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7.母親(7)-成績

暮羽 | 2021-11-16 18:23:00 | 巴幣 40 | 人氣 77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小杰,你連這個都不懂嗎?」

  看著今年讀大班的楊方杰從學校拿回的試卷,十道題目裡就錯了將近八題,江甯不禁撫著隱隱作痛的額頭,強壓翻滾上來的怒氣朝他低吼。

  楊方杰雙手藏在背後,委屈地看著她搖頭。

  「這不是學校都教好幾遍,媽媽也教過你好幾遍了嗎?」

  看著僅是一張簡單的個位數加減試卷,江甯完全無法理解為何這些日子來辛苦教導的結果全化為泡沫。

  「人家小睿明明比你還小卻都已經很會算數了,你卻……」江甯想起蘇苡沐那聰穎過人的兒子,想到她時常在聚會上哀嘆自己是個不盡責的母親,同時卻又拐彎抹角地提起他兒子的優異表現,接受眾人奉承的滿足笑意幾乎藏匿不住,幾度讓江甯看了感到作嘔。

  楊方杰的頭越垂越低,更是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

  話未說完就看著年幼兒子露出的委屈神情,任江甯再怎麼氣惱也捨不得責備下去,容易心軟的她這回又再次抱起兒子柔聲哄道:「那媽媽再教你一次好不好?小杰這次可以學起來吧?」

  「嗯。」楊方杰癟起嘴唇輕輕點頭。

  「可以比小睿他還厲害嗎?」

  「可以。」

  「乖,這才是媽媽的好寶貝。」

  小小的手掌貼在她的後背,江甯輕輕摸著楊方杰的後腦勺,心裡想著在這個龐大的家族裡,唯有自己懷裡的年幼孩子能與她扶持走下去。

  也唯有這個孩子能讓她在這個圈子裡的女人中站得住腳。

  所以她為楊方杰投注所有的心力與時間,也對他許多行為默許寬容。

  「江甯,方杰在學校的成績表現如何?」

  一日,幾乎不太過問兒子事情的丈夫開口問道。

  坐在梳妝台前的她險些將手上名貴的精華液摔到地上,小心翼翼地將精華液放回桌上後她才緩緩回道:「怎麼突然問起他的表現了?」

  「……我聽說他表現得不是很裡想。」

  「你這又是什麼意思?」

  「他是不是都跟不上班上其他同學,就連才藝課的老師都表示他學得很慢。」楊士賢站在衣櫃前將睡衣換上。「妳這個做母親的應該知道他的學習狀況吧?」

  轉過身,即使他的臉色一如往常總是看不出任何情緒,但江甯仍能從他剛才的口吻及眼神看出一絲責備的端睨。

  「聽說張經理家的兒子跟方杰一起上很多才藝課,才藝老師似乎對他家兒子讚賞有加。」

  又是蘇苡沐那個女人!

  江甯幾近要將手中的保養品捏碎,她從沒想到當初在大家面前畏畏縮縮的女人在喜獲麟兒後,可以憑著那聰穎靈敏的兒子開始囂張跋扈起來,況且以前的蘇苡沐在這個繁星熠熠的圈子裡是個相對平庸無奇的女人,沒想到在後來卻成了養育出優秀兒子的明星母親。

  「你這是在怪我沒把他教好囉?」江甯冷哼一聲,這一聲包含太多的怨怒。

  「我沒這個意思,只是提醒妳要再放多點心思在方杰身上,畢竟現在是他學習的黃金時期。」

  「你不就是要我再多督促小杰的課業嗎?還說沒有責怪我的意思,你怎麼不想想我一個人除了要負責他的生活大小事外,還必須顧及他的學校課業,你以為這種事情很輕鬆嗎?完全沒參與他任何一次學校活動的你有資格責怪我?」長年為了兒子付出許多心力的江甯聽到丈夫那不以為然的語氣,氣得全身發抖,忍不住朝他大聲咆哮。

  「冷靜點江甯。」楊士賢緩緩坐到床鋪上,用著淡然的表情凝視她。「畢竟公司一直很繁忙,對方杰的教育這項重責大任眼下也只能交付給身為母親的妳了,在孩子小的時候如果有母親能好好陪伴引導他,將有助於他以後的發展。」

  「開什麼玩笑?難道父親缺席就不會影響到他的未來發展嗎?」想到為了家族事業犧牲原本前程似錦的未來嫁進格裕集團,又想到為了能符合長輩期望,幾乎將後半人生奉獻在相夫教子,江甯就委屈地落下眼淚。

  楊士賢一如以往,沒有任何的柔聲安慰,僅是冷冷吐出實話。

  「從妳嫁進這個家族開始,就必須將自己完全投入在培育孩子身上。」

  江甯眼角噙著淚水,憤恨地瞪視眼前的丈夫。

  「別忘了,方杰是我們唯一的兒子,也是未來格裕集團的繼承人。」

  楊士賢的表情絲毫沒有任何動搖,仍舊從嘴裡吐出殘忍的事實。

  「別讓長輩們失望了。」

  「小杰,你今天的表現真是太差強人意了,讓我感到丟臉無比!」

  「楊方杰,這個單元不是家教老師都教了好幾次了嗎?你怎麼還是錯了一堆?」

  隨著兒子的年紀逐漸增長,他的表現卻未見有進步,反而更加停滯不前,前個月在家族聚會時她當眾被婆婆數落一番,在這個圈子的女人中她的存在越來越被忽視,取代她的盡是憑藉孩子有著優異表現的女人,她們逐漸不把自己放在眼裡開始作威作福起來,向來自尊心甚高的她未曾想過自己竟有如此不堪的一日,返家後立刻對兒子的管教更加嚴厲。

