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8 刺客一族

椅子 | 2021-10-26 14:22:31 | 巴幣 2 | 人氣 28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45 尚恩(上)

8 刺客一族

「受了這麼重的傷,想不到妳還有力氣反擊啊?辛西亞?」天上一個黑衣男說。

「樹林裡還有另外兩個人,其中一個身手不凡,或許是那兩個人。」另一個黑衣女說。

辛西亞‧‧‧就是她吧‧‧‧加百列看一眼倒在身後的女子。

黑衣男對著樹林喊:「辛西亞!妳已經被我們包圍了!不要再做無謂的掙扎!看妳是要爽快的出來,還是要繼續垂死躲著,我們會放火燒了整片山林,妳是要出來被殺死,還是要躲著被火燒死,選擇吧!」

艾瑞托心想:放火燒林?這片山林說不定還有其他人或是動物呢‧‧‧他們既然這麼不顧一切的要置她於死地‧‧‧是他們心狠手辣還是她真的犯了什麼滔天大罪?

黑衣女對黑衣男說:「辛西亞剛才中了毒針,可能已經暈倒了,聽不見我們說話‧‧‧」

辛西亞看起來似乎已暈死過去,艾瑞托上前看她,一觸手,「好冰!」轉頭對加百列說:「她全身冰冷,就像個死屍。」

加百列對著天上黑衣人大聲說:「別放火!你們要找的人在這裡!」

那兩個黑衣人聽了,從樹上躍下,仍是沒發出半點聲音,連落地聲都沒有。要不是加百列一直盯著他們,絕對無法發現兩人,這下子可以確定,刺客一族的特點在於行動迅捷,來去無聲,且他們每個人都一身黑衣,比起烏鴉,刺客一族既像黑影又如同鬼魅。

黑衣男伸手:「把她交給我,她是我們的族人。」

加百列:「她中毒了吧?解藥呢?」

黑衣男搖頭,「不能替她解毒,她是我族之恥。好了,可以將她還給我了吧?我們還有事。」

加百列:「先替她解毒,我要她清醒,親口聽她說。」

黑衣男好奇:「聽她說什麼?」

加百列:「說她犯了什麼罪。」

一旁的黑衣女:「關你什麼事?這是我族的事,輪不到外人插手‧‧‧」語聲未畢,黑衣女已衝向加百列,她速度極快,一瞬間已衝至加百列胸前,手持短刀朝他劃去。

加百列往後一躍,雖躲過攻擊,衣服仍被劃破了一道。黑衣女沒停手,仍舊拿著短刀對加百列劃來劃去,加百列閃避的極快,兩人一劃一閃,動作快的像兩團黑影在飛舞。

「小心!」艾瑞托急叫。

加百列抬頭,躲過一旁飛射而來的暗器。此時才發現,刺客一族已將四下團團包圍。

「哎喲!」黑衣女被飛來的暗器射中,怒瞪暗器來向。

發射暗器那人不以為意,「怎麼?妳自己不注意,暗器是不認人的。」

黑衣女生氣的要將暗器從身上拔開,忽然手一頓,有些猶豫,發射暗器那人喊:「沒毒!」

黑衣女「嘖」一聲,怒將暗器拔出,一小道鮮血隨之噴出。

艾瑞托一愣:竟然這樣對待同伴?真是心狠手辣‧‧‧

加百列趁黑衣女拔暗器的空檔對艾瑞托說:「你看到了吧?他們這樣,不能將她交給他們。」

艾瑞托點頭,擋在辛西亞身前。

忽然之間,所有黑衣人一起上,頓時從天飛來許多暗器。這些人動手都沒有聲音,他們的武器也與他們一般安靜,艾瑞托完全看不見迎面而來的暗器,加百列卻看得清楚,他手持單刀,將暗器一一撥開。這些來去無聲的刺客在他眼裡不是黑影,他能清楚看見他們的動向。

