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6 法蘭克

椅子 | 2021-10-22 14:56:50 | 巴幣 2 | 人氣 27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6 法蘭克

加百列今晚又做惡夢了。自從他踏上這塊大陸,夜裡就常惡夢纏身。而這些夢不外乎幾個場景輪番上演。

夢裡,他看見自己乘著龍,命龍噴出龍焰焚燒奪冠會會場,漫天大煙,人們四下逃竄,哀鴻遍野,自己則對一切視若無睹,他在找一個人,他在從四散的人群中找尋卡瑪女巫的身影。

他看見自己與卡瑪女巫乘龍翱翔於雲端,陽光灑下,在他們周身鍍上了一層金光,他不知道此刻他們要去哪裡,但隱隱知道,世人都要抓他們。

他看見卡瑪女巫教自己練功,自己練累了,躺在草地上午睡,她會悄聲靠近,在旁邊看著他,她的目光炙熱的能將他的臉灼傷。

最後他看見卡瑪女巫被送上火刑場,他的龍親自噴了她一身龍焰,所有人都在喝采,他們高呼著「獵殺女巫」,而自己則在人群裡眼睜睜看著,卡瑪女巫似有感知,隔著一片火海瞪著自己。

卡瑪女巫刀般銳利的眼神射來,加百列頓時就醒了。

加百列驚喘不定,嚇出一身冷汗,看一眼不遠處的艾瑞托,他正背對自己睡在另一邊草地上,才緩緩回過神來。但這一嚇,是沒辦法繼續睡了。加百列起身,走向旁邊的湖,他從湖裡看著自己的倒影,總覺得夢裡那個人不是自己,他沒有那些事的記憶,卡瑪女巫確實教自己練功,但不是夢裡那樣,夢裡那個人雖然和自己長得一樣,但看起來比自己年紀還小。

加百列睡不好,艾瑞托卻一覺好眠。

艾瑞托入睡極快,睡得又香又沉,彷彿從沒睡上好覺,加百列見他這樣,總會好奇這小子以前的經歷,是不是從來沒辦法好好睡覺,但他卻從來沒問過。

艾瑞托入睡極快,甦醒也很快,不會像尋常人剛醒還需要懵一會兒神,他剛醒就看見加百列正對著湖禱告,他的金髮隨著微風輕輕拂動,幾縷金絲像是朝陽光線的延伸,他的側臉安詳虔誠,讓人好奇他此刻的心願。

***

「聽說黑之森是尋找聖泉的必經之地‧‧‧」艾瑞托有些擔心的說。

「黑之森?」加百列咬一口麵包,「那是什麼地方?」

兩人昨天就在這裡紮營,正在湖邊享用早餐。

艾瑞托:「你沒聽過黑之森?」

加百列搖頭。

艾瑞托:「傳說那是精靈的所在,精靈慘遭卡瑪女巫滅族,」提到卡瑪女巫時,看一眼加百列,見他神色如舊,繼續說:「但精靈的亡魂還在,至今仍縈繞著黑之森,踏進黑之森一步者立時就會死,所以沒人敢去黑之森。據說,黑之森裡還會下流星雨‧‧‧」

加百列:「流星雨?」

艾瑞托:「流星雨據說也是被施了法。傳說這流星雨來的又急又快,被滴到的人必死無疑,眾人都說那是精靈亡魂的眼淚被受了詛咒。」

加百列似乎沒察覺艾瑞托故意對自己提卡瑪女巫與詛咒,只當他在說故事。

加百列:「你與我同樣都是外島來的,你對陸上的事知道的不少啊?聽了不少傳說故事吧?」

艾瑞托:「我是來尋找自己身世的,當然要對自己故鄉土地有所了解,我四下打聽了不少消息,從小就聽了不少,說我是被謠言養大的也不為過。」

加百列:「謠言滿天飛,謠言止於智者。這些東西我勸你少聽,影響判斷力與決策。」

艾瑞托:「我要是少聽,怎麼能收集足夠的資訊,又怎麼能當你的引路人?還是你是怕,」艾瑞托加重語氣,「我聽到什麼了?」

加百列:「無論你聽到什麼,我要你記得,這是我第一次登上這塊大陸。」

「‧‧‧這黑之森是必經之地,」艾瑞托將話題轉回黑之森,「即使我們能悄然無聲偷偷的穿過,終究要冒著生命危險‧‧‧我在想,不如挖個地道?從地底穿過黑之森,或許能不被精靈的亡魂發現。」

