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9 辛西亞(上)

椅子 | 2021-10-27 15:16:10 | 巴幣 0 | 人氣 18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45 尚恩(上)

9 辛西亞(上)
辛西亞盯著艾瑞托:「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救我?」
艾瑞托:「我是艾瑞托,如妳所知,他是卡瑪女巫的加百列‧‧‧」
辛西亞:「為什麼卡瑪女巫的手下要救我?」
艾瑞托:「我與加百列只是剛好經過,他本來救妳是因為見義勇為,後來知道他們要抓妳是因為將妳認成他,他更不能放著妳不管了。」
辛西亞不語,一會兒才說:「謝謝你們救我,我欠你們一個人情,但我是不祥之人‧‧‧你們最好別跟我扯上關係‧‧‧」
「一下說欠我們人情,一下又要我們別跟妳扯上關係,我看妳是想賴掉這筆恩情吧?」加百列從樹林裡走回來,手裡捧著一大堆果實。
「吃吧!」加百列將果實放到辛西亞面前,「我可不希望昨天剛救出來的人,今早就餓死。」
辛西亞謝著接過,轉過身背對加百列與艾瑞托,拉下面罩吃了起來。
加百列:「我從來沒聽說過刺客一族,不過你們好像挺麻煩的。本來與我們同行的朋友因為遇見你們,就拋下我們跑了。可見你們不太討人喜歡啊?」
「加百列‧‧‧」艾瑞托出聲制止。相處下來,艾瑞托發現加百列似乎不太能體會人際相處的事情,這可能與他自小生長在孤島有關。他不懂人際界線,說話總是直來直往,哪怕對象只是初次見面的人,他也能當成認識好久的熟人在談。就像他才認識艾瑞托沒多久,卻將他當成老朋友對待。

加百列不理,繼續說:「我對你們一族的事沒興趣,但昨天你們提到我感興趣的事。妳說你們一族也要去爭奪聖泉,是嗎?」
辛西亞點頭,仍是背對著他們。
加百列:「我聽你們的對話,妳反對你們一族爭奪聖泉?為什麼?」
辛西亞:「刺客一族向來心狠手辣,他們奪取聖泉是為了取得天下。」
艾瑞托一驚,「取得天下?」
辛西亞點頭,她手上的果實已吃完,拉上面罩,轉過身來:「傳說中聖泉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刺客一族想取得聖泉,想得到天下。那些人很殘酷,要是讓他們取得至高無上的權力,勢必會天下大亂,因此我反對他們奪取聖泉。」
艾瑞托聽了,擔心:「妳說的有道理。加百列,我們的確得想辦法阻止那群人得到聖泉。」
加百列不回答,而是問:「你為什麼想找聖泉?艾瑞托?」
艾瑞托一愣,「我有我的理由。」
加百列:「我也一樣。你有你的,我也有我的理由。當然,刺客一族也一樣。多少人想找聖泉,大家的理由都不同,但你能保證每個人的理由都是所謂「善」的嗎?沒有人會用聖泉來做「壞事」?誰來定義什麼叫「善」,什麼又會被稱為「壞事」?聖泉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不管原因,先找到者就能使用聖泉。別忘了,我們自己也要找聖泉,沒時間維護陸上和平。能找到就該偷笑了,你竟然還想阻止別人找到?真是異想天開!」說著用指尖挑起項鍊上的小瓶子,「我只需要這麼一點點,只要讓我拿到這一點點,什麼人要拿聖泉做什麼,都不關我的事。」

艾瑞托:「你會這麼說是因為你不是陸上人,你取完聖泉就要離開了吧?而我之所以在乎聖泉會不會落入刺客一族手中,是因為我仍會待在這塊陸上。他們能不能拿到聖泉,對你沒影響,但會影響到我。」忽然自嘲笑笑:「不過你說的對,能找到就該偷笑了,竟然還想阻止別人找到?」

