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8.受刑人(9)-男朋友?

暮羽 | 2022-01-07 18:30:02 | 巴幣 326 | 人氣 118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楊方杰有時看不透廖筠萱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歡迎光臨!」

  廖筠萱為了負擔自己的學費及平常生活開銷,在課餘時都會去一間不怎麼起眼的咖啡廳打工,偶爾有空時他會到對面的便利超商坐著等廖筠萱下班,看著咖啡店裡的那個女孩總是露出溫暖的笑容,親切的招待每一個顧客,和同事們也總是有說有笑。

  他覺得這樣的廖筠萱狀況很好,應該可以慢慢走出陰霾,回歸正常的生活。

  「萱萱,男朋友?」

  一日,他也一如以往坐在便利商店等待廖筠萱下班,沒想到突然有個比自己大概年長五歲左右的女子在店裡拍了他的肩膀,說著自己是對面咖啡店的店長,問他是不是認識廖筠萱還邀請他去咖啡店坐坐。

  自稱是店長的女子推著他走進咖啡店,正拿著掃帚清掃店面的廖筠萱看到他時不禁露出錯愕的神情。

  「蓓姊,妳怎麼突然把人抓到店裡?」

  「哪裡突然,我早就注意這個帥氣的小哥哥很久了,好幾次只要妳有班的時候他就會出現在對面的便利商店,本想著是不是偷偷暗戀妳的人,結果有一次打烊後不小心把手機忘在店裡,繞回來拿時就看你們兩個肩並肩走在一起。」話了,蓓姊朝楊方杰的右肩用力一拍。「妳真的吼,幹嘛隱藏自己有男朋友的事情啊,既然男友都來等妳下班了,總讓蓓姊招待他一下吧。」

  「妳這樣都把他嚇死了。」

  「喔是嗎?那真是抱歉啊。」雖然口中說著抱歉,但蓓姊似乎沒有一絲歉意的樣子。「萱萱的男友,我要怎麼稱呼你?」

  「……Jack。」 

  「噗哧!」廖筠萱不慎笑出聲來。

  「喔喔傑克先生是不是,那這個11桌給你坐吧,有喜歡喝或不喜歡喝的東西嗎?」

  「呃……應該都可以……」他滿是尷尬地被蓓姊推到11桌的椅子上。

  「不要給他喝咖啡,不然他晚上會睡不著,他是螞蟻人所以做越甜的飲料給他他會越喜歡。」

  廖筠萱的聲音在身後傳來,楊方杰有些錯愕地轉頭回望,前者接受到他的視線時只是給了一抹淺淺的微笑。

  「喔原來傑克先生是螞蟻人啊,真想不到,他跟妳的口味完全相反啊,萱萱。」蓓姊嚷嚷著走進櫃台後方,還從遠處朝楊方杰大喊:「傑克先生,我會給你端上甜到方圓三百里的螞蟻都會被吸引過來的巧克力的。」

  「……好……謝謝……」他羞愧得幾近想找個洞鑽進去。

  不一會兒熱騰騰的巧克力就端上桌,他更在蓓姊滿溢的笑容及熱情的注視下啜飲一口,不禁讚嘆這巧克力真的甜到讓他愛不釋手。

  「好啦我要回家休息了,店就給妳關啦,萱萱。啊你們小倆口要是想做什麼害羞的事情的話,鐵門麻煩拉下然後店內的監視器記得關一關啊。」

  「蓓姊!我們才不會這樣!」

  「好啦,我知道妳這麼乖不會這樣啦,但我有時候就是想看壞壞的東西啊~」

  「蓓姊啊,妳趕快回去啦,我會好好關店啦!」廖筠萱脹紅著臉將熱情如火的蓓姊推到門外,離開前,蓓姊還朝他眨了眼揮手道別。

  送走蓓姊後,店內原本歡樂的氛圍又再次被外頭溜進的寒風吹散,廖筠萱將掃具歸位後,走進櫃台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在他對面的椅子坐下。

  「你那巧克力不會很甜嗎?」廖筠萱皺著眉頭問著。

  「不會啊?」他輕啜一口說:「我覺得很符合我口味,妳要喝喝看嗎?」

  聞言,廖筠萱從他手上接過馬克杯,然而僅是淺嚐一口便整張臉都皺在一起,將馬克杯推到他前面。「我的老天,楊方杰這超甜的啊!我真搞不懂你為何可以忍受這種甜到要死的東西啊!」

  「大概是因為生活都這麼痛苦了,所以需要很甜的東西才能麻痺自己吧。」

  「真的有用嗎?」

  楊方杰抬眼,剛才仍露著微笑的廖筠萱此時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可能吧……?」他迴避廖筠萱的眼神,低頭凝視店內昏黃的燈映在褐色液面上的光暈。「她是個很好的人。」

  「蓓姊嗎?她人很好啊,只是有時熱情過頭了,很讓人招架不住。」他突然切換話題,讓廖筠萱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

  「至少妳跟她相處起來看起來還不錯,如果能一直這樣下去對妳也好。」

  「有好嗎?在你眼中我是這樣子的嗎?」

  楊方杰的心不自覺漏跳一拍,眼前的廖筠萱似乎跟剛才蓓姊還在的時候完全判若兩人。

  「你知道為何蓓姊對我這麼關心嗎?那是因為我的其他同事好像跟她說,說我給人的感覺總是有個距離感,那個距離是你自以為好像很了解我,卻又好像完全不認識我這個人一樣。」廖筠萱一手輕敲著玻璃杯說。

  「因此蓓姊就特別關照我,她想盡辦法要拉近我和大家的距離,最好就跟其他同事一樣,放假日還能一起出遊。」

  「她或許是出於好意,但可能有些太過頭了,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這樣吧?」楊方杰像是安慰似地吐出這段話。

  「真的嗎?難道不是只有我很奇怪嗎?」廖筠萱拿起玻璃杯飲了一口水,瞪大雙眼看著他問:「工作的同事就算了,我連學校的同學都沒辦法建立親密的關係,那種閨蜜談天、一起出遊或逛街,對我來說我壓根做不到,或許我可以堆出微笑裝得很快樂陪著那些像是朋友的人,但當我回到家一個人獨處時,悲傷跟孤獨就會將我整個人給淹沒。」

  然後,她雙手撐住桌子,身體朝他的方向逐漸逼近。「要將全然的自己展現給一個完全陌生的人知道,這種事情……我根本……根本再也做不到……」



2022年也要繼續麻煩大家支持啦~~
終於過完忙碌崩潰的12月了,這陣子終於又可以有時間回來畫漫畫和故事了
小說部分也請大家多支持,支持我能寫出更好的故事!



創作回應

神秘贊助者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有人默默贊助你,願創作能量隨時飽滿!
2022-01-07 18:33:20
暮羽
太感謝你了~一直默默贊助真的是對我很大的支持><
2022-01-12 16:56:50
露諾弭
我的感覺要瑟瑟了 我是說瑟瑟發抖 ...
2022-01-07 21:21:55
暮羽
拍拍,讓我們一起瑟瑟...我是說瑟瑟發抖吧
2022-01-12 16:57:0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