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7.母親(6)-我們能比較的就只有孩子了嗎?

暮羽 | 2021-11-12 18:23:01 | 巴幣 334 | 人氣 87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身為楊家的長孫,楊方杰自出生就備受期待,抓周的時候連鮮少露面的長輩都出席了,堪比過年過節時還盛大。

  在眾人的簇擁下,江甯和楊士賢一同將懷中的楊方杰放到地毯上,任由他朝各式各樣的抓周物品緩緩爬去。

  「是計算機呢呵呵呵,看來他果然是我們楊家的孩子,出生注定要繼承爸爸的事業,成為一位大企業家的。」楊士賢那高齡八十二歲的奶奶坐在輪椅上笑得合不攏嘴,從傭人手中接過拿著計算機的楊方杰。

  他在家族的關注下長大,而她則在眾人的期待下撫養並教育他。

  他們都承載著這個家族滿溢的期望。

  「最近我開始幫我家的琪琪找了私人家教。」

  江甯的思緒已經開始從這間充滿中式古典裝潢的空間飄走,這個圈子裡的女人總是需要一個時間約在同一個地點,然後再找幾個與自己身分相符的女人聚一聚,聊的話題不乏就是最近買了哪些精品,炫耀自己的丈夫在事業上的表現,又或是小孩的教養問題。

  論身家財產,這些環繞在自己周圍的女人都比不上她;論丈夫的事業,這些女人所支撐的男人也比不上格裕集團,所以現下唯一能跟她較量的,就只有各自懷胎十個月的孩子了。

  江甯很不是喜歡這種空乏無趣的聚會,但這又是這個圈子裡不成文的習慣,而她又是這群女人之中身家最高的,自然也被推為每次聚會的召集人,所幸曾經在社交圈活耀的她不至於與這些太太們格格不入,厲害的交際應酬手腕自己還是有的,只是以前在眾人面前展現的是才華洋溢的自己,如今身為人母的她必須抹滅個人的存在,只因眾人所注視的是自己的孩子,心中難免有些悵然若失。

  「琪琪嗎?她不是才剛過完三歲生日而已嗎?這麼快就要請家教了?」一頭短髮且右眼下有著一顆痣女人驚訝地問,但在江甯眼裡看來不過就是裝模作樣的動作罷了。

  「三歲都算晚了,我都擔心她會輸在起跑點,這陣子為了找適合的老師可是焦慮得不得了。」大波浪捲髮的女子癟著豐滿的嘴唇哀嘆道,接著突然看向江甯問道:「甯,你們應該早就幫小杰安排不少課程了吧?真羨慕妳娘家跟婆家的資源這麼多,哪像我這麼無依無靠。」

  「怎麼會呢?依晴的母親不是大學教授嗎?好歹也在教育圈子裡面,管道應該比我更多吧?」

  「我媽熟的也不過都是些老學究,哪懂得教小孩,而且你們家不是向來很重視小孩從小的教育,不如告訴我們這些姊妹有什麼不錯的資源或是些很好的教養方式,才能和妳教出像小杰一樣乖的小孩。」

  江甯挑了挑眉,刻意不立即回話,而是先輕啜手上的花茶,原本熱絡的氣氛霎時被中斷,安靜的空間只剩江甯啜飲花茶的聲音。

  捲髮女子似乎很不滿她這樣的無禮對待,但也清楚若自己先開口便會相當難堪,只能按耐性子等待江甯開口。

  「也是可以,若我都不分享出來妳們大概會怪我不夠意思,不把妳們當姊妹看吧。」江甯自然知曉這是對方刻意的刁難,不欲跟她爭鋒相對以降低自己的格調,只是淡淡的順著她的話說下去。

  「怎麼會呢,我們才不會怪妳呢,妳不藏私當然是最好的呀,是說Amanda啊,妳不是幫妳家的大兒子找了騎術老師嗎?我也在想……」

  知道對方是有意要給她難堪,江甯也不在這場合計較什麼,只是靜靜看著其他女人又再次恢復熱絡的交談氣氛後,便露出歉意表示要離席去一趟洗手間。

  「小甯,剛剛依晴這樣對妳,妳還好嗎?」甫從廁所走出來,便發現在這個圈子與她較為交好的蘇苡沐站在洗手台,雙手放在腹部前側緊握化妝包問著。

  「還能怎樣,她不就愛挑起這種無意義的紛爭。」冷哼一聲,她從包包裡掏出口紅,一邊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補妝。