辛西亞盯著加百列:「你為什麼要來找聖泉?是奉了卡瑪女巫之命?」

加百列:「是我自己要找的。」

艾瑞托忽然問:「那是真的嗎?」
加百列:「什麼?」

艾瑞托:「關於卡瑪女巫的傳言。」

加百列:「她有很多傳言,你是指哪一個。」

艾瑞托:「傳說卡瑪女巫快死了,為了續命,她派出徒弟加百列來找聖泉。」

加百列不答。

艾瑞托:「這是真的嗎?你找聖泉是為了她?」

加百列:「我剛才說了,我之所以會來找聖泉是因為我有想實現的願望,我是為了我自己。」

艾瑞托:「聽我說,加百列,別將聖泉交給卡瑪女巫,別讓她有捲土重來的機會,那只會換來另一個末日,哪怕只是你項鍊上那一點點。」

加百列不理他,自顧自吃著烤物。

三人相對默然,一會兒艾瑞托又開口:「據說卡瑪女巫只穿黑衣,是因為他的愛徒加百列喜歡黑色,」看向加百列,「這是真的嗎?」

加百列頭也不抬的回:「我最喜歡的是藍色。」

艾瑞托:「海洋之眼的顏色?」

加百列冷笑,「很幽默啊你。」對著辛西亞說:「我只要這麼一點點聖泉,其他人要將聖泉全部拿走我沒意見,但要是有人妨礙我取,我絕不輕饒。所以,要是刺客一族在尋找聖泉的路上妨礙我,我不會手下留情。」
辛西亞:「你不用在意我,他們從來就不把我當族人,我對他們也是一樣的,他們的死活與我無關。」
加百列點頭,「那就好。」說完起身收拾東西,「走吧!艾瑞托!」
辛西亞:「等一下。」
加百列與艾瑞托回頭看她。
辛西亞:「我很感謝你們救了我,但刺客一族不會這麼簡單放過你們,凡是刺客一族要殺的人,從來沒有倖存者。縱使沒暗殺成功,他們仍會追著目標到天涯海角,直至暗殺成功為止。請讓我同行,以便保護你們。」
加百列心想:追著目標到天涯海角‧‧‧刺客一族怎麼這麼閒?
加百列:「保護?昨天是誰救誰啊?妳有這番心意我很高興,但是我不認為我們需要妳的保護,是吧?艾瑞托?」
艾瑞托點頭,「是啊,妳好好休息吧,我們沒事的。」
辛西亞:「你們會這麼說是因為你們完全不了解刺客一族。光明正大對打,或許他們都打不過加百列,但刺客一族擅長暗殺,我們總是在夜裡行動。他們會全天候跟著你,並神不知鬼不覺的對你下計,比方說,」指著剛才吃過的食物殘渣,「他們能在你要吃的食物裡下毒,不論是你剛才抓來的野兔或是青蛙,就連從林子裡採集的果實也有可能。尤其是當你入睡時,睡覺是人類最沒防備的時候,也是刺客最好下手的時機。他們昨天已看到你的樣子,接下來,會一直跟著你。」
艾瑞托聽了一陣毛骨悚然:這就是法蘭克說他們很麻煩的原因嗎?光明正大對打就算了,他們絕對不是加百列的對手,但要是真的像辛西亞說的那樣,他們都來暗的,人數又多,加百列怎麼防的了?
加百列聽了,不以為意:「刺客一族這麼麻煩?依妳說,最好的解決方法是讓妳保護我們?」
辛西亞點頭,「我們一族擅於隱身於黑暗中,一般人看不見、聽不清我們,但我可以,我能在黑暗中看見族人,也能將族人行動的聲音聽得一清二楚。因此,他們要來暗殺你們,我會知道。」
艾瑞托聽了很放心,問加百列:「怎麼樣?她說的很有道理。找聖泉的路上不知道還會遇到多少對手,現在已結下刺客一族這個大冤家,但我們有辛西亞,就不用怕夜裡刺客一族偷襲了。你也想專心找聖泉,不想為了這點小事分神吧?」
加百列覺得艾瑞托說的有道理:是啊,我沒有多少時間‧‧‧
加百列:「要跟來就隨便妳吧!只不過發生事情不用管我,保護好妳自己與艾瑞托就行。」
