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5 艾德

椅子 | 2021-10-22 14:48:20 | 巴幣 0 | 人氣 22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5 艾德

夜裡風平浪靜。

艾德望向一望無際的大海,此時看似平靜的海面,卻只有他知道,底下藏著多麼可怕的海妖。

海妖緊緊纏著他們不放,緊追著他直至天涯海角。艾德對眾人說這是卡瑪女巫的詛咒,但只有他知道,這海妖確實是詛咒沒錯,但非出自卡瑪女巫,而是能追溯至他年少時的往事。

「願你在海上永無寧日!」那人這麼說,他的吼聲猶在耳畔,這如同惡夢般的詛咒縈繞自己一生,竟讓自己對本來視為家的海洋心生恐懼。年少時的艾德意氣風發,恣意徜徉海上,沒想到,海中蛟龍也有想尋個島歸隱的時候。但這想法被詛咒打斷了,海妖一路尾隨,要是不將它除掉,別說海上,他就算躲到小島上也別想有一天寧日。

真的是那人的詛咒?但他是人類又不是巫師,詛咒也能有效力?還是跟女巫相處久了,也從她那裡學了一點?

艾德摸著眼罩,咬牙:「威廉親王‧‧‧」

艾德想起當時自己與威廉親王談起聖泉,威廉親王對自己說:「它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最好是因為它能實現願望,但人們卻會在尋求聖泉的途中,失去最重要的東西。即便如此,你仍想要聖泉?」

當時的自己嗤之以鼻,「為什麼不?我一無所有,沒什麼好害怕失去的。我什麼都沒有,包括恐懼。」

他懷念當時一無所有的自己,無所畏懼,任性狂妄,初次登上大陸就敢在奪冠會上挑戰當時天下第一的銀鍊聖手威廉親王,「年少輕狂」在當時的自己身上展露無疑。他的銳氣不是被歲月打磨掉的,要是他至今仍是一個人,多少詛咒他都不怕,但現在他有女兒,他已因為卡瑪女巫失去了妻子,他不能連女兒也失去。他的摯愛親手拔去他的獠牙利爪,替他上了鐐銬,讓他束手束腳,不能拿命與年少時犯下的錯誤抗衡。

正想著,艾德的視線落在船頭,女兒也和自己一樣沒睡,遠眺海面。

「睡不著嗎?」艾德走上前。

少女回頭。

艾德:「該不會是因為大伙兒鼾聲如雷?」

眾海盜們知道明天將會有強力助手,都放下心來,被海妖連著追殺了幾日,今晚總算能好好睡上一覺,睡的特別香甜,鼾聲此起彼落,為這萬籟俱寂的深夜裡,譜出唯一的交響曲。

少女笑著搖頭,「這鼾聲我從小聽慣了,是我專屬的搖籃曲。」

艾德:「很久沒那麼大聲了吧?」

少女點頭,「大伙兒好久沒好好睡上一覺了。」

父女倆齊望向滿天繁星。

少女想起今日艾德問狄倫,黃金勇者是不是卡瑪女巫的徒弟加百列時,隱含著微不可察的期待,便看向艾德,試探性的問:「父親認識那加百列?」

艾德一愣,沉默了一下,才說:「不,不認識。只是他惡名昭彰,又是卡瑪女巫的徒弟,我們若是請她徒弟來對付她的海妖,那還有勝算嗎?」

少女知道艾德在說謊,卻不知道他為什麼說謊,也沒戳破,只問:「我們會贏嗎?父親?」

艾德:「天曉得!但也只能一拼了!」

他說得無所畏懼,他向來這樣。從年輕時就一直天不怕地不怕,以身犯險,世上沒什麼值得他牽掛害怕。但自從女兒出生,他開始懂得恐懼為何物。害怕什麼不好的事降臨在女兒身上,因此,從不讓女兒單獨出任務,總是讓她待在自己身旁。

明天一戰,不知禍福,看著愛女,這朵含苞待放的玫瑰嬌豔欲滴,艾德實在不忍心看她來不及綻放就凋謝,伴隨老父葬身在這汪洋大海裡。

剛才的語氣豪情萬千,看著愛女,艾德語氣柔和:「答應我,席妮。明天要是有什麼不對,妳儘管逃命,不要管我,也不要管其他兄弟,妳逃就對了!」

席妮強笑:「父親在說什麼呢?不是說好解決了海妖,要離開這裡,去尋找聖泉嗎?」

艾德聽到聖泉,暗紅的眼睛出現少許亮光。

席妮見了,繼續說:「我們是海盜,我們海盜最愛的就是寶藏,哪兒有寶藏我們就往哪兒去,我們的航道便是跟著寶藏。父親不是一直想看看那傳說中的聖泉嗎?那天下人都在找的稀世珍寶。據說,聖泉能替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父親,我們一定能找到!」