  「所以妳知道她們私底下怎麼講小杰的嗎?」

  「說小杰學得慢嗎?」抿了抿嘴唇後,她轉頭看向蘇苡沐問:「她剛剛的問話不就是在反諷我把小杰教不好嗎?每個孩子的發展能力本就不一樣,我也不想給小杰這麼大的壓力,該讓他學的東西我一點也不會少,他能學多少就多少。」

  蘇苡沐沉默地盯著她,臉上的表情讓江甯讀不出她的心思。

  「妳如果想說什麼就說出來吧。」

  「妳真的都不在意別人的閒言閒語嗎?」

  「……人多嘴雜,到底還是有些閒話會傳入我的耳裡,說不在意是騙人的,可是也不能總是被那些閒言閒語牽著鼻子過生活吧?」

  「士賢或是妳婆婆難不成都不會表示什麼嗎?」

  她收起口紅,看著鏡子裡的她露出一絲苦笑。「楊士賢根本不太插手小杰的事情,至於我婆婆,她本來就不怎麼喜歡我,我再如何表現她都會有意見的,早就習慣將她的話當耳邊風了。」

  「那妳呢?妳自己呢?妳可知道現在身為人母的我們,只能將所有希望寄託在孩子身上了嗎?」

  「……妳在說些什麼?」

  蘇苡沐忽然拉住她的右手,嚇得她險些跳起,而對方露出的神情更讓她不禁發了個冷顫。

  「我們已經沒有個人了,妳也不再是以前那個風姿綽約的小姐了,現在我們的存在價值不過就是培養我們的小孩在未來能成為出色的人。」蘇苡沐低聲吼著。「我才不信妳壓根不在意這些東西,妳以前可是自尊心甚高的人呢。」