加百列聽了笑出聲,「挖地道?虧你想得到!這得花多久時間?」

艾瑞托:「不知道,這要看我們手腳的速度‧‧‧也要計算黑之森的面積範圍‧‧‧」

「我沒有這些時間。」加百列打斷艾瑞托的計畫,「我要走地面,直接穿過黑之森。我不怕精靈的亡魂,到時有什麼危難,我能保護你。」

艾瑞托:「縱使你的身手再好,也只能對付人類,而黑之森要對付的卻是精靈的亡魂啊!你再怎麼強,終究只是人類。」

加百列:「我還是得直接穿越。你要是害怕不敢走地面,非要挖什麼地道,就先將聖泉的路線告訴我,你留在這裡慢慢挖,我先走一步,放心,我會遵守約定,將你那一份也取來給你。」

艾瑞托不答,要得到他的情報,必須帶上他,他憑什麼相信加百列?但加百列態度堅持,表面上說什麼交易,還不都是逼著自己照著他的意思去做。


「你們一個從地面走,一個挖地道鑽不就行了?」

一個有氣無力的聲音說。

艾瑞托站起身來,環顧四周。只見除了加百列與自己,四下空無一人。加百列在聽見人聲時,一把用斗篷的帽子罩住頭,將臉藏在帽沿底下。

「兩個人分開走,再來比賽誰走的快,看聖泉最後會落在誰手上‧‧‧」

「在水裡!」加百列將茶壺往湖裡扔。

這時,從湖中央湧出一個小噴泉,噴泉上站著一名少年。

少年一頭青翠的綠髮蓬鬆亂翹,看起來就像他頭上頂著一團草。青檸色的雙眼圓亮澄澈,晶瑩剔透,像是落在葉子上的雨滴朝露。他整個人有股清新空靈之氣,而他又是從湖裡現身,更添神妙之感。明明長著一張清新爽朗的臉,他的語調卻透著與臉蛋不合的慵懶。

