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8.受刑人(5)-你還真是沒用啊

暮羽 | 2021-12-21 18:23:01 | 巴幣 140 | 人氣 148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當楊方杰回過神後,他的身邊已經有了那麼一個她。

  沒有偶像劇裡常見的浪漫邂逅,沒有在上流圈中總是砸下大手筆只為贏得對方的芳心,要他如今再回想卻怎樣也想不起來他們兩人會在一起的細節,好像是自然而然就變成那樣的結果,卻又那麼的撲朔迷離。

  後來他還是告訴廖筠萱自己的名字,但她似乎不知道這名字後面真正代表的含義。

  「你曾經這樣過嗎?」

  在一起的第一個月,廖筠萱在河濱公園那昏黃的燈光下,將衣服的袖子挽起。

  看到手臂上深淺不一的傷疤後,他才終於明白為何即使是在炎熱的天氣,廖筠萱仍是穿著薄外套,即便在陰涼處也不見她脫掉外套露出手臂。

  「自殘?」

  她點點頭,開始數著手臂上大大小小的傷疤,最後似乎嫌太多所以放棄,僅是淡淡說著:「為了自己曾經留過的傷疤,在家裡面對爸媽跟弟弟時都要小心翼翼,不過也幸好爸媽都很忙,所以都沒發現我身上的傷口。」

  「妳的爸媽不會關心妳嗎?感情不好嗎?」

  「不會啊,我們感情還不錯,只是我們家家境不太好,爸媽常常為了養家餬口在外奔波工作,所以從小就一直希望自己能趕快長大幫忙分擔家計。」

  這對他來說又是一個很難想像的情景,自小他們家就有傭人幫忙,也從不用為錢煩惱,但也從沒想過父母雙親跟自己感情和睦是如何的光景。

  「妳爸媽應該很放心妳吧,還會想到要長大分擔家計。」

  「但是很累啊,你應該也懂得吧?」

  「什麼意思?」看著她的雙眼,心中流露的是不解。

  「只為了迎合別人的期待而努力撐著的人生,不累嗎?你自己不也說過你總是在為迎合家人的期望而努力,卻也開始放棄自己。」

  聞言,那不快的往事立刻湧上心頭,想起父親流露的失望眼神他就感到難以呼吸。

  「你不會透過自殘來減輕壓力嗎?」

  他盯著廖筠萱的後腦,卻想不透在那烏黑的長髮底下為何會懷有這樣的想法。

  「不會,這樣不會很痛嗎?」

  「痛。」說完,她露出一抹微笑。「但很舒暢。你難道沒有其他的發洩方法嗎?都壓抑在心裡?」

  「有。」

  「是什麼?」廖筠萱猛然靠近並抓住他的手腕,睜大雙眼好奇的問。

  那一刻,腦海浮現的是在房間裡散落一地的布偶,但那些布偶早就無一處是好的,不是某個部位不見,就是塞在裡頭的棉花爆了出來。在入夜後,偶爾從窗外透進的絲微月光灑在玩偶上照映到牠們的雙眼,每每看到那些布偶睜大雙眼面對自己時,總覺得是那些無生命的物品對他無聲的控訴。