艾德聽了,眼睛發亮,彷彿聖泉此刻已在眼前,源源不絕湧現。

席妮:「找到聖泉後,父親要許什麼願望呢?」

若說他人是為了實現願望才去找聖泉,艾德卻是為了找聖泉才去找聖泉。他是天生的海盜,哪兒有寶藏他就往哪兒去,一生冒險犯難,什麼奇珍異寶沒見過,但這聖泉卻享有空前絕後的舉世盛名,從來沒有一個寶物能被世人這樣討論,這讓艾德更想要聖泉,他不僅要共襄盛舉這所有尋寶家都亟欲邁向的慶典,他還要在慶典上拔得頭籌。重要的是他有去找聖泉,至於找到後要用聖泉許什麼願望,他反而不那麼在意。他年少時就是為了這東西踏上大陸,惹上仇人,改變了一生,卻至今都還沒見過那東西一眼。

與其說是願望,不如說是執念,唯有找到聖泉,他才能向年少時的自己交代。至於實現願望嘛‧‧‧除非聖泉能讓人倒轉時光或是起死回生,不然除此之外,他還有什麼願望呢‧‧‧

艾德看著席妮:「我只要我的女兒平安,能離開這片海洋,到陸地上過著安穩的生活。」

席妮皺眉,「父親為什麼這麼說?我生來是海盜,終身都是。這對他人來說暗潮洶湧的汪洋,卻是我最熟悉溫暖的家,總是一如既往廣闊,包容我的一切。父親為什麼希望我離開熟悉的家,踏上那陌生的大陸?」

艾德:「在海上漂泊不能長久的,這只會加速縮減妳美麗的生命‧‧‧我們的金銀財寶夠妳活一輩子了。還記得我跟妳提過的柯尼莉亞島嗎?」

席妮點頭。

艾德:「我從年少時就在那島上藏了許多金銀財寶‧‧‧找到聖泉後,妳就去那裡生活,過著安穩的日子,這才是長久之策。」

席妮:「我不需要安穩的日子,我流著父親的血液,那熱愛冒險刺激的血液在我體內奔騰,我從來不想安逸,那不是我。父親,」席妮直視艾德,「別讓我成為不是我的人。」赤色的雙瞳看來很炙熱,她的目光似欲噴出火來。

艾德微笑,「依舊這麼頑強‧‧‧就跟妳母親一樣‧‧‧」她要是不頑強,或許不會跟了我,也不會這麼早就丟了性命‧‧‧

席妮:「是啊!我好勝頑強,就跟母親一樣,自由狂放,則是像我父親。我天生下來就是海盜,若要因此這樣不長命,我也無悔。父親,我寧可像烈焰燃燒自己,縱使只能像花火一閃即逝,但至少曾經璀燦過,卻也不要像燭台,受人小心呵護,雖被安穩的點燃,卻只能在黑暗中點亮曖曖微光。」

艾德就知道女兒會這麼說,她向來是這樣,是他們海盜一族中無懼死亡的戰士,但仍舊擔心她,「妳一直在我的庇蔭下成長,但妳父親還能保護妳多久?人有旦夕禍福,說不定明天我就會死在那海妖嘴裡‧‧‧」

席妮聽了,一副快哭的模樣,「不!明天有黃金勇者,我們不會輸的!父親別說這種話‧‧‧」

艾德搖頭,「難說‧‧‧我們無法確定,黃金勇者是否如傳說中勇猛,也無法確定,他持有的究竟是不是真的神兵器,就算上述都是真的,也不保證他能解決海妖‧‧‧」

席妮不答,淚珠在眼眶裡打轉。

艾德見她這樣很心疼,「聽好了,妳儘管逃,有這項鍊,」指尖挑起她脖子上的項鍊,「就能保證妳往後的日子平安,不管妳將來是要繼續當海盜還是踏上大陸,前提是妳要能活下來!」

席妮目光含淚的看著艾德。

艾德再次叮囑:「答應我!席妮!活下去!」

席妮閉上眼點頭,眼淚滑過臉頰。

***

隔天黎明破曉時,狄倫與猛虎帶著「黃金勇者」登上海盜船。

艾德一夜沒睡,蒼白的眼皮下泛着青黑,朝狄倫打招呼:「王起的真早啊!」

狄倫:「上了年紀的人就是這樣,我已記不清上次睡到飽足是什麼時候了。」

狄倫故意挑一早天還未全亮之際,眾人看不清楚,便不會發現這個黃金勇者是冒牌貨。

艾德上前與黃金勇者握手,「久仰!你叫迦爾是吧!萬事拜託了!」

士兵慌忙回答:「沒‧‧‧沒問題‧‧‧」這是他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艾德,雖然如傳聞中高大魁梧,但沒什麼精神,身上瀰漫著股病懨懨的味道。