少年一手持著法杖,一手把玩著剛才加百列朝他扔的茶壺,「真是太不小心了,要是我被砸傷了怎麼辦?」他的語調平鋪直敘,沒半點抑揚頓挫,更沒半點驚慌失措。

加百列笑:「你不是好好的嗎?」

少年:「那是多虧我機靈,不過你能發現我在這裡,也算挺靈敏的。」

艾瑞托:「你為什麼會從湖裡出來?」看他這副模樣,「難道你是‧‧‧精靈?」

少年:「精靈全身是銀白色的,你看我像嗎?」

艾瑞托搖了搖頭,又繼續問:「你躲在湖裡幹嘛?偷聽別人說話?」

少年:「天氣太熱,躲在湖裡才涼快,我沒偷聽別人說話。」

艾瑞托:「你在這裡待多久了?我們剛才說的話你都聽見了?」

少年:「本來我只是想消消暑氣,卻在這湖底睡著了,都怪這湖太涼太舒服‧‧‧你們是要去找聖泉吧?」

加百列與艾瑞托一凜,不是因為少年在湖底睡著,而是兩人剛才的對話全被他聽見了。

少年:「你們在爭論要怎麼穿越黑之森對吧?我覺得我剛才的提議挺好的,你們一個走地面,一個走地下,比賽看誰先到,也能看誰能活著找到聖泉。怎麼樣?這個提議不錯吧?」

加百列:「你呢?」

少年:「什麼?」

加百列:「要是你的話,會走哪裡?」

少年搖頭,「我打算在旁邊看著你們,看哪邊成功,我要走成功的那條路。」

艾瑞托:「你要走成功的那條路‧‧‧你也要找聖泉嗎?」

少年點頭,「沒錯。不過,我怕詛咒。」

加百列:「你怕詛咒?」

少年點頭,「我害怕詛咒,我不想去那被精靈亡魂縈繞的黑之森,也不想被精靈的淚雨擊中。」

加百列笑:「既然你害怕這些就挖地道走啊!」

少年:「那太累了,又會弄髒。」

加百列笑:「小子,你顧忌這麼多,還跟人找什麼聖泉?」

少年:「我不叫小子,我叫法蘭克。就算像你這樣不管不顧的往黑之森衝,也不見得能找到聖泉。」

加百列:「你說得沒錯,不過我什麼方法都會去嘗試,失敗了再換另一種方式。」

法蘭克:「你這麼說是很激勵人心,不過你有多少條命能讓你去試?你們去試,我在旁邊看,我走成功的路就不會失敗了。」

加百列正要說話,艾瑞托搶著問:「法蘭克你能幫助我們嗎?」

法蘭克與加百列齊聲:「什麼?」

艾瑞托:「幫助我們找到聖泉,你看,三個人總比一個人來的有力量多了吧?我們這裡有兩個人,比你一個人去找,來的容易多了,光是路線,我們就能兩種都試。怎麼樣?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

法蘭克想都沒想,「不要。」

艾瑞托一愣,「為什麼?」

法蘭克:「太麻煩了。而且找聖泉不是這麼簡單的計算遊戲。」

加百列笑:「什麼怕麻煩?我看你是怕詛咒吧?是不是,膽小鬼?」

法蘭克:「你不用激我,而且我怕詛咒還是剛才我親口告訴你的。」

加百列對艾瑞托說:「算了吧,這小子看起來雖然神奇,但說話有氣無力,聽起來,他連做事都無精打采‧‧‧有他加入不見得會比較容易。且他好像很怕麻煩,他不是個好攏絡的人。」

艾瑞托見法蘭克看起來很神奇,想必身懷絕技,也許就是傳說得到巫師力量,那些天賦異稟的人類。他剛好也要找聖泉,若是能趁早攏絡,不僅可能會更快找到聖泉,以後遇到其他找聖泉的人,還能減少一個敵人。但法蘭克看起來不好攏絡,只得作罷,向加百列點頭,動身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茶壺差不多能還給我了吧?法蘭克?」加百列對法蘭克伸出手。

法蘭克仍舊把玩著加百列剛才扔過去的茶壺。法蘭克看起來捨不得放開茶壺,好像好不容易得到一個新奇好玩的寶物,愛不釋手,茶壺在他指尖裡靈活的翻動,就像沒有重量一樣。

法蘭克將茶壺翻上翻下,又聞又舔,「這味道好香啊‧‧‧裡面本來是什麼?」

兩人都因為他突如其來的舉動一頓,「紅茶‧‧‧」

法蘭克好像從來沒聽過紅茶,「紅茶?那是什麼?」

艾瑞托:「一種茶。」

一改平淡的語氣,法蘭克語調稍微上揚,「味道如何?」

艾瑞托聳肩,這算哪門子的問題?

正要回答,加百列摀住艾瑞托的嘴,搶著回答:「好喝極了!這可是世上最好喝的東西!怎麼?你不知道?等等,別跟我說你沒喝過紅茶啊!」

法蘭克搖頭,「沒喝過,我連看都沒看過。」

加百列故作誇張,「真的假的?!世上竟然還有這種人啊!來來來!我煮一杯給你喝喝看,你一定得嚐嚐!」招手要法蘭克過來。

法蘭克聽了好像很高興,從泉水上躍起,忽然從泉水中浮出一顆大泡泡,法蘭克就這樣坐在那顆泡泡上飄過來。

艾瑞托驚:「‧‧‧你能操控水啊?」

法蘭克:「不僅水,還有自然萬物,舉凡風、雷、雨、草木‧‧‧太陽星星除外。」

加百列聽了,心想:他很強啊!一定得要他跟我們一起上路!

