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10 辛西亞(下)

椅子 | 2021-10-27 15:38:21 | 巴幣 0 | 人氣 25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45 尚恩(上)

10 辛西亞(下)
「哼,雖然是叛徒,但還是不得不承認妳這副好身手。」身後一人說。
辛西亞回頭,「我本來以為你們會一如往常在夜裡暗殺,怎麼?這麼急著要我死?竟然在這大白天就出現了?」
加百列與艾瑞托這時才發現,原來剛才有一名刺客在三人說話的時候,已悄悄潛伏在一旁,辛西亞將兩人撲倒,是為了救兩人免於暗器攻擊。
那人笑:「妳現在不重要了,之後解決也沒問題。或許還能將妳活捉回去,讓妳慢慢受刑。」
艾瑞托想起辛西亞臉上、四肢的傷與那人說的話,不禁一陣心寒:好狠的一族‧‧‧
那人說:「現在重要的不是妳,我族目前的主要目標換人了。」說完指著加百列。
辛西亞:「他?如果只是因為他救了我,你們就非要他死,那你們最好做好覺悟,我打算幫他,你們來幾個,我便替他擊退幾個。昨天你們也見識到了,他的身手很好,再加上有我幫他,我想,你們勝算不大。你們不如再也別來找他,我與族人之間的事,本來就與他無關。」
那人聽完,忽然放聲大笑:「妳還是一樣單純啊,辛西亞!真是從小到大一點也沒變。如果只是因為他救了妳,我們不會這麼急著殺他,而是會慢慢與他周旋,一直跟著他,直到他卸下心防再暗中解決他,絕對不至於在這光天化日之下與他正面交鋒。怎麼?才剛脫離族人,腦袋已經將刺客一族的作風忘的一乾二淨嗎?」
辛西亞也是這麼想,不過,除了加百列為了救自己與刺客一族交惡,她想不到還有什麼原因讓刺客一族這麼急著殺他。
那人:「善於交易的加百列嗎?傳聞加百列甚至能與魔鬼交易,才會將靈魂出賣給卡瑪女巫,怎麼能跟這種人交易呢?」
辛西亞不解:「你到底在說什麼?」
那人:「怎麼?妳不知道啊?辛西亞?不然妳以為自己怎麼還能活到現在?全是因為加百列的謊言!」
艾瑞托看著加百列:「怎麼?你對他們說謊了嗎?」
加百列:「只不過開了個小玩笑。」
那人冷笑:「小玩笑?你覺得這只是小玩笑?哼,這致命的玩笑,我要你拿命來賠!」說完,那人又往加百列身上扔各種暗器,全都細小看不見,連聲音都沒有,辛西亞衝上前用袖子將暗器一一拍掉。
那人:「辛西亞,妳現在是背叛到底,決定幫著外人?」
辛西亞:「他對我有救命之恩。再說,我想問清楚你說的交易,到底是怎麼回事?」雖然加百列說跟族人開了個玩笑,但看族人的態度,並不只是玩笑這麼簡單,一定另有隱情‧‧‧是什麼讓族人這麼急於殺他‧‧‧
那人知道辛西亞的心思,說:「我看妳就算想破頭了,也絕對想不出來我們這麼急於殺他的原因,我就告訴妳這個叛徒,看會不會引起妳對族人的一點憐憫之心。昨天出來追殺妳的族人全死光了,死於這加百列的詛咒!」
此話一出,眾人俱驚,艾瑞托與辛西亞齊看向加百列。
加百列:「怎麼可能?你說是死於我的詛咒,你有什麼證據?」
那人:「你先承認,昨天的交易,你是不是說謊了?」
加百列:「是又怎樣?」
那人冷笑:「哼,族人可全死於你的謊言之下了。昨天我親耳聽見族人說,你對全族下了詛咒,要求以辛西亞的解藥來換解藥,要不是這樣,辛西亞能活到現在嗎?我族確實將辛西亞的解藥給了你,沒想到,還是被你騙了,卡瑪女巫的學徒果然跟她一樣蛇蠍心腸,明明交易說好了,卻不好好遵守。我們給你的是真藥,你給我們的卻是假藥。昨晚服下你的假藥的族人,今天早上全部死光了。」
辛西亞心想:原來是這樣‧‧‧也只有這樣,他們會將解藥交出來。但加百列為什麼‧‧‧
艾瑞托:「他說的是真的嗎?加百列?」
加百列搖頭,「我根本沒下什麼詛咒。我承認昨天的交易我說謊了,說的就是這個。我說我對你們下了詛咒,要你們拿解藥來換,其實我並沒有對你們下詛咒,昨天我給你族人的不是什麼解藥,」指著艾瑞托,「只是我從朋友身上偷來的豌豆。」
那人放聲大笑:「你說他們服下的是你從你朋友身上偷來的豌豆?意思是你朋友隨身攜帶有毒的豌豆?這話你敢說我都不敢聽了!你拿這種謊言唬人,會不會太小看人了? 」