  可是他錯了嗎?他也想控訴上蒼讓他出生在這個大家族裡,給予他不虞匱乏的物質,卻讓他一個人孤獨守著空虛的心靈。

  嚥了一口水,楊方杰支吾許久卻擠不出任何有意義的字詞,自從國小那次被母親不小心看到後,母親露出的眼神讓他至今一直將這件事當作最深的秘密,不輕易向外人提起。

  「我不想說。」撇過頭,楊方杰刻意躲掉廖筠萱的探詢。

  沉默幾秒後,廖筠萱用力將他的手甩開,接著伸手碰觸他的雙頰輕輕將臉轉向她的方向。

  「沒關係的。」她露出淺淺的笑容說。

  「反正總有一天我還是會知道的,對吧?」

  廖筠萱有時露出的笑容會讓他感到害怕,那一抹微笑似乎象徵這一切都會掌握在她的手中。

  的確,最後的事態發展也是如此。

  或許是在一起久了他也開始鬆懈下來,因為求學而住在離家車程半小時的公寓,後來也曾為他們常約會的地方,卻也讓廖筠萱看見自己最脆弱的一面。

  坐在昏暗的客廳裡的沙發上,外頭時不時呼嘯而過的車聲從窗戶縫隙傾灌進來,但房子裡仍是靜得讓他不寒而慄,昏暗的室內讓他看不清跨坐在自己身上的廖筠萱表情,而他的視線始終望向廖筠萱右手握著的殘破玩偶。

  「我不是說了那個房間不能進去嗎?妳為什麼沒經過我同意就擅自跑進去?」

  比起憤怒更多的是害怕恐懼,雖然自己也看過廖筠萱那見不得光彩的一面,但對於別人將自己最黑暗的一面緊抓住在手裡,那種被掐緊脖子的感覺仍讓他頻冒冷汗。

  「你很不夠意思呢,我都把我的祕密告訴你了,你卻將你的祕密隱瞞的這麼好。」廖筠萱將斷頭的娃娃拿到他面前,用那幾乎是嬌嗔的語氣說著。

  「我不喜歡把這種事情告訴別人。」

  「我算是別人嗎?我們都在一起快半年了吧,你還是沒把我當作是你的女友嗎?少爺?」

  聞言,瞬間湧上的憤怒幾乎要蓋過最原本的恐懼,他粗暴地搶走廖筠萱手中的玩偶,用力朝前方的電視牆砸去。

  「妳是故意的吧?我都說我很討厭別人刻意提起我的身世了,妳到底是怎麼知道我的真實身分。」

  「在這種資訊流通的世代根本藏不住任何的祕密,何況你還是格裕集團董事長的獨生子,這種事情就算再怎樣低調還是會有一些資訊流通到網路上吧。」

  楊方杰從來沒打算要向廖筠萱透露自己的家世,只大概讓她知道自己的家境還算不錯,會知道自己是格裕集團董事長的獨生子根本都是意料之外,連他也想不透為何廖筠萱會知道,尤其在知道自己這個痛處後,每每廖筠萱要挑起他情緒時都會故意用這點來激他。

  「我們果然很相似,外表看似光鮮亮麗,但內心都暗藏許多痛苦。」

  廖筠萱的手輕輕撫上他的臉龐,冰冷的觸感讓他顫了一下。

  「吶,楊方杰,你有想過一件事嗎?」

  「什麼?」

  「試著將痛苦轉移到人身上,畢竟你的痛苦也都是起源於他們。」

  「妳這是什麼意思?妳覺得我是會去對別人施暴的人嗎?」

  「你才不敢呢,從小都活在家族的期望裡不斷壓抑著自己卻不敢反抗,所以弱小的你才會傷害娃娃來發洩情緒不是嗎?」

  他瞪著廖筠萱的臉,從外頭照進室內的微弱光芒,似乎看見她又露出一抹笑容。

  「你要不要試試看?」

  他沉默地望著自己的女友,任由她拉住自己的右手放到她的臉上。

  「打吧。」

  「妳瘋了嗎,廖筠萱?妳再怎樣瘋狂也不該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妳還嫌自己身上有的傷疤不夠多嗎?」他一把將廖筠萱從自己身上拉下,站起身走到玄關的衣架前取下外套。「我送妳回學校宿舍吧。」

  背對她的同時,楊方杰竟開始對這個女生感到害怕,知道她曾經受過很嚴重的傷害,直到現在那個疤痕都還未曾結痂,在還沒復原的同時卻又要表現得沒事一樣,在外繼續當個乖巧懂事的女兒及好學生,然而這樣子的她內心早就已經開始崩裂。