艾瑞托不敢置信:「法蘭克‧‧‧你到底是什麼人?」

法蘭克一派輕鬆:「這沒什麼,只不過是我的能力。」說完從泡泡躍下,來到加百列與艾瑞托眼前,將茶壺遞給加百列。

加百列接過茶壺,往懷裡一摸,「哎喲!糟了!剛才泡的是最後一包茶葉!看來要之後才能泡了!對不起啊!法蘭克!」

法蘭克皺眉,看起來頗失望。

加百列嘆氣:「只可惜我們要分別了!如果你跟著我們,或許就能和我們一起品嚐紅茶的滋味了!唉,喝過紅茶,你才能體會到達天國的滋味。」說完用手肘輕推艾瑞托,艾瑞托會意,也接著說:「對‧‧‧對啊!尤其是你泡的紅茶,我從來沒喝過這種滋味的紅茶!」

法蘭克忽然說:「我跟你們一起去。」

加百列故作吃驚:「啊?」

法蘭克:「我跟你們一起去找聖泉。但我只助你們跨越黑之森,之後的事我不管。跨越黑之森後,你們就要請我喝紅茶,」指著加百列,「我要喝你泡的紅茶。」

艾瑞托驚喜:「真的?你要助我們跨越黑之森?你不是害怕精靈的亡魂嗎?」

法蘭克:「我能操控自然,到時候只要操控泥土,我們從地下通過就可以。本來我是不想用這個方法的,因為會弄髒‧‧‧但比起這個,我更想喝到紅茶。」

加百列大喜,「沒問題!到時候我替你煮一大壺紅茶,保證好喝!」

法蘭克點頭,「你可要說話算話啊。」

於是三人各坐在一個大水滴上,往黑之森飄行。

艾瑞托小聲問加百列:「你怎麼知道他喜歡喝紅茶?」

加百列:「他對任何事看起來都漫不經心、毫不在意,怕麻煩,處處透露著慵懶,唯獨談到茶壺裡的東西,向來平淡的語調才終於稍微上揚,當時我就在想,或許可以利用這一點。」

艾瑞托佩服,「真厲害,加百列,你真是擅長交易啊!」

話一出口,兩人都不禁一愣。畢竟據說卡瑪女巫的徒弟最擅長交易了‧‧‧艾瑞托本來就懷疑加百列,兩人都知道,只是沒明講,艾瑞托沒問,加百列也沒答,現在一時口快,又把話題帶往敏感的方向。

艾瑞托輕咳一聲,隨口說:「‧‧‧一開始以為他很難攏絡‧‧‧沒想到,竟然用紅茶就攏絡成功了‧‧‧」

加百列應了一聲。

艾瑞托:「他幫我們通過黑之森後,你要記得兌現和他的承諾,泡茶給他喝。」

艾瑞托為難的臉色沒逃過加百列的眼睛,加百列:「怎麼?」

艾瑞托:「我在想‧‧‧他幫我們這麼大的忙,我們卻這樣回報他‧‧‧不太公平‧‧‧」

加百列笑:「他自己提的,有什麼不公平?沒看見他對紅茶那麼感興趣嗎?」

艾瑞托:「重點不是紅茶‧‧‧而是,」艾瑞托再三斟酌用字,「‧‧‧你泡的紅茶‧‧‧」

加百列這下覺得更奇怪了,「我泡的紅茶怎麼了嗎?雖然吹牛誇張了點,說什麼世上最好喝的東西,但想必他也沒喝過什麼東西吧?或許只喝過水,只要比水還好喝,我想他就不會失望。」

