到花海,然後看到灑淚嗚嗚


創作回應

神秘贊助者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有人默默贊助你,願創作能量隨時飽滿!
2021-11-26 18:38:43
暮羽
太感謝啦~~
2021-11-27 21:26:32
緣~/銨銨
以為暮羽要唱周杰倫的花海~ ✩——ㄱ(・ω・ㄱ)
2021-11-26 22:22:40
暮羽
nono(等等這好像是我沒聽過的歌?
2021-11-27 21:27:4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