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8.受刑人(6)-只是想被定罪呢?

暮羽 | 2021-12-24 18:30:03 | 巴幣 36 | 人氣 89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你說你跟廖筠萱是在網路上認識的?」

  坐在偵訊室裡,前方坐著的兩位刑警似乎比自己還緊張,連一句問話都透出是經過縝密思考後才脫口而出,那份過度的小心翼翼很快就讓他察覺一定是有人在背後指使過這位刑警。

  楊方杰心中頓時感到五味雜陳,知道父親一定有插手此事,想著雖然長年被他忽視,但在自己身陷囹圄時卻還是暗中協調過警方,只是不知出發點是為了他這個兒子還是整個格裕集團的名聲。

  「我們在廖筠萱的身上發現許多傷痕跟瘀青,有些傷疤看起來是自殘的,你知道他有自殘的行為嗎?」坐在右側的高瘦刑警瞥了手中的資料一眼後,將雙手抵在下巴下看著他問。

  「知道。」

  「是從跟你交往後才開始有的嗎?」

  「……不是。」

  「為什麼自殘你知道嗎?」

  他抬眼瞪了發問的高瘦刑警一眼,收到視線後的後者板起臉孔說:「我們必須對每一件事情追根究柢,還請你見諒。」

  雙方僵持一分多鐘後,楊方杰才用近似低喃的聲音回答:「我不知道,她一向很避諱講這件事情。」

  「真的?」

  在壓迫的聲音下他仍逼著自己正視坐在對面的兩位刑警,害怕要是說話便會洩漏自己的心思,因此選擇沉默以對。

  坐在左側的矮胖刑警朝高瘦刑警點了點頭,接著後者又從桌上的檔案夾中拿出幾份文件。

  「那她身體上其他的瘀青跟一些傷口看起來是被施暴,是你做的嗎?」

  他刻意迴避眼神,輕輕點了頭。

  「唉……真的是……」高瘦刑警看著手上的資料搔亂後腦的頭髮接續問道:「為什麼要施暴?是吵架還是有什麼其他原因要對她施暴?」

  「打啊!不都打過我一次了,何不再繼續打呢?」

  廖筠萱用力拽住他,朝他逼近且低聲吼道。

  「這個問題你要保持沉默嗎?我再問你一次,你對廖筠萱施暴是因為吵架還是有什麼其他特別的原因?」

  「你就這麼懦弱嗎?連這種事情也辦不到。」

  她緩緩朝自己逼近,附在耳邊呢喃。

  「你還真是沒用啊,楊.大.少.爺!」

  「楊大少爺,可以請你配合一點嗎?你這樣子一直保持沉默對這案子的進展完全沒有幫助,你應該也曉得吧,你爸可是很關心此事的,拜託別讓我們警方這麼難偵辦。」

  矮胖刑警毫不客氣地插話進來,而對方的發言也讓楊方杰立刻抬眼瞪視那對不斷蠕動的肥厚雙唇,生平最恨的字眼就這樣輕易從那兩唇中脫口而出,就如同當時在那昏暗的家裡一樣,那個女孩用著氣音輕輕挑起自己的怒火。

