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7 加百列

椅子 | 2021-10-25 15:17:06 | 巴幣 0 | 人氣 63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49 戰前

7 加百列

艾瑞托驚恐的問法蘭克:「若是‧‧‧若是我們不幸遇上那加百列‧‧‧會怎麼樣?」

法蘭克聳肩,「還能怎麼樣?只能逃跑了,你們不會是他的對手。先說好,一旦遇上加百列,我會自己先走,畢竟我本來就只答應幫助你們穿越黑之森。」

艾瑞托:「逃跑?逃的了嗎?你不是說他很強嗎?」

法蘭克點頭,「他是很強沒錯。不過,加百列只是卡瑪女巫的手下,他重新登上大陸是奉卡瑪女巫之命找聖泉,不是回來復仇的。只要別擋在他面前,我想他不會主動攻擊人。你們遇上他往旁邊讓開就行,我想他不會為難你們。」

加百列笑:「聽起來,你好像很了解他?」

法蘭克:「談不上什麼了解,畢竟從來沒人能摸清他們師徒二人在想什麼,只知道他們都瘋了。」

艾瑞托:「一遇上他你就要走?你不想和他見面,難道是你們之間有什麼過節嗎?」盯著加百列,他從剛才就一直將臉藏在帽子底下,難道是為了躲法蘭克?

法蘭克沒有回答,而是問:「你們聽過巫師一族的事嗎?」

艾瑞托:「據說,巫師一族在卡瑪女巫復活那時就被她一手殲滅,無一倖存。我想,至今的巫師應該只剩下卡瑪女巫師徒二人。」

法蘭克:「謠言只說對了一半。眾人只知道卡瑪女巫,知道加百列,卻不知道,除了這兩人,還有另外五個同樣法力高強,具備戰鬥能力的巫師,他們是卡瑪女巫的同窗,有別於其他只會煉製法術的尋常巫師,是特別被培養來守護聖泉,擊退任何想奪取聖泉的人,具備高強戰鬥能力。卡瑪女巫從巫師一族叛逃後,便和他們反目成仇了。最後加百列能將卡瑪女巫送上火刑場,這幾個巫師功不可沒,不然憑一個加百列,又有多大的能耐抓得住卡瑪女巫?」

「你也在嗎?」加百列忽然問。

法蘭克:「什麼?」

「將卡瑪女巫送上火刑場的人,有你在內嗎?」加百列敏銳的嗅到了什麼。

法蘭克深深的凝視加百列,「沒有。」盯著他身上的斗篷,「你這件斗篷是仿巫師袍製成的?」不等加百列回答,忽然一陣風襲來,將加百列的帽子吹開,露出他一直藏在底下的臉。

托著他們前進的水滴瞬間靜止了,法蘭克瞇起眼睛盯著加百列,看了一會兒,才說:「你這張臉也是仿加百列製的?」

加百列知道剛才那陣風是法蘭克操控的,「不是。衣服人家給的,臉是天生的。」

法蘭克:「你就算這副模樣,也不是卡瑪女巫的加百列。」

加百列看向艾瑞托,「你聽見了?解除你心中的疑問了?」

艾瑞托問法蘭克:「你為什麼這麼說?法蘭克?難道你見過加百列?」

法蘭克沒有回答,而是緊盯著加百列,一字一句的說:「你不是卡瑪女巫的加百列。」

加百列笑:「我真希望你這句話能讓所有人聽見,自從我登上這塊大陸後,所有人都這麼叫我,說著我聽不懂的話,指控著那些我沒做過的事。為了避免麻煩,我才穿這件斗篷。」

法蘭克的話確實讓加百列安心,起初他登上大陸時,所有人看見他都驚恐喊著「女巫的學徒」,說著當年大陸是如何被他攪得天翻地覆,他這次回來一定沒好事。加百列心中明白,自己是初次踏上大陸,為什麼所有人都認得他?他們說的不是自己,但又與自己經常做的惡夢相吻合,自己真的是人們口中的那個人嗎?他覺得不是,但當所有人都這麼說時,加上不斷侵擾他的惡夢,加百列心中也有些動搖了,有時他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瘋了?

