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7.母親(5)-變成殺人兇手的人

暮羽 | 2021-11-09 18:23:01 | 巴幣 40 | 人氣 137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方杰。」

  待到家屬能探監的那日,江甯提早好幾個小時就在看守所等著,坐在外面的她當看到自己的兒子緩緩從接待室裡走出來,眼眶立刻湧出淚水。

  「你有沒有吃好穿暖啊?」

  看著楊方杰兩眼無神憔悴模樣,雙頰都明顯凹陷下去,江甯幾乎是心疼地問,拿起話筒的手也隱隱顫抖。

  楊方杰避開她的眼神,只是一味垂著頭看向地面,聽到她的話頓了幾秒才緩緩點頭。

  「我有帶來一些水果和保暖的衣服,現在冬天天氣冷,多少要記得加件衣服,不要逞強而著涼了。」

  「嗯。」楊方杰以近乎呢喃的聲音回應。

  接下來幾分鐘內的會談幾乎都是江甯一個人說話,依然避著與她對視的楊方杰一手握著話筒漫不經心地回應,整個人像是身體在此心卻不知飄向何處。

  「還剩五分鐘。」

  無情的聲音提醒他們相處的時間已所剩不多,看著一直避視自己眼神的楊方杰,江甯忍不住握緊話筒,輕聲開口懇求。

  「方杰,你可以看看媽媽我一眼嗎?」

  幾近是哀求的口吻,但玻璃窗另一頭的那人依然垂著眼。

  沉默一回,江甯嚥了一口唾沫,終究還是開口問出那一直壓在心中的問題。

  「方杰,你告訴媽媽……你真的……真的殺了那個女生嗎?」

  甚至還將她分屍了?

  話了,原本一直無神盯著地面的楊方杰身子明顯動了一下,一陣沉吟從話筒傳出來。

  「方杰?」

  那段模糊不清的沉吟似乎有想要告訴她的話,但奈何實在是聽不清,因此江甯又朝著話筒喊了一聲。

  「對……對……對不起……」

  破碎的話語溜進江甯的耳裡,看著玻璃窗另一頭的兒子,彷彿覺得原本消瘦的他又變得更加矮小。

  「媽……對……對……不起……我……」

  為什麼要跟她說對不起呢?

  江甯空出的一手貼緊在玻璃窗上。「沒事的……方杰,不要跟我說對不起……」

  你應該沒有做錯事才對啊?

  「我……我……媽……」

  楊方杰摀著臉低聲啜泣,幾乎將整個身體都用力拱起。

  「方杰,沒關係的……媽媽一直都會陪著你的……」

  放棄自己曾經所擁有的一切,辛苦扶養長大的你不可能會去殺人的啊。

  「我……我殺了人……我……對不起……」

  「會面時間結束。」

  在玻璃窗外,她看著楊方杰被獄警帶離會面室,即使電話的另一頭已再無人接聽,她卻仍死死握著話筒,遲遲不肯放下。



  

  「請問你對於你兒子犯下殺人罪,難道沒有什麼話想說嗎?」

  「楊士賢董事長跟警政界關係良好,是不是有插手介入此事?」

  「借過、借過,不好意思我們不接受採訪。」

  踏出看守所,早就守在門口等候她出現的記者此時蜂擁而上,保鑣們伸出雙臂在她與記者們中間築成一道人牆,護送她進到車子裡。

  在車子發動前,江甯瞥了一眼外頭的那群記者,二十幾年前也曾經是鎂光燈焦點的她如今再重返電視螢幕前,卻是因為自己的兒子犯下殺人罪。

  「我……我殺了人……我……對不起……」

  一度堅信兒子不會做出此等事情的江甯,在剛才於會面室裡聽到他的道歉,只覺得後腦好似被什麼重擊一樣,暈眩不已。

  直到剛剛從看守所走出來,在被媒體簇擁的那個當下,她才意識到她的兒子真真切切犯下了不可饒恕的重罪。

  「夫人,您還好吧?」

  回到自宅後,保鑣開啟右側的車門引導她下車,未料自己跨出車外的右腳突然一陣癱軟,險些跌坐在地,機靈的保鑣見狀趕緊扶起她的身子。

  「我……我沒事……」

  穩住身體的她揮手示意,站挺身子將手提包緊握在一旁腰側,踩著低跟的靴子向前走。

  她的兒子真的親手將人給殺死了。

  為什麼?為什麼他會殺人?

  「夫人,您氣色看起來很差,您沒事吧?」蒼老的聲音從左前側傳來,江甯抬起一直低垂的頭,迎視在大門口等候的老管家那眼裡的擔憂。

  「陳叔,方杰也是你從小看到大的吧?」

  老管家愣了一回,隨即僵硬地點頭。

  「你覺得他看起來像是會做這種事的孩子嗎?」

  這回老管家的視線游移不定,沉默地癟著雙唇。

  「陳叔,你說話啊!」

  「夫人,我自少爺小時就一路看著他長大的,他是怎樣的人我想我們彼此都很清楚。」

  「怎樣的人?變成殺人兇手的人嗎?」

  「夫人,您明知我不是這個意思的。」

  看到老管家低垂著頭露出一臉歉然的神情,江甯暗罵自己怎如此無禮對待這麼一位忠心耿耿的資深管家,搖了搖頭,深吸一口氣試圖壓下心裡的浮躁。

  到底是哪一步開始錯了?

  在玄關內將靴子脫下,未搭理任何一位傭人的問話,逕自朝屋內深處走去。

  到底為何會變成現在這樣?

  她快步走到兒子的房間前,看著在門扉旁的牆上刻下兒子在不同年紀所劃記的身高記號,不禁感到一陣悵然,伸出右手輕撫那些刻紋。

  回想起養育兒子的這些年,江甯始終無法將他與殺人犯聯想在一起。



因為是預約發表的,所以在預約發表的那一天的昨天,也就是上個禮拜三,我剛打完莫德納第二劑
清晨四五點開始全身發冷,穿了羽絨外套又蓋了大棉被,全身痠痛頭暈眩
而我同事形容就像被火車撞一樣
這第二劑的副作用真是夭壽可怕啊ㄚㄚㄚ(我是疫苗認證的年輕人了)


創作回應

神秘贊助者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有人默默贊助你,願創作能量隨時飽滿!
2021-11-09 19:14:24
暮羽
太感謝你了><
2021-11-12 19:42:05
緣~/銨銨
同事被火車撞過?[e17]
2021-11-09 20:35:19
暮羽
他只是想表達很痛哈哈
2021-11-12 19:42:2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