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8.受刑人(3)-不斷失望

暮羽 | 2021-12-14 18:30:01 | 巴幣 330 | 人氣 141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自他有記憶以來,他總是追在父親背後,渴望父親能多注意自己一點。

  儘管父親鮮少陪伴在他身旁。

  在那裝潢精緻的獨棟宅邸裡,陪伴他的只有穿梭在家裡的幫傭和管家,以及悉心教導他學習卻偶爾會露出失望神情的母親,和堆滿在房間的小角落,陪過他以前無數個孤獨日子的玩偶娃娃。

  「爸爸為什麼都不常在家?」

  一日和母親享用晚餐時,坐在餐桌前年幼的他大聲問著。

  聽到這個問題後母親的臉明顯僵了一下,隨即又恢復原本的鎮定回答:「爸爸都在公司工作啊,他辛苦工作才能讓小杰你去學很多才藝,還有去很多不同的國家玩啊。」

  「可是我不想要,我想要爸爸陪我玩。」

  他從沒有像在外面公園看到的,父親會陪著小孩嬉戲玩樂的記憶。

  「小杰很想要和爸爸一起出去玩嗎?」

  「嗯,我還想要爸爸念故事給我聽。」

  「那小杰只要在學校功課表現很好,下次爸爸就會帶你出去玩,好嗎?」

  「真的嗎?」他有些不可置信地再詢問一次。

  母親再次的點頭讓他感到雀躍不已,拿著餐具手舞足蹈說著:「那我一定會努力學習,讓爸爸能帶我們一起出去玩。」

  他曾經以為只要自己認真努力,就可以讓一直忙於工作的父親回頭看他,但每次只要看到父親歸來,對視到的那雙冷漠眼眸總是會讓他不禁發顫害怕。

  「你學校的成績單呢?」

  冰冷的詢問下,他只能懦懦從書包拿出那張白紙,將填滿所有數字的表格遞交到父親手上。

  從接過成績單到交還給他的過程中,從頭到尾父親都未發一語,僅是皺著眉頭看著他後便緩緩往臥室的方向走去。

  「楊士賢,你就不能稍微誇獎一下你的兒子嗎?」母親出手攔住父親,壓低聲量問著。

  「妳覺得他現在這種成績值得誇獎嗎?」

  「他比起上次月考已經進步許多,他不過才國小三年級而已,可以不要對他這麼嚴苛嗎?」

  「這樣嚴苛嗎?」話了,父親轉頭瞥了他一眼。「我從小在班上的排名可不曾掉出前三名的,他未來可是要繼承格裕集團事業的接班人,你覺得他這樣的表現符合嗎?」

  「每個人的能力本來就不一樣,為何要這樣逼迫他?你難道不知道小杰一直多希望有一天你能帶他出去玩嗎?你就不能花點時間陪伴他嗎?」

  「我公事如此繁忙,怎麼可能還抽得出空陪他。」父親這回直接轉過頭面向他,板起臉孔說:「方杰,你是爸爸的兒子,你應該知道不只我和你媽媽,還有奶奶跟其他親戚都對你抱有高度的期待吧?」

  聞言,他害怕的縮起身子,垂下頭顫顫回道:「知……知道。」

  「既然如此,你就必須犧牲所有的玩樂時間,專心努力應付學校的課業。」

  然後父親走到他的前方,朝他的右肩重重一拍。

  「不要讓我失望了,方杰。」

  父親的叮囑即使在他離去後仍不斷繚繞在他的心頭上,甚至在每晚入睡時闖入自己的夢境,在每一次上學時都彷彿能聽到父親在自己耳邊低喃。

  「不要讓我失望了,方杰。」

  他比以前更加勤奮讀書,更加努力學習各項才藝,然而那些努力都是無用的,因為最後的結果終究不是父親心中的樣子。

  他終究讓父親不斷失望。

 



