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委託】同人小說|世界之外的聖騎士

芽豆靈媻極亞插畫小說 | 2021-10-28 21:00:02 | 巴幣 1024 | 人氣 228

連載中✦WIP繪圖委託紀錄
資料夾簡介
可公開的各種委託~





伊諾思維同人小說芽豆靈YaDoLiN製作,以創用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3.0 台灣 授權條款釋出。此作品衍生自伊諾思維LARP




原作:伊諾思維、FNO衍生
小說:芽豆靈
監製:青豪





  濕草地的氣味。

  植物被踩垮的摩擦聲。

  臉頰埋在溫暖塌陷的柔軟中。


  已經很久沒有聽到這樣的聲響了——那片安德魯村外連綿不絕的青草山丘,茂密地織成一片地毯,被離開藍水晶的永恆之子第一次踩上植被。

  也是當被惹到的黃斑菇越來越多之後,人就有可能像這樣被草地的聲音埋住,也是唯一一處沒有血腥味、汙濁、硝煙的地方。

  也是……還有許多同伴、笑鬧、注視的,那個時候。

  但是那都不重要了,因為我也放棄了。

  雖然很高興在最後遇到那兩人,但我真的,累了。

  什麼美好的禮物、什麼未知的使命……

  都追隨同伴們消失吧……




  我——靠!

  想罵髒話的瞬間,背上的傢伙差點又滑掉,我只能像個直立的蟾蜍半蹲,找回平衡(這也大概是我人生目前為止最好找的「平衡」了……),把這個不知道為什麼砸在草地中的穿鎧甲臭小孩揹好,免得和他一起摔回草地裡。

  嘖。

  這傢伙要不是還在呼吸,臉色就跟死了沒兩樣,還是自殺的那種!

  巨輪世界應該還沒到少子化的地步吧?讓我知道哪家公會使用童工當冒險者,他們就等著被獅鷲騎士團(還有我的蜜餞)淹死吧!

  一珠黃金幸運草戳到我臉頰上,還充滿彈性地抖了抖。

  我靠靠靠!

  到底什麼生物的頭上可以長出一珠幸運草?

  幸運草欸?不是某個不洗頭的騎士腦袋長出的香菇欸?

  我揹著他(還是她?算了)彎腰,一手撐在大石塊上喘氣。該死的,我忽然慶幸那兩塊石碑只有兩塊而已……但說不定不是我的問題?這傢伙只是穿著鎧甲,說不定本身很輕,我只是被金屬的重量給影響?

  哼,肯定是。

  我的汗水都在石塊上打出灰色雨滴來了。

  我該不會路上一個人都遇不到,必須這樣一路走到芘琳娜修道院去吧?那群傢伙除了泡在酒館到底還會什麼?給我出門鍛鍊啊!……啊!