  「你還要繼續保持沉默嗎,楊……」

  「是,因為當時很生氣所以就出手打了她。」

  刑警對他的回答像是滿意的點了頭。「所以十一月十七號案發當天,你們是因為在餐廳起了口角,回到你的住處後你一時情緒失控對廖筠萱施暴?」

  他點頭。

  「我們在廖筠萱體內發現有你的精液,你們是在你情我願下發生性行為,還是你脅迫廖筠萱與你發生關係。」

  「你這個問題最好好好回答。」矮胖刑警再次插話,雙手握十放在桌上低吼:「你的這一句回答可是能影響判案結果的,想清楚再說啊。」

  這句話的背後似乎藏匿著更高層,甚至是父親的指示,想到此,他不禁發出一陣冷笑。

  「是我脅迫她的。」

  高瘦刑警瞥了矮胖刑警一眼,後者則是聳了聳肩表示。

  「那性侵她後你又用客廳的花瓶用力將她敲暈,待她昏過去後再用繩子勒斃,是嗎?」

  沉默一陣後他點頭。

  「那為何我們在檢驗現場時,發現客廳天花板上的吊扇有繩子綁過的痕跡,這跟你說你是用繩子勒斃廖筠萱的證詞有些出入。」

  「我本來想布置成自殺現場,但後來她一直反抗我很難控制,於是一氣之下就拿花瓶將她砸暈,後來再用繩子勒斃她。」

  「布置成自殺現場是想藉此脫罪嗎?」

  「對。」

  「行兇後你還將廖筠萱分屍成七塊,伴屍一日後於十九號深夜獨自一人開車至oo山中棄屍,為何你要在伴屍一日後才將她分屍棄山?基於案子偵辦,我們必須要問得很詳細,如果你不願意回答你也可以行使你的緘默權,只是我們還是希望你能多多配合我們調查。」

  他皺著眉頭看向刑警,最後選擇沉默不答。

 「你要不講是嗎?」矮胖刑警不耐的將資料摔在桌上,但似乎又察覺此行為當著他的面做有些不妥當,連忙陪笑著道歉。「抱歉啦少爺,上頭是交代我們偵辦時要對你親切點,可是我的耐心也是有極限的,你如果一直不好好配合我們,我們也是很難對你好言好語啦,這樣子的話我們也是很難跟你爸交代的。」

  接著,他雙手用力撐住桌子,猙獰的面孔忽然迅速朝楊方杰逼近。

  「你可以說對你有利的證詞也沒關係,反正你家世這麼顯赫,即使犯了這種人神共憤的罪最後還是可以得到緩刑,我們就依著你的證詞去偵辦就好,這樣對你,跟對我們這些弱小的基層人員都好。」

  楊方杰用力吸了一口氣,那心中升起的怒火幾近要從雙瞳裡噴出,死命咬著雙唇欲藉由痛楚找回理智,即便如此他還是選擇沉默。

  「你還是不說嗎?沒關係我們就等你,反正依照現在的證物跟剛剛你的證詞已經足以將你定罪,也不差這個,只是就像我剛剛說的,你可以選擇說出對你有利的證詞,說不定靠你爸的關係就可以不用受太多苦,在牢裡說不定還可以繼續吃香喝辣。」

  即使對面的兩位刑警再怎樣對他軟硬兼施,他仍低垂著頭緊握雙手,死命咬著唇齒拒絕回答,最後他們也開始感到不耐,結束這漫長的偵訊。

  「你很奇怪。」

  矮胖的刑警先行離開偵訊室後,高瘦的刑警一邊收著桌上的文件一邊說著。

  「通常你們這種有權有勢的人都會想盡一切辦法要脫罪,但你不僅拒絕你父親替你找來的律師,一直以來的表現似乎都是急於想被定罪,甚至連剛剛偵訊的回答我都覺得很不正常,每一次的回答都像是已經在心中預想並實際排演過一樣。」

  被刑警推著走出偵訊室的楊方杰,有那麼一剎那心臟漏跳一拍,屏氣欲壓下心中的狂亂。

  「你究竟只是在懊悔,還是只是想被定罪呢?」



發這篇的日子是平安夜呢,明天是聖誕節,也先祝大家聖誕節快樂~~~
聖誕節的我準備和朋友去耶誕城,然後飲酒發瘋(喂!


創作回應

神秘贊助者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有人默默贊助你,願創作能量隨時飽滿!
2021-12-24 18:46:56
暮羽
太感謝你了~~
2021-12-27 21:02:47
小姨子
~^^~祝水母老師聖誕快樂與平安唷!!
2021-12-25 04:21:55
暮羽
謝謝你~~這陣子真的很需要平安健康這個祝福
2021-12-27 21:03:03
小馬
聖誕快樂。
2021-12-25 12:33:08
暮羽
謝謝你><希望明年會更好
2021-12-27 21:03:1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