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148 襲城

椅子 | 2022-05-19 00:00:20 | 巴幣 4 | 人氣 33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154 中計

148 襲城

迦爾大步流星走到帳前,李奧掀簾出來。

迦爾:「她睡著了?」

李奧:「剛醒,你可以進去,她看見你心情會好些。」說完又咳了幾聲,迦爾不理他,逕自進帳,被李奧一把抓住手腕,「你找到洛基了?」

迦爾:「沒有,但我找到另一個解決方法。」

李奧聽完,眼睛一亮,想再問什麼,但見迦爾的神情,話到嘴邊又縮了回去,他知道迦爾對自己已忍到極限,要不是艾琳娜,自己現在已死於黃金神槍下。

迦爾:「我能進去了嗎?」盯著李奧抓著自己不放的手。

李奧忙鬆手,正要離開,聽見迦爾冷聲說:「別走太遠,你現在的身體受不了風寒。」

回頭看迦爾已挑簾入內。

帳內暖和,迦爾沾上的風雪幾乎是一入帳就融化了,床前燭火昏暗,他輕手輕腳的走近艾琳娜,光是聽著她微弱的呼吸聲,迦爾的心就化成一灘水。

「你來了。」艾琳娜睜開眼。

迦爾笑:「耳朵這麼靈?我已經盡量不發出聲音了。」

艾琳娜微笑,「你靠近我會知道。」她連笑看起來都很虛弱。

迦爾湊近,輕撫她的頭髮,「身體覺得怎麼樣?」

艾琳娜:「別靠我太近‧‧‧當心被傳染‧‧‧李奧已經被傳染了‧‧‧不能連你也‧‧‧」

迦爾慍怒,這病分明是李奧傳給妳的,但迦爾不願讓艾琳娜知道真相,他不願這聖潔的人再被玷汙,哪怕是思想也不可以。

迦爾溫聲:「放心,妳永遠不可能傳染給我。」以我們的關係,妳永遠不可能讓我染病。

艾琳娜不知道迦爾這話真正的意思,以為他指自己是精靈,不禁羨慕:「精靈真好,不會染上人類的疾病。你們的生老病死也與人類不同吧?迦爾,我要你長命百歲。」

迦爾頓時紅了眼眶,「妳也一樣。」

艾琳娜:「我不行了,我的身體每況愈下‧‧‧但李奧不同,雖然同樣染病,但他身子較強,難保不能活下去‧‧‧迦爾,答應我,若我不在了,你會替我照顧李奧。」

迦爾:「他是妳丈夫,妳得自己照顧他。別說這種話,妳會好起來的。妳要我長命百歲,我也要妳一樣。」

艾琳娜緩緩搖頭,嗚咽:「你騙我‧‧‧」看著眼淚就要掉出來了。

她這副神情,只叫迦爾心碎一地,他蹲在床邊,哄道:「我沒騙妳。我今天找到了一個好厲害的醫生,他絕對會將妳醫好。」

艾琳娜:「醫生?」

迦爾:「是啊,」靈機一動,「他是娜歐蜜的御醫,娜歐蜜為了答謝妳之前曾在這裡當聖母,特地為妳請來的。怎麼樣?這報酬雖然來的晚,卻價值不斐。」

艾琳娜:「我們‧‧‧不是在打仗嗎?她願意?」

迦爾:「是啊,一碼歸一碼,聖母的人情總得還。我們說好了,明天我就帶妳去見御醫。」