艾瑞托背脊一陣發寒,心想:刺客一族吃了我的豌豆後全死光了?怎麼會?那豌豆是法蘭克給我的‧‧‧
加百列:「不管你相不相信,我說的都是實話。我並沒有對你們一族下詛咒。」
那人:「那些死去的族人只能怪他們太掉以輕心,竟然這麼輕易就相信卡瑪女巫的學徒,死了也是活該,我們其他人可一點都不惋惜。但卡瑪女巫這麼輕易就解決一大半刺客一族,這話傳出去有損刺客一族的顏面,說什麼我們也得將加百列殺了!」指著加百列,「今天我來只是先警告你,接下來的夜晚你別想安心入睡了,因為我們會一直派人來暗殺你,可能是在你熟睡之時、毫無防備之時、筋疲力盡之時、或是與誰惡鬥時,偷偷來補上那最後一刀,你做好死的覺悟吧。辛西亞,」那人轉頭看向辛西亞,「知道這些後,妳仍要跟他在一起嗎?他可是害死族人的兇手,若妳改變主意,我相信,跟在他身旁的妳,會是替族人報仇的最佳人選。」說完那人忽然一個轉身,消失在風中。
艾瑞托顫聲:「這是怎麼回事?那豌豆是法蘭克給我的‧‧‧是那豌豆本來就有毒,還是在那之後‧‧‧」偏頭看向加百列。
加百列:「我沒有對那包豌豆動手腳,倒是你,法蘭克為什麼無緣無故給你豌豆?」
艾瑞托:「我看他在吃‧‧‧他問我要不要,我說好,他就送我一包‧‧‧」
三人一頭霧水。
辛西亞心想:法蘭克是他們的朋友吧‧‧‧也就是加百列將從朋友那裡得來的毒豌豆拿給族人替我換解藥,我因此得救,族人卻死了一大半‧‧‧他們的朋友竟然這麼狠心,可能與他們並不友好‧‧‧但打不過他們,只好將他們毒死嗎?
下毒對刺客一族來說家常便飯,加上辛西亞沒有交過朋友,便認為朋友關係不好就將對方毒死是件稀鬆平常的事。雖然狠毒,但她聽聞此事也不甚訝異。殊不知加百列與艾瑞托得知這毒豌豆來自法蘭克,驚悚程度並不亞於任何他們聽過的恐怖傳說。畢竟他們才剛認識法蘭克,與法蘭克無怨無仇,而法蘭克又是那麼一副天真少年的模樣,誰也沒想到他竟然會偷偷對他們下毒。
辛西亞轉念一想:還是其實那毒是加百列下的?但他與我們一族並沒有仇恨,何況在此之前他根本沒聽過我們,又怎麼會‧‧‧他如果真的這麼狠心,昨天也不會出手救我‧‧‧
艾瑞托心想:法蘭克給了我一包毒豌豆‧‧‧為什麼?我們才剛認識,又沒有仇,就算有,也不至於將我毒死‧‧‧昨晚有吃豌豆的刺客一族,今天早上全死了,可見那毒性有多猛烈‧‧‧但我親眼見到法蘭克在吃‧‧‧還是其實那毒是加百列下的?或者‧‧‧他下的不是毒而是詛咒?
加百列心想:法蘭克為什麼給艾瑞托一包毒豌豆?是因為他知道我們也要找聖泉,想先將我們解決嗎?但他找聖泉的理由只是想喝喝看,而且他答應要帶我們穿過黑之森,也約好事成後要請他喝一直想嘗嘗看的紅茶‧‧‧難道他對這交易有什麼不滿嗎?就算有,也不至於要將我們毒死?他一見到刺客一族就跑了‧‧‧但他也不會知道我會將豌豆拿給刺客一族‧‧‧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法蘭克要給艾瑞托一包毒豌豆。
加百列:「我沒有下毒,更沒有下什麼詛咒。接下來,刺客一族會一直派人來暗殺我,你們若是害怕,可以離開。」轉頭對艾瑞托說:「你能將接下來的路程畫一張地圖給我嗎?這樣你就不需要替我帶路。」
艾瑞托想了一下,「我們好歹也相處一陣子了,這段時間據我了解,你是個說一是一的人,我能相信你─至少以現階段來說。你說你沒下毒、沒下詛咒,你既然說你沒有,我便相信你,我們還是一起找聖泉。」
辛西亞:「你我雖然形同陌生人,但你會被刺客一族纏上也是因為我。不管族人是不是因你而死,他們壞事做盡,也早該遭此報應。我這條命是你救的,接下來我會保護你免於刺客一族的暗殺,直到你找到聖泉為止。」
加百列笑:「好,走吧!」被相信的感覺還不錯。
三人繼續上路。
艾瑞托問加百列:「剛才那些刺客一族說會在你最毫無防備之時對你下手,與其這樣提心吊膽,想著人家什麼時候要來殺你,你要不要先下手為強?」
加百列:「先下手為強?」
艾瑞托點頭,「你可以詛咒那些要來暗殺你的人‧‧‧或是施展些巫術保護自己?」
加百列搖頭,「不行。」
艾瑞托:「為什麼?」
加百列猶豫一下,才說:「因為我不知道怎麼下詛咒,更沒有巫術。」
艾瑞托與辛西亞大驚,「你不會下詛咒?你沒有巫術?」
加百列:「我從頭到尾都沒說過自己會這些啊。」
艾瑞托:「你不是卡瑪女巫的學徒嗎?卡瑪女巫不是很厲害,你沒從她那裡學一點嗎?」
加百列搖頭,「沒人說女巫的學徒也一定要會巫術吧?」