能使加百列堅持下去的唯一理由,加百列緊握項鍊上的小瓶子,只要他能取到這一點點聖泉,他就能遠離這一切,離開這塊大陸,永遠不要回來。

法蘭克是第一個看過他真面目,還斬釘截鐵的說他不是卡瑪女巫的加百列的人。法蘭克比自己還堅信他不是卡瑪女巫的加百列,這點無疑是替加百列的心上了一針寧神劑。

法蘭克盯著加百列身上的斗篷,「這件斗篷能隱去氣息,你想隱藏於人群中,穿這個是再好不過,東西哪裡來的?」

加百列:「我說了,人家給的。」

法蘭克:「就算這張臉可以假冒,那眼睛呢?加百列最為人所知的,就是他那一雙海洋之眼,」盯著加百列的眼睛,「海洋之眼是學不來的,但你的眼睛卻是貨真價實的東西。」

法蘭克轉過身,讓水滴繼續前進,「我不知道為什麼你這副模樣,但我知道你不是卡瑪女巫的加百列。」

加百列重新將臉藏在帽沿下,「我知道。」他像是說給法蘭克聽,又像是說給自己聽。

***

三人乘著水滴在樹林裡飄著,四周強風將樹葉吹得沙沙作響,不知不覺天黑了,法蘭克時不時抬頭望向天邊。

「怎麼了嗎?法蘭克?」艾瑞托順著法蘭克的目光望向天邊,「你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往上看,發生什麼事了嗎?」

法蘭克:「看來我們不是唯一在這裡的人,」回頭對加百列與艾瑞托說:「有人盯上我們了‧‧‧不,還不確定目標是不是我們。總之,刺客一族來了。」

加百列與艾瑞托齊問:「刺客一族?」

法蘭克:「怎麼?你們沒聽過啊?沒聽過也沒關係,反正不是什麼人物,只不過是一群刺客。他們一身黑的在夜裡刺殺人,人們都說他們是見不得光的黑烏鴉。」

艾瑞托:「刺客?難道我們當中有人是他們的目標?」

法蘭克:「無所謂,畢竟只是烏鴉。他們的行動與鷹族越來越像,都是黑壓壓的一片,我剛才一直在看,看來人到底是烏鴉還是鷹,既然只是刺客一族就沒什麼好怕的了。畢竟,烏鴉怎麼能跟鷹比呢?」

一聽見鷹族,艾瑞托臉上微微變色。雖然只是一瞬,卻沒躲過法蘭克的眼睛。

法蘭克:「怎麼?你怕鷹族?」

艾瑞托微微點頭,「我聽說過他們‧‧‧只覺得,能化成人形又化成鷹‧‧‧還挺恐怖的‧‧‧」

法蘭克不以為然,「他們本來就是半人半鷹。」

艾瑞托:「鷹族向來不是待在外島嗎?也登上這塊大陸了?」

法蘭克:「鷹族向來跟著福爾摩沙人,我最近在陸上曾見過鷹族的蹤跡,他們來了,就代表福爾摩沙人也來了。」

艾瑞托:「據說鷹族靠近時會發出一聲聲鷹唳,我們到現在什麼都沒聽見,應該能確定來的人不是他們。」

法蘭克:「不用這樣確定,我剛才看過了。」又看了一眼天色,「我不想和刺客一族扯上關係,很麻煩。既然距離黑之森還有好一段路,我們先在這裡分別吧。我會在黑之森的入口等你們。」