這些刺客一族勝在行動敏捷無聲,能殺人於無形,但加百列將他們看得清清楚楚,他身手本來就好,刺客一族雖仗著人多,還是不能將他拿下。

刺客一族擅長暗殺,擅長讓對手一擊斃命,並不擅持久戰,許多人戰了一會兒,都體力不支,紛紛敗下陣。最後,只剩三個人圍攻加百列。加百列擋在艾瑞托與辛西亞身前,誓死奮戰。

身後一個黑衣人喊:「住手!」

三位圍攻加百列的人頓時停手,迅速躍回刺客一族隊伍中。

那黑衣人說:「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這樣幫著辛西亞?」

加百列:「我不認識她。只不過,看不慣這麼多人圍攻一個垂死之人。」

黑衣人:「她犯了大罪,必須處死。這是本族之事,外人無權干涉。」

加百列:「我要干涉什麼事還用得著你管?」

黑衣人「哼」一聲,「無所謂。你現在不將她交出來,她久了也會因為中毒而死。但是提醒你們,最好知道自己救的是什麼人,她可是惡名昭彰─卡瑪女巫的加百列!」

加百列與艾瑞托一呆,齊問:「什麼?」

「咳‧‧‧就說了‧‧‧我不是‧‧‧」這時辛西亞醒了,邊說邊咳,聲音聽起來氣若游絲。

黑衣人:「妳別狡辯!一直以來妳都與族人不同,甚至還想阻止族人爭奪聖泉!」

聽到聖泉,加百列與艾瑞托眼睛一亮。

黑衣人繼續說:「族人不肯,妳便說要脫離刺客一族‧‧‧不正是因為妳的主人卡瑪女巫也派妳去奪聖泉嗎?」

辛西亞:「我反對奪聖泉‧‧‧咳‧‧‧是因為反對族人對聖泉的用途‧‧‧」

艾瑞托忽問:「你們就因為這點原因說她是卡瑪女巫的手下?」

黑衣人:「當然不止,你們看看辛西亞的眼睛。」

加百列與艾瑞托回頭看辛西亞,剛才她昏迷時都是緊閉雙眼,現在才看見她的眼睛。

兩人一看,不禁一呆。

辛西亞的眼睛燦如星,在黑夜中更明耀動人,好像光是這雙眼,就足以使滿天繁星為之失色,深遂有神,呈水藍色,潔淨明亮,像兩顆藍寶石鑲在臉上,又帶點迷濛,看起來就像這雙眼裡蘊含著每個人心中那最美最遙不可及之處。一不小心,就讓人深陷這對魅惑的雙瞳,任何人看見這雙眼都會忍不住想:這是雙被下了咒的眼睛。

黑衣人說:「想必你們都聽過卡瑪女巫的加百列吧?據說他有雙世上最美的眼睛─海洋之眼。我想你們看了辛西亞的眼睛,應該都知道,她就是加百列了吧?」

辛西亞:「我的眼睛自小就是這樣‧‧‧咳‧‧‧你們明明都知道‧‧‧」

黑衣人:「也就是妳從小就被卡瑪女巫安插進刺客一族。」

艾瑞托搖頭,「除了海洋之眼,傳說加百列有一頭燦如朝陽的金髮‧‧‧」而辛西亞卻是黑髮。

不等艾瑞托說完,黑衣人打岔:「卡瑪女巫最擅長的就是巫術,想必她的徒弟也會。頭髮顏色能用巫術改變啊!不然頂著頭金髮怎麼隱身於黑夜?怎麼暗殺人?怎麼當刺客一族?辛西亞如果不是卡瑪女巫的徒弟,世上怎麼會有那張臉?好在我族當機立斷採取手段,沒被那張臉魅惑了‧‧‧」

艾瑞托聽見黑衣人說「當機立斷採取手段」幾個字時,不禁打了個寒顫,見辛西亞使終以面罩遮住臉孔,心驚:手段?是採取了什麼手段?