艾琳娜盯著迦爾,分辨不出他說的是真是假。

迦爾:「睡吧,我在這裡守著。」

艾琳娜看起來很累,閉上眼,低聲說:「要李奧注意休息,別太操勞了‧‧‧」

迦爾含糊應了。

艾琳娜又說了幾句,模糊不清,迦爾湊到她唇邊聽,發現是夢中囈語,艾琳娜已沉沉睡去。

夜裡艾琳娜又發燒了,迦爾在旁替她換溼毛巾,一夜未闔眼守著她。

快天亮時,迦爾摸她額頭,燒終於退了,迦爾細細摸著她的頭髮,低聲說:「別怕,我在,有什麼事,我替妳扛著。」

***

「尚恩來北境前,託我照顧泰勒。」亞力士磨著戰斧,忽然抬頭說。

「泰勒?」艾薇兒落下一子棋,「那是誰?」她正和艾葛莎對弈,艾葛莎將從師父那裡學來的棋藝趁閒暇教給弟妹。

艾葛莎:「他妹妹,妳見過的。」落下一棋。

艾薇兒似才想起來,「凱大人將她藏得很好,在星落城我們也很少看見她。那孩子叫泰勒?」

「那孩子?」艾葛莎笑,「她今年該十九歲了,年紀比妳大。」

艾薇兒:「從沒見過這種病‧‧‧她這樣‧‧‧算是長生不老嗎?」

「尚恩本想用聖泉建國,留一些給泰勒治病‧‧‧」艾葛莎捏著棋子,輕敲桌沿,「現在聖泉不存在‧‧‧洛基的復原能力也不知道能復原多久之前的事,畢竟泰勒這樣已經十二年了‧‧‧」

「放心,會有辦法的,」一直在旁整理箭袋的安德莉亞出聲了,「這不是急症,你們有一輩子的時間替她找尋辦法。你在想什麼?亞力士?」見亞力士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

亞力士:「我在想,艾薇兒之所以不記得泰勒的名字,是因為尚恩歐文根本不會這樣叫她。尚恩叫她太妃糖吧?就是她最喜歡吃的糖,歐文則是叫她泰泰‧‧‧他們都會給妹妹取綽號,我怎麼從沒想過‧‧‧」

艾薇兒:「得了吧?我們的關係像他們嗎?」

亞力士:「什麼像不像?不是一樣嗎?兄妹。」看一眼安德莉亞,「安德莉亞就叫安吧!」

安德莉亞:「無聊。」繼續整理她的箭。

亞力士仍是自顧自地說:「不然就叫安蒂。」

安德莉亞頭也不抬,「還是無聊。」

亞力士笑,看著艾薇兒想了想,「妳就叫艾比吧!」

艾薇兒恍若未聞,啜了口茶,落下一子棋。

艾葛莎:「好像挺有趣的,給我取一個吧,亞力士。」

亞力士盯著艾葛莎,但靈感似乎在剛才兩個妹妹身上用盡,想了半天說不出話,最後只笑著說:「叫尚恩給妳想一個吧!」

艾葛莎:「那倒不必了,他只會以食物命名。」說罷抿了口茶。

亞力士笑:「他可不是隨便選一個食物給妳取名啊,他會挑妳最愛吃的,我想想,妳最愛吃的是‧‧‧」

「黃金勇者來了!」艾倫急急忙忙奔進來,「歐文說得沒錯,黃金勇者帶著中陸王與中陸王夫人,他身後的確跟著輛馬車‧‧‧敵軍違約進犯了!」艾倫喜歡爬牆,來北境的這些日子把城牆都爬遍了,一直緊盯著敵軍動向,他想成為斥候,現在就時常練習偵查敵軍動向,艾葛莎倒是希望在他長大前戰事就會結束。

