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139 艾瑞托(下)

椅子 | 2022-05-06 00:00:16 | 巴幣 4 | 人氣 34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154 中計

139 艾瑞托(下)

「你說他狀況時好時壞,現在也是嗎?」辛西亞說完加百列問。

辛西亞點頭,「他精神錯亂了,起初我以為他是在演戲,久了才發現,他是真的分不清楚自己是哪方,自己的任務是什麼。他剛才會救你應是還停在艾瑞托的人格,但他卻還記得自己不畏火,這應該是福爾摩沙人同夥的人格‧‧‧總之,艾瑞托已不是你一直以來熟知的艾瑞托了。」

「你們都知道了。」

辛西亞與加百列回頭,躺在洞內的艾瑞托醒了。

加百列:「這是怎麼回事?艾瑞托?你是福爾摩沙人?」

艾瑞托眼神哀傷,「選擇權從來不在我手裡。」

加百列:「願聞其詳。」

「說來話長,」艾瑞托苦笑,「你想聽故事?」

加百列:「你慢慢說,我聽著。」說完在他身前坐下。辛西亞則仍像加百列的影子,佇立在他身後。

艾瑞托輕笑:「我以為你趕時間。」

「現在不趕了,」加百列雙手一攤,「我已在這裡等了一個月,現在,說吧。」

把我需要知道的一切告訴我,我才知道怎麼幫你。

艾瑞托:「還記得我為什麼要找聖泉嗎?」

加百列:「弄清你的身世。」

「我沒有騙你,」艾瑞托抬眸,「我是真的想知道,在我被福爾摩沙人帶走之前,本該生在什麼樣的家庭,長成什麼樣的人。就連這副皮相,也不是我的。」

「福爾摩沙人要取聖泉,但鎮守聖泉鑰匙的是巫師,福爾摩沙人與巫師有仇,光憑這一點,福爾摩沙人就不可能得到鑰匙。他們才會不斷抱走大陸上的嬰孩,帶回去培訓成替他們尋聖泉的希望,培訓成「艾瑞托」。艾瑞托需要潛伏於人中,不能引人注目,因此,外貌尤其重要。卡瑪女巫的加百列曾在福爾摩沙島上稱王,當然了,擁有聖泉與龍,別說王,福爾摩沙人簡直將他當成神。但高高在上的神,也有跌落神壇的一天,誰叫他不僅帶來了龍,也帶來了卡瑪女巫與滅亡。你是他兒子吧?族人恨極了卡瑪女巫的加百列,見了你卻沒反應,想必他們早知道卡瑪女巫的加百列另有其人。而能和傳聞中卡瑪女巫的加百列一樣,有著海洋之眼的馭龍少年,也只能是他兒子了。」

「福爾摩沙人從卡瑪女巫的劫難中浴火重生,從此發現不畏火的特性,更堅信自己為龍族後裔,他們要將被卡瑪女巫奪走的聖泉與龍都討回來。他們抱走陸上嬰孩,帶回去當成福爾摩沙人養,讓孩子時刻謹記著自己的任務,怕孩子忘卻自己的身份,孩子夜夜睡前得飲福爾摩沙人的血,盼藉由這麼做,孩子會更像福爾摩沙人。等艾瑞托長到差不多能登陸的年紀,再用加百列留下的法力,改變孩子的外型。加百列是巫師,在福爾摩沙島稱王時,曾留下一點法力給福爾摩沙人用,不多不少,沒多到能用來搶聖泉、幹大事,看來是仍忌憚我們,但他也不是小氣的人,沒少到一點就用盡,而是讓福爾摩沙人留著幹些生活瑣事,福爾摩沙人一直小心翼翼的沿用至今。只需一點,就能造出每一任艾瑞托的外型。每一任艾瑞托都長得一樣,容易淹沒於人海的臉,今天看了明天就能忘記,不要好看,但眉眼要溫順,渾身得透露著乖巧無害的氣質,這樣最能讓人卸下防備,攻人心房。溫暖舒服的皮相?哼,我看了只想作嘔,從沒見過這麼噁心的皮相。」