辛西亞心想:這算哪門子的學徒啊‧‧‧

艾瑞托:「卡瑪女巫沒教你巫術,那你跟在她身旁幹嘛?你當人家的學徒都學了什麼?」

加百列:「她教我作戰,我的身手都是她教的。」
辛西亞心想:所以族人中毒身亡並不是他做的,他不懂得下毒、詛咒或是任何巫術‧‧‧
艾瑞托:「也就是說‧‧‧那包豌豆的毒確實是法蘭克下的?」
加百列:「不一定,有可能他吃了無害但對他人有害,法蘭克有神奇的力量你是知道的。你自己也說過,是因為你看見他在吃豌豆,他才分你一包,不是嗎?」
艾瑞托:「‧‧‧話是沒錯。」
加百列:「總之,法蘭克是敵是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帶我們穿越黑之森,之後將約定好的紅茶給他就行了。」
艾瑞托心想:只重視交易內容,倒不在乎交易對象嗎?真不愧是善於交易的加百列‧‧‧
辛西亞忽然問:「紅茶是什麼?」
加百列一愣:「妳沒喝過?」
辛西亞搖頭。她一輩子都在接受訓練、執行任務,從來沒有什麼悠閒的時刻,除了水,沒喝過其他東西,甚至連湯都很少喝到。
加百列笑:「是一種好喝的東西。這樣吧,到時候我請法蘭克喝紅茶時,也請妳喝一杯。」
辛西亞點頭,「謝謝。」面罩下的臉微微泛紅。

艾瑞托一想到加百列的紅茶,在心中默默為辛西亞祈禱。
辛西亞:「你們說那個叫法蘭克的人具有神奇的力量,這話怎麼說?」
加百列:「妳一看到他就知道,他整個人看起來就很神奇,不是一般人,而且他具有控制自然萬物的能力。」