  我被背上的傢伙給壓倒在地,活生生在草地裡嵌出個泥巴人型來。

  ……不,也許我從一開始就不該救這個傢伙,應該先去塔高港喊人,然後讓那幾個肌肉比腦袋大的血鴉傭兵把這個小雞拎回去……




  酒館的大門轟然敞開。

  冒險者們的大笑聲也轟然炸響。

  「安塔……安塔瑞!你是摔進屎坑了嗎?」

  「笑死我了我還以為泥巴怪踢門了。」

  「笑屁啦!有傷患——」

  人群中刷地讓出一條空道來,快得就像他們清空啤酒的速度,堪稱本能。快壓扁安塔瑞的昏迷者終於像個小雞被接過去。

  他們把少年像前幾晚的烤乳豬一樣放到吧檯上,將油燈舉到空中,照出酒館紅木反射的醬油色調來。天啊,那個幸運草簡直像金沙做的,令某些人的手蠢蠢欲動……

  幸好醫生先佔據了能摸遍病患的位置,也有無數隻眼睛都盯著那個昏迷不醒的主角,更別說這個人身上根本什麼都沒帶,偷無可偷。

  「沒有外傷,他似乎只是在沉睡。」

  「難道是詛咒或藥物嗎?」

  「這是我見過最沒有實用性的鎧甲……他來自禮儀隊?」某個大漢敲了敲,「嘖,用的料似乎不錯,但審美無法理解。」

  「別說審美了,他說不定都不是我們已知地區的人。」

  「我賭一個金幣,女孩子。」有人剛興高采烈地說完,那枚金幣被醫生一把奪走,收進懷中。「男孩子。謝啦。」

  賭輸的人像便祕一樣用力悶哼,然後氣得走開。

  有人悲觀地拿起了手帕道:「也許他成為了植物人,頭上那東西是某種長得像幸運草的邪惡植物,徹底地在腦袋裡扎根,他可能永遠醒不過來了。」

  旁邊的法師翻了個白眼,「我在他的身上偵測不到任何邪惡的意念或能量,倒不如說結果完全相反。」

  「蘇雷曼尼,你從哪個巷子撿來這傢伙的?」

  雙手還撐在膝蓋上喘氣的學者豎起一根手指,但又過了好一會兒才有力氣回答道:「不是,巷子,是草地。」

  「行吧。」冒險者才不在乎,「你把蜜餞種到了他頭上嗎?」

  「蜜餞才不可能長出幸運草好嗎……」

  醫生檢查完患者,表示暫時束手無策,他需要更多時間還有工具來確認這人到底發生了什麼。

  「給他一個房間吧掌櫃,你不會想要蘇雷曼尼再把他扛到芘琳娜修道院的,那個半精靈會先死的!」

  又是一陣大笑。還在喘氣的半精靈學者豎起中指。

  抹布被砸到醫生臉上,掌櫃把吧檯拍得轟轟作響。

  「那你就負責救活安塔瑞——或是給錢!還有我的店裡沒有桌子嗎?給我把他搬離開吧檯。」

  「哎,好、好……」

  冒險者們很快清出一張原木長桌來,啤酒杯全被擠到一邊去,木製空盤高高疊起,胡椒罐、骨頭、斧頭、喝醉的獅鷲騎士通通被收走。

  金髮少年的頭隨著搬動歪到一邊,猛然睜開雙眼!

  冒險者的驚喜還沒出口就隨著少年的反擒拿變成驚呼,圍著少年的冒險者四散往後噴飛,一股猛勁的旋風撲面而來,少年一個地板動作翻身而起。

  噴飛出去的冒險者砸翻其他冒險者、撞倒酒櫃、撞碎桌椅,基於酒館的良好傳統與本能,冒險者們全都抄起了武器,亮兵刃。

  金屬反光在少年蔚藍的眼睛中一掃而過,安塔瑞瞬間知道要糟,少年的警戒隨著眾人的反應沖破天際,空著的手上也有光芒一閃而過,一柄怪異華美的短權杖憑空出現,接著是一面盾。

  安塔瑞剛要叫所有人冷靜,酒館油膩暗沉的天花板忽然爆出光芒,潔淨聖亮,讓人感覺渾身都被燒透。與其他冒險者滾在一起的安塔瑞緊閉酸熱的雙眼,腦中不忘記住剛才在天花板上一閃而現的魔法環。

  那絕對不是任何已知的體系……起碼不是這個世界的!

  該死的,裂隙事件才過去多久,那巫妖也沒秉持死亡生物該有的道德(好好死透)被解決乾淨,自己竟然鬆懈了嗎?這是某種趁虛而入?

  混亂中持續有交戰發生,除了冒險者的館內互打,還有一些不受視線影響的人和少年纏鬥在一起。估計他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打,只是遵循酒館的良好傳統以及無聊心態在沒事找事!

  媽的智障,他們就沒聯想到這可能是裂隙事件的後續嗎?甚至有可能會讓「大顆龍蛋」在今天變成「大顆完蛋」?

  呸,自己才是智障,是他把人揹回來的!

  酒館裡的魔法與斧頭飛來飛去,還有抹布、叫罵聲,以及不知道哪裡來的臭襪子,燉爛的馬鈴薯砸上天花板黏在那兒,還插著小刀的綁繩醃火腿絆倒冒險者,啤酒泡沫像肥皂水一樣滿地都是。