艾瑞托說完,厭惡似的掐了下自己的臉。

「我踏上大陸先是遇到卡瑪女巫的加百列,但他和傳聞中不是同一個人,他和我一樣是從海島來的,我在他面前不怕不像個「陸上人」,不怕露出馬腳,他很特別,給人的感覺很舒服清爽,讓我不禁想,同樣是在海島上成長的人怎麼會差這麼多?若我和他在一樣的海島上成長,甚至和他一起長大,我是不是也能長得像他一樣?泛在海面上的粼粼金光,寬廣的能包容萬物,又能溫暖人心,給人希望。我的溫和乖順都是裝出來的,他表面瀟灑,內心溫柔,才是真實的。他表面上只顧著自己找聖泉,看似對一切都不管不顧,實則無法見死不救,不然憑他的本事,不會被捲入這麼多事,也早就能奪得聖泉,他擁有傲視群雄的能力,卻選擇與眾人並肩,加入什麼聖泉盟軍。」

「遇上加百列沒多久我就接連遇上了大地之子法蘭克、鷹族崔斯坦。法蘭克一直不喜歡我,我有的時候想不起來為什麼,有的時候又會想起因為他是巫師,巫師一族與族人有仇。」

加百列倏地想起,法蘭克與艾瑞托初見面那時,法蘭克給了艾瑞托一包豌豆,後來這豌豆被自己陰錯陽差拿去與刺客一族交易,毒死了刺客一族大半。

該不會早在那時候法蘭克就看出艾瑞托是福爾摩沙人派來的?

「我怕極、厭極鷹族,我們行至哪他們就跟至哪,牠們總喜歡在福爾摩沙島上空盤旋,夜裡的鷹唳吵的我不能睡,我老做惡夢,夢到眼睛被牠們的利喙啄瞎,或是喉嚨被牠們的鷹爪抓破。好不容易來這塊大陸,夜裡聽不見鷹唳,我終於能睡了。」

艾瑞托入睡極快,睡得又香又沉,彷彿從沒睡上好覺,他甦醒的也快,不會像尋常人剛醒還需要懵一會兒神,以前加百列見他這樣,總會好奇這小子的經歷,是不是從來沒辦法好好睡覺,但他從來沒問過,現在真相大白了,因為鷹族,這小子夜裡總睡不安穩。

「我害怕鷹族,本以為離開福爾摩沙島就能脫離牠們,沒想到,登上大陸後鷹族跟得更緊,鷹王的小雜種老是喜歡跟著加百列。不過,也好險跟著加百列的是他,他是半人半鷹,與尋常鷹族不同,身上人類的氣息很濃厚,讓我不那麼害怕,不然換成是尋常鷹族,他每次出現我可能都會因為太害怕昏倒,這樣就太可疑了,任務還沒開始就會失敗。」

「艾瑞托得謹記自己的任務,至三個地方取聖泉鑰匙。東邊海岸的勾魂灣,戰神地縛靈脾氣暴躁,是個不好惹的傢伙,要是在他面前說出尋聖泉是為了拿回本來的東西就糟了,好在這裡靠近東邊,靠近族人,等其他兩把鑰匙收齊了,再去通報族人,族人能就近支援、想辦法。」

辛西亞心想:對方是巫師,你們能有什麼辦法?還想就近支援?