  就跟他一樣,慢慢朝一種未能預見的境地緩緩崩壞。

  「你就一直想逃避嗎?不想正視自己的痛苦了?」

  「妳難道覺得毆打人會是解決內心痛苦的方法嗎?這就是妳一直以來認為的好方法嗎?」他轉過身面對站在沙發前的廖筠萱,不自覺提高音量吼著:「我覺得妳應該要去看心理醫生,或許我們兩個都需要,哪天有……」

  「別開玩笑了,我沒有病為何要去看那種鬼東西?」

  「這不是有沒有病的問題,只是如果妳將妳的痛苦告訴心理醫生的話或許會改善妳現在的狀況。」

  「為什麼要改善?我現在不是過得很好嗎?你是眼瞎了所以都看不到嗎?」

  他瞪著歇斯底里的廖筠萱許久,從剛剛她脫口而出的話語才意識到她一直以來都沒有所謂的病識感。

  「我現在不都已經回歸正常生活了嗎?我看起來有很奇怪,看起來很像有病嗎?那些以前霸凌我的人對我來說早就已經是往事,我的確是很恨他們但才不會讓他們影響我的後半人生,不論是以前還是以後,包括現在我要你打我的行為,都是我心甘情願,才不是被什麼奇怪的精神疾病影響的!」

  「嗯,是我的錯。」雖然心中還有些怒氣,但趁著自己還沒失去理智前,楊方杰趕緊拿起車鑰匙說:「剛剛是我亂說話了,走吧,我送妳回宿舍。」

  「你現在很生氣吧?」廖筠萱抓住他的手,阻止他去打開大門。

  面對這個問題他選擇沉默。

  「你生氣的時候都會去那個放滿娃娃的房間吧?你是要等送完我回宿舍後才去嗎?我想你應該不喜歡讓我看到你破壞娃娃的一面。」

  他欲從廖筠萱的手中將手抽出,未料對方的力道卻越來越大。

  「這樣未免也太費力了,你還是……」

  「說夠了嗎?我們可以走了嗎?」

  「你幹嘛一直想趕我走,這種事情有這麼見不得人嗎?比起上流階層流傳的那些齷齪事情,你這種應該只是小事吧,少爺?」

  「我說過別再叫我那個稱謂了。」空出的左手緊緊握成拳頭,試圖壓住不斷湧上的情緒。

  「這個稱謂怎麼了?你不就真的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小少爺嗎?不愁吃也不愁穿,每天的煩惱應該就是想著如何花錢,跟我們這種每天都要煩惱三餐下落的貧苦子弟一點也不一樣。」

  然後她突然靠近自己的耳邊,用著氣音刻意一字一句慢慢說:「真.是.讓.人.羨.慕.呢.少.爺。」 

  「碰——」

  下意識想將被禁錮的右手用力甩開,未料力道沒有拿捏好,在甩開廖筠萱的同時不慎打到她的右臉,肘擊的聲響大到讓他嚇的身子用力抖了一下,甚至還向後倒退幾步。

  「妳還……」

  「打啊!不都打過我一次了,何不再繼續打呢?」

  「妳不要故意說這種話,我剛剛是……」

  「你就這麼懦弱嗎?連這種事情也辦不到,你還真是沒用啊,楊.大.少.爺!」

  她又再度露出一抹微笑,像是這一切的發展早就都被她預料到的笑容。

  然後,他們的生活開始逐漸失去控制。



倫家廖筠萱也是粉會激怒人的內(喂妳這啥口氣XDD

另外在鏡文學的受刑人已經於上上禮拜先行完結了,也有後記記載這部的發想跟構思,歡迎大家可以先去下面網站觀賞~~


創作回應

神秘贊助者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有人默默贊助你,願創作能量隨時飽滿!
2021-12-21 18:24:35
暮羽
太感謝你了~~
2021-12-27 21:02:06
露諾弭
男生不能被刺激啊 有些男生一被刺激就會變得很恐怖(過來人經驗)
2021-12-21 19:59:48
暮羽
我覺得不管男女都會有這種,被刺激辨的很恐怖可是不分男女的(我也是過來人經驗?!
2021-12-27 21:02:3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