士兵轉過身與身旁的猛虎小聲說:「萬事拜託是指‧‧‧大人說的,海盜們沒見過黃金勇者,所以要我假冒黃金勇者,表演舞槍給他們看吧?」

猛虎點頭,小聲說:「畢竟你的槍法在軍中是數一數二‧‧‧記住,千萬不要讓他們看出來,事成之後,大人重重有賞。」

士兵聽到最後一句,精神瞬間為之一振。昨日他被莫名其妙潑了一身顏料,還不準洗掉,狄倫命人取來一支較大的長槍,在上面灑一層金箔,要他假冒黃金勇者,明日一大早登上海盜船舞槍給海盜們看。

狄倫:「事不宜遲,船長,我看你們即刻啟程吧?老頭子身體不好,就不跟去了。」

狄倫與猛虎下船之後,艾德立即起航,駛向海中央。通常海妖蟄伏在海中央,不會到淺灘,但海盜船似乎被下了詛咒,不管航向哪,海妖就跟到哪,縱使換了好幾艘船也沒用。

海盜船駛至半途,前方海裡出現一團黑影。

「船長,看來海妖就在前方不遠處。」一名水手說。

這水手名叫伊凡,比席妮大一歲,和她一起長大,兩人情同兄妹。

艾德點頭,對伊凡悄聲說:「等會兒你只顧著保護席妮,別管我。」伊凡點頭,走至席妮身旁。

艾德對士兵說:「迦爾,前方那團黑影就是卡瑪女巫的海妖了。」

士兵茫然,「啊?」

艾德:「要請黃金勇者剷除的便是此妖了,請你用神兵器黃金神槍,」指著士兵手裡的金箔槍,「替我們剷除這妖怪。」

士兵:「等等‧‧‧」話還沒說完,只聽「碰」一聲巨響,從海底冒出一隻巨大的妖怪,身上背著個大殼,既像蛇又像龜,說像蛇,牠卻又有腳爪,說像龜,牠卻有長長的蛇身。海妖將腳爪拍向海盜船,引起的巨浪潑的整艘船如下雨一樣,眾人頓時渾身濕透。

席妮驚叫:「父親!」

艾德猛然回頭,見女兒沒事,放下心來,但隨之讓他恐懼的是女兒的目光。

順著席妮惶恐的視線望去,艾德一呆。

只見黃金勇者一身銀白被海妖激起的波浪沖刷的一乾二淨,露出本來的膚色與黑髮,就連手持的黃金神槍也變為普通的長槍。

伊凡衝上前,將士兵手裡的槍搶過來,他只用單手就能將那槍拿在手裡。

伊凡對士兵喝問:「你不是黃金勇者!你是誰!」

士兵在看見海妖時便嚇的跌坐在地上,驚慌失措的指著海妖亂叫,對伊凡這突如其來的喝問更是嚇的說不出話來。

艾德心一沉,知道自己被狄倫騙了。

奇怪,當時手下們明明有聽到濱海之王收服黃金勇者的證據‧‧‧難道那是假的?還是其實只是濱海之王不願將黃金勇者借給他們?無論真相是什麼,艾德知道自己得將疑問帶至地獄這點是無疑的了‧‧‧