「西南山谷的筆聖羅汗,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那傢伙無心鎮守什麼鑰匙,基本上不管事,鑰匙有本事拿到手就歸誰,他不干涉,但要取得也沒那麼容易,必須先破解他的石陣迷宮,多少族人葬在這裡,他們將鑽研出來的破解之法,用福爾摩沙語刻畫在牆上,要留給之後來此的族人。哼,什麼破解之法?要從迷宮出去不就是找到出口?但死了那麼多族人,竟沒一個成功找到出口,最後竟然是靠布魯家那聲名狼藉的廢物王子?不過那廢物王子也沒有傳聞中那麼廢,要不是隊伍中有洛基,我看除了丹尼爾‧布魯,該全軍覆沒了。」

加百列回想,「你曾因為我看得懂福爾摩沙人留在巨岩上的文字,懷疑我是叛徒,當時你‧‧‧」

「我精神早已異常,」艾瑞托黯然,「等我冷靜下來才發現,那是我留下來的文字,是我通風報信要族人去北境劫殺持有鑰匙的丹尼爾‧布魯。」

辛西亞心想:這已超乎尋常演戲了,艾瑞托根本不是在「演」,而是他真的忘記了自己的身份,還跟著眾人找「叛徒」。

「北境永生者萊納斯,他的鑰匙在高塔上,但四下有卡瑪女巫的詛咒環繞,靠近幾乎不可能。族人用加百列留下的法力製了藥,他的法力幾乎都用在這上頭了,服下後能對卡瑪女巫的病毒詛咒免疫,我事前讓辛西亞服下,就是為了確保北境的隊伍會有倖存者,若是無人生還,我就服下剩下的藥自己上。族人雖然有藥,但那可惡的大地之子法蘭克,他能感應到族人的氣息,族人行至哪他就殺到哪,閃電、風雪,他掌管自然,我們如何與他鬥?常人至北境是葬於卡瑪女巫的病毒詛咒,族人卻是葬於法蘭克引起的風雪。他殺了好多族人,你以為這一個月我們都沒動靜是去哪裡了,是在等族人從島上渡海來,整頓兵力。」

「我好不容易走至現在這一步,先知伊奈茲又無緣無故將她預見的未來讓筆聖羅汗繪出?再不快一點,眾人就會知道我的身份,我再也不能潛伏,這次的艾瑞托將會失敗。你剛說你不趕時間吧?加百列?我趕,」艾瑞托目光焦灼,「我非常趕。」

加百列:「你接下來要去哪裡?顯然你的任務失敗了,你要留在這塊土地上?你不會想著要跟福爾摩沙人回去吧?」

「任務失敗?」艾瑞托失笑,「我要完成任務,跟族人回去。」

加百列:「你確定?你幾乎連自己是誰都快分不清楚了。」

艾瑞托:「我別無選擇,我早已無家可歸。」

加百列:「你若是想,能跟我走。我能帶你回故鄉,我的故鄉也是海島,想必你很快就能適應。」

艾瑞托不答。他不敢置信,自己坦白一切,眼前人竟然願意自己跟他走?

而更讓他不敢置信的是加百列接下來的提問。

加百列輕聲問:「他們對你好嗎?」

艾瑞托胸口一震,知道他是在問福爾摩沙人,「沒什麼好不好的。我是他們的武器,他們的希望,他們的心血全用在我身上了,要培育一個艾瑞托不容易。」

加百列:「他們只是把你當工具。」

「哪一個艾瑞托不是工具?」艾瑞托失笑,「在我之前好幾個艾瑞托不是精神異常就是死於任務,總之,全都失敗。 我不要步上他們的後塵。」

辛西亞:「他們說你是最接近成功的一個。」

「或許是吧!」艾瑞托苦笑,「但我並不滿足於「接近」成功,」他盯著兩人,斬釘截鐵的說:「我要成功。」隨即看向加百列,「我告訴你辛西亞是叛徒,你沒有相信,為什麼?」

加百列:「我是被福爾摩沙人養大的。還記得剛才你與我分別前,你做了什麼嗎?」

艾瑞托想不起來。

加百列:「每當臨別在即,養育我長大的福爾摩沙人會擁抱我,將手握成拳頭輕敲我的背脊三下,並說:「願老天眷顧你,加百列。」就跟你剛才做的一樣。這是你們特有的習慣吧?我猜當時你這麼做是下意識的行為,根深蒂固的習慣在你自己都未察覺下冒出來。你當時是無心的,卻同樣有意。你無心的洩漏出習慣,卻是有意替我祈禱。」