艾葛莎冷笑,「黃金勇者一言九鼎啊‧‧‧」提劍起身,亞力士與安德莉亞也帶上武器要走,見哥哥姐姐們都要離開,艾倫忍不住開口:「我也‧‧‧」

艾葛莎摸摸他的頭,「你做得很好,留下來。」

艾倫:「我也想幫上忙‧‧‧」

艾葛莎笑著指向身後,「替我下完那盤棋。」

***

黃金勇者率領馬車衝在陣前,這批敵軍人數不多,看起來與前幾次小打小鬧差不多。

尚恩覺得奇怪,若真如歐文所言,迦爾要帶中陸王夫人給崔斯坦醫治,依他的個性,應該是悄悄帶著中陸王夫人入城,不讓人發現,依他的本事他絕對能做到。再不然就是和自己談判,表明此行只為救人非違約,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強行攻城。這只說明黃金勇者壓不住布魯軍隊,但此行布魯軍隊沒首領,他們是歸中陸王管轄的聯合軍,若非中陸王號令,怎會發動攻擊?莫非中陸王與黃金勇者意見分歧,中陸王要攻城,黃金勇者要救中陸王夫人?這點極有可能。但黃金勇者現在又怎會率軍於陣前?還帶著中陸王夫人的馬車衝鋒陷陣?

尚恩想不透,心下隱隱不安,待會兒得要艾葛莎小心點才行。

「在想什麼?」艾葛莎將頭盔扔給他。

「想妳。」尚恩戴上頭盔。

艾葛莎笑:「行啊,臨到陣前伯爵還有心情調情?會不會太小看敵軍了?」

尚恩:「黃金勇者於此時出兵太不尋常,待會兒‧‧‧」話還沒說完,艾葛莎已吻了上來。

艾葛莎笑:「不可輕敵,謹遵伯爵軍令。」

迦爾攻勢猛烈,少了當時的急躁,多了狠戾,任何人都看得出來,黃金勇者心情不好,他是揮舞黃金神槍的死神。

安德莉亞率領弓兵在城牆上放箭,尚恩、艾葛莎、亞力士衝出城門。

「別冒然進攻!」尚恩對艾葛莎與亞力士喊:「讓我先和他談談!」說著連人帶馬消失,下一瞬出現在迦爾身前。

尚恩乍然現身,迦爾並不意外,舉槍迎向他,只聽尚恩喊:「一言九鼎的黃金勇者呢?怎麼說話不算話?」

迦爾不答,迎面就是一槍砍下,尚恩哪裡接得住黃金勇者一招,下一刻移動至他身後,「是為了中陸王夫人?」迦爾回身一槍,他又竄至迦爾身側,「聽說她狀況不好?」

尚恩又接連問了幾句,迦爾不理他,只是一直拿著黃金神槍朝他狂戳猛刺,但黃金勇者再快,也快不過鬼影伯爵,尚恩在眼前一閃一晃,嘴裡不斷問著艾琳娜,將早已心煩意亂的黃金勇者搞得更加心浮氣躁。

終於,黃金勇者不動了,他收回黃金神槍,冷聲:「你想怎樣?」

尚恩也停止在他身旁亂竄,拉開一點距離,「這話應該是我問你,你不是該為中陸王夫人的病煩惱嗎?怎麼在這裡攻城掠地?你要帶她給崔斯坦醫治,大可去啊!在這裡領軍布魯?中陸王呢?你們到底想怎樣?」

迦爾一愣,「你知道了?」

尚恩:「你與崔斯坦的話,歐文都聽見了。你們要替中陸王夫人治病,我不會攔,但你率布魯軍攻狼據堡,就另當別論了。能告訴我為什麼嗎?這是中陸王的意思?」

「還能為什麼?」迦爾淒然一笑,「天下第一的黃金勇者管的了什麼?家族前、大軍前,我也只是一人,為人將領,替人打仗,得聽命行事啊!你以為黃金勇者天下無敵,但他一人在萬人前又能如何?終將會沒於權謀算計、爭權奪利的浪潮裡。我管不了天下事,也不想管,我只想管一個人,這點我確信自己能做到,除此之外,我無能為力。你想知道我為什麼率布魯軍進攻,我只能警告你,別小看布魯,他們的將領遠比主子棘手。」

尚恩一凜,心下那種不安的感覺越發濃厚。

猛然發現,說話之間,迦爾一直守著的那輛馬車去哪了?若中陸王夫人在車上,迦爾必定寸步不離,無論自己如何干擾他亦然。仔細想想,迦爾會讓中陸王夫人親臨陣前嗎?以前尚且不會,何況她現在命在旦夕?他記得上次來北境時,見黃金勇者沒穿黃金鎧甲,因為他讓給中陸王夫人穿了,那時她人被藏在聖殿尚且穿著,何況現在身陷戰場?但見黃金勇者一身閃耀,那黃金鎧甲他好端端的穿在身上。