只見辛西亞美艷的雙瞳上浮著一層憂傷,看起來既傷心又萬念俱灰,讓人心碎,悲傷幾乎要溢出眼眶。

辛西亞:「隨便你們怎麼想‧‧‧事到如今,只能證明我的解釋都屬枉然‧‧‧咳‧‧‧要殺要剮隨便你們‧‧‧咳‧‧‧這不正是你們一心想要的嗎?你們什麼時候把我當成族人看待了?‧‧‧咳‧‧‧只不過,」指著加百列與艾瑞托,「我不認識他們,他們和這件事沒有關係‧‧‧咳‧‧‧我跟你們回去,你們不能再為難他們‧‧‧」

辛西亞正要起身,加百列擋在她身前。

加百列忽然放聲大笑,他這一笑甚猛,整個山林裡迴盪著他的笑聲。眾人都以為加百列瘋了,笑聲稍歇,加百列:「我就說人言可畏!從我踏上這塊大陸開始,聽了不少傳聞,什麼稀奇古怪的事都有,但都不比我現在聽見的更荒謬可笑!你們愛聽傳說就算了,可是都只聽一半,是嫌麻煩不夠多,還要再添亂才甘心嗎?沒錯,傳說加百列有海洋之眼和一頭金髮,但更重要的是‧‧‧」說著將一身黑斗篷脫下,「他是男人!」

月光下眾人將加百列的臉與一頭金髮看得清楚,更重要的是他那雙海洋之眼。辛西亞的眼睛雖然很漂亮,但加百列的眼睛給人遼闊寬廣之感,更符合「海洋之眼」這個稱號。且他果然如傳言,有張能使女巫傾心的漂亮臉孔。

眾人見他這樣,紛紛拿起武器,「你就是加百列?」

加百列笑:「就是我!怎麼?你們還想打啊?剛才不是都打不過我,休息一下結果會有差嗎?」

有的刺客一族說:「果然!辛西亞就算不是加百列,也和他有勾結,不然他幹嘛拼死保護她?她果然是卡瑪女巫派來的!」

加百列笑:「你們刺客一族有什麼了不起?我在今天以前,從來沒聽說過你們,更別說卡瑪女巫了!她怎麼可能在你們族裡安插人?我和這位辛西亞素昧平生,只是不能見死不救,現在既然知道她竟是被誤當成是我才受苦,我可不能不管了!」

黑衣女悄聲對黑衣男說:「沒想到竟然會遇上真的加百列,事情麻煩了‧‧‧不過,硬碰硬或許我們打不過他,但是,暗殺便不一樣了。我們不需在這裡解決他,只需將他無聲無息暗殺掉‧‧‧至於辛西亞,她已經中毒了,放著不管她自己就會死,我們不需要再繼續和他們耗下去‧‧‧」

黑衣男覺得有道理,在空中擊掌三下,這三下掌聲極響,遠遠的傳遍整個山林。其他刺客一族聽了,頓時一哄而散,像是聽見聲音被嚇的四散的烏鴉。他們來的快,散的也快,不著痕跡,倏忽之間,已消失殆盡。

艾瑞托見刺客一族撤退這麼迅速,不禁佩服:「果然是刺客,無聲無息,就連消失也是,不留一點痕跡線索,你說是吧?加百列‧‧‧」一回頭,卻沒看見加百列。


刺客一族撤退極快,個個披著夜色,隱身於風裡,隨著風消失。哪知刺客一族快,加百列更快。當黑衣男擊掌時,加百列已躍至他身旁,抓著他的肩頭,「解藥拿來!」

黑衣男留下黑衣,如蟬脫殼,褪去黑衣,正要溜走,加百列又衝上前抓住他的手臂,「你們一族剛才已經中了我的詛咒,若你不將辛西亞的解藥拿出來,刺客一族將會於七日之後,全身七孔流血而死!」

黑衣男聽了一愣,莫非剛才與加百列的激戰中,已中了他的詛咒?