不等兩人回應,法蘭克已經消失了。他的法力隨著他消失,加百列與艾瑞托身下的水滴消失,兩人落在地上。

艾瑞托不敢置信,「沒想到法蘭克這傢伙竟然說走就走‧‧‧」

加百列:「本來就說好他只幫我們穿越黑之森,在這之前,我們得靠自己。」

艾瑞托:「這我知道‧‧‧只是有那麼一瞬間以為多了個同伴,才稍微感到安心卻又被他丟下‧‧‧」

「同伴?」加百列嗤笑,「你對他了解多少?能稱他為同伴?別太輕易相信人了,艾瑞托。尋找聖泉的路上很殘酷,還不知道會遇到什麼‧‧‧」

「那我能相信你嗎?」艾瑞托不等加百列說完,「卡瑪女巫的加百列?」

加百列:「法蘭克說我不是,你也聽見了。」

艾瑞托:「那是他還不知道你也叫加百列。有這麼巧的事嗎?我能相信你嗎?加百列?」」

加百列:「這得你來告訴我,見過他的人是你,你覺得他值得相信嗎?」

不等艾瑞托回答,加百列忽然手一抬,從衣服裡飛出一把刀子,直射向艾瑞托。

那刀子來的又快又狠,艾瑞托閃避不及,閉上了眼睛,卻感覺那刀從臉龐飛過,刀離他很近,幾乎是貼著他的臉擦過去的,他仍能感覺到那刀的冰涼與凌厲。

「鏗!」一聲,刀劍相擊的聲音。

「站在那裡不要動!」加百列對著艾瑞托身後喝,「慢慢走出來,敢輕舉妄動,下次我就不知道我的刀會射向哪了。」

加百列一把將艾瑞托拉向身後。

艾瑞托驚魂未定,小聲問:「有敵人?」

加百列點頭,「應該就是剛才法蘭克說的刺客一族。」

剛才加百列便是將刀子射向刺客一族,被對方同樣以武器擋下,才會發出刀劍相擊之聲。

艾瑞托順著加百列的目光望去,只覺前方樹叢一片漆黑,根本什麼都看不清,加百列竟然能從這一團黑中發現敵人。

艾瑞托:「敵人在那裡嗎?」

加百列搖頭,「敵人移動速度很快,你小心點。」

艾瑞托四下張望,只覺樹叢靜悄悄的,除了風吹葉子的聲音,就只剩下自己稍微急促的呼吸聲和緊張的心跳聲,加百列的氣息幾乎盡數隱去。

四周靜的詭異,艾瑞托想起:我記得‧‧‧法蘭克當時發現刺客一族時‧‧‧

想到此,抬頭望向天邊。

只見天邊一個個黑影掠過,這些黑影遠看果真像一隻隻烏鴉,黑影移動的速度很快,他們在山裡飛躍,像是有翅膀,卻又不展翅飛翔,而像是一隻追著一隻跳,在這黑夜深山中,看起來格外恐怖。

加百列:「對方的目標應該不是我們。」

艾瑞托:「什麼?」

加百列:「如果對方的目標是我們,會逐漸靠近。但你看,」加百列指著移動的黑影,「他們非但沒靠近,反而離我們越來越遠。」

果然,黑影們都往另一個方向躍去,在天邊與樹林山間飛走,沒停下來,也沒往加百列與艾瑞托靠近。

加百列:「剛才你身後那人,我攻擊他,他卻不現身,反而跑走了,看來,有比對付我們更重要的事。」

艾瑞托鬆了一口氣,「既然目標不是我們,我們安靜的離開吧,別被他們發現了。」

加百列:「剛才他們當中已經有人發現我們,且照他們移動的方向,與我們同路,說不定,等等就會遇上他們,也可能他們正在前面埋伏。法蘭克雖然輕視他們,但我們與法蘭克的能力畢竟不同,還是要小心。」

加百列與艾瑞托小心的往前走,兩人一語不發,屏氣凝神,仔細聽著樹林動靜。

走著走著,加百列忽然撲向艾瑞托,「小心!」將他推開。為數不少的暗器從天而降,正落在艾瑞托剛才站的位置。

艾瑞托掙扎爬起,回身看加百列,只見加百列身旁多了一個黑影,加百列對艾瑞托作了個噤聲的手勢。

艾瑞托摀著嘴爬向加百列,發現那團黑影不斷起伏。仔細一看,這團黑影是個女子。

女子好像身受重傷,呼吸急促,不斷喘息讓黑影看起來一直起伏。她一身黑衣,頭髮也是黑色的,臉上罩著黑色面罩,只露出眼睛,卻是緊閉雙眼,緊皺的眉頭看起來很痛苦。

艾瑞托:「她這一身裝束明顯是他們的同伙,她好像身受重傷‧‧‧他們是在找她嗎?」

加百列點頭,「我也這麼想。」

艾瑞托著急:「那趕快把她交出去吧!她受重傷,他們一定很著急找她,快讓他們把她帶去治傷吧!」

加百列搖頭,「她的傷,很可能是他們做的。」

艾瑞托:「什麼?」

加百列:「剛才射向你的暗器,目標應該不是你,而是她。」指著黑衣女子,「是因為你在她身旁,你才差點被擊中。他們可能還不知道她的確切位置,但知道她在這片樹林裡,便對著整片樹林放暗器,要將她逼出來。而且你看,」加百列指著女子小腿處,只見一根細細的銀針插在小腿上,「這跟剛才攻擊你的暗器一樣,我想,她或許正被追殺。」

艾瑞托驚:「怎麼會?」

加百列:「有很多可能。可能是他們族裡的紛爭,也有可能她跟他們並不是一族,她只是裝作是他們一族混入,卻被發現,現在才慘遭他們追殺。」

艾瑞托:「怎麼辦?這聽起來是他們之間的事,我們也不知道哪方才是好人‧‧‧」

加百列冷笑,「好人?什麼樣的人才會被稱作好人?」

艾瑞托一愣:「當然是沒害人的人了‧‧‧」

加百列:「好人真的存在嗎?大家不都是為了個人利益行事?能如此簡單評斷誰是好人誰是壞人?我不知道她做了什麼,不過我知道,現在不管她,她便無法見到明天的太陽。」

艾瑞托:「我知道救人很重要,不過‧‧‧要是我們救的是不該救的人呢?」她被族人圍剿,難道不是因為犯下不可饒恕的罪刑?

加百列:「這個嘛‧‧‧就交給之後的我去煩惱吧!」說完起身,將迎面射來的暗器用刀子一一打掉,「在我眼前,沒有誰是不該救的!」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