艾瑞托:「或許吧‧‧‧」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做,他們要他的龍,他是卡瑪女巫的手下,是他們仇人的兒子,他死對他們是百利而無一害,自己剛才卻下意識的希望老天能保佑他?就像為什麼剛才不乾脆讓龍焰將他燒死,反而救了他一命?他知道這也是他不及細想採取的行動。或許自己內心深處不希望加百列死,不因他能不能操控龍,是誰的手下,只是單純希望這個人能活下來。

加百列:「你要龍,我剛才要你先乘著離開,你為什麼不要?」

艾瑞托:「我搶不走龍,四下都是我的族人,能交給他們。」

加百列:「說謊。誰不知道龍的弱點是咽喉一帶的逆鱗,別人不知道就算了,福爾摩沙人怎會不清楚?你真想搶,儘管往那裡攻擊就是。除非,你下意識不希望我的龍被福爾摩沙人奪走,才會故意放走這機會。」

艾瑞托冷笑,「你真該聽聽你自己說的,你可知道,我終其一生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奪龍、奪聖泉?」

加百列:「不再是了,那是福爾摩沙人的願望。他們剛才得知你精神錯亂,便放棄你了。你知道的太多,對他們來說太危險,你現在一曝露在他們眼下,他們就會殺了你。你不再是福爾摩沙人了,更確切的來說,你不再是「艾瑞托」了。」

艾瑞托聽見加百列喊自己的名字,也跟著喃喃重複,「艾瑞托‧‧‧艾瑞托‧‧‧我是艾瑞托‧‧‧艾瑞托得完成任務‧‧‧艾瑞托是為了任務而活‧‧‧」艾瑞托邊重複邊雙手抱頭,他只覺得腦中思緒萬千,它們像團毛線,千絲萬縷糾結在一起,相互纏繞,艾瑞托無法理清,他甚至無法從中抽出一根。

加百列見他又要發作,仍是繼續說:「艾瑞托現在有三個選擇。第一,回到福爾摩沙人那裡,但我敢保證他們會殺了你,因為他們已放棄你了。就算你最後替他們完成任務了也一樣。你是挖掘寶藏的工具,寶藏到手了,就不需要工具了。第二,留在這塊土地上,你既是聖泉盟軍的一員,就能分到聖泉。你的聖泉不用交給福爾摩沙人,你能用你那一份聖泉實現任何你想要的願望,重新開始。」

「這點恐怕難吧!」艾瑞托冷笑,「畢竟聖泉幾乎是福爾摩沙人的了!聖泉盟軍分不到一滴。現在福爾摩沙人不要我,盟軍裡的人即將知道我是叛徒,兩方都不可能放過我,我猜,我只有死路一條。」

加百列:「你還有第三個選擇。就是正式退出爭奪聖泉,脫離兩方人馬。」

艾瑞托:「這是死的另一種說法嗎?」

加百列:「不,我的意思是你回我的故鄉。我能讓龍先將你送回去,那是個隱密的孤島,在那裡別說福爾摩沙人找不到你,任何人都無法找到你。你能正式退出爭奪聖泉,脫離兩方人馬,重新開始。」

艾瑞托:「你要我回你的故鄉?卡瑪女巫也在那座島上吧?你要她殺了我?」

「我不過是提供你一個可去的地方,畢竟是你自己說的,你已無家可歸,至於卡瑪女巫,」加百列斬釘截鐵的說:「她不會,我向你保證。」

艾瑞托深知能相信加百列,不因他堅定的語氣,而是光憑他現在這個眼神就夠了。

艾瑞托:「我欺騙了所有人,為什麼要幫我?」

加百列:「你身不由己,也只是被人利用了。」

艾瑞托:「身不由己,就與你之所以來找聖泉一樣嗎?眾人心之所嚮的東西,你卻不屑一顧,你根本不想要那東西。這第三個選擇,說的是你自己的願望吧?回到故鄉,任何人都無法找到你,你能正式退出爭奪聖泉,脫離兩方人馬,重新開始。」