加百列:「卡瑪女巫的詛咒很厲害你知道吧?你將解藥給我,我就將解藥給你們。除非你想用辛西亞一命換整個刺客一族的命。」

黑衣男聽了,從懷中掏出一個小瓶子交給加百列,伸出手來,「不值得為了一個叛徒犧牲全族。」

加百列交給黑衣男一小包東西,「每人一顆。」說完就消失了。

卡瑪女巫的加百列嗎‧‧‧好像不如想像中陰險狠毒‧‧‧反而很強悍美麗‧‧‧

***

加百列讓辛西亞服下解藥,她服下藥後便沉沉睡去。

艾瑞托擔心:「這是真的解藥嗎?他們那麼想要她死,會這麼輕易將解藥交出來嗎?」

加百列:「什麼輕易?這是我好不容易拜託他們才得來的。」

‧‧‧善於交易的加百列嗎‧‧‧真厲害,連那些看起來心狠手辣的刺客一族都能協商‧‧‧

「對了,艾瑞托,」加百列忽然說:「你身上那包豌豆我拿去吃了啊!」

艾瑞托一愣,「啊?好‧‧‧那是法蘭克給我的‧‧‧」一摸腰間,法蘭克送他的那一包豌豆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你什麼時後摸去了啊?」艾瑞托檢視著身上其他東西。

加百列哈哈一笑:「擦亮眼睛吧!」站起身,「今晚我來守夜吧,你照顧辛西亞。」

艾瑞托搖頭,「還是我來守夜吧,剛才你與刺客一族戰了那麼久,很累吧?換你去休息。」

加百列:「你守夜我可不放心。」指著艾瑞托的腰,暗指你連一包豌豆什麼時候被我摸走都不知道,我怎麼放心讓你守夜?

艾瑞托:「‧‧‧好吧‧‧‧刺客一族說不定還會再回來,他們來都沒有聲音,能殺人於無形,你自己小心點啊!」

艾瑞托本來對加百列心存猜疑,但自從見他對辛西亞見義勇為,便覺得加百列人品不錯。加上危難來時,加百列的確遵守諾言保護自己,艾瑞托覺得能夠相信加百列。就算他真的是傳說中卡瑪女巫的加百列,傳聞也都是過去的事了,或許加百列現在改過向善,不再幫著女巫幹壞事,而是站向人類這一方了。至少他認為,現在的加百列可以相信,反正找到聖泉後兩人就分道揚鑣了,不用維持多好的友誼,但至少在找到聖泉之前,路上還需要互相合作幫助,和氣相處對兩人都有好處,艾瑞托便暫且放下猜疑,用對普通朋友的態度對待加百列。

艾瑞托放下猜疑,說話也自然多了,兩人之間的相處更和諧。

隔天

擔心刺客一族會再來,艾瑞托這一覺難得睡的不安穩,睡夢中聽見人的交談聲,緩緩甦醒。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救我?」辛西亞的聲音。

「見義勇為。」加百列簡短回答。

艾瑞托聞到一陣香味,看見加百列在烤東西。

加百列:「妳身體好點了嗎?要吃東西嗎?」遞給辛西亞一個烤物。

辛西亞卻不接,「你是以什麼條件替我換到解藥的?」

「不吃啊?」加百列咬一口手中烤物,含糊的說:「不吃東西胃會餓壞的‧‧‧」

辛西亞:「他們非要我死。據我所知,他們絕對不可能拿出解藥。傳說加百列能跟魔鬼交涉,但他們比魔鬼更恐怖‧‧‧你到底是怎麼拿到解藥的?」

加百列忽然說:「你起來了啊?艾瑞托?」

艾瑞托緩緩走來,「是啊‧‧‧好香啊‧‧‧你在吃什麼?」

加百列:「我們有兔肉和烤青蛙,你想吃哪個?」

艾瑞托:「烤青蛙好了。」

加百列將烤青蛙遞給艾瑞托,起身往樹林走。

艾瑞托:「你要去哪裡?」

加百列:「她還沒吃東西。我去找找看有什麼果實。」說完走入林中。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