辛西亞點頭,心想:那是當然的,畢竟你是卡瑪女巫的加百列,應該會施展厲害的法術保護自己‧‧‧
忽然想到,辛西亞問:「昨天你為什麼能在黑夜中看見刺客一族?」
艾瑞托也問:「對啊!昨晚刺客一族幾乎與黑夜融為一體,你是怎麼在整片漆黑中發現他們?」
辛西亞:「不僅人,我族的暗器比尋常暗器細小,在黑暗中很難發現,你又是怎麼能夠看得一清二楚?」
加百列搔頭,指著自己的眼睛:「‧‧‧拜我這雙眼睛所賜吧?」
艾瑞托:「眼睛?你這雙海洋之眼有什麼法力嗎?」
辛西亞:「難道這也是卡瑪女巫的巫術?」
加百列:「不,這是我與生俱來的。」
辛西亞大奇:一般人是沒辦法在黑暗中看見我族的身影‧‧‧他的眼睛到底有什麼古怪?那被人們稱之為「海洋之眼」‧‧‧
加百列:「好了,別再討論我的眼睛了,即刻啟程吧!你們不趕時間,我可不一樣啊!」說完率先離開。
於是,辛西亞便跟著加百列與艾瑞托一起前往尋找聖泉。
加百列仍舊罩著黑斗篷,辛西亞也依舊一身黑,戴著面罩,只露出一雙絕美的眼睛。
艾瑞托見辛西亞一直戴著面罩,忍不住問:「妳戴著這個不熱嗎?我以為妳只有要暗殺‧‧‧要執行任務時才需要戴面罩?」
辛西亞搖頭,「我一直戴著。」
艾瑞托點頭,只覺得自己與兩團黑影同行。
加百列:「刺客一族要找聖泉,妳呢?妳也要找聖泉嗎?」
辛西亞搖頭,「我對那玩意兒沒興趣。」
加百列笑:「那玩意兒?妳口中的「那玩意兒」,可是能替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天下人爭先恐後想得到,在妳口中卻一文不值?」
艾瑞托:「妳沒有什麼願望嗎?或是想要的東西?」
辛西亞搖頭。
艾瑞托忍不住問:「‧‧‧妳為什麼‧‧‧會加入刺客一族?」
辛西亞看一眼艾瑞托與加百列。她從出生至今,從來沒有人對她展現溫情,昨天這兩個人從刺客一族手中救出她,她心中已將他們兩人視為世上最好的人了。雖然「卡瑪女巫的加百列」讓她受盡許多委屈,但那也只能怪族人殘酷不通情理,加百列救了自己,她心中對這個女巫的學徒的憎惡早已一筆勾銷。直到現在,加百列與艾瑞托才讓自己稍微想起「夥伴」這個詞,便想將事情都跟他們說了。
辛西亞:「我是個孤兒,從小被刺客一族撿到,長大後,自然而然也成了一名刺客。但‧‧‧刺客一族天性險惡,我與他們本來就存在著本質上的差異,格格不入,又是從外面撿回來的,他們仍是將我視為外來者‧‧‧」
艾瑞托:「本質上的差異?」
辛西亞點頭,「他們喜歡幹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像是濫殺無辜、錯殺好人等‧‧‧只要有人提供金錢,他們不會問原因,不會調查這人該不該殺‧‧‧他們只認錢不認人,只要受了委託,必定會追殺目標至天涯海角,直到弄死對方。我不喜歡這樣‧‧‧私下放走了許多人,但這麼做等同於任務失敗,被族人知道後,他們便會對我用刑‧‧‧」
艾瑞托:「用‧‧‧用刑?」
辛西亞捲起袖子,只見兩條纖細白皙的手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傷口,且她的手看起來‧‧‧
「好細!」艾瑞托驚呼,「妳的手怎麼這麼細?且這傷口‧‧‧也太多了吧?」她到底放過多少人?
辛西亞將袖子重新放下:「每失敗一次任務,就點剜下一塊肉。不只手,腳也是。他們剜久了,我的四肢便越來越細‧‧‧」