  少年明明年齡不大,卻是個精湛的決鬥者,下手也是習慣性的狠絕,根本不像個孩子。有戰士遭到一記重擊竟然直接倒地不起,那把短權杖發光,安塔瑞同時大叫道:「臥倒!」

  一顆神聖光彈打爆大顆龍蛋最後後一排酒櫃,場面瞬間醉人。

  不管這是不是裂隙事件的後續災禍,安塔瑞很確定那些陣亡的酒櫃已經達成某種程度上的「大顆完蛋」了……

  冒險者們嗨爆了,熱烈歡迎少年,武器全部招呼上去。

  「只有我一個人還有理智嗎?」安塔瑞失去理智地大吼道。

  空中飛過去的不是只有碗盤與食物了,冒險者們飛到二樓、飛到樓梯上,他們還真不信他們拿這個少年沒辦法,乾脆一起撲上去,不講道理地堆起肉山……

  金髮少年被埋住,酒館中的戰事就這樣止息了幾秒,一聲爆響,金髮少年發出類似戰技的吼聲,冒險者再度四面八方地噴出去,這次終於有人貼到天花板上了。

  天花板上再度出現東西,但不是魔法陣也不是燉爛的馬鈴薯或是冒險者,安塔瑞眼睜睜看著那個不科學也不是很魔法的虛幻巨鎚倒砸下來,終於聽見少年的聲音——

  「雷神之鎚!」

  滋滋滋……

  大顆龍蛋酒館今天依舊是熟悉的場面,桌子上、椅子上、窗子上都掛滿了冒險者,如同醉歪的過夜者在每天清晨因為開了一整晚的趴無力倒地,撒得到處都是。

  安塔瑞跟其他人一樣被沖擊壓制在地,那個大鎚擊倒所有人,幸好殺傷力並不大,也許是對方手下留情也或許是其他原因,總之沒有人變成「大顆墓碑」。

  他聽見少年挪動腳步,緩慢得有點茫然,踩過自己眼前歪斜的地面,走向大門外照進的陽光與捲起的塵煙中。兩樣東西一前一後掉至地面,是少年的短權杖與盾。它們還沒碰到地面就如同出現時那樣突地消失了。

  少年越走越虛浮,突然踉蹌兩步,如同安塔瑞發現對方時那樣,身體一軟,失去意識倒地不起了。

  酒館內外一片安靜。

  過沒多久,擺脫擊倒影響的掌櫃丹田用力。

  「安塔瑞.蘇雷曼尼——賠錢!




  金髮少年如醫生所願得到一個房間,除了柔軟的床鋪,酒館與冒險者們還無償提供了手銬、腳鐐、鐵鍊,樣樣俱全,面面俱到。他們曾經討論過要不要把少年先丟到港口監獄去,但他只是讓一些人受了點酒館常有的小傷,而且還讓大家打得很盡興,所以床鋪就算是獎勵啦!

  再說了,明明就是還是個孩子,調皮叛逆一點正常的。

  至於為什麼他能得到房間,掌櫃的說法是合法拘留,因為他要讓這個主犯與從犯(安塔瑞)一起賠到拖褲子!

  「要錢沒有!」半精靈還在垂死掙扎,與自己被綁在一起的椅子一同嘎吱作響,還抬起從不穿鞋的腳丫大叫道:「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我讓你連褲子也沒得穿!」掌櫃撲了上去,冒險者們趕緊拉開他們。

  就在眾人又即將纏鬥成一團時,鐵鍊挪動的聲音從床上發出,扯成一團的人瞬間像一片港口廣場上噴水池的浮雕群靜止。金髮少年醒來發現自己被綑綁,先是劇烈掙扎起來,就在眾人以為他可能要掙脫時,他卻放棄了。

  他看著滿房間冒險者不再戒備,軟下肩膀。

  「喂?喂?又暈過去了嗎?」

  當然沒有,他只是低著頭,任金色長髮把臉攏罩在陰影中,頭頂的金色幸運草也無精打采地垂下。明明是個未成年,暮色氣息卻有夠重。

  一個冒險者問道:「你是誰?你來這裡有什麼目的?」

  安塔瑞無聲地吸氣,卻只能被綁在椅子上什麼也不能做,緊盯來歷不明的異世界旅客,滿腦子都是那個行蹤不明的巫妖與裂隙事件……

  少年還是沒有回答,房間中充滿了令人難以忍受的臭男人味與沉默。

  「孩子、孩子?你聽得懂我們說的語言嗎?」醫生友善地低下身體,把手撐在膝蓋上。

  「……。」

  「什麼?你需要大聲點。」

  「我以為……」

  金髮少年抬起灰敗的雙眼掃視擠滿房間的冒險者們,也不知道是接受了異世界還是一切本在他的意料之中。但誰知道呢,他看起來真的不是很在乎。

  「我以為大家會在這兒。」

  冒險者面面相覤,有人小心地以手撫胸道:「我們……是在這兒啊。」旁邊立刻有人用手肘撞他一下,「不是這種『我們』。」

  少年繼續說話道:「我以為我也去了和大家相同的地方……結果我只是又來了一個只有我存在的陌生之地。」

  他戒備的眼神開始濕潤、軟化。

  「你們殺了我好嗎?

  房間中再度寂靜得像被雷神之槌砸過。

  「讓我殉我的同伴。」

  再度是令人難以忍受的臭男人味與沉默。

  終於有人爆發了。

  滿臉泥巴的安塔瑞在人群中大罵道:「開什麼玩笑啊!」屁股底下的椅子歪得只有兩隻腳輪流在地板上亂敲,活像半精靈在不停跺腳。

  「你知道我揹了你多遠嗎?啊?」安塔瑞的光腳改成朝向少年,眾人擠來擠去地壓住他,免得那隻亂踹的腳又踢出一個雷神之槌來。

  「不就是同伴沒了嗎?嗯?」眾人壓制安塔瑞的場景像極了某種巨大肉團在掙扎,「人們本來就來來去去的,舊的會走,新的會來啊!真的那麼孤單的話,就給我好好留在這裡別想著什麼去死,大顆龍蛋酒館的生意非常好,夥伴用膩一個換一個絕對沒問題——」