加百列:「沒錯。怎麼樣?你能早一步達成我的願望,誘人吧?」

艾瑞托:「我要是拒絕了,豈不是很奢侈?」

加百列:「無所謂,你照自己的心意決定就行。」

艾瑞托:「你呢?你不會是想留下來繼續爭奪聖泉?木已成舟,聖泉會落入福爾摩沙人手中。」

加百列:「沒到最後,誰說了算?」

艾瑞托:「他們要龍,會殺了你。」

加百列:「我要是沒得到聖泉,沒完成卡瑪女巫的任務,回去一樣是死,既然都是死,不如拚死一戰,搏個機會。」

艾瑞托:「就算你沒得到聖泉,卡瑪女巫也不會要你死。你是她的愛徒,你是卡瑪女巫的加百列,你與你父親都是。」

加百列:「我沒得到聖泉,艾莉森就會死,那樣對我來說等同於死亡。」

艾瑞托:「我們來談場交易吧?加百列。」

「稀奇!」加百列笑:「一直以來都是我和人提交易,從來沒有人敢主動跟我提,你說。」

艾瑞托:「我和你並肩作戰,我能助你對抗福爾摩沙人,你要確保我能分到聖泉,要是我們失敗了,你就親手將我殺了。」

加百列:「若我殺了你,該將你葬在何處?是你的出生地這塊大陸?還是你生長的地方福爾摩沙島?」

艾瑞托盯著加百列的海洋之眼,輕嘆口氣,「把我葬在大海吧。」

加百列:「成交。」

忽然一陣鷹唳,艾瑞托聽了臉色大變,雙手摀著耳朵,好像又回到小時候在福爾摩沙島的日子。他腦中一片混亂,眼前全是光怪陸離的景象,一會兒是他小時候在福爾摩沙島上訓練的樣子,一會兒他又瞬間長大,剛踏上大陸結識加百列與盟軍其他人,他只覺得頭昏腦脹,加百列的聲音忽遠忽近,似在喚自己,艾瑞托「咚」一聲原地倒下,昏過去了。

「可總算找到你了!加百列!」那鷹果然是崔斯坦,「福爾摩沙人剛被我的族人們趕跑了,都退在幾里之外,遺址現在沒人,我們快過去!」

加百列無奈:「你怎麼永遠都能找到我?」都躲到這了,左顧右盼,「你一個人來?」

崔斯坦:「我算半個人類,能感應到你身上的人類氣息‧‧‧先不說這個了,趁現在快跟我走!」瞥見倒在一旁的艾瑞托,「他還活著?你留他幹嘛?他是福爾摩沙人的人。」

加百列:「不再是了,他和我有交易,他現在和我是同一陣線。」

「真不愧是擅於交易的加百列,」崔斯坦失笑,「連福爾摩沙人的人都能和你談。但恕我直言,這人腦袋已被福爾摩沙人玩壞了,無論你和他談的是什麼,這筆交易終將會失敗。」

加百列:「天曉得!」將龍喚來,揹著艾瑞托,與辛西亞一起上了龍背朝遺址前進。

「有一件事,」加百列對著在一旁飛的崔斯坦喊,指著背上人,「他自小在福爾摩沙島上長大,怕你們的叫聲,你以後靠近就別再叫了!」

崔斯坦笑:「他既是自小在福爾摩沙島上長大,應該熟悉我們的叫聲,聽到不會感到害怕,而是親切熟悉。」

加百列:「我沒在跟你開玩笑。」

崔斯坦:「我也沒有。你說和他有交易,你們談的是什麼?」

加百列:「讓他活下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