艾瑞托倒抽一口氣:「真殘忍‧‧‧」明知道有這麼殘酷的懲罰,她仍寧願自己受苦也不願殺害無辜嗎?
艾瑞托:「難道妳的臉也是?」不然妳為什麼一直戴著面罩?
辛西亞搖頭,「他們本來就將我視為外來者,近來又因為卡瑪女巫的加百列這個傳聞,他們開始懷疑,我是加百列,是卡瑪女巫派來的。」
艾瑞托:「怎麼會?傳聞中的加百列是金髮藍眼,還是男人,他們又怎麼會將妳誤以為是加百列呢?」
辛西亞:「我當時也是這麼解釋的,而且他們看著我長大,這加百列明明早在好幾年前就是卡瑪女巫的學徒,兩人大鬧天下那時我根本還沒出生。但他們早就看我不順眼了,故意給我加上罪名‧‧‧他們說,卡瑪女巫的巫術能讓我改變形體樣貌、性別、年齡‧‧‧總之,他們執意要說我是加百列,說我有傳聞中的海洋之眼與美貌‧‧‧」
艾瑞托點頭,心想:要是沒見過加百列,說她這雙眼睛是海洋之眼,多半也說得通‧‧‧美貌嗎?沒錯,她的眼睛都這麼美了,只怕臉更漂亮吧!可惜她老是戴著面罩‧‧‧
辛西亞:「族人都認定我是加百列,有天夜裡,他們趁我睡覺時,一擁而上,一人拿一把刀子,合力將我的臉刮花了‧‧‧」
艾瑞托聽了,不禁驚呼出聲,光是想到這畫面就太過驚悚殘忍了。
辛西亞:「他們說我這張臉上有卡瑪女巫的詛咒,會蠱惑人心,要這麼做才能防止魅惑的巫術。」
艾瑞托憶起刺客一族曾說:「好在我族當機立斷採取手段,沒被那張臉魅惑了‧‧‧」這裡當機立斷的手段就是指將她的臉刮花嗎?
艾瑞托:「所以妳才會一直戴著面罩?」
辛西亞點頭,黯然:「臉都變成這樣了,要是再不遮起來,太嚇人了。」
艾瑞托:「他們說妳犯了大罪是指?」
辛西亞:「是指我是卡瑪女巫的手下,背叛族人。」
艾瑞托心想:這罪根本是憑空捏造‧‧‧
辛西亞:「我再也無法忍受他們對我做的一切,因此我說我要離開,不再當刺客一族,但他們說我已經知道太多了,得將我殺了,才不會將族人的秘密洩漏出去。你們當時看到的,便是我中了毒,正在躲避族人的追殺。」
艾瑞托心想:刺客一族果然可怕‧‧‧當時他們有族人與加百列對打,其他人也不管族人的安全,全力往族人與加百列身上投射暗器‧‧‧由此可見,他們彼此之間感情並不好,也難怪辛西亞想逃離‧‧‧
艾瑞托:「辛西亞,我有個主意‧‧‧等我得到聖泉,我分妳一些,讓妳將臉上的傷醫好吧?」
辛西亞:「謝謝你,艾瑞托。但即使我的臉能醫好,我仍是孤身一人,那麼一直戴著面罩也無所謂了。聖泉你還是自己留著吧,也不知道最後你能得到多少。」
辛西亞的語氣雖然平淡,仍掩飾不了她的悲傷。比起容貌,更讓她心碎的是族人的對待。
  
「妳說接下來刺客一族都會來暗殺我嗎?」一直沒出聲的加百列開口了。
辛西亞點頭,「你放心,他們的手段我很清楚,我會保護你。」
「我不擔心,相反的,我很開心。」加百列捶一下自己的拳頭,「從現在起,每來一個刺客暗殺我,我就活捉一個到妳面前,看妳是要剜他們身上的肉,還是刮花他們的臉都隨妳,要殺要剮任憑妳處置,讓妳好好報仇,」加百列咧嘴一笑,「也讓他們好好見識一下,加百列的詛咒。」」

辛西亞輕輕一笑,「他們傷害的是我,怎麼你反而比我更生氣,比我更想報仇?」
這是辛西亞第一次笑,雖然整張臉都藏在面罩底下,但光是那雙笑眼,就足以使人醉心。
正當加百列與艾瑞托沉醉在辛西亞的笑眼中,她忽然往前將兩人撲倒在地。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