  他倚著窗邊灑落進來的陽光,背靠床頭坐在床上讀著詩集。

  但翻沒幾頁,他的手就無法克制地顫抖,幾度深呼吸試著想停止這不經意的行為,最後卻落得將詩集本扔到地上,伸手朝放在桌上的信紙用力一抓,然後瘋狂似地將紙張揉爛、撕毀、新的一張、揉爛、撕毀、新的一張……。

  「我……我怎麼還是……還是克制不了這樣做……」

  當他回神後,發現獄方給的一疊信紙全數被撕毀,摀住臉仰頭責罵自己後,便蹲在地上一一將撕爛的紙片丟進垃圾桶裡,再將剛剛拋飛出去的詩集本拾起放在書架上。

  「107452,放風時間到了,趕快出來吧。」

  管理員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嚇得他一個機靈。

  「好。」

  應聲後他趕緊走出牢房,抬頭看了管理員一眼後確認他似乎沒有發現自己剛剛的行為,但或許這麼幾次看到垃圾桶滿是撕毀的紙張碎片,多少都能猜到他一個人在牢房時做了什麼事情。

  管理員將受刑人集合在空曠處後開始帶操,排在隊伍裡頭的楊方杰從四面八方不時收到一些打量的眼神,有些只是單純好奇,但更多的像是不安好心地朝自己投來惡意的眼光。

  他明白自己的身分跟犯下的罪刑必定會引來許多受刑人的關注,所以選擇專心看著前方的管理員做操,試圖忽視那些目光。

  「喂,小哥,你怎麼總是喜歡躲在角落啊?這麼不融入團體生活,還真是孤僻。」

  「這裡是監獄,不是學校,不需要遵守無謂的團體生活。還有,我想怎樣你也管不著。」果不其然,之前找他攀談的老伯又再次過來搭訕他。

  「唉小哥,你這就不懂了,咱們人啊是群體動物,無法孤獨地活著的。」

  「我聽說這世上有很多獨居身亡的老人。」

  「夭壽啦,肖年郎別講話這麼難聽。」老伯重重朝他後背打了一拳。「啊你是蹲在這裡做什麼?怎麼地上一堆扯斷的雜草?你用的喔?」

  他沉默不語。

  「啊我知影啦,不說話就等於默認對吧。」老伯露出那缺漏多顆牙齒的嘴巴朝他大喊,更不慎將口水噴到他身上。

  楊方杰果斷起身,轉身朝前方球場走去,本想拿起地上一顆未使用的籃球,但突然有名身型壯碩的受刑人搶在他之前先將籃球拿走,更向他拋以嫌惡的眼神。

  「小哥,你知道你在這裡不是很受大家歡迎嗎?」老伯追在他後頭說著。

  「大概感覺得出來。」他哼了一聲,只是轉身躲避那些對自己拋以不善的眼神。「那你幹麼老是跟在我這個不受歡迎的人身邊?」

  「因為阿伯我也很不受大家歡迎啊,所以只好來找也被大家排擠的你啦。」

  「你改一下你那種愛跟人裝熟的搭訕方式應該就會被大家接納了。」

  「他們才不是因為這樣討厭阿伯我呢,他們是覺得我一定是在說謊騙人,還不知怎麼做出的有利證據讓我緩刑。」

  聞言,楊方杰停下腳步,從頭上上下下認真看了一次這位老伯。「你到底為什麼要殺了妳老婆?」

  「喔?你終於對我的殺人動機有興趣啦?想到上次還嚷嚷說著反正都是殺人,不管過程是怎樣都不重要呢!」老伯露出缺牙的嘴,對他調侃一番。

  「所以是怎麼一回事?」

  「再說我的事情之前,我也想知道你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什麼怎麼一回事?」楊方杰不解地問:「我的事情就跟那些新聞說的一樣,因為一時氣憤殺了我的女友。」

  「真的?」

  「你不是問我剛才在那邊做什麼嗎?不是也看到那些被扯成兩半的雜草了?」他走到剛才蹲伏的地方,伸腳將剛才扯斷的雜草踏亂。「我不知道這是從哪時就開始的習慣,只要我心情很煩燥,我就會不自主地想要撕扯東西,所以家裡的娃娃和一些物品很常被我割破、砸碎。」