  那個可憐的椅子終於受不了了,啪嘰一下斷掉,成為安塔瑞賠償名單的一部份。

  眾人通通堆到安塔瑞身上,彼此一番拳打腳踢但誰也爬不起來,安塔瑞的腳丫子踩到別人臉上,某人的屁股壓到他臉上,他終於可算爬出來了,像個從屍堆中匍匐而出的倖存士兵來到床前。

  他逮住對方道:「我也成為你的同伴!」

  「……。」

  「你說你以為也來到了同伴抵達的地方,那麼我就陪你找,泰烏蘭、海外、整個巨輪世界都去!還有沒有問題?」

  「你、你不給我任務?這是個工作嗎?」

  「……你是工作狂嗎?別這樣,我不支持童工。」

  「所以這只是旅行?你不需要我為你殺任何東西?」

  「……你以前他媽的到底過的是什麼鬼日子?」

  金髮少年冷硬的臉龐好像漸漸明亮起來,就像個冷凍的麵團終於進到蒸籠,開始蓬鬆柔軟、溫暖、濕潤而滾熱。

  但是他沒有哭,像個賭氣的孩子憋住情緒,點點頭乖乖應答。

  「好。」




  塔高港依舊熱鬧,被海潮拍打。

  在那個冒險者們都知道的「不起眼的街角」處,他們絡繹不絕,出入在名為大顆龍蛋的酒館中。陽光中有一頭金色長髮在跳動,頂部有一朵金色幸運草也在亂彈。

  這顆金色腦袋跑過所有冒險者的腰身旁,一頭扎進酒館的醬油色調中。

  安塔瑞仍然佔據他往常的位置,甚至沒有朝金色幸運草的方向看一眼,大拇指往後一插,頭也不抬地說道:「他的算我帳上。」

  掌櫃看了一眼櫃檯下那本有夠厚的帳簿(賠償單),不耐煩地點點頭。

  幸運草一路彈動,像木偶台上開演的戲劇在桌面外狂奔,很快跑來安塔瑞的吧檯上。幸運草升高,露出金髮少年的腦袋,他在高椅上艱難地坐好。沒辦法,誰讓酒館本來就不是給未成年來的地方,但幸好他在這裡有一席之地,家具不合身根本不是問題。

  光明拍桌(從酒館學來的不良習慣),用小孩子的高八音與傻子的憨氣道:「我要好吃的肉肉跟甜甜的怪東西!」

  「再給我用怪東西來形容它,你這輩子就休想再吃。」安塔瑞推去一盤蜜餞,雖然嘴上那麼說,他下次也還是會再給,然後再說一次。

  征服的整個獅鷲騎士團的安塔瑞自製蜜餞也征服了異世界的聖騎士……起碼少年是這樣自稱的,儘管他大部分時候都穿著柔軟的蓬蓬裙,並堅稱這是神官制服。

  光明已經快樂地啃起上桌的烤肉,拿起那個比他的頭還大的烤小腿,吃得滿手滿臉油膩,熟練地無視後方喝醉的吵鬧。

  安塔瑞被少年的吃相洗眼睛,忍不住說道:「早知道你是這副德性……」

  「我『原本』就是這個樣子喔,不覺得我比當初痊癒了很多嗎?」

  安塔瑞的回答是頭痛地抱住了頭。

  「是是……那麼你最近感覺如何呢?」

  光明緩下啃肉肉,視線放空了一會兒,也不知道是在看酒館失而復得的酒櫃還是那遙遠的異世界。

  「能打贏我的不是只有永恆之子或毀滅之子,很不習慣,但好像也不是壞事。至少沒有重複上演到沒有盡頭的悲劇了。」

  安塔瑞喝著自己的咖啡點點頭,沒有說話。

  「也許有一天我會再回去我原本的世界或是真正消失,但在那之前我好像又能再多旅行一陣子。」

  「安塔瑞,再來顆蜜餞吧。」








我沒招了,標題就這樣吧(躺平
偷偷工商 【EP艾比索商店】世界之外系列:紅靴女孩
小說問題都有辦法解決,偏偏遇到取名問題就死機(裂開

巨輪世界的安塔瑞真的很喜歡小太陽這個夥伴,所以腸又被委爆了(雙手合十升魂
因為小太陽在聖境同人裡本來就有出場跟可以用的段落所以就延伸了
不過伊諾思維的背景資料真的太少所以目前為止我可以做到的小說程度大概就這樣
話說還真的有人委小說了!(除了集資
不知道該放哪裡所以跟繪圖委託也丟一起了
之後如果又開一系列小說委託資料夾我自己好像也不會很意外(飄



創作回應

神秘贊助者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有人默默贊助你,願創作能量隨時飽滿!
2021-10-29 20:45:1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