布魯的將領比主子棘手‧‧‧將領?莫非是指‧‧‧

尚恩與迦爾在一旁周旋,迦爾一直守著的馬車卻緩緩推進。艾葛莎瞥見,湊上前看,她盯著馬車,心想:「中陸王夫人在裡面嗎?尚恩說她患了重病,黃金勇者心急如焚要帶她給崔斯坦醫治,他是因為這樣才強行攻城?那病嚴重嗎?她快死了嗎?黃金勇者怎麼還敢將她往陣前帶‧‧‧」

艾葛莎又往馬車近了些,她想一窺車內,看艾琳娜在不在,但車上簾幕摀的嚴實,連給人瞄一眼的隙縫都沒有,艾葛莎想伸手揭簾,車簾卻從內被一把掀開了。

凱特拿著匕首直往艾葛莎心窩捅,艾葛莎忙舉臂擋,匕首插在她臂縛上,凱特身後的約書亞趁勢舉劍刺在艾葛莎右肩上,艾葛莎吃痛,頓時落馬,卻在要摔在地上時,被尚恩一把接住,下一刻尚恩已送她到醫護室。

「來人!」尚恩大喊,醫護兵隨著軍醫魚貫而入。

艾葛莎右肩傷口很深,血如泉湧,她渾身冒著冷汗,全身都在顫抖,嘴唇漸漸發紫。

艾葛莎唇動了動,尚恩附耳去聽,只聽她顫聲說:「那劍‧‧‧劍上有‧‧‧毒‧‧‧當心‧‧‧」

尚恩悲痛,但他得回去前線,移動至城牆上眺望,只見情勢逆轉了。

新的一批敵軍從後方湧現,由克萊德領軍,約書亞、凱特已從馬車裡出來,正舞著劍領在前頭,與黃金勇者並肩,敵軍士氣大振,本來看似小打小鬧的挑釁不在了,這是場有備而來的襲城。

尚恩正要至城下支援亞力士,被身旁人一把攔下。

安德莉亞拉開銀弓,萬矢流星從天而降,城下一片哀鴻遍野,逼得克萊德的軍隊往後撤,約書亞與凱特鑽入馬車內才逃過一劫。敵軍不知道安德莉亞的銀弓一日只能發一次,不敢戀戰,當下全撤退。

***

「她情況怎麼樣?」彼得問剛從醫護室出來的兒子,尚恩手上都是血,喬伊忙上前遞帕子。

「剛睡下。」尚恩拭手,「她的傷不只是尋常外傷,那劍上有毒,毒效很強,血好不容易止住,剛才又是咳血又是發燒,現在才睡著。」看向歐文,「你說黃金勇者與崔斯坦約在什麼地方替中陸王夫人治病?」

歐文:「教堂,這幾日一直有人看守。」

尚恩:「這是聲東擊西,他們讓我們誤以為黃金勇者會帶著中陸王夫人從城門強行突破,實則已偷偷將人送進來了。沒看見中陸王吧?他或許也在教堂了。黎明騎士團來了,沒看見赫密士‧巴羅,哼,偷運人進來,有誰比鬼使神差赫密士更適合這任務?」

歐文:「你要過去?你不會是想請崔斯坦替艾葛莎醫治?」

尚恩不答,他的眼神已代他回答。

歐文:「崔斯坦不會無故幫人類,他會幫黃金勇者也是因為與他精靈姐姐的淵源,即使這樣,他仍要黃金勇者付出慘痛的代價來換,何況你一個非親非故的人類?你拿命去換他也不見得會幫你。」

「我的命在裡面,」尚恩指著醫護室,「她沒了,我就沒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