  「苡沐,等等!妳要拉我去哪?」

  話了,蘇苡沐便抓著江甯的手腕,不理會她的出聲抗議,逕自推開洗手間的門朝廊道前方走去,直到走回客廳旁的小孩遊戲室前才停下腳步說話。

  「妳自己進去看看吧。」

  她跟著蘇苡沐走進遊戲室,才發現原來在自己離開去洗手間的時候,其他女人都已經來到遊戲室裡,坐在角落看著在兩個幫傭看護下的孩子們在裏頭嬉鬧玩耍。

  「瞧瞧你們家的小瑋這麼精力充沛的樣子,一定讓妳吃了不少苦頭吧?」

  「別說了,我光照顧他一個就夠頭疼了,之後打算給他去學個什麼運動,反正能消耗他的體力我都好,說不定未來還不小心能成為國手。」

  「你家的孩子也是很厲害啊,才四歲英文就能講得這麼流利了。」

  「別說了,你們家的孩子才厲害吧,你那個剛升上小二年紀的大女兒不是已經精通三國語言了嗎?」

  「她是蠻有語言天賦的,不過你看看我們家未來的繼承人,我那小兒子現在兩歲半才剛記完26個英文字母,比起他姊姊可是落後多了。」

  江甯和蘇苡沐站在遊戲室的門口聽著女人們此起彼落的交談,每一句話幾乎都圍繞在小孩身上,如此熱絡的氣氛也讓這些女人絲毫沒有注意她們的來到。

  「已經很厲害了,兩歲半耶,妳看妳家兒子現在在念英文單字給江甯她家的兒子聽呢。」

  江甯沒料到她們的對話會繞到自己的兒子身上,不禁身體一僵,豎起耳朵想聽清楚接下來的談話。

  「她兒子看起來好像學什麼都慢,妳們看他現在幾乎都是坐在旁邊呆呆地聽Sam在唸英文,看起來好像什麼都聽不懂一樣。」

  話語的最後,女人還發出一聲似笑非笑的聲音,登時讓江甯怒火中燒,險些上前要那女人的嘴巴放乾淨一些,是蘇苡沐在後方及時將她拉住才遏制住這衝動的想法。

  「我們看了都為她兒子擔心,但江甯看起來好像不怎麼在意一樣。」

  「大概還沒有為人母親的自覺吧,才二十五歲左右的年紀,大概還不清楚什麼樣的教育方式才是對小孩未來最好吧?」

  「怎麼可能,她可是名門出生的,嫁的又是比我們在場每個人都好的格裕家族,會連這點基本知識都不知道?」

  「那可能……她不怎麼在乎她的孩子吧,否則就不會這麼不用心了。這樣到也不錯啊,我們什麼都輸那個高傲的女人,只有膝下的孩子能為我們爭這口氣。」

  蘇苡沐在眾人發出附和的笑聲之中將她拉出遊戲室外,離開前她看到坐在圓桌上的楊方杰似乎就如同那些女人口中說的,只是呆呆聽著別人念誦書上的英文單字,那模樣就好像間接應證那些女人的說法。

  「妳都聽到了吧,她們在背後就是這麼說妳的。」蘇苡沐趕在她開口前搶先發話。

  「她們也真都是吃飽沒事做,忌妒的女人還真是令我作嘔。」

  江甯和蘇苡沐緩緩走回客廳,看著那些喝到一半都已經放涼的茶不禁冷笑一聲。

  「妳不可能容著她們繼續這樣損毀妳吧。」

  「她們剛剛可是在笑我的兒子,她們笑我我還沒關……」

  沒關係嗎?

  真的沒關係嗎?

  話說到一半,她忽然遲疑了。

  好勝心這麼強的她,在婚前就樣樣都要爭第一,幾乎無法容忍任何自己失敗的她,有可能在誕下楊方杰後就改變嗎?

  她隨即搖頭將繁亂的思緒揮掉,她所認為的觀念是孩子有他們自己的人生,而非身為父母與他人較量的籌碼,而這樣的想法也讓她自認為其她的母親也是這般想的。

  「小甯,我其實很羨慕妳。」

  「什麼?」江甯對蘇苡沐這突兀的話語感到疑惑。

  「妳們都有小孩了,而我結婚都兩年了,肚皮卻都沒有什麼動靜。」話了,她垂下眼睫伸手撫著平坦的腹部。「我和我先生都試了很多次,但每次都很不幸流掉,到後來不只我先生,連我公公婆婆都開始對我失望至極。」

  「苡沐,妳還年輕,現在科技這麼進步,一定會有辦法的。」

  「小甯,妳一定不懂生不出小孩的痛苦,妳知道我這幾年身心有多煎熬嗎?每次看到妳們和孩子在一起的模樣都讓我覺得很刺痛,和妳們這些身為人母的簡直格格不入到極致。」

  江甯的雙臂緊緊攬住蘇苡沐,害怕她情緒過於激動而做出什麼衝動之事,欲開口安慰她卻苦苦尋不出一句適合的語句,只能輕拍她的肩膀要她別想太多。

  「沒有孩子的我什麼都不能與妳們比。」

  蘇苡沐的話讓江甯的心彷彿漏跳一拍,她細細咀嚼著剛才發生的一切,茫然注視遠方做工精緻的獵鷹木雕,凝視那隻站在樹梢上即將要展翅高飛的姿態。

  「我們能比較的,就只有孩子了嗎……?」

  一直以來堅持的信念似乎開始動搖,她無法把握在未來的日子裡,自己是否還能不受其他人的評論而影響她對楊方杰的教育方法。

  於是,她將注意力拉回不時傳出嬉鬧聲的遊戲室,放開攬住蘇苡沐的手,緩緩走到門口,愣愣看著現在正拿著蠟筆在紙上胡亂塗鴉的楊方杰。

  她,躊躇了。



我也有學生小班就會26個字母(這個學校沒教),而且大多數小孩都比較喜歡唸英文
曾經我指著粉紅色問一個小孩是什麼,他跟我說PINK
然後我就說:給我說中文!!!!!


創作回應

神秘贊助者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有人默默贊助你,願創作能量隨時飽滿!
2021-11-12 18:25:54
暮羽
太感謝你了><
2021-11-12 19:42:24
緣~/銨銨
不要比較~ ✩——ㄱ(・ω・ㄱ)
我只記得有人寫 NINE 跟 9 比速度~ ✩——ㄱ(・ω・ㄱ)
2021-11-12 19:29:15
暮羽
什麼!!
2021-11-12 19:42:3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