海妖用腳爪盤踞整艘海盜船,準備將整艘船吞下肚。

艾德大喊:「全員!棄船逃亡!」

一聲令下,所有海盜紛紛跳入海裡,有些來得及的海盜將小木筏投入海裡。下一瞬,整艘海盜船被海妖吞下肚。

海盜們在海裡游的游,逃的逃。游得慢的被海妖吃下肚,有些則被海妖的腳爪擊斃。

「船長!」伊凡在木筏上大喊,伸手將艾德從海裡拉上木筏,木筏上還坐著幾個倖存的海盜。

艾德還沒坐穩便直對著大海喊:「席妮!席妮!」

所幸在一片黑浪中,席妮正發著光的項鍊很顯眼,眾人跟著光源,很快就發現席妮,忙將席妮拉上木筏。她不知道在水裡泡了多久,奄奄一息。

艾德著急的拍拍席妮的臉,「席妮!席妮!」

席妮吐出幾大口海水,咳個不停,臉色慘白。

艾德見席妮醒來,放下心來。

身後海妖仍舊在海裡噪動著,用牠的腳爪不停興風作浪。海妖往海面一拍,木筏又翻了起來,所有人又重落回海裡。

海水忽然急速向後退,一股力量將眾人往後拉,眾人回頭就看見海妖張著大嘴,像是飲水般要將眾人吸入嘴裡,產生的漩渦讓人暈頭轉向。

眾人忙往木筏游去,互相托著拉著爬了上去。

艾德知道這一次是逃不掉了,他早已厭倦逃亡,

看著被伊凡拉上木筏的女兒,心下寬慰,短暫的放鬆卻換來更堅定的意志。

是時候正視年少時的錯誤了,無論詛咒來自威廉親王還是卡瑪女巫,是時候終結這縈繞他一生的惡夢了。

「船長!快上來!」伊凡奮力朝艾德伸長手臂,只恨這手臂不夠長,不能一把將艾德從海中撈起。

艾德卻往反方向─海妖的嘴裡游去。

「父親!」席妮失聲喊。

「船長!」其餘海盜驚慌失措。

艾德最後聽見的不是席妮撕心裂肺的哭喊,不是手下們的叫喚,也不是海妖的咆哮聲,而是傳聞中卡瑪女巫手刃仇敵時,會落下的話:「一切都是因果輪迴啊。」

若要由他擔任破解詛咒的祭品換其他人的命,一切都值了。

***

狄倫拿著望遠鏡,好整以暇的欣賞著一望無際的海平線。

「沒看見海盜船‧‧‧」狄倫放下望遠鏡,「看來,海妖與海蟑螂一起回海裡了‧‧‧海妖不會靠近沿海一帶真是太好了,你說是嗎?猛虎?」

猛虎點頭,「是。」

狄倫鬆一口氣,看來今晚能一覺好眠了。早上他告訴艾德好久沒睡飽足,並非因為自己上了年紀,而是因為這群海盜讓他擔心的夜不成眠,海妖困擾著海盜多久,海盜就困擾自己多久。狄倫慶幸今夜終於能好好睡上一覺了。

夜裡

狄倫躺在柔軟的床上,朦朧之間,似乎在黑暗中看見兩團火光,狄倫只覺身在夢中,並不理會,卻見那兩團火光越靠越近,且伴隨著一股腥臭味。

忽覺身體一重,狄倫驚醒,只見那兩團火光正盯著自己,那不是火光,是一雙眼睛,一對飽含怒氣的雙眸,這雙眼睛既憤怒又怨恨,灼熱的像是要燒起來,那人壓著狄倫,刀尖抵著狄倫的脖子。

「為什麼要騙我們!」那人怒喝。

聽見聲音,狄倫嚇得魂飛魄散,「妳‧‧‧妳還活著?」

那人正是席妮。狄倫看見的兩團火光是席妮的雙眼,腥臭味是從席妮身上傳來,她泡了一天海水,身上除了海水味還混著海草和沙石的味道。

席妮:「老天留我一條命讓我來找你‧‧‧」邊說邊用短刀在狄倫臉上劃來劃去。

狄倫顫聲:「妳‧‧‧妳要什麼‧‧‧我都‧‧‧都可以給妳‧‧‧」

席妮冷笑,「要什麼都可以?那我說我要我父親和其他船員呢?」

狄倫:「那‧‧‧不關我的事‧‧‧那是‧‧‧卡瑪女巫和那‧‧‧加‧‧‧加百列‧‧‧」

席妮冷聲說:「那假的黃金勇者總該關你的事了吧?」

狄倫陷入迷茫:「‧‧‧黃‧‧‧黃金‧‧‧勇‧‧‧勇者‧‧‧」

席妮冷笑一聲,「父親聽聞你終於得到一心最想要的黃金勇者,興高采烈的來請你幫助我們,沒想到‧‧‧你竟然派假的來‧‧‧我現在就送你去見他‧‧‧」她的聲音又輕又柔,像羽毛在輕搔狄倫耳廓,卻讓狄倫不寒而慄。

席妮語聲未畢,刀已落下,直擊狄倫咽喉。她這一刀並未讓狄倫當場斃命,狄倫的喉嚨不斷湧出鮮血,就像個小噴泉,席妮看著,低聲說:「父親‧‧‧這是濱海之王送你的聖泉‧‧‧」

狄倫整張臉都扭曲了,被不斷湧現的鮮血嗆得不能呼吸,兩隻手無助的在床上亂抓。

席妮盯著狄倫,悠悠的說:「你現在總算能體會嗆到不能呼吸的痛苦了吧?我們白天時便是這樣‧‧‧只是我們是在最愛的大海,而你是在最愛的被褥裡,溺斃於自己的血泊‧‧‧」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