  但楊方杰總是露出那般懦弱膽怯的樣子,眼淚撲簌簌不停掉落,以往他這樣的舉動總是會讓江甯忍不住心疼不捨,但這陣子卻是感到厭煩不已,總在責罵完兒子後頹喪跌坐在椅子上,不停思考自己的教養方式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是否以前對楊方杰太過寵溺放任,才讓他現在的課業嚴重落後全班。

  江甯總是在嚴厲與寬柔之間做拉扯,卻也自覺總是找不到平衡的點,雖然平常會責罵楊方杰,但當聽到楊士賢或是其他人責罵楊方杰時,她無不是想盡一切理由為兒子開脫。

  「小杰不是學不來,只是要花更多的時間,我是他的媽媽我自然最清楚。」

  然後輕輕拍著他的後背,望著他眼底的恐懼柔聲說:「小杰一定能做到的,因為你是我的兒子,媽媽相信你。」

  楊方杰是她的兒子,不論他做什麼事情,身為母親的她一定要堅持相信自己的兒子。





  「媽媽,爸爸什麼時候會回來?」

  那天,國小二年級的楊方杰拉著她的裙襬問著。

  她愣了一回,放下手上的書籍,凝視楊方杰雙眼的期盼,輕輕握住他的手然後緩緩蹲下。「小杰想爸爸了嗎?爸爸因為工作所以出去國外出差,下禮拜就會回來了。」

  「會回家一起跟我們吃飯嗎?」

  兒子的話讓江甯想起他們一家人的確有好一段時間沒有一起坐在餐桌前好好吃飯,想到此,牽著兒子的手不自覺的握緊,心中一陣酸楚。

  「會,爸爸會回來吃的。」

  「那什麼時候我們可以再一起出去玩呢?像之前那樣,一起去騎腳踏車還有看美麗的花。」楊方杰放開她的手,綻開笑靨並張開雙臂在半空中畫了半圓,散發著光彩的兩眼眨呀眨地望著她。

  看到楊方杰的天真笑容,江甯忍不住伸手撫著他的臉頰溫柔地問:「小杰還有想去哪個地方玩嗎?」

  「想去遊樂園、動物園、有很多美麗的花的地方……有很多很多地方我都想去,爸爸會帶我們出去玩嗎?」

  江甯沒有馬上回答,她不知怎麼回答,也不敢如實跟楊方杰說,或許以楊士賢工作那麼繁忙的程度根本抽不出時間帶他們出去遊玩,但或許這也是江甯替楊士賢找到的一個藉口,因為她很清楚楊士賢其實心從來都不在他們母子身上,能讓他掛記的永遠只有格裕集團的事情。

  「方杰是我們唯一的兒子,也是未來格裕集團的繼承人。」

  看著眼眉神情都與楊士賢近乎相似的楊方杰,她突然想起楊士賢曾經說過的話。

  「從妳嫁進這個家族開始,就必須將自己完全投入在培育孩子身上。」

  「因為未來要接班我事業的,是方杰。」

  「媽媽?」等不到她的回應,楊方杰又再喊了一次。

  「小杰想要跟爸爸媽媽一起出去玩對吧?」

  楊方杰用力點頭。

  「那你知道爸爸最在意你什麼事情嗎?」

  楊方杰用力搖了頭,向她露出疑惑的眼神。

  「爸爸他啊,一直很在意你在學校的表現,他喜歡看到你表現很棒,比其他同學都還要優秀。」輕輕捏著楊方杰的手掌,想起在剛迎接他出世時,自己也是緊握這雙小而溫暖的手。「如果小杰考試都能獲得好成績,每次表現都能比其他人還厲害的話,爸爸就會帶你出去玩了。」

  「真的嗎?只要我好好表現,爸爸就會帶我們出去玩了嗎?」

  江甯抬起頭迎視楊方杰眼裡的不安,她試圖露出笑容,藉此撫平兒子的疑惑也想要壓下心中的罪惡。

  「對。」她點頭。

  「只要你表現好,爸爸就會帶我們出去玩了。」

  話語,輕輕落在這靜謐的書房裡。

  那時的她,堅信這樣的一個謊言……

  不,她從來都不覺得這句話是謊言。

  這句話,是一個承諾。

  一個遙不可及,卻能讓楊方杰願意進步的承諾。


寫這邊的時候一直覺得有后宮嬪妃們母以子為貴的即視感
你要表現好娘親我才能讓父皇常常來我的宮苑走走,Do you understand?
皇子:??????


創作回應

神秘贊助者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有人默默贊助你,願創作能量隨時飽滿!
2021-11-16 18:31:59
暮羽
太感謝你了><
2021-11-18 19:14:25
玹竹以墨
縮圖好像放錯惹OAO?
2021-11-16 19:36:32
暮羽
ㄚㄚ真的放錯了!!謝謝提醒
2021-11-16 20:56:4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