辛西亞:「控制自然萬物的能力?」

加百列點頭,「是啊,他‧‧‧」

「別把我的事隨便跟人提起啊,尤其對象是刺客一族。」

法蘭克的聲音。

加百列與艾瑞托齊驚:「法蘭克?」

但只聽見聲音,卻沒看見法蘭克。

艾瑞托對四下喊:「你在哪裡啊?法蘭克?」

加百列拍拍艾瑞托的肩,艾瑞托順著加百列手指的方向望去,見法蘭克坐在一朵雲上,從空中緩緩飄下來。

法蘭克從雲上躍下,落在他們眼前。看了一眼辛西亞,問加百列:「你們與刺客一族變成朋友了?」

加百列:「說來話長‧‧‧總之,刺客一族現在會不斷派人來暗殺我,辛西亞算是我的保鑣,她會幫助我們找聖泉。」

法蘭克:「她該不會是刺客一族派來暗殺你的吧?聽起來你的保鑣很危險。」

加百列:「她已經脫離刺客一族了,而且她知道刺客一族會用什麼方法暗殺我,也熟悉他們的手段,我想,有她幫助聊勝於無吧。」

法蘭克皺眉,「別太輕信刺客一族。」

加百列:「看起來你好像與刺客一族有過節?不過,我沒有太多時間,誰能幫助我找聖泉,我都得用上。」

法蘭克:「倒也沒有什麼過節,只不過他們黑壓壓的一片,就像‧‧‧」

加百列:「像你之前提過的鷹族?」

法蘭克點頭,「我們可能很快就會遇上他們了。」

加百列:「你之前說,鷹族會跟著福爾摩沙人‧‧‧也就是說,福爾摩沙人也在黑之森?」

法蘭克:「不。傳說黑之森縈繞著精靈的亡魂,精靈亡魂的眼淚受到詛咒變成流星雨,被雨擊中的人必死無疑。因此,自古以來踏入黑之森的人全死光了。黑之森除了精靈的亡魂,本來應該什麼都沒有,但最近卻多了隻黑鷹鎮守。」

加百列:「黑鷹?」

法蘭克:「他是鷹族,半人半鷹,能幻化成人類與鷹的樣子。但這隻黑鷹很奇怪,他不跟著其他鷹族,而是守在黑之森外,驅趕任何要踏入黑之森的人或動物。他似乎不怕精靈的亡魂,不怕流星雨。」

加百列:「聽起來,這隻黑鷹真是特立獨行‧‧‧也就是說,我們很快就會遇上他了?」

法蘭克:「要是只有他一個就好了,鷹族與刺客一族一樣,總是黑壓壓的一起行動,惹人厭。」他不在乎辛西亞在旁聽著,辛西亞也不以為意,她自己也覺得刺客一族讓人生厭。

加百列笑:「你討厭刺客一族是因為他們像鷹族,那你又是為什麼討厭鷹族?」

法蘭克:「我專門掌管自然,他們常在森林裡跑,我看了就煩。」

加百列哭笑不得,「你不是跑了嗎?怎麼忽然回來?」

法蘭克:「我跑是因為不想和刺客一族有牽扯,雖然現在證明我當時所為根本沒用,」看一眼辛西亞,「反正我也沒事,想一想還是來護送你們去黑之森吧。」

加百列:「好,有你的幫助,我們能移動得更快。你能讓我們像你剛才那樣,也乘著雲在天上飄嗎?」

法蘭克點頭,「當然可以。我也想早點找到聖泉,早點品嘗,還有紅茶‧‧‧」邊說邊揮動手中法杖,眼前出現四朵雲。

加百列迫不及待躍上雲,「我們快走吧!」

辛西亞覺得神奇,也跟著躍上。

法蘭克問加百列:「你那個朋友沒事嗎?」指著身後一言不發的艾瑞托,「從剛才開始,他的樣子都很奇怪,身體不舒服嗎?吃壞肚子了?」

聽見法蘭克說「吃壞肚子」,加百列一愣,「‧‧‧為什麼你會覺得他是吃壞肚子?你覺得有什麼東西會讓他吃壞肚子嗎?」

法蘭克一頭霧水,「這要問你吧?你不是一直在他旁邊嗎?」

加百列見法蘭克一臉天真,看來是真的毫不知情。回頭見艾瑞托,只見他正在猶豫要不要跳上雲。

加百列知道艾瑞托仍對法蘭克給了他一包毒豌豆耿耿於懷。

加百列躍下雲,走向艾瑞托,「怎麼?你不相信法蘭克嗎?」

艾瑞托小聲回答:「你能嗎?他給了我們一包毒豌豆。或許你能相信他,但那毒豌豆給的可是我,叫我怎麼相信他?」

加百列:「那豌豆刺客一族吃了雖然全死了,但法蘭克吃了卻沒事,這樣並不能證明那豌豆有毒。你也知道法蘭克具有神奇的力量,或許對他來說正常的事物,對一般人類卻有毒。總之,還不能證明他給你那包豌豆是想將你毒死。」

艾瑞托:「或許你說的沒錯‧‧‧但要我相信他,我做不到。」

加百列搖頭,「你不用相信他。我們只需要借助他的力量,穿過黑之森,找到聖泉,依照約定讓他喝紅茶,就能結束我們與他的關係。交易完成後,我們彼此不需要往來。」

艾瑞托猶豫,他仍對差點害死自己的法蘭克心有餘悸─無論法蘭克是無心還是有意。

加百列:「我們需要他,艾瑞托。」

法蘭克在身後喊:「你們沒問題吧?」

加百列盯著艾瑞托,艾瑞托嘆了口氣,回答:「沒事。」跟著躍上雲。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