  再次蹲下身子,伸出左手用力抓起一把雜草,那拉扯的快感讓他不自覺又再次拔起另一叢草、一叢、又一叢,最後將成堆的雜草捏握在自己手中,一把把將之折斷。

  「我在牢房裡本來是想要試著在焦慮時讀詩集,但最後還是克制不了,我還是將桌上所有的信紙都撕爛。」

  「嘖嘖,真是不太好的習慣啊。」

  「是啊,我也知道很不好。」楊方杰鬆手將揉爛的草灑落在泥地上,手掌心還殘留不少混合著土壤跟雜草殘渣。「可是我克制不了……呵呵呵呵……克制不了想要出手砸東西、割壞所有物品的衝動。」

  唯有在破壞手上這些比自己更脆弱,且完全無法反抗自己的物品時,才會讓弱小的他覺得自己其實還是能比別人強大,唯有這樣才能減緩內心的焦慮。

  「所以你覺得呢?你看到我這樣子的行為,還會不相信我會長期對我女友施暴,甚至一時氣憤殺了她嗎?」

  老伯雙手背在後背,瞇起雙眼盯了他許久都未語。

  「我說完了,以後別再來煩我了。」他拍了拍沾上泥土的褲子後站起身來。

  「好吧,我姑且相信你的說法。不過你剛剛不是想要知道我為何要殺了我老婆嗎?不想聽聽阿伯我講故事嗎?」

  楊方杰瞪了他一眼。

  「別瞪我嘛,我會驚驚啊!」老伯拍了拍胸脯用極為誇張的表情說著:「不過啊!在阿伯我講古之前,不知道你願不願意滿足我這個鄙俗之人的小小好奇心?」

  「什麼?」

  「就是啊……你不是好野人家的小少爺嗎?怎麼會跟那種窮女生搭上關係?該不會她真的是覬覦你錢財的酒家女吧?我都沒去外面嫖過妓,一生都在孜孜矻……」

  「她才不是這種人!你怎麼會這樣認為?」楊方杰不客氣大聲打斷老伯的自問自答。

  「哪是我這樣認為的,新聞報紙都這樣說的啊,所以我才想當面跟本人確認確認嘛。」對於他突如其來的暴怒,老伯面露不安,同時不停摩擦著雙手。

  楊方杰沒想到自己坐牢的這幾日,外頭的輿論竟把廖筠萱講得如此難聽,心中一把怒火隱隱升起,憤而朝地上重重踩了一腳。

  「……她才不是這樣的人。」他咬牙切齒地說。

  「嗯?」

  他瞥開與老伯對視的雙眼,低頭凝視剛剛被自己蹂躪的草堆。「她是個無助的女孩。」

  「她只是一個忘記自己是誰的可憐女孩。」



想到有一次上課時,小孩突然跟我說爸爸和媽媽在一起都會吵架,所以就分開了,每次爸爸要來接我時,媽媽都會避不見面
當時有點訝異,因為這個小孩的爸媽已經離婚一年多了,但這是他第一次突然這樣跟我說,從他的語氣中聽到很多難過,讓我真的好心疼嗚嗚TT

但最後我還是試著跟他解釋,爸爸跟媽媽就是因為會一直吵架所以才會分開,你也不喜歡看到他們一直吵架吧,等到以後你長大了,就知道有時候分開對兩個人是一件好事
(阿我是個飽受摧殘,經歷風霜的人了TT)


創作回應

露諾弭
無法被滿足的父親... 那是多麼大的壓力 會想讓人逃避父親期許的目光 因為你感覺做再多都會被他嫌棄和輕視QQ
2021-12-14 20:20:07
神秘贊助者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有人默默贊助你,願創作能量隨時飽滿!
2021-12-14 20:21:32
小屋已經死了.緣~/銨銨
離得早~O_O
2021-12-15 17:12:1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