艾瑞托:「那也得比水好喝啊。」

加百列一愣,終於明白艾瑞托的意思。

加百列:「你的意思是,我泡的紅茶‧‧‧」

「非常難喝。」艾瑞托斬釘截鐵,沒半點猶豫,與他剛才再三斟酌用字的樣子判若兩人。

加百列:「‧‧‧也不用多好喝,我剛才說了,只要比水還‧‧‧」

艾瑞托:「比水還難喝。水雖然沒有味道,但喝了至少不會噁心。」

加百列:「‧‧‧我泡的紅茶很噁心?那你剛才還說‧‧‧」

艾瑞托:「「我從來沒喝過這種滋味的紅茶」?確實,我從來不知道紅茶嘗起來可以那麼噁心。」

加百列仍舊不信,「剛才那一壺‧‧‧」

艾瑞托:「你沒發現我剛才都沒喝嗎?我只嘗了一口,就一口,混著麵包我也嚥不下去,趁你不注意時吐掉了,那一壺全進了你自己的肚子。所以我才說,法蘭克幫我們穿越黑之森,我們拿這個回報他不公平。」想了一下,「不然事成後,我來泡給他喝好了。」

加百列不服氣,「他指名了我,就是我。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交易,交易最重要的就是守信。」

「你們在說什麼交易?」一直領在前面的法蘭克忽然回頭問。

「沒什麼,」艾瑞托怕法蘭克聽見兩人剛才的對話會改變心意,忙岔開話題,「對了,法蘭克,你有這麼強的能力,為什麼還想找聖泉呢?」

法蘭克不解:「什麼為什麼?」

艾瑞托:「聖泉不是能讓人實現任何願望嗎?你都這麼強了,為什麼還要找聖泉?是有什麼特別的心願嗎?」

法蘭克:「因為大家都在找,所以我也想去找。我想,這麼多人都想要,想必聖泉是個好東西。喂,紅茶有比聖泉好喝嗎?」

加百列:「不知道,我們又沒見過聖泉。」

法蘭克:「說得也是。」

艾瑞托不敢置信,「‧‧‧你之所以會去找聖泉,是因為想喝嗎?」

法蘭克點頭,「聖泉能替人實現願望,不過,我也沒有願望‧‧‧真要說願望,應該是能喝上一口聖泉,現在還多了一個,能喝到紅茶。」

加百列哭笑不得:「你還真有趣啊!法蘭克!」

法蘭克:「那麼,你們是為什麼要來找聖泉呢?」

加百列簡短的說:「交易。」

艾瑞托微笑,「想必是筆好交易吧?」畢竟誰與你談交易都會落於下風。

法蘭克:「說到交易‧‧‧你們剛才也在說這個吧?你們有聽過卡瑪女巫的加百列嗎?」

艾瑞托一愣,「什麼?」

加百列不答。

法蘭克:「沒聽過嗎?卡瑪女巫是我最怕的巫師,二十七年前毀了奪冠會、刺殺王,被處以火刑,卻於三年後,也就是二十四年前復活。復活後的卡瑪女巫是回來復仇的,卡瑪(karma),果然是掌管因果輪迴與善惡業報‧‧‧剛才我說過,我最怕詛咒了,尤其是卡瑪女巫的詛咒‧‧‧她有一個得意的徒弟叫加百列,那傢伙據說就很擅長交易。他當然擅長了,他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讓卡瑪女巫願意收他這個人類為徒,師徒二人大鬧奪冠會,成為世人追殺的「天下之惡」後,轉身將卡瑪女巫賣了,和巫師與人類交易,將聖泉還給向來負責守護聖泉的巫師一族,將卡瑪女巫送上火刑。沒想到,加百列這麼對卡瑪女巫,卡瑪女巫竟然還願意與他盡釋前嫌,看來又是被他騙了什麼交易‧‧‧據說,這次卡瑪女巫也派了加百列出來奪聖泉,我們動作最好快點,我不想碰上他們。」

艾瑞托看向身旁的加百列,斗篷帽子底下看不清他的表情。

艾瑞托顫聲問:「‧‧‧你說‧‧‧卡瑪女巫的徒弟叫什麼名字?他長什麼樣子?有什麼特徵?」

法蘭克:「加百列啊!你耳朵沒問題吧?金髮藍眼,最為人所知的特徵是他的海洋之眼,」法蘭克指著自己的眼睛,「據說他的眼睛裡有片海洋。」

卡瑪女巫的徒弟有雙海洋之眼,擅長交易。

而他的名字叫作加百列。

艾瑞托盯著一言不發的加百列,不敢置信。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